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股神

少年股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72、处女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72、处女

天上无云下雨,板凳落地生根,这些也许都不算奇怪。可是如果姚琴是处女,你,能相信吗?

姚琴怎么可能是处女?

天知道。可是事实摆在面前,姚琴,她就是个处女。

夏远很惊讶,姚琴很害羞。

现在姚琴甜蜜地闭着眼睛,躺在夏远怀里。夏远抽着一支烟。

夏远缓缓吐出烟气,笑道:“我真想不到,你竟然是处女。”

姚琴道:“我为什么就不能是处女?”

有些女人,在众人眼中保守贞操,可她在背后却荒淫无度。有些女人,在众人眼中极尽风骚,可她却偏偏是个处女。

世事太多荒唐,人生何必较真?

也许所有人都说姚琴骚,可说这些话的人,却没一个和她真正睡过觉。

夏远道:“股神大赛的时候,我把你赶出房间,你跑到小徐哥的房间,难道他也没有那样?”

姚琴笑道:“他才不敢呢。”

夏远笑道:“男女之间的事,花花公子还会不敢?”

姚琴道:“那你为什么当时不要我,现在却要我了?”

夏远道:“当时是在比赛期间,我怕和你睡觉后,就得把内部资料告诉你,与你分享。比赛当然比女人重要得多了。现在我已经一无所有了,你和我睡觉纯粹是睡觉,没办法得到任何东西,我当然要你了。”

姚琴道:“小徐哥当然也是像你一样想的咯。他一个晚上把自己反锁在卫生间里,不敢出来。”

夏远笑道:“难怪第二天小徐哥的表情这么古怪。如果让人知道花花公子连送上门的大美女都不敢碰,那是件很丢脸的事。”

姚琴笑了笑,突然脸一红,道:“从今以后,你要对我负责。”

“负什么责?”夏远惊讶地从床上跳了起来。

“当然是娶我。”姚琴温柔地笑着。

夏远哑然道:“你在开玩笑吧?”

“谁和你开玩笑!”姚琴瞪着眼,怒道,“你把我当成什么样的女人了!想玩就玩的吗!”

夏远尴尬地笑笑,道:“我好像就是这么想的。”

姚琴骄傲地道:“我是处女!”女人每当说起这句时,自豪感总会油然而生。

夏远道:“刚才你是,现在你已经不是了。”

姚琴看着夏远,道:“我漂亮,温柔,又全心爱你,还能帮助你,你为什么不愿意娶我?”

夏远笑着道:“因为我还没到法定结婚年龄。”

姚琴笑了起来,道:“还要多久?”

夏远道:“几个月吧。”

姚琴道:“那也就是说,再过几个月,你真愿意娶我?”

夏远道:“像你说的,你漂亮,温柔,爱我,又能帮助我,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娶你呢?况且,一个没有家的人,心里面,总还是希望有一个家的。”

酒吧,今夜坐的是四个人。

至尊美酒,佳人入怀,夏远显然是幸福的。

只有小徐哥坐在对面,皱着眉头,无奈地看着夏远的幸福。陆枫坐在旁边,没有说话。

小徐哥满是嫉妒地道:“听说,你们要结婚了嘛。”

姚琴冷冷地看了小徐哥一眼,道:“关你什么事!”

小徐哥冷哼了一声,“啧啧”了几下嘴巴,道:“我一点也不羡慕你们!”

陆枫冷冷地看他一眼,道:“好大一颗酸葡萄。”

小徐哥不以为意地哼一声,道:“夏远才21岁,就结婚了,这么早就要把男人的自由生活放弃了,悲哀啊,悲哀啊。”

夏远笑着道:“怎么,你看着我快结婚了,你是不是也有点想结婚了?”

小徐哥道:“等帮你重新站起来再说吧。”

夏远道:“用不着的。”

小徐哥道:“为什么?”

夏远道:“因为我从来没有倒下去过。”

小徐哥笑道:“从来没倒下去的人,会每晚来酒吧买醉吗?”

夏远笑道:“今天是我最后一次来这里喝酒了。”

小徐哥道:“为什么?”

夏远道:“因为我已经喝了一个星期的酒了。沈进了解我,知道我遇到挫折最多只会沮丧一段时间,很快会站起来的。明天就是我站起来的时候了。”

小徐哥笑道:“你可真会演戏。”

夏远道:“花花公子在女人面前的演技一定比我好得多。”

小徐哥笑道:“好,那今晚我们一定要喝个痛快!”

那一晚,他们都喝了很多,都醉了。

他们也讲了许多,许多故事,过去的故事。每个人心中,总有一些故事。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