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股神

少年股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79、小徐哥的怒火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79、小徐哥的怒火

浦东金融大厦。这座30层的宏伟建筑是金融街的象征。

顶楼上,有一个天台,站在天台上,向下看,能看穿整条金融街。看着脚底下那些来往的金融精英,财团大亨们茫茫碌碌,穿梭其中,一种莫名的感觉总会油然而生。

看着这许多身价上百万,上千万,上亿的人,依旧在这条街上奔波忙碌着。也许你会突然有一种感悟。其实大家都只是人,也许生活方式不一样,但都在忙碌着,都在生活着。不管有钱人还是没钱人,都在为着明天拼命着。也许大部分人并不知道,自己要追求的到底是什么,但一旦踏进了这个圈子,就会上瘾,就再也走不出去了。

看着脚底下这些人,也许你有时候会疑惑。同样是踏进了市场这个圈子,为什么你的钱总是流到他们的口袋里呢?许多人想不明白,许多人也许产生过一种冲动:如果从这扔块石头下去,不知道会不会砸死一两个巨额身价的富翁呢?

只是,从来没有人这么试过。可是每年总会有几个人,选择把自己从这里扔下去。

因为他们在市场里实在输得太多了,多到看不见明天的光亮了,他们只能把自己扔下去。

死,也许是失败最轻松的总结方式。

夏冰是在午夜从这里跳下去的。没人看见她跳下去的。只不过可以想像,那时的她,脸上一定带着对明天婚礼憧憬的微笑,很美,美得像朵花。

没人知道她为什么从这里跳下去,警方的结论是自杀,因为每年都有几个市场里输得很惨的人从这跳下去。

警方已经对沈进做完例行笔录走了。

夏远红着眼睛,一脚踹开沈进的办公室,正要冲向沈进,身后已经被两名保安结实地架住了。随夏远而来的,还有古昭通,金手指,陈笑云,小徐哥和姚琴。

夏远挣扎着对沈进吼道:“你这个畜生,你这个凶手!”

沈进休闲地坐在办公椅上,点着一支烟,弹了弹烟灰,微笑道:“股神,恐怕你误会了。夏冰是跳楼自杀的。警方基本上已经下了定论了。我是早上刚到公司的,听到这个消息,我也很难过。”

金手指骂道:“畜生!这种事你都做得出来,你这个畜生!”

沈进站了起来,盯着金手指看,道:“老金啊,不介意我这么叫你吧?呵呵,以前你有资格对我大喊大叫,现在嘛,呵呵,请你说话前,再多考虑一下。”

“考虑个屁!”金手指怒冲上去,要揍沈进。两个保安已经拦在了他的面前。

沈进笑道:“老金啊,做任何事都是要承担后果的,你如果敢动我一下,今天你一定会爬着走出金融大厦。”

夏远吼道:“沈进,我一定要替夏冰报仇,我一定会让你死得很难看!一定!”

沈进微笑地摸摸额头,道:“相当欢迎。”

“喀嚓”,闪光灯一亮,所有人都往门外看去。一个记者模样的人,正拿着一只照相机拍照。

金手指怒冲出去,一把抓住记者的衣领,往墙上摔去,抓过他的相机,摔得粉碎,又狠狠地踹着记者,骂道:“拍啊,继续拍啊,胆子够大的!”

小徐哥赶紧冲过去,抱住金手指,拼命往后拉。古昭通按住金手指,连道:“老金,老金,听我说,一定要沉住气,这事传出去影响太坏了。”

古昭通走过去,扶起脸上带血、满脸惊恐的记者,拿出一块手帕,把他脸上的血迹擦去,道:“你是记者?”

那记者战战兢兢地道:“是,东方小报的记者。”记者小心地拿出记者证。

古昭通看都懒得看,只是道:“你来这干什么?”

那记者道:“听说股神发疯,这种新闻很值钱。”

“啪”,古昭通一巴掌拍到了那记者脸上。

古昭通叹了口气,又从口袋里拿出支票,写了几个字,递到记者手里,道:“有些话是不好乱讲的。这里是五万块钱,拿去买个新相机,并到医院包扎一下。做记者的,有些东西,是不可以乱报导的。今天这种场面,这里的人,相信你也听过几个。今天的事如果传出去,这里的人都会不高兴的。这里的人不高兴,你会发生很多事的,明白吗?我不希望看到任何和今天有关的东西。”

记者结巴地问道:“你,你是谁?”

古昭通温和地道:“古昭通。”

记者连连点头,连连答应,跑了出去。

古昭通看着痛苦的夏远,看着满脸怒火的金手指,转向对姚琴道:“这段时间,要好好照顾夏远啊。”

姚琴含泪艰难地点点头。

古昭通又叹息一声,道:“还有一个陆枫,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小徐哥突然松开了金手指,呆呆地站着。突然,他用力一脚踢碎了消防玻璃,怒吼一声:“太乱了,我看不懂了!”说完,他就用力地跑走了。

沈进,只有沈进,他还在笑。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