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股神

少年股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73、小徐哥外传——大风起兮云飞扬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73、小徐哥外传——大风起兮云飞扬

没有人天生多情,没有人天生浪荡,好像也没有人天生就是花花公子的。

如果他现在是一个花花公子,也许他是受环境影响,也或许他的曾经藏着一些故事,一些伤害,一些苦楚,一些无奈。当爱已用尽,无力再爱的时候,他就会选择做一个多情又无情的花花公子。

小徐哥也不是一直都是花花公子。

许多年前他并不是个花花公子,相反,那时候的他很专情。那时候他还不叫小徐哥,大家都叫他小徐。

金手指的办公室。

金手指正坐在办公椅上,看着一个只有一个姓“徐”,却没有名字的人的简历。然后点了点头,抬头看着对面的小徐,缓缓道:“你是你们学校金融系成绩排名第一的,来这里想干点什么?”

小徐脱口而出道:“操盘手。”

金手指愣了一下,严肃地道:“我这里没有操盘手。”

小徐笑道:“我来找工作前,已经彻底了解过了,您是宁波最大的庄家,我很崇拜您。”

金手指得意地笑了出来,然后又板下脸,道:“操盘手这种工作从不对外招人,你为什么想做操盘手?”

小徐道:“操盘手神秘,我喜欢这种工作。”

金手指冷笑一声,道:“幼稚!”

小徐道:“而且我要做高手。”

金手指冷笑道:“你除了书上的东西,你对股票懂多少?”

小徐道:“说实话,不懂。”

金手指道:“不懂还要当操盘手!”

小徐道:“我不懂,不过我会努力学。”

金手指道:“你怎么不去杭城基金找夏国标?他是股神你总该知道的吧?你要学找他,他水平好得很呢!”

小徐道:“谁说我没找过啊,他们不要我,说一个大学刚毕业的什么也不懂。”

金手指喝道:“他们不要你,你就跑我这里来,你把这当什么,废品站啊!”

小徐笑着道:“他们不要我,是他们没眼光,我看来看去,觉得金总您的眼界肯定大大高过夏国标的。你肯定会看得出我是匹黑马的。”

金手指大笑起来,道:“操盘手这个职业是有技术壁垒的,我不可能这么快让你接触。你在我身边打杂干个一年半载的,你干不干?”

小徐笑道:“当然干!”

午后,空气温和。

一家很小的咖啡屋,坐着两个人。小徐和他的女朋友如慧。小徐一身休闲装扮,如慧也带着一身的学生气。

如慧看着小徐,道:“你找到工作了?”

小徐喝了一口咖啡,笑着道:“对,我进了宁波基金,宁波最大的庄家。”

如慧道:“你在里面是做什么的?”

小徐尴尬地笑笑,道:“暂时打打字。”

“打字?”如慧露出无法相信的神情,道,“你一个名牌大学优秀毕业生,去打字?”

小徐的脸微微发红,道:“我是帮金手指打字,整理资料,他是最有实力的庄家之一。”

如慧问道:“那你肯定知道他们的内部消息吧?我们就偷偷跟着他们买股票赚钱?”

小徐摇摇头,道:“不行啊,我的理想是做一个优秀的操盘手,这职业道德我是一定要遵守的。即使我知道内部消息,我也不能说出来。”

“你。”如慧看着小徐固执的眼神,说不出话来。

小徐笑了笑,道:“我们两个一起努力,一起为我们未来的家庭而努力!”

如慧道:“我找了银行的工作,待遇很好,你其实完全可以找更好的工作的。不如,你把工作辞了吧?”

小徐摇摇头,坚毅地道:“不行,我的理想是成为一个杰出的操盘手。”

如慧轻声哼了一声,低头不说话了。

半年后,午后,空气温和。

一家高档咖啡厅,坐着两个人,小徐和他的女朋友如慧。

小徐还是一身的休闲装扮。如慧的穿着很时髦,没有半点学生气了。

如慧喝了一口卡布奇诺,看着小徐,道:“你还在你们公司打字?”

小徐尴尬地笑了笑,道:“是的,不过我已经学了很多东西了。帮我们金总接电话,我可以知道很多信息。帮他整理资料,我能了解许多股票的东西。听他说话,我能了解各大基金,各个庄家的背景。”

“哼!”如慧很不以为然地道:“你现在一个月能拿多少了?”

小徐的脸微微发红,道:“钱不是很多,但关键是学点东西。”

如慧道:“你又不肯把你知道的内部消息说出来,买股票赚钱。”

小徐道:“这是一个优秀操盘手起码的职业素质。”

如慧冷笑道:“你现在当操盘手了?”

小徐道:“现在不是,以后肯定是。”

如慧冷哼一声,看着自己的指甲,漫不经心地道:“今天我当科长了。”

小徐道:“怎么可能这么快?别人都要好几年。”

如慧笑道:“我们分行行长欣赏我。”

小徐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为我们的将来而努力。”

如慧漫不经心地搅动着咖啡,咖啡,似乎变淡了……

又是半年后。

傍晚,起风了,吹动着树叶,有些萧瑟。

银行门口,一辆QQ车大摇大摆地在银行正门口停下。

一个保安跳出来,冲着QQ车嚷道:“不准停车!搞辆QQ车都敢停到银行正门口,你当你开的是奔驰啊!”

那辆QQ车无奈地绕到旁边停下。

一身休闲装的小徐,捧着一束鲜花,满脸得意地从车里跳了出来。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不一会儿,如慧急促地从银行里跑出来,对小徐道:“你来干什么呀!”

小徐把鲜花递过去,快乐地道:“生日快乐!”

如慧没有接过花,只是急促地道:“我不是叫你不要来我单位的嘛。”

小徐笑着指着QQ车,道:“看,我今天刚买的。我省了一年多才买的。喜欢吗?很可爱吧?以后我每天接送你上下班,接送你回家。”

如慧道:“你还是快走吧?”

“为什么,你不准备和我一起过生日啦?”小徐道。

“如慧,我正找你呢,走吧,给你过生日去。”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从银行里走了出来,走过来,牵起如慧的手。

小徐脸上的笑容,突然间僵硬了,道:“他……他是谁?”

“他……他是我们分行行长。”如慧的声音很不自然。

那个男人看了一眼小徐,笑着道:“哦,你就是小徐吧。我听如慧提到过你,你是她的好朋友嘛。呵呵,现在你还在打字吗?呵呵,如果觉得工作太辛苦,我可以帮你介绍个工作嘛。”

说着,微笑地揽过如慧的腰,向一辆奥迪走去。

奥迪开得远了,远到再也看不见了。

鲜花落在地上,撒了一地。很美,真的很美,花,总是美的。

小徐就这么站着,一动不动。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天空一直在不断地变化着风景。

小徐突然笑了,大笑了起来,他笑得很开心,他笑道:“我保证,一年后,再也没有人叫我小徐,所有人,都要叫我小徐哥!”

金手指的办公室,小徐端坐在金手指面前,严肃地道:“金总,我一定要做操盘手。”

金手指抬起头,看了看小徐,沉思一下,道:“你帮我打杂干了多久了?”

小徐道:“一年两个月十九天。”

金手指点点头,道:“你学了不少东西了吧?”

小徐道:“很多很多。”

金手指点点头,道:“好吧,是该让你进这个圈子试一下行不行了。”

金手指点起一支烟,又接着道:“许多人比你懂的更多,我还是没让他们做操盘手,而选择了你,你知道为什么吗?”

小徐道:“不知道。”

金手指道:“因为你有职业素质和耐性。我调查过你,你并没有用你知道的内部消息做股票,谋取个人的利益。明知道哪只股票会涨,却能忍得出不去买。这一点,我相信绝大部分人都没法做到。就凭这一点,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得很好。”

小徐眼中放出了精光,道:“一定!”

一年后,海滩,海风吹得很大,海浪拍打着岸边,发出巨大的声响。

沙滩远处,站着金手指和小徐哥。小徐哥穿着最酷的风衣,戴着最酷的墨镜。

现在已经没有人叫他小徐了,所有的人都叫他小徐哥,包括金手指。

他姓徐,没有名字。小徐哥不仅是一种称呼,现在更已是一种符号。宁波基金不可缺少的一个符号。

金手指点起一支雪茄,道:“真是想不到,你这一年能进步这么快,我能教你的技术有限,可是你通过自己的实践总结,你现在的水平,已经远超过我了。”

小徐哥笑了起来,道:“金总,就你那么点水平,我都超不过,那还玩什么呀!”

金手指大笑起来,道:“你很有天赋,有敏锐的判断力,和耐性。”

小徐哥道:“耐性可不是我想要的,帮你打杂一年多,怎么也忍出来了。”

金手指叹了口气,道:“有时候,我想想我对不起你。”

小徐哥道:“对不起我什么?”

金手指道:“如果我早一点让你做操盘手,让你早一点赚钱,也许,你的女朋友就不会离开你了。”

小徐哥笑道:“你看我现在多好,生活最潇洒,许多人叫我花花公子,花花公子还会在乎一个女人吗?”

金手指笑了起来,叹道:“可惜,宁波基金出了你这个人才后,夏国标却死了,杭城基金也解散了。不然我真想让他见识一下我培养出来的人。”

金手指接着道:“其实,我一直想组建一个宁波基金自己的队伍。只是一直找不到一个能统筹规划全局的顶尖高手。现在,你来了。”

小徐哥道:“这队伍叫什么名字?名字难听我可不参加。”

金手指道:“涨停敢死队。”

小徐哥点点头,微笑地看着远方海面,道:“看来,一场涨停风暴,就要开始了。”

小徐哥张开双臂,风衣迎着海风猎猎作响。

大海很辽阔,风尽情地翻滚着,天空不断变化着风景。

大风起兮云飞扬……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