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股神

少年股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75、第二基金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75、第二基金

夏远,姚琴,陆枫,小徐哥,金手指,古昭通,陈笑云齐坐在茶楼里。

夏远看着所有人,道:“古叔叔,金总,陈总,今天请你们来,是想请你们帮个忙。”

古昭通道:“帮什么忙?”

夏远道:“我想从你们的基金里,每家借3000万。”

古昭通,金手指,陈笑云全都一愣,古昭通道:“合起来有9000万,你要做什么?”

夏远道:“成立一家新基金。”

古昭通道:“9000万的基金,那也太袖珍型了吧?”

夏远道:“已经足够。”

古昭通道:“你准备用这么小的基金,来对付杭城基金?”

夏远笑道:“以小搏大,那才最有意思。”

古昭通道:“你是股神,水平没有人会怀疑。可是资金实力相差这么悬殊的情况下,水平根本没有办法发挥作用了。你不要太冲动啊。”

夏远道:“我一点也没有冲动,如果是和杭城基金抢庄家做,那资金相差这么多,水平是没有作用的。不过我如果只是打游击战,每天偷袭他一只股票的话,那就全看水平如何了。”

金手指道:“你想学我的涨停敢死队?”

夏远笑道:“不好意思,你的涨停敢死队队长已经加入我了。”

小徐哥得意地摸着下巴。

夏远接着道:“我,姚琴,小徐哥,陆枫,我们四个操盘手操盘,偷袭沈进的股票,绝对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金手指道:“好,我借你!但你要保证,小徐哥始终是我们宁波基金的人,你只是借去用用。”

金手指又看着小徐哥,道:“你还欠我三千万,别想跑掉。”

小徐哥眉头一皱,道:“金总,这种时刻提钱多俗啊,亏你想得出来。”

古昭通和陈笑云也当即点头答应。古昭通道:“如果你还缺什么人手的话,我们三家基金里的人,都可以借去用。”

夏远道:“我们四个已经完全够了。其他的金融分析师,所谓的预测,我倒更愿意去买彩票。”

大家都笑起来,金手指道:“你这家基金叫什么名字?”

夏远微笑道:“第二基金。”

金手指拍手大笑,道:“好!好一个第二基金!”

“好一个第二基金。”一个声音冷笑起来,沈进轻拍着手,走了过来。

沈进笑着看着夏远,道:“怎么,股神,要成立第二基金啊?呵呵,这名字起得很响亮,不知道实力怎么样。”

夏远笑道:“实力很小,但足够玩你了。”

沈进冷笑地看着这些人,道:“即使所有人都帮你,你也要有资格玩才行吧?”

小徐哥站了起来,笑着道:“进三少,我还以为没资格玩的是你。”

沈进摸着鼻梁,笑道:“这我就不懂了。”

小徐哥道:“你看看你有什么资格玩!比人脉,你深不过古老师;比经验,你丰富不过金总;比有钱,你多不过陈笑云;比水平,你高不过夏远;比性格,你酷不过冷公子;比女人多,你多不过我小徐哥;比身高,你高不过姚明;比长像,你帅不过刘德华。我实在想不通,你凭什么和我们玩?”

沈进微笑着点点头,道:“好像确实是这样。”

沈进又转向古昭通,金手指,陈笑云,道:“三位大庄家既然是第二基金的投资人,呵呵,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明天我送你们三家基金,每家一个跌停吧。”

古昭通微笑道:“欢迎之至。”

沈进躺在沙发里,皱着眉,抽着烟。

夏冰拿起桌上的一杯加冰的纯净水,轻轻喝了一口,冷笑道:“听说,这星期,杭城基金被夏远玩得挺郁闷的?”

沈进道:“你也杭城基金的人,你高兴什么?”

夏冰笑道:“我是为我这个弟弟感到骄傲。年纪轻轻,就能让堂堂进三少皱起了眉头。现在这个圈子里,能让你皱眉的人好像已经没几个了。”

沈进道:“夏远也真是够聪明的。知道我掌控了第一基金,没办法跟我明着斗,居然组建了个小基金,每天打游击战,狙击我的股票。他们水平好,快进快出,抓又抓不住,打又打不下去。一个星期,被他赚去了几百万。”

夏冰道:“几百万对于现在的你,应该并不放在心上。”

沈进道:“每天捣乱杭城基金的股票,现在杭城基金坐庄基本上处于瘫痪状态,我坚决要制止。”

夏冰道:“就杭城基金那些人的水平,拿什么去制止?”

沈进笑道:“如果夏远失踪一段时间,恐怕就天下太平了。”

“你疯了!”夏冰叫了出来。

沈进冷笑道:“夏远要是失踪了,他们当然就没心思对付我了。”

夏冰微怒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沈进笑道:“别担心,不会把你弟弟怎么样的。我现在这个地位,也不会为了夏远这么个孩子冒太多风险成本。我只是打算把他抓起来,关一段时间而已。年轻人嘛,吓吓他一下,让他不要这么自大了。”

夏冰道:“你这是犯罪!”

沈进笑道:“犯罪的事还干得少吗?”

夏冰道:“如果万一传出去,是你绑架了夏远,你麻烦大了。”

沈进道:“是啊,所以我一定是和绑架夏远的事无关的。所以嘛,我就找你了。”

“找我?”夏冰惊恐地瞪起了眼睛,道,“你要我绑架我弟弟?”

沈进微笑道:“你只要把他带到一个地方,其他的事,我会安排的。随便关他几个月,第二基金自然解体,以后也就没有麻烦了。”

夏冰道:“你做梦!”

沈进微笑道:“我想来想去,文明人总该做点文明事。绑架一个人,当然也要用最文明的方式。况且,夏远是股神,每天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想绑架这么个人,真的很难。我想嘛,能让夏远一个人跟着来的,好像只有你这个他很想见的姐姐了。”

夏冰坚决道:“不可能!我六年前已经跟着你做错了,虽然我已经没办法回头,虽然我对夏远没什么感情。可是……可是他毕竟是我的弟弟!我不但不会帮你,我还会找人转告夏远,让他提防着你!”

沈进笑道:“你真不肯?”

夏冰道:“绝对不肯!”

沈进叹道:“这可怎么办呢?杭城基金总是被人这么狙击,坐庄计划全被打乱了,也不是个办法啊。”

夏冰道:“随便你死活!”

沈进笑道:“有一个人,他很少说话,他好像只喝加冰的纯净水,这个人不知道你对他感情深不深?”

夏冰急道:“你想干什么!”

沈进笑道:“我听说这个人每天独来独往,有时候还会半夜独自在无人的街道上散步。半夜的时候,空旷的街道上,如果少了一个散步的人,这一定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我想,这应该比绑架夏远简单得多了。”

夏冰咬着嘴唇,眼睛里含满泪水,看着沈进道:“沈进,你威胁我!”

沈进微笑地摇头,道:“不,我们只是在很随意地聊天而已。不知道会不会改变你刚才的想法。”

夏冰两行泪水,缓缓流了下来。她擦了一下脸,痛苦地道:“我……真的,真的不敢见他……”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