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股神

少年股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69、不经意的主角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69、不经意的主角

一家高级咖啡厅,一间包厢,坐着两个人,沈进和杜晓朦。

杜晓朦打开她面前的一只小密码箱,拿出一叠厚厚的文件,放到沈进面前,道:“这是夏远自从当了总裁后,这一个多月来,所有坐庄操纵股价的证据。里面包括第一基金的所有财务预算,资金分配,坐庄布局。夏远把很大一部分管理权分给了古昭通,金手指和陈笑云。但基金的总的坐庄规划和几只大股票的运作,都是夏远亲手管理的。”

沈进随手翻了翻,笑了起来,道:“你做得很好。”

杜晓朦微微红了下脸,道:“谁让夏远这么狠,做了总裁后,忘恩负义,还当众打了你。”

沈进点点头,道:“这些资料只有夏远一个人能够看到,你确保这些资料的真实可靠性?”

杜晓朦道:“放心吧,三少。我每次都是趁他开会时,在他办公室把这些资料复印保存下来的。他的办公室只有我能进,别人根本没办法知道我在他办公室做什么。”

沈进道:“你有没有按我说的,查过他的办公室有什么监视仪器?”

杜晓朦道:“他的办公室外有。办公室里,从电脑,桌子,地板,墙壁,天花板,所有地方我都仔细查过了,没有。”

沈进点了点头,道:“那你觉得,他有没有怀疑过你?”

杜晓朦道:“他自从当上总裁后,做事很谨慎,他不让任何人进他的办公室。”

沈进道:“所有庄家的办公室都是这样的。”

杜晓朦道:“他以为我只是个学生,只知道书本上的金融知识,不懂得这些东西。所以才放心我在他办公室里的。”

沈进迟疑一下,又问道:“那你有没有发现,他这一个多月来,在性情方面有什么改变?”

杜晓朦道:“他变得有点孤傲了。”

沈进点起一支烟,沉思了片刻,突然笑了起来,道:“现在我已经完全放心这些资料的真实可靠性了。夏远,呵呵,他毕竟太年轻了。”

杜晓朦脸微微发烫,道:“三少,你一开始就答应过我,等你做了第一基金总裁后,就和我结婚。”

沈进笑着握起她的手,温柔地道:“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吗?”

“可是……可是那个朱笛?”杜晓朦充满了醋意。

沈进微笑道:“我不是早和你解释过了吗?她只是我的秘书,我总不能找个男人当秘书吧。况且,她前段时间工作不合格,我已经把她辞退了。你现在安心回学校上课,每个星期我都会派人接你来上海住。等你一毕业,我们马上就结婚。”

杜晓朦快乐地跳起来,走到沈进身边,亲了他一下,往他怀里扑去,脸上充满了幸福的笑容。

金融大厦的顶层,有一间最大的办公室,这是第一基金总裁的办公室。

从这里,可以看遍整条金融街的风景。

浦东金融街,无数机构,财团林立。每天市场的风云变化,都能在这里找出一些答案。

散户们为什么会赔钱?因为有人在玩他们。而那些人了,最有实力的,一半都在这条街上。

夏远每天来到办公室,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泡一杯咖啡,点起一支烟,站在玻璃窗前,看着金融街从一夜的冷清中,变得热闹起来。

今天他还是一样,站在窗前,喝着咖啡。

电话铃响了,夏远按了一下通话键,里面传来秘书的声音:“夏总,杭城基金的沈进想要见你。”

夏远一愣,随即道:“让他进来。”

夏远微笑地躺在办公椅里,看着办公桌前的沈进,笑着道:“进三少,好久不见,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沈进笑了笑,道:“北风,很冷的北风。”

夏远道:“现在还是秋天。”

沈进道:“所以,冬天也就不远了。当然,我指的是你的冬天。”

夏远笑道:“你不怕风没吹来,反而添了几个巴掌回去吗?”

沈进停顿一下,又笑了,道:“你还是那么得骄傲。如果我是乔峰,我已经一掌把你拍出窗外了。”

夏远道:“可惜你不是。”

沈进道:“因为我是沈进。”

夏远笑了,沈进也笑了,两人都大笑了起来。

夏远点起一支烟,道:“说吧,今天来找我干什么,投降吗?”

沈进微笑着摇摇头,道:“恰恰相反,逼宫退位。”

夏远道:“你凭什么?”

沈进漫不经心地打开公文包,把一叠文件放在桌上,道:“你看看,这好像是你的东西,不过,不小心,就跑到我的包里了,呵呵。”

夏远拿过这些文件,随便翻了几页,突然愣住了,瞪着沈进,道:“你哪弄来的?”

沈进微笑地点起一支烟,道:“你猜。”

“杜晓朦!”

沈进笑道:“她是个很不错的情人。”

“杜晓朦这个婊子!”夏远狠狠一拍桌子。

沈进道:“小心,不要把桌子拍坏了。因为这张桌子,过几天就属于我了。”

夏远冷笑道:“你打算就用这一叠纸来威胁我,你不觉得太幼稚点了吗?”

沈进道:“坐庄操作股价,是刑事罪,是要坐牢的。”

夏远道:“恐怕你把第一基金想得太简单了。第一基金的大股东,我看你一个也惹不起。况且凭第一基金的人脉关系,你就算举报,又有什么用呢?”

沈进笑道:“谁说我要举报了?”

夏远道:“你不举报还能干什么?”

沈进道:“我只是把这些材料直接公布到媒体上,那社会影响力一定会非常大的。到时候,主管部门必定迫于舆论压力,会彻底调查第一基金。而第一基金肯定会选择牺牲你,来维护第一基金的稳定。”

夏远道:“你就不怕第一基金的大股东们,收拾你吗?”

沈进道:“他们不但不会收拾我,反而会让我当总裁。”

夏远道:“好像怎么轮也轮不到你吧?”

沈进道:“如果我业绩做得比你好,你觉得他们会选择谁呢?他们都是商人,只看重最后的收益。”

夏远笑道:“进三少的股票的那点判断力,你觉得你的业绩有可能做得比我好吗?即使夏冰帮你,也不可能做得比我好。”

沈进笑道:“对于我的股票水平,我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所以我今天多带了一个人来见你,我想你一定会有兴趣见到他的。”

沈进站了起来,走过去打开门,门外走进一个人。

不高也不矮,不胖也不瘦,不帅也不丑,很普通的一个人。可是他又不普通,他的脸上总是挂着微笑,因为他叫顾余笑。

顾余笑微笑地看着夏远,道:“曾经的朋友,很久不见了。”

沈进笑着道:“现在,我想你会相信我的业绩做得比你好了。”

夏远看着顾余笑,愣在那里,很缓慢才说:“原来,你帮沈进了。”

顾余笑摇摇头,道:“不,只是合作。”

夏远道:“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顾余笑微笑道:“进三少决定将杭城基金年收益的15%用作慈善事业,我觉得他很有爱心,我喜欢和有爱心的人合作。”

夏远愣在那里,说不出话了。

顾余笑道:“你计算得很多,可是少算了一样,杜晓朦。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任何细小的差错,都可以变成致命伤。许多时候,女人在游戏里,只是充当着可有可无的配角,可是也许就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刻,她突然成了主角。所以,你输了。其实,我和你还是朋友的时候,我本该告诉你杜晓朦是沈进的人的。”

夏远冷笑道:“可是你没有说。”

顾余笑道:“你知道我这个人很有原则。那一次我叫你捡易拉罐,本来是要告诉你这件事的。可是你太聪明了,聪明地以为我又要告诉你股市大跌了。世上没免费的午餐,你不肯捡,所以我也不告诉你。”

夏远只能冷笑。

顾余笑笑道:“你还年轻,进三少已经三十几岁了,你就让他坐一坐总裁的位子,过把瘾吧。”

沈进拿出一份文件,放在夏远面前,道:“这是协议书,你觉得读书更重要,所以你决定辞去第一基金总裁的职位,回学校继续读书。并且你推荐,哦,不,是强烈推荐杭城基金的沈进接任总裁的位子。大股东方面我会去谈妥,就不用你操心了。你做股票的水平这么高,以后分成小资金做股票,也不会被庄家发现。你这辈子衣食无忧,又何必偏偏踏进庄家这个圈子呢?”

夏远看着这份文件,冰冷地大笑了起来。

沈进微笑第递过一支笔,道:“抱歉,你现在好像别无选择了。”

夏远缓缓地拿起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沈进笑了起来。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