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电下的尸骨

闪电下的尸骨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一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一章

我刚回到办公室电话就响了。

“我叫他等一等,但他不听。”弗劳尔丝气恼地说,“他从来就不听。”

走廊里传来一阵笃笃的沉重脚步声,我这才意识到她为什么这样气恼。

“不碍事。”我说。

我刚放下电话斯莱德尔就出现在了门口。他身穿棕褐色涤纶夹克和橘红色衬衫,系着黑色领带。

没等我说请,他径直走到桌前,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什么事让你不开心呢?”我说。

脚上两只磨损严重的懒汉鞋很快挡在我脚前。橘红色袜子配橘红色衬衫。不错。

“有客来访,弗劳尔丝总要事先通报。”见他一脸愠怒,我又解释道。

“她这毛病得改。”

“可她把这看成自己的工作。”

“我来这里有正事要办。”

先是尸体不见了踪影,现在又添了个斯莱德尔。

我冷静地吸了口气。

“威廉姆斯和兰德尔将无名氏的尸体强行运走了。”

斯莱德尔缩回脚,朝前弯下身子,“没胡扯?”

“没胡扯。”

“他们要把尸体送到哪里去?”

“不清楚,拉拉比正在打电话给联邦调查局。”

“知道原因吗?”

于是我跟斯莱德尔讲起蓖麻毒素。

“他们认为是恐怖主义?”

我摊开双手。谁知道呢?

“你是怎么看的?”

我暗暗盘算起来。将自己的猜测告诉他吗?有何不可。

“泰德·瑞恩斯是疾病防治中心的工作人员,”我说,“瑞恩斯到夏洛特看赛车,人却失踪了。不久有人在赛车场附近的垃圾场发现一具尸体。经检验,这具尸体感染了生物毒素。”

斯莱德尔眯着眼睛思索了片刻,继而说道:“你看会不会是这样?凯尔·洛维特和一些右翼分子混在一起,他失踪的时候是1998年,正好是几家妇科诊所邮筒里发现炭疽的那一年,也就是在同一年,巴内特·斯莱皮安被谋杀身亡。”

“那个堕胎医生?”

“对。”

不赖嘛,骨感侦探。

“我觉得垃圾场无名氏年龄太大,不可能是洛维特。”我说。

“你肯定?”

“不,年龄标志因人而异。洛维特是属于年龄变化特别小的那种人。”

有一刻,我们谁也没有吭声。最后斯莱德尔将两只前臂搁在大腿上,俯身贴近它们,同时抬起肿胀的眼睛仰视着我。黑色的领带在他的双膝之间晃荡着。

“追查格雷迪·温格。”

我稍顿片刻之后才跟上刚才的思路,“就是在辛迪和凯尔失踪当晚看到他们离开赛车场的那个人。”

“对。温格还没有开辟出一条你们所说的前景光明的职业道路。”

“什么意思?”

“他还在从事当时的那份工作,我现在就去康科德。”

我打开抽屉一把抓起钱包。

“走吧。”我说。

夏洛特赛车场提供的设施功能远远超出赛车本身。一块占地两千多公顷的场地内除了有1.5英里的四线椭圆赛道,还有带座位的大看台、小吃摊、盥洗间以及为广大观众准备的露营场所。有钱人则可以入住一栋52单元带有豪华套间的公寓楼,也可以出入于不对平民开放的赛场俱乐部,那里提供优质餐饮和娱乐。

专供赛车手们使用的有一个2万平方英尺的斯普林特杯泊车区、一条2.25英里的公路赛道和一条0.6英里的卡丁车跑道。一条0.25英里的椭圆形跑道由前场直道和维修加油支道合并而成,“3”形弯道外围的弧形跑道有0.2英里长。

一栋高达七层的史密斯塔楼上设有售票处、办公室和商业区,商业区内开着一些赛车运动商店。赛场内还建有一个野生动物栖息地。当然还有垃圾场。

此时正值大赛周期间,但路上交通还算通畅。斯莱德尔和我用了40分钟时间驱车到达康科德。一名年轻男子在史密斯塔楼外与我们相遇,主动提出用高尔夫球车送我们到场内。他胸牌上的名字是“哈利”。

斯莱德尔说他喜欢自己开车。

哈利解释说,我们的车不可能开进人潮汹涌的场内。斯莱德尔跟他争辩起来。哈利面带微笑,但态度坚定地再次声称他愿意开车送我们。

情急之下我跳上高尔夫球车后座,一个面朝车尾的座位,这样斯莱德尔起码可以面朝车前。他俩见状后方才停止争执,骨感侦探厌恶地哼了一声,将他的身躯安顿在前座上。哈利立即启动车子在人海中穿行。不一会儿小车冲下一个陡坡,驶入通往场内的地下道。

车行至半途,我扭头朝身后的前座瞟了一眼,只见从隧道尽头射进来的阳光在斯莱德尔的身上形成一轮光环。斯莱德尔用一只壮实的手牢牢抓住铁杆,好像是在努力支撑自己通过一台高速旋转的离心机一样。

场内几个露营地上熙熙攘攘地挤满了车迷们的帐篷和房车。他们有的坐在草坪躺椅上,也有的坐在拖车顶上,个个大汗淋漓。许多人穿的衣服只能勉强遮体,因而需要涂抹更多的防晒霜。还有的则坐在货摊外拥挤的野餐桌边吃玉米棒、汉堡、炸薯条和烤肉。

哈利将车缓缓停在一幢漆有“新闻中心”的灰蓝色建筑旁。建筑正对面一片围以栅栏的区域内,并排停着若干台巨型拖车。

下车时我听到哈利对斯莱德尔说这些拖车属于全国赛车手。可能因为不感兴趣或者没听懂,斯莱德尔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进入新闻中心,犹如从烘箱步入一间冷藏室。哈利用右手指着远处一个在许多圆塑料桌间靠右坐的男人,“那就是格雷迪·温格。”

温格身材魁梧,约6英尺2英寸高,体重300磅左右,稀疏的棕发扎成一个短辫耷拉在后脖颈上。他的卡其色衬衫上沾满污斑,衬衫两侧的腋部有几个很大的黑色指甲印。

“这是我的手机号码。”哈利递给我一张名片,“你们办好事后打电话给我。”说完冲我一笑,走出大楼。

斯莱德尔和我朝远处的温格打量了一番。他的脸因长时间遭到日晒已呈棕褐色并且布满皱纹,让人难以估摸他的年龄。他的帽子放在桌上,帽檐上的数字“3”已经沾有汗迹,一条十字架项链挂在他的脖子上。

除了壮硕的体型外,温格的另一个显著特征是沉着冷静。他十指交叠在一起,眼帘低垂,坐在那里纹丝不动。

我和斯莱德尔走过去。

“格雷迪·温格?”

温格抬眼瞥了一下,斯莱德尔向他出示警徽。

温格怔怔地盯着警徽,一声不吭。

我和斯莱德尔在他面前的塑料凳上坐下。

“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来这里。”斯莱德尔这样说并不是发问,而是要引出下面的问题。

温格还是不吭声。

“我知道你是戴尔·恩哈特的粉丝。”我指了指那顶帽子。

“是的,女士。”

“他曾是最棒的赛车手。”我其实并不十分确定。

“是的,女士。”

“辛迪·甘保和凯尔·洛维特在1998年10月14号从这个赛车场消失。”斯莱德尔没有心情跟他闲聊,“根据档案显示,你是那天最后一个见到他们的人。”

温格还是缄口不语。

“你曾说那天傍晚6点左右,甘保和洛维特跟一个男的在争论,然后他们三个人开车走了。”

“没错。”

“你认识那个男的吗?”

“我在附近见过他。”

“你确定那两个人是甘保和洛维特?”

迟疑片刻后他说:“我只确定洛维特。”

“为什么?”

“洛维特在这里工作。”

“那你在赛车场外见过洛维特吗?”

温格耸耸肩,“可能见过。”

“在哪里见过?”

“一个叫‘双杯’的地方。”

“摩斯威尔的双杯酒吧?”

我猜斯莱德尔是从里纳尔迪的笔记里知道这个名字的。

“我开拖车从湖边经过,所以经常会去那里喝杯啤酒。”

“洛维特是那里的常客?”

“他和朋友经常一起在那里喝酒。”

“类似地下武装组织的一伙人?”

温格坐在那里并不回答。

“还有呢?”斯莱德尔语气生硬地说。

“说什么?”

“给我一个回答。”

“给我一个问题。”

“少跟我打马虎眼,混蛋。”

“他们可能是。”

“那我问你,格雷迪。你和那些人经常来往吗?”

温格的喉结动了一下,稍顷又说:“我跟以前不一样了。”

“我知道你是守法公民,”斯莱德尔说,“还记得一些人的名字吗?”

“其中一个叫J.D.,另一个叫波斯特,也许是英国人。我只记得这些。”

“配合得不错。真名呢?姓什么?”

“J.D.丹纳。这是我唯一能记住的。”

斯莱德尔晃了晃手指,示意他继续说。

“J.D.是老大。”温格说。

“什么意思?”

“做什么由他说了算。”

“他都说做什么了?”

温格低头攥住挂在脖子上的十字架。他那发缝间露出的油腻头皮上粘着一层头皮屑。

察觉到温格有些不自在,我抬起一只手示意他不用回答。斯莱德尔叹了口气,没有再追问下去。

“温格先生,我们认为凯尔和辛迪可能遭遇了不测。”

温格抬头注视着我的眼睛。

“爱国武装队有什么政治企图吗?”我问。

“什么意思?”

“你们见面都聊些什么?”

“仇恨黑人、犹太人、华盛顿人。将我们的问题统统归咎于其他每个人,除了我们自己。”

“你们想过采用暴力吗?”

温格的目光中露出几分戒意。他没有回答。

“你们有没有商量过要把哪个地方炸掉、放火或投毒?”

“绝对没有。”

“你知道我们在哪里可以找到J.D.丹纳吗?”

“不知道。”

“你最近在双杯酒吧还能看到他吗?”

温格摇摇头,“我信耶稣了。”他说到耶稣时垂下脑袋,“主是不许喝酒的。自从摆脱掉心中的魔鬼后,我再也没去过酒吧。”

“温格先生,你认为辛迪和凯尔是自己离开此地的吗?”

他那厚实的肩膀抬起复又耷拉下来。

“你认为丹纳和他的武装队跟他们两人的失踪有关系吗?”

温格使劲摇了摇头,“不,女士。我认为没有。”

我又换了个问题。

“你曾说凯尔和辛迪上了一辆汽车?”

“一辆1965年款佩蒂蓝福特野马,后座车窗上贴着黄绿色花纸。”

“你以前见过那辆车吗?”

“没有,但那是一辆很酷的跑车,颜色也很好看。我见过理查德·佩蒂几次,一流的赛车手。很酷的家伙。”

“你能描述一下开车的人吗?”

“没什么特别的。中等个头,黑发,既不算高也不算矮。我猜当时他可能很愤怒。”

我灵机一动,问了一个曾向威廉姆斯和兰德尔提过的问题:“你觉得凯尔和辛迪可能出了什么事?”

“我向仁慈的主祈祷,愿他们的灵魂得以安息。”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