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电下的尸骨

闪电下的尸骨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十六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十六章

次日下午我和博蒂坐在阳台上享受闲暇时光。我在阅读一本有关纳斯卡赛事历史的书,博蒂在拍打砖头上的一只早已破旧不堪的布老鼠。

我俩听着虎克博士唱片里的歌曲。这是博蒂最喜欢的唱片专辑。当放到“你让我情难自禁为你而舞”时,它干脆停下手上的事情侧耳聆听。

听见汽车驶来的声音,我往左瞥了一眼。

一辆蓝色福特金牛座缓缓驶过环路街上的那座庄园宅邸。

“快看,博蒂,我们今天这个日子将充满阳光。”博蒂继续专心地把玩那只麻绳绽露在外的布老鼠。

车消失于木兰花丛之后,又缓缓驶出,在附楼旁停下来。几秒钟后,斯莱德尔费力地从车中走出来。

我合上书,注视着骨感侦探拖着腿一步步走过来。即使步履缓慢,走路姿势却仍是那么潇洒。

“很高兴看到你能遵医嘱安心休养。”斯莱德尔那副仿制雷朋眼镜的镜片上闪烁着耀眼的阳光。

“再休养一天,”我说,“然后回去上班。”

“也罢。你这女人真顽固,就像肚里脂肪一样不化。”

“博根开口了吗?”我把话题从自己的健康状况转移到别的方面。

“像是一只气管破裂的澳洲鹦鹉。”

斯莱德尔的比喻还真是有些奇妙。这是一个明喻吗?

“这话怎么说?”

“他打赌说检察官对他的指控根本无法成立。”

我抬起张开的手指。还有呢?

“凯尔和辛迪被杀当晚,凯尔告诉博根自己准备跟辛迪一起远走高飞。博根闻言狂怒不已。注意这一点。他认为自己杀人有理,他说他被彻底激怒了,因为一个女人将把他的儿子从他身边抢走。这么多年来他跟这个儿子讲的话总共不超过10个词。”

“我觉得韦恩·甘保应该会咒骂博根吧?”

“呃唔,他那暂时的疯狂行为很难讲清楚。你想听一则令人恶心的花絮新闻吗?”

我摇了摇几根手指,表示愿意耐心倾听。

“博根留下了他们的鞋。”

“什么?”

“在开枪之前,博根逼迫辛迪和凯尔脱下鞋子,赤脚走进池塘。”

“他温室旁边的那个池塘。”

“正是。多年来他一直把装有这两双鞋的一只盒子藏在壁橱里。”

听他这样说,我一时想不起什么该说的话。

“博根有没有交代他是如何谋杀甘保的?”我问道。

“他当时在暗中窥测时机,看到另一名机修工离开车库。此刻甘保正弯腰趴在引擎盖下,博根松动了某个说不出名的部件,致使千斤顶坠落,恰巧当时油门被开到最大,所以轮胎落地后,甘保当场毙命。”

“博根一直在给甘保暗中下毒,为什么还要在车库杀他呢?”

“有几个动因。首先,相思豆毒素没有如博根所愿产生致命效果,他为此感到失望。有可能是因为这个蠢货调制毒品时操作有误。”

“也可能是毒素存放时间过长受到降解。”

“也许吧!其次,博根越发恐慌不安,因为甘保对案件的暗中调查似乎有了进展。你和加利莫尔突然出现在他的温室里,肯定把老家伙吓了个半死。”

“他并没有表现出来。”

“确实如此。其实博根一眼便认出了加利莫尔,因为加利莫尔是1998年专案组成员之一,而且博根在赛车场见过他。他肯定知道加利莫尔的身份,觉得真相即将被你们揭开。”

“那加利莫尔怎么没认出博根呢?”

“博根签下景观美化合同时加利莫尔还未受雇于赛车场。由于他已经通过安保甄别,且具有雇员身份,因此两人从未打过交道。博根早就开始留意加利莫尔的举动,但从未让自己进入他的视线。博根的内线是温格。”

“如此说来加利莫尔没多少机会也没有什么理由注意到博根。”

“一语中的。第三,当天早些时候甘保与博根当面发生冲突,甘保威胁博根说,他要是再不停止这种可恶的跟踪行为,就会把他揍扁。博根于是下定决心除掉甘保。他发现在车库有机可乘,便抓住了这个机会。他以为甘保的死会被当做一桩意外事件处理。”

歉疚和愤懑的情绪交织在一起,令我痛苦不堪。

我略微定了定神,又提出下一个问题。

“据麦蒂·帕吉特所言,凯尔计划退出爱国武装队,这是真的吗?”

“嗯。他和辛迪迫切希望离开此地。凯尔知道他们很多见不得人的秘密。担心爱国武装队的头目会竭尽全力阻止他们离开,甚至还有更糟的结果。”

“正因如此,辛迪才把家里的门锁都换了。她害怕的是爱国武装队,而不是凯尔。”

“博根也供出了同伙欧文·波蒂特。我们的推断是正确的。博根收买了波蒂特,让其谎称在夏洛特机场看见过辛迪和凯尔。”

“他是怎么收买波蒂特的?”

“波蒂特在自己还没被炒鱿鱼前,曾经卖给博根一套温室自动喷水系统。一天系统出现故障他前来检查,两人开始交谈起来,得知波蒂特需要钱。博根需要让警察误以为他儿子活得好好的,正和女朋友一起生活在什么地方。至于为什么要让波蒂特谎称其在机场见到过这两人,博根肯定编出了一个听起来很正当的理由。波蒂特上钩了。”

从一簇木兰投来的光影,以各种变幻不定的形状,缓缓移过遮住斯莱德尔眼睛的那两只黑色镜片。我觉得他的内心也在经历和我同样的感受。

“一个人为了恪守某项体育运动的一个早已过时的定义居然谋杀了两个年轻人,其中一个还是他的亲骨肉,真是难以置信。我觉得在他看来这早已不是一项运动,而是一种带有某种极端狂热色彩的宗教。”

“想当年我们也让这样的怪胎闻风丧胆啊!”

“那些日子可真不一般。”

斯莱德尔没听出我诙谐的语气,“那还是上个赛季发生的事了。说件事让大家都开心开心,博根快60了,这混蛋锒铛入狱后别想活着离开卡罗来纳了。”

“我想纳斯卡就是他的全部生活。纳斯卡和他的植物。”

斯莱德尔摇了摇头。

“博根的那个小房间一直在我脑中挥之不去,”我说道,“他的房间简直就是纳斯卡的圣地,里面有赛车模型、赛车零件、赛车服、车手亲笔签名的海报,还有无数张嵌入相框的照片,唯独没有他儿子的照片。”

“怪胎。”斯莱德尔又骂了一遍。

“有一点不可思议。博根这个蠢货声称自己热爱纳斯卡的历史,可却对它知之甚少。早在他出生前就有女车手脚踩油门驶上车道了。”

“是吗?”

“萨拉·克里斯蒂安参加了在夏洛特赛车场举办的首次机动车正规赛,你知道那是在哪一年吗?”

斯莱德尔摇了摇头。

“1949年。在33名车手参加的比赛中,她资格赛排名13,最终排名14。”

“这么牛。”

“珍妮特·格思里参加过印第安纳波利斯500英里赛和纳斯卡赛。上世纪70年代她参加过33场杯级别的比赛。在1977年塔拉迪加500英里大赛中,她甚至超越了理查德·佩蒂、约翰尼·卢瑟福、戴维·皮尔森、比尔·埃利奥特、尼尔·邦尼特、巴迪·贝克和瑞奇·拉德等人,赛后这些人至少在公开场合没有说过任何贬损或对珍妮特不满的话。”

“她最后夺冠了吗?”

“第一圈下来,她暂列第一,可接下来发生了意外,另一辆赛车的驱动杆将格思里所驾赛车的挡风玻璃砸碎,等换上另一块挡风玻璃时,引擎又爆掉了。”

“哎哟。”

“路易丝·史密斯、埃塞尔·莫布利、安·斯莱斯蒂德、安·切斯特、安·邦塞尔梅尔、帕蒂·莫伊兹、肖娜·罗宾逊、詹尼弗·乔·科布、克丽茜·华莱士和达尼卡·帕特里克,还有很多女车手,不胜枚举。时至今日赛车场上的女车手虽仍占少数,可你总能看到她们的身影。而且女车手的数量在逐年递增。你可知道今天纳斯卡赛事的车迷中有近40%是女性吗?”

“你什么时候变成研究纳斯卡历史的专家了?”

我得意地晃了晃手中的书。

“我说呢。”

“林恩·诺兰和泰德·瑞恩斯怎么处置?”我问。

“泰德明知自己已婚还和这坏女人厮混,犯了通奸罪,林恩·诺兰犯了‘离间感情’罪,但就我们所掌握的证据,只能在家事法庭审理此案,不能上诉。”

“她和她的那个情郎真是时运不济,被我们碰上了,算是倒了八辈子霉。”

他这个笑话说出口,我俩谁都没笑。

斯莱德尔用脚尖碰了碰阳台边的三色紫罗兰。像是有话要说,我耐心等待着。

就在这时耳边响起了虎克博士专辑里的《Freakers Ball》这首歌。

“这算什么狗屁歌曲?”

“博蒂最爱曲目之一。”

斯莱德尔对这猫科动物的品位实在不能理解,无奈地摇了摇头,接着又说:“告诉你一个消息,帕吉特没有对加利莫尔说洛维特准备退出爱国武装队。”

“是吗?”

“和帕吉特谈话的是联邦调查局的人,已经退休了。这些档案里都有。”

“他们最后还是让你查阅档案啦?”

“想不到吧!这不就是特工的特别之处吗?”

“我到现在还没搞明白加利莫尔怎么会被关到棚屋里的。”

“周五晚开赛前博根见他在甘保的拖车附近转悠。他对加利莫尔说自己想起了1998年发生的一些可能有助于破案的事情,让他跟自己走一趟。加利莫尔对博根毫无戒心,于是跟他同行。到了棚屋内,博根趁其不备用毒镖刺中他的身体。注入加利莫尔体内的毒素剂量足以令其昏迷,但还不足以致命,因此未能如博根所愿。”

“谢谢你告诉我帕吉特所说的那个黑发警察不是加利莫尔。”

“可这并不代表他就不是个混蛋。”

“加利莫尔深知自己对不起很多人。他说他一直在集中反思自己当年的所作所为。”

“一个警察不会说出那样的漂亮话。”

“他会的。因为心里自觉有愧而感到痛苦。”

斯莱德尔没有搭话。

“我理解你心里的感受。”我轻轻地说,“不过加利莫尔可能真的有变化。”

斯莱德尔认真打量着三色紫罗兰一阵子,然后说:“我做过一些调查,加利莫尔被捕时有个叫戈弟·拉什纳的家伙和他同住一栋楼,两个月后拉什纳由于贩卖海洛因被捕入狱,判了15年有期徒刑。”

“你觉得拉什纳会把赃款偷偷藏在加利莫尔的储存箱里吗?”

“我只知道拉什纳是个卑劣小人。”

“加利莫尔的案子你会重新调查吗?”

“我并没有说我觉得加利莫尔受到了陷害。”

“只是时运不济,活该他倒霉。”

同样的笑话,同样的反应,没有哪怕一丝微笑。

斯莱德尔注视着一个人骑自行车经过路对面的迈尔斯公园浸信会。他没有要离开的样子。

虎克博士又在开始唱一首关于西尔维亚的母亲的歌。

斯莱德尔又一次出语惊人。

“我摘了医院旁的一束蕨草。”

“送给加利莫尔?”

“不,是给我眼前这位该死的辣椒博士。”

“这倒是一个不错的姿态。”我说。

“我没有去医院看望他。”

“不管怎么说,你这样做还是挺体贴人的。”

斯莱德尔竖起一根结实的手指,“蕨草的事只限于咱俩知道。”

我也象征性地把手指放在唇间。

“我可不想让别人觉得自己表达情感的方式很蠢。”

“有损你骨感侦探的形象。”

斯莱德尔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扔给我。

“加利莫尔派人把它送到我办公室,并附上字条说是你跟他要的东西,还说自己一直没机会亲手给你。”

摆在我膝上的是一顶纳斯卡赛车帽,帽舌上有一个用黑笔写的潦草签名——雅克·维伦纽夫。

我高兴地咧开嘴笑起来。安德鲁·赖安警督,这位维伦纽夫的忠实粉丝,要是看到这签名准会乐坏的。

“那么,”斯莱德尔把鼻梁上那副挺酷的太阳镜又往上推了推,问道,“厄斯金·斯莱德尔还是你最稀罕的那个坏小子吗?”

“当然,骨感侦探。”我笑得更甜了,“你在夏洛特仍然是我最稀罕的坏小子。”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