少年股神

少年股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62、女人的依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62、女人的依靠

上午,古瑞茶楼。朱笛坐在座位上,脸上消不尽的是怒意,秀眉微皱。

美人的秀眉微皱,就像秋风中永远化不开的那一抹愁绪,令人心碎,又令人心醉。

她在等人。等谁?

等一个打了她心爱男人四个巴掌的年轻人。

如果你真心爱上的一个男人,被一个年轻人打了四个巴掌,你会怎么样?

你会很生气。那后果严不严重?

不严重,一点也不严重。

谁让你只是个女人?谁让那个年轻人也不是普通人?

你能做的也只有很生气。除此以外,你什么也做不了。

所以在夏远坐下来的那一瞬间,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朱笛也就是眉梢上的怒意多增了几许,纤小的拳头握得更紧一些而已。因为她清楚得很,她根本没办法把对面这个年轻人怎么样。

夏远缓缓倒出一杯茶,小抿了一口,微笑地看着朱笛,道:“朱小姐,你好?”

朱笛冷“哼”一声,白了夏远一眼。

夏远自顾自边喝着茶,边道:“我知道,你现在一定恨透我了。当然,如果我作为你,也会这样的。”

朱笛怒道:“你为什么打三少!”

夏远笑道:“这个问题问得好。原因很简单,因为我心里实在找不出不打他的理由。况且,看到他,我就头痛。”

朱笛道:“三少究竟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你要这么对他!”

夏远笑叹道:“你应该问我,三少到底做了什么对得起我的事,我的回答会是,我实在想不大出。”

朱笛道:“现在你做了第一基金总裁了,可以不把任何人放眼里了。那你找我干什么?”

夏远道:“想和你谈一桩交易。”

朱笛道:“什么交易?”

夏远道:“你做沈进的秘书多久了?”

朱笛道:“一年半。”

夏远道:“在这一年半时间里,你一定见他坐庄了许多只股票。你知道,坐庄是犯罪,是要坐牢的。可是绝大多数庄家,都活得好好的,是因为没人举报,也没人拿得出直接证据,公开出来。像坐庄计划书,坐庄过程,每个庄家都有详细的内部资料。我希望你能把沈进的这些资料卖给我。”

朱笛冷冷道:“让你失望了,所有重要资料全是三少自己保管的。”

夏远笑道:“可是我猜想,你或许也另外偷偷保存了一份呢?”

朱笛脸色变白了一下,道:“没有!”

夏远笑道:“可是你的脸上写着有。”

朱笛愕然道:“你,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夏远道:“我说了,我纯粹是猜想而已。因为我知道,一个女人在生活中,时常会胆小,会为未来担忧,她们总喜欢找点东西或者人来依靠。尤其是一个爱上沈进这样男人的女人,实在太没安全感了。这时候,最好的依靠,就是手里握着一份能威胁沈进的东西。”

朱笛缓慢低下头,道:“那又怎么样?反正我不可能给你。”

夏远道:“你还没听我出的价格。”

朱笛道:“不管多少钱,我都不会卖!”

夏远道:“为什么?”

朱笛道:“三少说我会和我结婚,你让我出卖我的丈夫?”

夏远“呵呵”笑起来,道:“庄家最擅长的就是骗人了。你也算半个股票人了,这个道理难道不懂?”

朱笛咬了咬嘴唇,道:“三少,三少一定会娶我的!”

夏远点起一支烟,叹了口气,道:“你觉不觉得你这是在跟自己说话。如果你这么信他会娶你,你干嘛还要偷偷保留一份他的内部资料?”

朱笛低下头,没有说话。

夏远吸了一口烟,道:“1000万。”

朱笛抬头看了他一眼。

夏远接着道:“古老师,金手指,陈笑云每人出300万,我出100万,总共1000万,就买几份文件而已。你想象一下,1000万,能做很多很多事。放在你面前,能铺满整个地板。很多人整天梦想天上飞下一大笔钱,你,无疑是幸运的。”

朱笛还是没有说话。

夏远眨了眨眼睛,笑道:“沈进不是世上最帅的男人,比他帅的还有很多。其实,大部分帅的男人,都是很便宜的。像你这么漂亮的女人,很容易找到一个替代品。”

朱笛冷“哼”一声,道:“你以为街上走的那些男人,和三少是可以比的吗?”

夏远吸了口烟,笑着道:“呵呵,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男人满街跑。当然,我知道沈进这种男人对女人的吸引力,无疑是其他男人没办法比的。所以我才用1000万买你对他的感情。1000万,用力想象一下吧。你不妨好好考虑一下,不过不要考虑得太久,毕竟,天上掉钱的日子总是很少的。”

朱笛站起来要走。

夏远笑叹一声:“我真希望能在晚上之前见到那些资料,呵呵。”

夜晚,酒店,沈进的房间。

朱笛略显疲倦地打开门,一张背对着她的黑色办公椅摆在她面前。

朱笛走进门,办公椅突然转了过来。

沈进躺在办公椅里,手指交叉着,微笑地看着朱笛,道:“你回来了?”

“三少?”朱笛略显不安。

“你没有把我给卖了吧?”沈进笑着道。

“三,三少,你说什么,我听不懂。”朱笛道。

沈进道:“早上夏远找你干什么?”

“没,没什么。”朱笛突然惊讶地看着沈进,道,“三少,你竟然派人跟踪我?”

沈进笑道:“亲爱的,我怎么会派人跟踪你呢?我只是派人跟踪夏远。可是很不幸,你却在那个时候出现了,这真是件很遗憾的事。夏远一定是想向你买我这几年的坐庄罪证吧?”

朱笛道:“三少,那些资料不是都在你那吗?”

沈进笑道:“你不也替我保管了一份了吗?”

朱笛一愣,脸一红,没有说话。

沈进笑道:“你这么点鬼主意还能瞒得住我吗?其实我一直知道你也藏了一份我的内部资料。不过我知道,你只是担心我不和你结婚,才这么做,留条后路的。我当然相信你不会出卖我的,所以才一直没向你要回来。只是我怕夏远出的价钱太高了,你或许有一天,真的会卖给她了。”

朱笛急道:“不会的,三少,你相信我。”

沈进笑道:“今天不会,明天呢,后天呢,哎,夜长梦多啊。”

朱笛道:“三少,你相信我,我真的错了。”

沈进道:“其实我并不怪你偷偷留了资料。”

“你真的不怪我?”朱笛问道。

沈进摇头道:“你这么做是因为太爱我了,怕我离开你,我怎么会怪爱我的人呢?”

朱笛突然幼稚地问:“那……那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女人时常会幼稚的,——尽管大多数情况下,她们是在男人面前装幼稚,撒个娇。但有时候,女人真的是很幼稚的。

沈进笑了。

“他要是会和你结婚,他就不是沈进了。”一个女人冷笑地从卧室里走出来,夏冰。

朱笛看见夏冰从沈进卧室走出来,指着夏冰,道:“她,她是谁?”

“她?”沈进指着夏冰,笑着道,“她是个胸部很小的女人。”

夏冰瞪着沈进,道:“沈进,你敢再说一遍,我就阉了你!”

沈进笑道:“你阉了我,你叫这位朱小姐找谁结婚呢?”

朱笛眼眶中含着泪水,道:“你……你竟然还养了其他女人!”

“哼!”夏冰冷笑道,“我还用得着他养?只有你这种女人,才要靠男人养着。”

朱笛眼角泪水流了出来,指着沈进道:“你说,她到底是谁?”

沈进笑道:“她是个比你与我关系更亲密得多的女人。”

朱笛挺起胸脯,指着夏冰,道:“她到底哪里比我好?”

沈进笑道:“她只有一个地方比你好,就是,她不会想着我会和她结婚。”

夏冰冷“哼”一声,点起一支烟。

朱笛眼角微微颤抖,道:“原来夏远说得对,你是不可能和我结婚的!”

沈进和夏冰都笑了起来。

沈进道:“我敢保证,如果夏远是个女人,他至少永远不会吃男人的亏。”

朱笛抹了下泪水,冷冷地瞪着沈进,道:“沈进,你一直骗我!我一定让你后悔!”

沈进笑道:“让我后悔?你能做什么?”

朱笛道:“我要把那些资料全交给夏远!”

沈进站了起来,摸了摸额头,打个大哈欠,道:“恐怕有点困难。”

“什么困难?”朱笛道。

沈进笑道:“世上有些门,你走进来了,恐怕就不大好走出去了。”

朱笛慌忙打开门,门外站着两个高大的保镖。

朱笛回转身,惊恐地指着沈进,道:“你……你……”

沈进轻松地笑道:“别误会,我只是让他们帮你安排个房间,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我和你一起回杭州,拿回一些不属于你的东西。顺便,我也该去看望一位年轻的朋友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