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佳人

神秘佳人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章

佩利·梅森的机要秘书戴拉·史翠特正将邮件分成三叠,放在梅森的桌上,“最重要”的放在办公桌的正中央。

梅森走进办公室,对戴拉咧嘴一笑,在看见桌上厚厚的三叠文件后,他皱起眉头。

“你早,戴拉。”

戴拉说:“你早,见过保罗·德瑞克了吗?”

“见过了。”

“早上他办公室的人一直打电话过来,我知道你们早上在一起吃早餐。”

梅森将帽子挂好,打量办公桌正中央那一叠文件,说道:“我想这些是不能稍候再处理的信件吧?”

戴拉点点头。

梅森说:“加上这一份,把它放在‘最重要’的那一堆上。”

“那是什么?”

“保罗·德瑞克收到的一封信。”

“有关芬其利那件案子目击证人的事吗?”

“是的。”

“信上写什么?”

“你自己看吧。”

戴拉接过信,快速地浏览一遍,接着她皱着眉,仔细地把信逐字又读了一遍,看完之后,她问:“钥匙呢?”

梅森从衬衣的口袋里取出那把钥匙。

戴拉仔细地看了那把钥匙一会儿,然后她又回头看了一次信。

梅森问:“你觉得怎样?”

戴拉说:“我不知道。”

“是陷阱吗?”

戴拉问:“陷阱?对付谁的?”

梅森说:“这你可问倒我了,戴拉。”

戴拉思索了一会儿,说:“如果有人认为保罗会把这封信交给你,然后你亲自到那幢公寓去,我会说这铁定是个陷阱,但是一般人看见报纸上的广告,自然的反应应该是保罗·德瑞克会派侦探社的一个手下去进行——任何人都有可能被派去的。”

梅森点点头。

戴拉:“所以,如果这不是陷阱呢?”

梅森:“这会不会是那位女士自己打的信?”

“为什么?”

“或许她想出卖她那位不愿身分曝光的神秘男友,之后再得那一百元酬劳。”

“或许是吧!”戴拉说道。

梅森说:“我想听听以你女性的直觉对这件事的判断。”

戴拉笑起来:“哪有什么女性的直觉,那只是不按常理。”

“好吧,说说你的想法。”

“我不想找麻烦,不过我的想法和你一样。一个女孩想要得到一百元,她也希望德瑞克侦探社找到那个车牌号码,并发现那就是他们所要找的那辆车,这样她就可以得到那份酬劳,她必须非常小心地进行,以免让那名神秘男友知道她提供了消息……你能证明那是不是你要找的车吗?”

梅森说:“我想可以,那辆轿车的速度相当快。它先冲到芬其利家所开的福特轿车前面,芬其利太太试图煞车失败,撞上了这部神秘黑车的车尾。显然这辆车的后保险杆勾住了芬其利太太车子的前保险杆,带动她的车子快速地旋转。芬其利太太失去控制,撞上路边的路灯杆,芬其利太太的二十二岁儿子被抛出车外,腰骨折断。”

戴拉说:“这么说来,是芬其利太太的车撞上那部轿车,并不是那部轿车撞上她的车了。”

梅森说:“不错,那辆黑色轿车的驾驶很可能会这么说。不过,既然他在车祸发生后加速逃离了现场,情形对他将十分不利。”

“他可以说他并不知道发生了碰撞吗?”

“可以想见那辆黑色轿车一定被撞得不轻,如果我们能够见到那辆车,一定能够发现更多线索。”

“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位神秘的露西儿·巴顿小姐?”

“我打算亲自去看看她。”

戴拉问:“用这把钥匙进她的公寓?你最好准备人证……”

梅森摇头说:“我不必在她不在家的时候进那幢公寓,如果她目击了我们所要的那一幕,和她谈谈将会有所发现的。至少我们能和她谈谈吧。”

“在两点到五点之间?”

“不,那是她不在的时候。”梅森看看表,咧嘴一笑:“我选的时间是十点到十一点之间。”

“需要一名证人吗?”

“不用了,戴拉。我想单纯去拜访她,和她谈谈,可能比较好。”

“你打算跟她提这封信的事吗?”

“不。”

戴拉烦恼地看着办公桌中央那叠重要的信件。

梅森看着她的眼光方向,说:“你来处理并答覆这些信吧!把必须处理的事都记下来,并且……”

“可是这些信非得你亲自过目不可。”

“我知道。”梅森说。“但是想想看露西儿·巴顿,她可能起得很晚,那辆将鲍伯·芬其利腰骨撞断的汽车的牌照号码,就在起居室书桌的抽屉内……听起来好像是间职业妇女的精巧公寓。你想这个露西儿·巴顿是做哪一行的?”

“谁说她有工作的?”戴拉反问。

梅森说:“把那封信重新照打一遍,戴拉。待会儿去拜访露西儿·巴顿小姐的时候,我会带副本去,正本留在这里,我想或许我得给她看这封信,不过我不打算给她看信的原件。”

戴拉点点头,走到她的办公桌旁,拿起一张纸夹进打字机,只见她灵巧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移动着。

梅森审视着最后成品说道:“比那份正本好太多了,戴拉。”

戴拉说:“那份正本打得虽然并不漂亮,不过从信上的错印痕迹看来,这个人打字的速度相当快。”

梅森点点头,说:“我也是这么想的。”

“而且,这封信可能是用手提式打字机打的。”

梅森将戴拉打好的信件副本折好,将钥匙放进衬衣的口袋里,说:“我走了。”

戴拉看着梅森,笑着说:“如果你被逮捕了,不必担心,赶快打电话告诉我,我会立刻带着支票本去把你保释出来。”

“谢了。”

戴拉收敛笑容,正色说:“如果这位露西儿·巴顿小姐不在家,千万别用那把钥匙开门进去。”

“为什么?”

“我说不上来,我觉得那有点不大对劲。”

“我觉得非常不对劲。”梅森说,“你赌我会不会一进门就碰到一具尸体,戴拉?”

“才不跟你赌这个。”

“把信和带有邮戳的原始信封都收进保险箱。”梅森告诉她。“和警察打交道的时候,我可能用得上它们。”

“也就是说,如果她不在家,你还是会进屋去?”

“没办法。”梅森咧咧嘴,笑道:“我永远不知道自己下一步会怎么做。”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