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股神

少年股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64、醉了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64、醉了

黑夜来得无声,上海外滩在轻柔的夜色里,一片灯火。

上海是一个多情的城市,外滩是一个多情的地方。

这里有许多情侣,恋人,在这里充实着他们的浪漫主义。

当然,也有许多寂寞空虚的单身男女,在这里找寻寄托。或是一夜风情,或是在此邂逅相遇,一见钟情,然后终成眷属,为世人所称颂,八卦新闻津津乐道。

这里有遍地的酒吧,咖啡馆。

这里每一个夜晚都在上演着激情,荒唐,颓废,堕落。

这里充满阳光,这里又到处是阴暗。

许多人并不喜欢这里的生活,可是每一个夜深人静,空房独居的晚上,总会忍不住来这里,喝上那么一两杯。

也许,这就是外滩。

夜,充满情意。

外滩一条街上,走着一个人。

白色的衬衫,白色的裤子。他的脸很白,他的眼睛很冷峻。他走路的时候,背挺得很直,他的脚步不快也不慢。

无论他身旁的灯火多么艳丽,无论从他身边经过的女人穿得多么少,他似乎都无动于衷。他的脚步也从不因此变快或变慢,仿佛他从来都是应该这么走的。

因为他的名字叫陆枫,冷公子陆枫。

这条街的尽头有一家咖啡馆,很不起眼,很冷清的咖啡馆。

其他的许多酒吧,咖啡馆里,总会映衬出代表特殊含义的色彩鲜艳的灯光。这家咖啡馆却只亮着很纯,温馨,又有点昏暗的黄色光芒。

陆枫走了进去。

那一刻,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偏偏踏进这家咖啡馆,也许仅仅是因为口渴了。许多年后,陆枫有一个习惯,每个星期,他都会去一次这家咖啡馆,仅仅坐在那,喝一杯纯净水,加冰的纯净水。

咖啡馆里装饰很干净。里面人很少,一个琴师在弹奏着轻音乐,乐声悠扬。

陆枫在一个空位子上坐下。

一个服务生跑过来,道:“对不起,先生,这一圈的桌子都被那位小姐包下了,麻烦请您坐旁边这桌吧。”

陆枫点了下头,坐到了旁边一桌,对服务生道:“一杯纯净水,加冰。”

陆枫缓慢地喝着纯净水,看着玻璃橱窗外来往的男男女女。

一个很瘦弱,很憔悴的女人,拿着一小支红酒,在陆枫面前坐了下来,看着他。夏冰。

陆枫看了她一眼,又继续望向窗外。

“你怎么不看我?”夏冰笑着问道。

陆枫没有说话,继续望着窗外。

夏冰笑着问道:“你是不是想知道,为什么我一个人,包下了这一圈的桌子?”

陆枫还是没有说话。他显然并不想知道为什么,对于别人的事,他从不关心为什么。

夏冰道:“因为我一个人喝酒的时候,不希望旁边桌子坐了其他人。”

陆枫看了看夏冰,道:“这张桌子你包了?”

夏冰道:“没有。”

陆枫冷冷道:“你可以走了。”

夏冰“呵呵”笑了起来,道:“你不用装了。”

陆枫看了看她,道:“装什么?”

夏冰笑道:“装酷啊。哎,像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没钱又想学别人装情调,到了咖啡馆看看价格单,最后只能咬咬牙叫杯纯净水。”

陆枫冷冷地看着她,冷冷道:“居然被你发现了。”

夏冰看着陆枫,笑了起来,道:“你这个样子让我想起一个我听说过的人,听说他也喜欢喝纯净水,而且很少说话。不过他可比你有钱多了。”

陆枫没有说话,喝了一口纯净水,又望向了窗外。

夏冰倒了一杯酒,道:“你陪我喝酒。”

陆枫道:“为什么?”

夏冰道:“我一个人喝酒,突然觉得很孤独,所以我要你陪我喝酒。”

陆枫道:“我不会喝酒。”

夏冰笑了笑,打开皮包,抽出一张100元,放在陆枫面前,笑着问:“现在会喝了吗?”

陆枫摇摇头。

夏冰笑了一下,道:“你真是个聪明人。”

她从皮包里拿出了十张100元,放在陆枫面前,笑着看着他。

陆枫还是摇摇头。

夏冰“哼”一声,道:“让你陪美女喝酒,还给你钱,你都不愿意!”

陆枫冷冷道:“你可以找别人。”

夏冰道:“我偏偏要找你。得不到的,才越想要。你说,你想要多少钱?”

陆枫道:“我不会喝酒。”

夏冰把杯里的酒一口喝光,垂下了头,沉默了一会儿,抬起头时,她的眼睛里闪烁着泪光,道:“为什么,为什么我只是想找个人喝酒,可是都没有。”

她的手握得很紧,轻轻地抽泣着。

陆枫静静地看着她,道:“你想醉?”

夏冰没有说话,她纤细的手指轻轻地抹了抹眼泪。

陆枫拿起红酒,把那杯加满,移到夏冰面前,道:“好,我陪你喝,但我只喝水。”

但饮杯中酒,莫负杜康意

——此节题记

不知道当年杜康造酒是为了什么,也或许他太累了,在酒中脱下自己的甲胄,找回片刻的自己。

有些人喝酒是因为热闹;有些人喝酒是因为孤独;还有的人喝酒只是为了引起别人的同情。因为他太累了,太缺乏爱了。

终日笑着的人,也许仅仅是因为他有个好面具;终日坚强的人,也许仅仅是因为他穿了很厚的甲胄。当他太累了,太疲倦了,他摘下了面具,脱下了甲胄,其实,他只不过是一个很脆弱,很可怜的人。

夏冰喝了很多酒,流了很多泪,说了很多话。

陆枫一直静静地听着,偶尔喝一两口纯净水。

其实这是最好的安慰。

安慰失意人时,其实不必说很多话,仅仅是听,听她的倾诉,这已经够了。

陆枫无疑是个很好的倾听者,因为他很少说话。

如果你找一个心理医生,他大谈他的人生看法,谈得比你还多,那他一定是个不合格的心理医生。

如果一个作者,他在小说里大讲他的人生感悟,讲得比里面人物的话还多,那他一定是个不合格的作者。所以紫金陈也认识到了这点,所以就不多谈他的看法,继续小说原本的故事。

现在夏冰也许醉了,也许没醉。这都已经不重要了。甚至即使她忘了自己叫夏冰,这也不重要了。因为酒的真谛,就是让你觉得,一切都不重要了。

夏冰红着眼眶,看着陆枫,低头无声地笑了笑,道:“你从头到尾,没说过话。”

陆枫道:“我是个哑巴。”

“呵呵,会说话的哑巴。”夏冰笑了起来,道,“告诉我,你总是这么少说话吗?”

陆枫道:“不。”

夏冰道:“你什么时候说话最多?”

陆枫道:“上学背课文时。”

夏冰笑了,说道:“谢谢你。”

陆枫道:“什么?”

夏冰道:“谢谢你陪我喝酒。”

陆枫道:“我没喝酒。”

夏冰又喝了一杯,道:“你能送我回去吗?”

陆枫道:“你家住哪?”

“家?呵呵……”夏冰眼眶中带着泪水,冷笑着又喝下一杯,道,“什么叫家?曾经我以为有房子的地方就叫家。现在呢?房子再大,装修再好,只有一个人住,这就是家吗?呵呵呵呵……”

陆枫眼神有些茫然。

夏冰道:“你有家吗?”

“我?”陆枫愣了一下,淡淡望着窗外,道,“以前没有,后来以为自己有了,再后来才知道,从来就没有。”

夏冰拿起酒杯,道:“你觉不觉得,我们该为我们自己干一杯?”

陆枫拿起杯子,和夏冰碰了一下,喝光了纯净水。

夏冰道:“你送我回去?”

陆枫道:“回哪?”

夏冰道:“随便哪家酒店。”

陆枫点了下头,道:“好。”

夏冰醉意朦胧地搭着陆枫走出了咖啡馆。

陆枫刚准备叫出租车,夏冰道:“你没车?”

陆枫道:“我喜欢走路。”

夏冰醉眼笑着指着陆枫,道:“你真是个——倔强的穷人。呵呵,买不起车,一定要说自己喜欢走路。”

陆枫淡淡道:“也许吧。”

夏冰道:“开我的车。”

夏冰领陆枫到了她的奔驰车前。

陆枫看了看,道:“你是个有钱人。”

夏冰笑着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开奔驰吗?”

陆枫摇头。

夏冰道:“低调,为了低调。”

陆枫淡淡地看着她。

夏冰道:“开奔驰是为了低调。如果我开劳斯莱斯,这六年早被人发现了。”

陆枫道:“有人找你?”

夏冰点头,道:“我弟弟,他要找我。”

然后她就趴在陆枫肩头哭了起来,陆枫没有问她为什么,只是站着,让她哭而已。

送夏冰到了房间里,夏冰疲倦地往床上一躺,陆枫转身要走。

夏冰道:“你走了?”

陆枫点点头,道:“是。”

夏冰道:“你不愿意留下来吗?”

陆枫一愣,没有说话。过了片刻,向门口走去。

夏冰哭了起来,道:“你不肯抱我一下吗?”

陆枫回过头,站在原地,没有说话。

夏冰含泪看着他,道:“抱一抱我。”

陆枫还是没有动,没有说话。

夏冰跑了上去,用力抱住陆枫。哭着道:“有时候,人缺少的仅仅是一个拥抱,一个拥抱而已。可是一个拥抱,一个用力的拥抱也没有。或许我不是你喜欢的人,可是求你现在不要告诉我,现在我只是需要一个爱的拥抱。”

陆枫一动不动站在那里,沉默片刻,冷冷道:“你醉了。”

夏冰道:“我没醉。你一定说醉了的人都会说自己没醉。可我真的没醉。”

陆枫深深吸了口气,道:“不,你没醉,我醉了。”

他一把推开夏冰,走出了房间。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