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股神

少年股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63、习惯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63、习惯

沈进躺在办公椅里,点着一支烟。

夏冰看了他一眼,冷笑道:“那位朱小姐,总算看透你了。”

沈进笑道:“通常看透一个人的时候,往往是游戏已经结束的时候。”

夏冰道:“你的胆子也确实够大了,一直知道她保存了你的资料,你却一直装无所谓。”

沈进笑道:“不是装,是真的无所谓。我知道她在没看透我以前,是绝对不会出卖我的。因为我太了解她这种女人了。”

夏冰道:“你对自己的魅力太有信心了。”

沈进道:“难道不是吗?”

夏冰道:“今天公司传来消息,量子基金,鲁泰基金和一些小基金,股东都要求退出杭城基金。大家都知道第一基金总裁打了你四个巴掌,谁敢把钱放在杭城基金啊?”

沈进道:“量子基金和鲁泰基金,我已经和他们谈过,让他们再耐心等待一个月,我会给他们好消息的。其他那些小资金,他们要走就走吧,一个月后,会有许多大资金排队要加盟的。”

夏冰道:“我们手中的几只股票,今天全部跌停了。”

沈进笑道:“夏远出手可真够快的。呵呵,明天我们把手里的股票都卖了,夏远也就拿我们没办法了。”

夏冰道:“你明天去杭州?”

沈进道:“是的。”

夏冰道:“仅仅是拿回朱笛的资料?”

沈进摇头,道:“不,我还要看一位年轻的朋友。”

夏冰道:“我猜那一定是个与众不同的人。”

沈进道:“太与众不同了。那个人和夏远年龄一样,可是他却能让夏远都敬佩。如果没有那个人,夏远也未必是股神。”

夏冰冷笑道:“你想请他帮你?你有把握他会帮你?”

沈进道:“没把握。”

夏冰笑道:“我记得你以前好像不做没把握的事的。”

沈进道:“因为以往和别人打交道时,我知道别人想要的是什么。想收买一个人,只要给他他想要的,就行了。可是那个人,我都想不出他想要什么。你不知道一个人想要什么,你又怎么能收买他呢?”

夏冰道:“你要去多久?”

沈进道:“大概几个星期吧。”

夏冰眼睛里流露出一丝萧瑟,淡淡道:“看来,我要一个人留在上海好久了。”

沈进微笑道:“你还不习惯一个人吗?”

“习惯?”夏冰嘴角一丝冷漠的笑,“许多事,因为无可奈何,就成了习惯。”

夏冰站了起来,走到沙发的角落,疲倦地躺了下去。她拿起身旁的一支红酒,缓缓倒了一杯,静静地喝着。

沈进看着她,沉默了片刻,道:“最近你很爱醉。”

夏冰淡淡道:“喜欢醉的人,通常都是因为太孤独,太寂寞了。”

沈进问道:“你寂寞?”

“一个到了该结婚年纪的女人,可她还一点也看不到她的婚姻,她的幸福。她能不寂寞吗?”夏冰缓缓把那杯酒喝完了,又倒了一杯。

沈进道:“过去,我一直以为你和大多数女人不同,其实我错了。女人都是想有一个好的家的。”

夏冰眼角流出两行泪,淡淡地笑着,道:“许多女孩,在她们太年轻的时候,忘记了这一点。到她们成为女人以后,幸福就像飞过的风,不管你用多大的力,再也抓不住了。少女的时候,你以为自己赢了,因为你年轻,你漂亮,有许多人追求你。于是你没有留下那位最爱你的人。直到有一天,你照镜子的时候,你才突然发现,你输了。镜子里只有你一个人,在你最需要爱的日子里,没有人真正爱你,你只是一个人,一个人而已。”

沈进道:“或许有一天,我会和你结婚的。”

夏冰冷笑道:“去掉‘或许有一天’,你这句话一定对很多个女人说过。”

沈进道:“你和她们都不同。因为在我所认识的所有女人中,只有你一个,我读不懂。”

夏冰叹道:“这是我的幸运,还是我的不幸呢?呵呵。”

沈进道:“所以如果要结婚,我一定找你。”

夏冰冷冷地道:“你知道吗?沈进,你总是太自信,你太自信了。你以为只要你想结婚,所有的女人都会嫁给你?哼,你只配做情人,你不配做丈夫。”

沈进笑道:“那你呢?”

夏冰一愣,她低下了头,她的指甲全部深深陷入沙发里。

她突然抓住酒瓶,把瓶中的酒都灌下去,灌到了吐,她倒在沙发里,眼中满是泪水。

是后悔?是失望?是茫然?是无助?不知道。

酒瓶倾斜在地上,里面的酒缓缓流着。

她的手搭在额头上,自语道:“为什么?为什么六年前你偏偏要出现?如果没有你,我会一个人过得很好。”

沈进默默地看着她,点起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站了起来,看着她道:“或许,我……对不起你。”

然后,沈进走出了门。

红酒在地上缓缓地流着,夏冰的眼泪也缓缓地流着。

窗外冷月,冷月,寂静无声。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