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股神

少年股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81、蒋先生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81、蒋先生

第一基金总裁的办公室,沈进坐在办公椅上,他的对面坐着好家伙。好家伙正用一种好奇的眼神盯着沈进看。

沈进看着他,道:“你盯着我干什么?”

好家伙道:“我只是好奇,你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沈进笑道:“你都看了这么多年了,还没看清楚吗?”

好家伙道:“我本来只以为你是个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择手段的人。现在才知道,你根本没有人性。”

沈进笑着问:“为什么说我没有人性?”

好家伙道:“没有夏冰,你能走到今天这个位置?”

沈进道:“不能。”

好家伙道:“她跟了你六年,只是现在要退出杭城基金了,你竟然要她死。”

沈进道:“这可不要乱说,警方已经下定论,她是自杀。”

好家伙道:“你不用在我面前装的,大家彼此都很了解对方。只是我还是没有想到,你是这么个彻底无情的人。”

沈进摇摇头,道:“不,只是因为我对她太有感情了。”

好家伙道:“这个圈子里的人,市场里每天斗来斗去,但真正玩到杀人的,进三少,你也算本事最大的了。”

沈进笑道:“偶尔的例外。”

好家伙道:“不知道有一天,这偶尔的例外会不会也降临到我的头上。”

沈进摇头道:“不会,我们只是合作者。”

好家伙道:“六年前,你玩得我们可真惨。”

沈进道:“时代不同了。有共同利益的时候,就是朋友。其实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大矛盾,只是缺乏了那么一点,一点沟通而已。”

好家伙道:“我们把资金注入你们杭城基金,目的是为了赚更多的钱。可是最近,行情不太好啊。”

沈进道:“夏远组建了第二基金,基金虽小,但他们几个水平好,每天狙击杭城基金,我也没办法啊。”

好家伙道:“那你就不能想个办法吗?”

沈进道:“除非夏远不在了。”

好家伙道:“这么一个股神,想让他不在了,绝对没让夏冰不在那么容易吧。况且,浦东是古昭通的地方。”

沈进道:“是啊,让股神失踪实在太难了,风险成本太高。我现在这种地位,没必要为了这么一个年轻人,拿自己来赌。凡事低调。”

好家伙道:“那你总得想个办法吧?”

沈进笑道:“陈笑云的红岭基金在深圳,他是红岭路上最有影响力的人,我拿他没办法。古昭通和金手指,是时候让他们两个提前退休了。”

好家伙道:“让古昭通退休恐怕有点难度。听说他和第一基金的大股东们关系不错。”

沈进笑道:“所以,在决定让他退休前,我还要问一个人的意见。”

傍晚,深秋的傍晚,夕阳浓稠。花园里,坐着蒋先生和沈进。

蒋先生喝了口茶,道:“进三少,现在你是总裁了,难得有空找我喝茶啊。”

沈进道:“总裁和董事长之间的沟通,是必要的。”

蒋先生道:“那你找我想沟通些什么呢?”

沈进道:“一些工作上的问题。”

蒋先生道:“你当了第一基金总裁,果然没让我失望,业绩做得比夏远还好。”

沈进道:“我说过,我基金的那个人,比股神更有水平。”

蒋先生道:“可我还听说,你自己的杭城基金,最近运作得不大顺利啊。第一基金业绩比以前好了,你自己的反而差了,公而忘私好像不是你进三少的风格。”

沈进苦笑道:“股神夏远在外面成立了一家新基金,专门对付我的杭城基金。现在日子不好过,钞票不好赚啊。”

蒋先生道:“你今天来找我是为了这事吧?”

沈进道:“是的。”

蒋先生道:“这是其他基金的事,我又能做点什么呢?”

沈进道:“这种小事当然不需要蒋先生你做点什么。我只是想问一点蒋先生的意见,如果我要做点什么,蒋先生会不会有意见。”

蒋先生笑道:“这是你的事,我只是个商人。”

沈进道:“如果我要对古昭通做点什么,蒋先生会不会有意见?”

蒋先生道:“我只是个商人。”

沈进道:“可我听说,古昭通是蒋先生的朋友。”

蒋先生道:“一个商人难免会有许多的朋友。而我,只是个商人。”

沈进笑了起来。

蒋先生道:“一个商人,总希望管的事情越少越好。我大部分时间里,都只是个商人。当然,也有的时候,我就不再只是一个商人了。”

沈进道:“不如说呢?”

蒋先生道:“比如说,第一基金遭受损害时,我就不再只是一个商人了。”

沈进笑着点点头。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