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股神

少年股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76、受伤的灵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76、受伤的灵魂

午夜,酒吧,夏冰一个人坐在一张桌子前,略微显得心神不宁。桌上放了两杯酒。

门口,夏远走进了酒吧,在夏冰面前坐了下来,静静地看着夏冰,过了很久,才缓缓道:“姐姐。”

夏冰一愣,道:“你还叫我姐姐?”

夏远道:“你躲了六年,可你就算躲六十年,你,还是我的姐姐。”

夏冰眼眶渐渐变红,道:“可是,我毕竟不是你的亲姐姐。”

夏远道:“爸爸把你当亲生女儿,我也把你当亲姐姐。”

夏冰突然道:“他才不是!我知道,我是捡来的孩子。你看他对你多好,对我,整天打我骂我,把我关起来!”

夏远看着她,道:“你觉不觉得,你这是在给自己的过去找借口?”

夏冰疲惫地用手支起头。

夏远道:“爸爸是因为爱你,才这么做,你明白吗?你看看过去的你,是个什么样子!你一个女生,初中就开始抽烟,乱交男朋友,玩弄感情,还不去学校上课!你想想,如果你作为他,作为一个父亲,你会怎么样!任由着你在外面乱来?还是鼓励你学坏?即使爸爸后来把你关起来,逼着你学股票,是因为你什么也不会,一事无成。他看你对数学有天赋,教你学股票,也算一门技术,以后可以在杭城基金里面工作。你以为我不知道杭城基金里最厉害的操盘手是你?你想想,如果当初不把你关起来,教你股票,你现在能做点什么?沈进能留你在他身边?”

夏冰流下了两行泪水,缓缓道:“我,对不起爸爸,也对不起你。”

夏远把面前的酒一口喝完,淡淡地道:“其实,我已经不怪你了。”

夏冰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怪我!”

夏远看着夏冰,很久,道:“因为,你毕竟是我姐姐。”

夏冰低下了头。

夏远道:“也许恨一个人,可以恨一辈子。可是恨自己的姐姐,六年的时光,已经够了,已经太长太长了。大家,都太累了。”

夏冰轻轻地啜泣着。

夏远又倒了一杯酒,喝了几口,道:“其实,我完全能理解那时候的你。每个人年轻的时候,都会有叛逆,如果那时候父母强制管着,很多时候心里会很恨父母,甚至……甚至有时候会想像,如果父母不在了,那该有多好。那时候,又偏偏让你遇到了沈进,他英俊,有深度,对女人有着绝对的吸引力。你爱上他,一点也不奇怪。后来沈进知道了你的想法,就引诱你,偷出爸爸所有的资料,他再匿名举报,把爸爸送进了监狱,对吗?”

夏冰没有说话。

夏远又喝了一杯酒,道:“事先,沈进在你的协助下,把杭城基金的巨额资产,偷偷转到他自己名下,又在你的帮助下,做出假帐目,嫁祸给好家伙他们三个,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到他们三个身上,逼得他们在国内呆不下去,跑到国外。这一切,沈进设计得真是天衣无缝啊。”

夏冰含泪说不出话。

夏远道:“姐姐,那时候是你太年轻,又爱上了沈进,爱一个人,时常会失去理智的,你被沈进利用了。”

夏冰含泪道:“我知道,可是已经太晚了,我没办法回头了。”

夏远道:“不,这只是你不敢面对过去犯下的错误,是你自己害怕面对过去的你,是你自己不敢回头。”

夏冰哭道:“过了今天,我更没办法回头了。”

夏远道:“为什么?”

夏冰一直低着头流泪,什么话也不肯说。

夏远静静地看着夏冰,渐渐地,渐渐地,夏远的眼神开始模糊。渐渐地,渐渐地,他睡着了。

酒,真的这么容易醉人吗?

夏冰走过去,扶起夏远,含泪道:“对不起,我,我真的没有选择。”

她扶着睡着了的夏远,向门外走去,上了她的奔驰车。

她刚打开车灯,前面突然四辆黑色轿车,打着强闪光灯,开了过来。前后左右,夹住了夏冰的车。

这时,又一辆轿车从远处缓缓开来,缓缓停下。车上走下三个人,古昭通,金手指,陈笑云。

每辆车里都走出几个保镖,许多人,围住了奔驰车。

金手指笑道:“陈笑云,还是你了解沈进啊,担心他会伤害夏远,日夜找人暗中保护。”

陈笑云道:“还是亏了古老师在浦东有人手,不然过了今天,可能就见不到夏远了。”

夏冰走了出来,看着这么多人,道:“你们要干什么?”

古昭通道:“你又在干什么呢?”

夏冰道:“用不着你们管!”

金手指喝道:“沈进的人,真是没规矩!”

夏冰道:“我才不是沈进的人,我是夏远的姐姐。”

所有人都一愣,没有人知道夏远还有个姐姐。古昭通道:“不管你是谁,你都得跟我们回去一趟。”

夏冰道:“凭什么?”

古昭通道:“就凭夏远在你车里。”

这时,远处又有几辆车缓缓开来。车停在了他们旁边,最前的一辆车里,沈进穿着黑色风衣,走了出来,走到他们面前,微笑道:“原来三位都在这。”

陈笑云道:“恐怕让进三少很失望。”

沈进笑道:“有点,不过还好。股神嘛,毕竟关心他的人也多。”

沈进指着夏冰,道:“我想,今天恐怕是场误会。她是我的人,我先带走了,你们不会介意吧?”

古昭通微笑道:“抱歉,相当介意。”

沈进笑着问:“如果我一定要带走呢?”

沈进身后的车里走出了十多名保镖。

古昭通笑道:“其实你大可以试试看。第一基金总裁的阵容虽然强大,不过这里毕竟是浦东,我也算在这住了几年了,对于这里的环境,我应该比你更熟悉一些。”

沈进笑了起来,转身向自己的车走回去。

夏冰哭喊道:“三少,带我走,我不敢再见夏远了。求求你,求求你了……”

沈进没有回头,上了车,车缓缓向远方驶去。

已经黄昏,夕阳西下,远空一片惨红。

夏冰被软禁在酒店的一间套房里,她喝着酒,安静地坐在窗前。

六年时间,也许很长,也许很短。但是无论过了多久,有些记忆,有些悔恨,却是永远无法抹去的。

时间这只温柔手,有时候一点也不温柔。它总是把过去的伤痕,轻轻地,轻轻地,刻到你的心底里。夜深人静的时候,被当年的噩梦惊醒,孤独无助,茫然哭泣。那种黑暗里,你能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呼吸,自己的心跳。恐惧,压抑,没有倾诉,没有安慰。有时候你甚至想大叫,可是你却突然发现,你连发出声音的勇气也没有。

那是怎么样的一种煎熬?

六年了,太长的六年了。

夏冰点起一支烟,望着酒杯,目光呆滞。

许多人曾经都犯过错,每个人都会有悔恨,只是太多的人不肯回头。

因为错犯得太大了。害怕别人不肯原谅你,更害怕别人原谅了你。因为当错犯得太大的时候,别人的原谅,是对你自己内心最大的惩罚。你内心的负罪感,又加添了一层。

所以许多人宁愿选择继续错下去,也没有选择回头。

房门被轻轻推开,夏远走了进来,坐到夏冰旁边,平静地看着她,道:“姐姐。”

夏冰一愣,眼眶红了,道:“你知不知道,我昨天在你酒里放了安眠药!”

夏远平静地道:“我知道,谢谢姐姐,我已经很久没有睡得这么好了。”

夏冰道:“我昨天是害你,是要把你带到一个地方,关上一个月!”

夏远道:“我不怪你。”

夏冰哭出来,道:“你为什么不怪我!你为什么不怪我!”

夏远道:“因为,你是我的姐姐。”

夏冰又哭了。

夏远道:“我已经和古老师他们解释过了,我们都不怪你。”

夏冰摇着头,哭道:“不,不,你在我面前,我根本没办法面对我自己。我已经没办法回头了!”

夏冰轻声哭着,夏远静静凝视着她,很久,很久,夏远微微叹了口气,走出了门外,对门外人道:“让她走吧。”

门外传来一个冷峻的声音:“我,想见见她。”

夏冰打开门,向外走去。可她刚迈出门口,就动不了了。因为她的面前,站着陆枫。

夏冰抹了一下眼角,拭干泪水,道:“你也是劝我回头的?”

陆枫静静看着她,轻轻摇了摇头。

夏冰道:“那你干什么?”

陆枫道:“请你跳支舞。”

同样的咖啡屋,同样的音乐,同样的人。

许多天前,他们的那支舞跳了一半。许多天后,他们从那一半重新开始。

夏冰闭着眼睛,静静地靠着陆枫,两人在温柔的舞曲里,轻轻踱步。

陆枫凝视着夏冰,慢慢道:“你,嫁给我,好吗?”

夏冰触电般地一愣,随即摇头,道:“不,不,我不配嫁给你!”

陆枫轻轻地捧起她的脸,道:“答应我。”

夏冰痛苦地道:“不,我没办法面对我自己。”

陆枫道:“为什么?”

夏冰道:“我害怕。”

陆枫道:“你怕什么呢?所有人都原谅你了。”

夏冰道:“我怕我自己。”

陆枫伸出手指,轻轻地抹去夏冰的泪水,温柔地道:“不要怕,有我。”

有时候,一句简短的话,就可以彻底安抚一个伤痕累累的灵魂。

夏冰沉默着说不出话。

陆枫眼中露出坚毅的光芒,道:“不要怕,一切都过去了,看着明天。”

夏冰道:“我,我真的可以回头吗?”

陆枫道:“一定。”

夏冰握住陆枫有力的手,用力地捏着。

陆枫道:“我们,明天就结婚。”

“明天?”夏冰露出惊讶,又略着着喜乐的神情。

陆枫道:“你,愿意嫁给我吗?”

夏冰娇柔地“恩”一声,往陆枫怀里躺去。

陆枫道:“明天早上十点,我们在这里见面,马上结婚。”

夏冰害羞地点点头,然后道:“我今天就去找沈进,和他办理退出杭城基金的手续,我要勇敢地看着明天。明天,我们就结婚。”

陆枫和夏冰都露出了欢喜的笑容。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