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电下的尸骨

闪电下的尸骨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十六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十六章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查看来电号码。

“狗屎。”加利莫尔察觉到我情绪激动,瞟了我一眼。

我用一根颤抖的手指点了下图标。再听一遍。

“天哪。”

“怎么了?”

我打开扩音器,手机对着加利莫尔。

声音低沉,说话简短。

“你是下一个。”

“再放一次。”加利莫尔吩咐道。

我又放了一次。

“再来一次。”

我们重复听着相同的几个词,可还是搞不懂其中的意思。

“他是说‘你是下一个’呢,还是说‘你下一个’?”

“是前者。”我说。

“别自作聪明。”

加利莫尔说得对,我刚才真是大脑短路。每次受到惊吓,我都会戴上这种游戏面具。

“如果真是恐吓,我准备认真对待这个问题。”

“谢谢你,巨人。”

“天啊!布伦南,查查是谁给你打的恐吓电话。”

“一个陌生号码。”

“声音你听得出来吗?”

“听不出来。这声音像不像以前威胁过你的那个人?”

“我不能确定,但接下来你得设法确定。”

“只要有人一开始这样跟我讲话,我就会脑子发懵。”

“你马上回家。启动安全系统,呆在家里。我一忙完赛车场的破事就联系你。”

“要是有陌生人很礼貌地敲门,我能让他进来吗?”

我一时兴起去食品店买了吃的,花了240块钱。如此破费囤积的食品吃到下一个千年也应该绰绰有余。

我把罐装和盒装食品统统搬到食品储藏室,水果放到一只碗里,蔬菜和奶制品放进冰箱。博蒂拖着空袋子在地板上到处撒欢奔跑,每过一阵子就会肚皮朝天蜷着身子用四只粉爪抓住塑料袋玩。

我喝了一盒酸奶,吃了个桃子和两小包饼干。然后上楼脱掉汗湿的衣服,冲了个澡,用的是我一时冲动之下买的石榴提神沐浴露。

回到厨房,只见地板上到处都是踩烂的水果、蔬菜茎叶和小块的果肉。很好。这个小混蛋吃了三个樱桃,还踩烂了四个。

趁着等加利莫尔的当儿,我决定收集一些相思豆毒素的资料。网上搜索一小时后,我了解到以下知识:

相思豆有许多俗称,包括红豆、玫瑰豆、鸡母珠、土甘草、相思子,等等。

这是一种攀附于树、灌木和树篱的多年生攀援植物,有着长长的羽状叶片。它的种子呈红黑两色,内含相思豆毒素。

相思豆原产于印度尼西亚,但如今在世界上包括美国在内的许多热带、亚热带地区也很常见。一旦被引进到一个新的生长地,该物种便会像杂草一样蔓延成灾,极富扩散性。

相思豆在梵文和一些印度语中被称为Gunja,在北印度语中称为Ratti。相思豆亦可用作一种传统的度量单位,使用者多为珠宝商和印度草医学医生。它的种子色泽光亮,在当地被做成贵重的珠宝。在中国,相思豆是爱情的象征。在特立尼达岛,人们戴上它据说可以祛妖避邪。

业内普遍认为用相思豆做珠宝是一项很危险的工艺。工匠手持相思豆钻孔时,若是不慎刺破手指就会因感染相思豆毒而死。

相思豆毒感染和蓖麻毒感染的症状极为相似,但相思豆毒素比蓖麻毒素的毒性高近两个数量级。

相思豆毒蛋白是包括A和B两个蛋白质亚单位的大分子集合体。B链依附在细胞膜的一些特定运输蛋白上,帮助相思豆毒蛋白进入此细胞。一旦进入细胞内,A链就会阻止蛋白质的合成。

我正聚精会神地盯着这张豆类作物杀手图片,桌上的手机突然振动起来。我忘了把它调回到标准模式。

“你绝对猜不到我碰到谁了。”

“疥疮。”我说。

“疥疮是个什么鬼东西?”

“我很好,斯莱德尔侦探。你好吗?”这个家伙给别人打电话怎么从来都不知道先问候一声?

“我今天起得早,所以碰到了你的纳斯卡朋友。”

我想了想他要表达的意思,“你在调查韦恩·甘保的案子?”

“康科德警方让我帮忙参与调查,你有没有一直在看新闻?都乱成一团了。”

“加利莫尔说多家媒体纷纷开进赛车场驻扎下来。”

斯莱德尔发出喉咙干呕的声音,是因为我提到媒体还是加利莫尔?

我不理会斯莱德尔无言的责备,又向他讲起自己去找克雷格·博根的事。

“还有呢?”

“要是这个家伙在密室里藏了一床被单我也不会感到惊讶。”

“你意思是?”

“我觉得他是个偏执狂。”

“那他不喜欢什么人?”

“只要不是白人、不是异性恋的他都讨厌。”

“啊哈!”

我又说到那个恐吓电话,如果称得上是恐吓的话。

“当时加利莫尔在哪?”斯莱德尔冷冰冰地问。

“跟我在一起。”

话刚出口,即知失言。

“你此刻在干啥?”

我知道斯莱德尔指的是接到那个恐吓电话之后我在做什么。但我故意不接这个话茬。

“在研究相思豆毒素。”我答道。

“你知道自己是做什么的吧,博士?”

“网络高手啊。”

斯莱德尔发出啧啧声表示不敢苟同,但并没说什么。

“好像甘保自己做过一些调查。”

我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格雷迪·温格提到过1965年款福特野马,对吧?”

“是的。”

“我在甘保的拖车里发现了一个文件夹,他查过1998年在卡罗来纳州登记的每一辆1965年款福特野马。”

“通过国家犯罪信息中心查到的?”

“不是。这系统只有执行公务的特定人员才可以进入,而且得先接受培训,获得用户名和密码才行。由联邦调查局授权。要是系统对每个人都开放的话——”

“他是查了车管所资料库里的记录吗?”

“不是。”

“那他怎么查到的呢?”

“可能他有内部人帮忙,也可能是他先申请查看原档案没想到就通过了,当然这是在某些联邦调查局的间谍抢走原档案之前。”

“埃迪的笔记里有什么线索吗?”

“有,他追查到南卡罗来纳和北卡罗来纳有18辆1965年款福特野马,一辆一辆地查了个遍,最终结果是15辆有车主,其余3辆的车主始终找不到。”

“但给甘保找到了。”

“其中一辆车的车主是一位已经去世的女人,她的儿媳每年照样为车缴费,也不提任何问题。不管怎样,这位女士已经去世,永远不可能住在当初档案登记的罗利市某地或是其他什么地方。”

“这辆车现在在哪?”

“在一个仓库里生锈呢。”

“第二辆车的车主是个税收员,档案上登记他家住默特尔海滨附近。和第一辆车的情况一样,这位车主的助理每年都要续费,不知道它被遗弃在某个仓库里,已经没了轮子和引擎。车主目前住在新加坡。”

“也就是说他档案上的联系方式同样没用。”

“第三辆车的车主是一位退役军士,他把车运到得克萨斯使用但仍保留着南卡罗来纳的牌照。埃迪想打电话试试,好像是断线没联系上。”

“这么说从1998年起这三位车主的信息在系统中就查不到了。”

“可以这么说,但甘保却找到了,而且这三条信息毫无用处。”

“就跟其他15辆车一样。”

“说得对。”

“如此特别的一辆车为什么始终查无下落呢?”

“问得好。”

“会不会是温格看走眼了?”

“他当时描述得很具体。”我听到对方把文件翻得窸窸窣窣响,“他告诉我们在赛车跑道上看到的是一辆1965年款佩蒂蓝福特野马,后座车窗上贴着黄绿色花纸。”

我突然觉得脑子里深有触动。怎么回事?

斯莱德尔转到另一个话题上,“你对欧文·波蒂特的直觉太准了。1998年他欠了一屁股债,当时他已经失业三年,而且还拼了老命跟妻子争夺孩子的抚养权。这个可怜的家伙贷了款却还不起,最后只得卖了房子。孩子的抚养权也丢了。之后他再也没找到工作。”

“可他竟然为孩子的大学教育存入了26000美元。”

“买彩票中奖了?”

“这概率能有多大?”

挂断电话后,我又用笔记本电脑浏览了一下网页,了解到一些信息后越发烦躁不安。

相思豆毒蛋白是一种能以微粒形式释放到空气中的黄白色粉末。若是释放到户外,就有可能污染农作物。

相思豆毒蛋白还可用于造成食物和水污染。

利用仅为蓖麻毒素致命剂量1/75的相思豆毒素,即可置人死命。

我又浏览另一个网页,得到一组数据。心中默算了一番。

天啊。

人只要在循环的血液中含有不到3微克的相思豆毒素就会死亡。

晚上7点,我烤了比目鱼鱼片,与博蒂共享。

它喜欢蛋黄酱,对卷心菜沙拉提不起什么兴趣,可能在店铺买的沙拉不合它的胃口。

我查看了收件箱。

几封邮件涉及一般事务。法医实验室的一位病理学家需要一份报告的详细说明。夏洛特的一位检察官想要安排一次会议。拉芒什想知道我何时回蒙特利尔。

其他几封邮件推销一些特别合算的绝佳商品和机会。一块售价50美元的劳力士表。帮你将不明来由的钱存进一家非洲银行。一种用后可使肤质细腻光润堪与好莱坞巨星媲美的洁面乳。

凯蒂正在考虑辞职去爱尔兰呆一年。科克郡有一家酒吧想让她过去打理。很好。

赖安一反常态发了条很长的信息,讲到他最近怎样陪莉莉进行康复治疗。女儿似乎对他积怨已深,令他倍感惆怅。女儿抱怨自己的童年缺少父亲的陪伴,怨鲁特西亚向父亲隐瞒她的存在,尤其是最近鲁特西亚撇下她自个儿回新斯科舍。

赖安说自己意绪消沉,思乡心切,怀念我的陪伴。一番话充满哀怨,令人心碎,仿佛胸骨被钻了个孔一般。

他的信息已经够让人伤感的了,可哈莉的信息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最近我和姐姐获悉一条消息,其令人震惊的程度绝不亚于改变赖安世界的那条消息。

哈莉的儿子基特16岁在科德角帆船夏令营学习期间突然成为一个孩子的父亲。孩子的母亲叫克里恩·布伦南,她不是哈莉家族的近亲,出于一些永远不可告人的原因,没有对自己夏天结识的恋人透露他有一个亲生女儿。

维多利亚·“托利”·布伦南如今芳龄14。母亲克里恩猝死后,她便从马萨诸塞州搬到查尔斯顿和基特住在一起。

哈莉多了个孙女,我也多了个姨侄孙女。

哈莉对于多年来自己不知真情耿耿于怀。更有甚者,基特为了给托利一些时间适应新环境,竟然不允许自己的母亲上门,她也为此伤透了心。

我正拨着哈莉的号码,门铃响了。我以为是加利莫尔来了,便放下电话,朝前门走去。

这不算是我最可怕的噩梦。可它正在逼近。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