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佳人

神秘佳人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一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一章

早上九点整,佩利·梅森走进餐应,和保罗·德瑞克共进早餐。

身材高大的德瑞克对梅森笑着说:“你迟到了三十秒,佩利。”

梅森摇摇头说:“是你的表快了三十秒。点过餐了吗?”

德瑞克说:“点过了,我点了双份凤梨汁、火腿蛋、土司还有咖啡,一会儿就送来了。你有没有看到今天报纸上的广告?”

梅森问:“什么广告?”

“就是有关芬其利那件案子的广告。”

“我正要问你这件事呢!”

“我登了两则广告,一则在今天的早报上,另一则在昨天下午的前锋报上。”

侍者走进包厢,送上一杯凤梨汁,说:“早安,梅森先生。德瑞克先生吩咐我帮你准备一份,他说你会来的。火腿和蛋马上好。”

“我这不是来了。”

德瑞克喝了一大口凤梨汁,然后从公文箱里拿出一份报纸说:“你自己看吧!”

梅森看着德瑞克所说的那则广告:

悬赏一百元。

本月三日下午五点在希克曼大道与佛米西露街交口更换备胎的两位先生小姐,请与保罗·德瑞克侦探社联络,本社希望你们能提供辨识资料,找寻当时驾驶一辆黑色轿车,沿着佛米西露街高速向东行驶,撞上正在希克曼大道上向北行驶的福特轿车的车主,本社将提供一百元现金的酬劳。依据现场其他目击者表示:当时坐在车上的年轻小姐,曾经记下肇事车辆的牌照号码,但是在救护车赶到之前,已经先行离开。除了上述两位先生、小姐之外,任何人提供线索,协助本社查出肇事车主者,也可以获得一百元酬劳,请与洛杉矶邮政六二四号信箱德瑞克侦探社联络。

梅森放下报纸,说:“这办法应该会发挥效用。芬其利家那个男孩伤得很重,我最恨肇事后逃逸的驾驶人了。”

“恐怕肇事者因为喝了几杯,不敢留在现场,”德瑞克说:“当然那辆车里的人也可能什么都没看见。”

“据我所知,他们看见了。”梅森说:“这一男一女开了一辆浅褐色且相当新的轿车,车祸发生的时候,那个男人刚换好轮胎,把没气的轮胎放进行李箱里,那个女人在一本笔记本上记下了一些资料,显然应该就是那辆把芬其利的福特车撞得碰上路灯杆的肇事汽车的车牌号码。”

侍者送上火腿和蛋、咖啡以及烤成黄褐色的土司。

德瑞克问:“假如这两个人的证词对你的当事人不利呢?”

梅森说:“只要他们说的是实话,就不可能对我的当事人不利。无论如何,我要知道他们的身分,我可不希望他们就这么躲起来,然后有一天突然出现,替被告作证。”

侍者把头伸进包厢来,带着歉意说:“德瑞克先生,你的办公室打电话来,你的秘书要我转告你,你们所登的那则广告已经有回音了,并说你和梅森先生共进早餐时,会想知道这件事。”

德瑞克说:“告诉我的秘书,派个人,立刻把消息送过来。”

梅森笑道:“保罗,可见广告的威力真是惊人。”

德瑞克说:“可见钱的威力惊人吧!”

梅森说:“芬其利家那个男孩腰骨被撞断了,他今年正要从大学毕业呢!我一定要找出这个肇事后逃逸的驾驶人,让他付出代价。”

德瑞克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疲惫地对梅森说:“我想你恐怕没有办法让他付出代价。就算那个肇事的驾驶人当时是酒醉驾车,如果是当场逮到他,你还可以证明这件事,可是现在,他会编一个完美的故事说是芬其利家的车子撞上他,而他回头看看深信没有造成损害……”

梅森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要控告他驾车肇事后逃逸。”

德瑞克说:“你办不到的,这个家伙会去找一两个具有影响力的朋友打电话到地检署,然后你会发现城里到处都有具影响力的人忙着打电话去说,这个肇事的驾驶人是个多好的人,照顾家人、关心猫狗,还会捐款给宗教团体和政党。”

梅森说:“就算这样,我也要把他弄上证人席,拆穿他的假面具……”

德瑞克说:“你也别想这么做,保险公司的业务代表一定会找上芬其利家的人,告诉他们:‘如果你们告上法院,就算熬过一场审判,也得付一大笔律师费,等到那时候,也还不能结案,得一路告到最高法院,而最后的结果还不如让我们现在就接手。我们会付给你们所有的医药费,再赔一点钱让你们可以买部新车。事实上,用我们的关系可以给你弄部最新型的……’”

“闭嘴!”梅森笑着打断德瑞克的话道:“你把我的食欲都破坏了。”

德瑞克说:“我只是告诉你这件事情会如何发展。”

梅森对他说:“我知道它会如何发展,不过你让我查出开那辆黑色轿车的人,我是一定会让他伤一下脑筋的。”

两人默默地吃着早餐,侍者再度走向前来,说:“您公司的信差来了,德瑞克先生,他要我把这封信给您,并问您,是不是要他等候您进一步的指示。”

德瑞克说:“不必了,这封信应该很清楚了。”

德瑞克将这封寄至侦探社,以马尼拉纸制成的信封打开,说:“佩利,这里头有件重重的东西。”

德瑞克在餐桌上方摇了摇信封,一把钥匙掉出来落在桌巾上。

德瑞克惊讶地看着这把钥匙。

梅森说:“也许是案情的重要关键。”

“别太乐观!”德瑞克有点保守的说。

梅森问:“信呢?”

德瑞克把钥匙留在桌巾上,从信封里抽出一张色泽优美的信纸,说道:“信上所写的发信时间是昨天下午,收信地址是德瑞克侦探社,信的内容是这样的:

敬启者:

你在前锋报刊登的广告上,所要找寻的这两名证人是不会主动和你联系的。基于正义感的驱使,我愿意提供你以下消息。

昨天下午,当希克曼大道和佛米西露街交口的车祸发生时,露西儿·巴顿和一个男人(这人的名字我并不知道)正在路边更换汽车的轮胎,这部浅褐色的轿车是属于露西儿·巴顿所有。当时这部车正停在希克曼大道东边,佛米西露街的南侧车道上,露西儿·巴顿小姐曾经将肇事后沿着佛米西露街向东逃逸的轿车车牌号码记下。

之后,她把记下肇事车辆车号的事告诉她的男伴。他非常惊慌,告诉她如果让人知道当时他们曾经一起出现在那里,他就完了(我无法查出这位男士是谁,以及他不愿意身分曝光的理由)。我是露西儿·巴顿的好友,我知道这件事使她的良心十分不安。在这种情况下,她既不能提供你们所要的线索,也不能承认当时她正在事故现场。

不过,我弄到一副她住处的钥匙,她住在南冈德拉街七一九号的二〇八号房。这是一幢有一个大门的小型公寓,任何住户的房间钥匙,都可以打开大门。如果你拿着信封中这把钥匙,在五号下午两点到五点之间的任何时间到公寓去,你会发现那儿不会有任何人在。客厅右上角有一张书桌,书桌右上方的抽屉中有本真皮封面的记事本。在记事本的倒数第二页,你会发现你要的那个汽车车牌号码。等你们达成目的,并确定这就是你们所要找的车后,我会再与你们联系,取回这把钥匙,并且收取你们在广告中所承诺的一百元酬劳。

你的朋友敬上

德瑞克看着梅森,说:“真是莫名其妙。”

梅森问:“有任何手写的笔迹吗?”

“完全没有,连签名都是用打字的,整封信都一样。”

梅森说:“让我看看。”

德瑞克将信交给梅森。

“这个人的打字技巧很差,保罗。”梅森说。“字与字之间的距离不规则,敲击键盘的力道也不一致,还有一些字母重复打在一起,我想,这一定是个业余的打字员所打的。”

德瑞克点点头,说:“不错,这看起来像是用两根手指打出来的。不过,打字的速度应该相当快,因为这样才会出现字距不整齐以及跳格的现象。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梅森说:“鬼才知道,不过看起来像是个陷阱。还是让戴拉用她女性的直觉看看这件事,听听看她觉得如何。”

梅森拿起钥匙观察着,钥匙上印着“二〇八”,然后他将钥匙放进衬衣的口袋,说:“无论如何,这总是一个线索,我们不能轻易放过。”

德瑞克忽然担忧地说:“别接近那幢公寓。佩利,太危险了。如果有人逮到你到那幢公寓附近探头探脑的话,他们会……”

“会怎样?”梅森微笑问道。“要定贼的罪,得先找到犯罪动机,或是……”

“或是……”德瑞克意味深长的说:“有人可能会误以为你是闯空门的,先开枪再说。”

梅森说:“但你总不会要我放弃这条线索吧,对不对?”

“当然不。”德瑞克推开他的餐盘,拿起餐桌上的帐单,说:“你是要现在就付清早餐的费用呢,还是要我把它列入这件案子的支出费用项目?如果是后者,说不定我会加收一成费用喔!”

梅森接过德瑞克手中的帐单,笑着说:“我想现在付比较划算……保罗,这封信令我困惑。那人可以直接抄下笔记本里的车牌号码,要求我们支付那一百元的。”

德瑞克说:“像是某种陷阱。”

梅森说:“不过,这个饵相当吸引我。”

德瑞克说:“那是设计陷阱的要件。”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