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股神

少年股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67、再见何年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67、再见何年

蛾眉略带神伤,世事曲中更长。昨夜醉饮不休,旧怨又添新愁。

终日徒劳无功,寂寞与日俱增。回头红颜白发,多情常付杯酒。

——紫金陈题记

上海外滩,一家冷清又带点温馨的咖啡馆,咖啡馆里飘动着舒缓的曲子。

现在还是下午,窗外阳光绵长,仿佛印衬着无数的过往。

咖啡馆一个幽暗的角落,趴着一个瘦弱的女人,夏冰。

她不知道是醉了还是没醉,她只是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睡得很美丽,很安静。也许对她来说,睡着了是最美好的事了。

她面前的红酒空了半瓶,一只空杯子倾斜地倒在桌上。

一只白,而有力的手,轻轻地扶正了杯子。一杯加冰的纯净水轻轻地放在桌上,一个高又略偏瘦的男人在她面前坐下。他的眼睛很冷,他的眼神却带着那么一丝温柔和同情,默默地注视着睡着了的夏冰。

陆枫什么话也没说,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静静地看着面前这个睡着的女人。那一刻,也许在陆枫心里,她真的就是一个孩子。

不知过了多久,窗外的阳光还是很温馨。

那杯纯净水里的冰已经全部融化了。

夏冰缓缓睁开了眼睛。“是你?”夏冰略带着一丝惊讶。

“是我。”陆枫淡淡地道。

夏冰道:“你一直坐在这?”

陆枫道:“看你睡觉。”

夏冰脸微微发红,看着陆枫,道:“你是特地来这里找我的,还是刚巧经过?”

陆枫道:“不知道。”

夏冰道:“怎么会不知道?”

陆枫道:“每天,我在散步,不知道为什么总会走到这里。”

夏冰低下头,道:“我已经很久没出来喝酒了。”

陆枫喝了口纯净水,略有些结巴地道:“你——最近——怎么样?”

“最近?”夏冰略有些羞涩地低下头,道:“还好吧,你呢?”

“我?也还好。”

两人都略带尴尬地笑了笑。

冷公子笑了,股神大赛结束后,这是他第一次笑!

这是那种尴尬又带着点羞涩的笑。如果你恋爱过,你一定记得那时候的你的那个微笑。

陆枫已经不记得上一次这样笑是在什么时候了。他只知道,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久到让人再也记不清了。

夏冰道:“你知道吗?刚才你问我‘最近怎么样’的时候,有一种很温暖的感觉。我已经很久没听到这样的话了。”

陆枫道:“我也是。”

两人又略显得羞涩地相视而笑。

夏冰道:“我们跳个舞吧?”

陆枫愣了一下,道:“我不会。”

夏冰笑道:“没关系,我不怕你踩我。”

陆枫笑了,沉默片刻,道:“好。”

夏冰叫琴师弹起了优美舒缓的舞曲。她拉起陆枫的手,走到空地上,在美妙的曲子里,两人在原地轻轻地,轻轻地挪步着。

夏冰悄悄地把头贴在陆枫肩头,闭上了眼睛,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

和煦的阳光,透过玻璃橱窗,温柔地铺在大理石地面上。悠扬的琴声里,夏冰偎依着陆枫,两人轻柔踱步。

空气很温暖,一切都那么美好。

夏冰抱着陆枫,轻声道:“我们两人还没有正式认识过对方呢,你叫什么名字?”

陆枫微笑道:“陆枫,陆地的陆,枫叶的枫。你呢?”

“你叫陆枫?”夏冰触电般地站开,看着陆枫。

陆枫道:“是啊。”

夏冰低下了头,道:“你懂股票?”

陆枫道:“懂一点。”

夏冰道:“你认识第一基金总裁?”

陆枫道:“他是我的朋友。”

夏冰触电般愣在那里,陆枫静静地看着她,没有说话。

夏冰缓缓道:“你……你能不能再让我抱一下?”

陆枫道:“好。”

夏冰用力地抱住了陆枫,头紧贴在他肩头。

水,一丝热热的水,一滴,两滴,……陆枫的脖子感觉多了几点水。

陆枫看着她,道:“你怎么了?”

夏冰突然脱离开陆枫,用力地擦了擦泪水,道:“我们以后永远不要见了!”

说完,她就跑出了咖啡馆。

陆枫站在那里,他还是面无表情,他的眼神很冷峻,没人看得出他在想什么。

他没有追出去。他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

许多年前他没有追出去,许多年后的今天他同样还是没有追出去。

有些人,宁愿选择孤独,也没选择追出去。

没人知道他站在那想什么,或许,仅仅是因为他是冷公子。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