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股神

少年股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71、朋友的酒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71、朋友的酒

一家酒吧,幽暗,寂静。吧台的角落,坐着一个人,他正孤独地喝着酒。

他喝得很急,也很快。喝得很急,也很快的人,无疑是来买醉的。

这世上清醒的人很多,多那么一两个醉鬼,没人会去在意。

几天前,他还是浦东金融街上最风光的人。现在,已经没人在乎他了。

当一个人风光不在的时候,没人会关注他过得怎么样。

世界走得太快,人心也从不停留。

夏远就这么低着头,喝着酒,就好像,这世间只有他一个人在喝酒。

门,被推开了。门口走进一个人。他高,又略偏瘦,他的脸显得冷白,他的眼神像冰。他向着吧台角落那个孤独的身影走去。

夏远抬起头,略显诧异地道:“陆枫?”

陆枫看着夏远,道:“你不开心?”

夏远苦笑道:“从第一基金总裁这么高的位子掉下去,还能开心得起来吗?”

陆枫道:“你想醉?”

夏远道:“很想醉。”

陆枫道:“别人说,想醉的人,是因为害怕面对现实。”

夏远道:“你觉得呢?”

陆枫道:“我觉得你在演戏。”

夏远淡淡地笑了笑,道:“你怎么知道我在演戏,而不是真的不开心?”

陆枫道:“说话少的人,想的总比别人多一些。”

夏远道:“既然你知道我在演戏,你打算怎么做?”

陆枫道:“陪你演戏。”

夏远道:“为什么?”

陆风冷冷道:“有趣。”

夏远笑着拿起一杯酒,喝了一口,道:“你会喝酒吗?”

陆枫也拿起一杯酒,一口喝光,然后才冷冷道:“不会。”

夏远看着陆枫的脸,片刻就已经通红了。夏远道:“你不会喝酒,喝得这么急,会很不好受的。”

陆枫又拿起一杯酒,一饮而尽,还是冷冷地道:“有趣。”

夏远也笑着拿起一杯酒,一饮而尽,道:“有趣极了。”

那个晚上,陆枫第一次喝酒。可是他却喝了很多,也吐了很多。

他一向很少说话,他醉了更不说话,只是一动不动地趴在桌上。

最后,好像还是夏远背着一动不动的陆枫,送他回酒店的。

什么样的人是朋友?

也许你也同样思考过这个问题,也许你也同样找不出一个确切的答案。

如果有个人,知道你在演戏,他不问你为什么,却愿意陪你演下去;如果有个人,明知道自己不会喝酒,却情愿陪你醉。

如果有这样一个人,那他一定是你的朋友。如果你有这样一个朋友,你一定要懂得珍惜。

陆枫在酒店已经睡了一天了,夏远不知道他有没有醒了。夏远还是独自坐在酒吧里,拿起酒杯,摇摇头,笑了笑,又喝了一杯。

“我来了。”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

夏远看着陆枫冰冷的脸,笑了笑,道:“我以为你至少要再过一天才能醒。”

陆枫什么话也没说,拿起一杯酒,喝完了。他的脸又开始红了。

夏远道:“你知道我在演戏?”

陆枫道:“是。”

夏远道:“你愿意帮我演戏?”

陆枫道:“是。”

夏远道:“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演戏?”

陆枫道:“不知道。”

夏远道:“可是你连问都没问。”

陆枫道:“与我无关。”

这世上有许多人,看到你在做一件事时,会问你在做什么,却不会帮助你;还有很少的一些人,他不在乎你在做什么,可是却愿意帮助你。因为他是你的朋友。

夏远看着陆枫,道:“我喝酒,是因为要让沈进知道我现在很沮丧,让他对我放松警惕。可是你知道我是在演戏,你为什么要陪着我演戏?喝酒喝到吐是一件很痛苦的事。”

陆枫冷冷地道:“有趣。”

夏远看着陆枫,眼中是感激,道:“看来,你今夜又会喝很多酒了。”

陆枫道:“不,我走了。”

夏远道:“为什么?”

陆枫冷冷地道:“我不想当灯泡。”

“因为我来了,呵呵。”一个娇美的身影突然坐到了夏远身边,道,“今夜,我陪你喝。”

姚琴微笑地看着夏远。陆枫站了起来,走出了门外。

夏远转过身,笑着看着姚琴,道:“我记得股神大赛的时候,我欠你一个人情。”

姚琴没喝酒,可是她的脸却已经红了。

夏远道:“今夜还给你,怎么样?”

姚琴含笑着,害羞地低下了头。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