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佳人

神秘佳人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六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六章

德瑞克侦探社的办公室和梅森的办公室在同一层楼。梅森快步走进德瑞克侦探社,向保罗·德瑞克简述了事情的经过。

“棒极了,佩利,我们的好运到了。我不知道它是如何发生的,可是这真是个大收获。”

“保罗,我要你立刻派几个能干的手下帮我做几件事。我要知道史蒂芬·阿及尔三号下午的行踪;他当时可能在百老汇健身俱乐部。我要知道他喝了多少酒,在俱乐部里待了多久。我要知道是否有人注意到他曾经离开俱乐部去别的地方。我希望从门房那里得到尽可能详细的资料,这个门房可能已经被史蒂芬·阿及尔收买了,我们可没有那么多钱和他比美,所以找个家伙去吓吓那个门房,我要一个真正能令他害怕的人。

“我还要你找出阿及尔那辆车的所有档案,看他那辆车在三号下午是不是真的被偷了,什么时候报失窃,是什么时候被找到的。还有,特别注意,看阿及尔是否曾经在三号下午的五点到六点之间搭乘计程车到百老汇健身俱乐部,那个时间正是人们喝鸡尾酒的时间,你应该能从俱乐部的成员里问到看到他搭计程车抵达的消息。尽快去办。”

德瑞克听梅森说完话,说:“没问题,这件事我立刻就办。我可以派多少人手呢?”

梅森说:“需要多少就派多少。等到挖出这件事情的内幕,我会让史蒂芬·阿及尔负担这所有的费用。”

“是他没错吗?”

梅森说:“那是他的车,而且我想就是他没错,我要知道所有有关他的事。我有个感觉,他的妻子大概已经去逝了,或者是不久之前才离开他。”

德瑞克问:“你为何这么想?”

梅森说:“史蒂芬·阿及尔有个私人司机兼管家,几乎是形影不离地跟着他,如果这个家有个女主人的话,是绝对不会这样的。还有,阿及尔的家虽然布置得富丽堂皇,不过他大多数的时间似乎都在其中一个房间活动,那个房里迷漫着一股浓浓的烟草味。”

德瑞克说:“我会立刻派人去办你交代的事。对了,你对那位到处卖弄风情的女郎的叙述真是贴切。她派了她的同伙来要那一百元的酬劳了。”

梅森说:“好吧,这笔钱是她应得的。真该死,我到现在还搞不清楚那是怎么回事,我觉得自己被她耍得团团转。她的人是什么时候到的?”

德瑞克说:“不超过五分钟之前,我送她到你的办公室去,并告诉她,你的秘书戴拉会处理这件事。”

梅森问:“是个什么样的人?”

德瑞克说:“看起来蛮聪明的样子,叫做卡罗妲·布恩。她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而且一点都不肯透露她知道任何有关露西儿·巴顿的事,只说她是来拿那一百元酬劳的。”

梅森说:“好,我去见她。你赶紧派人去蒐集情报。我准备让他付出代价,我们要让芬其利家的男孩有机会完成学业,并补偿腰骨折断所带来的不便。”

德瑞克警告说:“别让阿及尔轻易逃脱,这些肇事后逃逸的家伙最可恶了,也许一见苗头不对又会找一些政客来关说。”

“我会对付他的。”梅森咧嘴一笑,说:“现在我要去付那一百元酬劳给露西儿了。我倒想看看,卡罗妲·布恩如何拿到那笔酬劳,却不出卖露西儿。好啦,我上路了。”

德瑞克说:“五分钟内我的人也会上路。”

梅森沿着走廊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他直接进入私人办公室里,对戴拉咧嘴一笑,把帽子扔到架上,说:“戴拉,我听说露西儿派了个配角来拿那一百元的酬劳。”

戴拉的脸上有种困惑的神情,说:“你先听听她的故事再说。”

梅森说:“我会的。是好事吗?”

戴拉说:“我还没有时间了解全部状况,不过这是件令人困惑的事。”

梅森问:“再说一次她的名字。”

“卡罗妲·布恩。”

“什么样的女孩?”

“深褐色头发,身材瘦长,一副精明能干的样子,也许是个淘金者,说话非常谨慎小心。她不喜欢我,说她要和你谈,她说她要以一个消息,交换那一百元酬劳,且不想听到任何推托之辞。”

梅森咧嘴笑说:“好吧!让我们把她请进来,听听她的故事,给她一百元酬劳,再把露西儿的钥匙还给她。也许她和露西儿共租那个房子。不论如何,先带她进来吧!”

戴拉说:“别那么早下结论,老板。和她谈话后我发现,这也许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

梅森说:“无论如何,请她进来吧!”

戴拉拿起电话,说:“葛蒂,请卡罗妲·布恩小姐进来。”

说完,戴拉走到办公室门口打开门,引领来者进入屋内。

那是个年轻的女孩,一眼望去,她那黑亮亮的眼睛给人无法看透的感觉,且随时闪烁着戒备的眼光。头发乌黑亮丽,身材比一般女子高了大约两寸左右,却比一般女子瘦了十磅。看起来似乎十分小心。

梅森说:“你好,布恩小姐,我知道你是来向我们索取一百元酬劳的。”

“是的。”

梅森向戴拉眨眼示意,说:“你为何碰巧会知道那个消息?你怎么会那么清楚那组号码写在哪里?”

“你是指那组牌照号码吗?”

“是的。”

“因为那组号码是我记下来的。”

梅森说:“我懂了。然后你把它放在那张书桌里?”

卡罗妲说:“我把它放在我的皮包里。我们要怎样把它和那一百元酬劳连在一起?当然,我明白,不是任何一个跑来这里编个故事和一组号码的女陔,你都会付一百元给她的。”

梅森亲切地笑说:“当然不。不过,我认为目前的状况已经很清楚了。”

戴拉发出示警的咳声。

卡罗妲整个人靠在椅子上,将腿翘着,使她的腿看来十分修长。她的腿虽瘦但很均匀。她说:“我想我可以相信你。”

梅森说:“我想你必须这么做。”

卡罗妲伸手拿皮包,忽然她又停止动作,怀疑地打量着梅森,说:“可是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食言呢?”

梅森说:“这位小姐,我在这一行已有一段时间了,而且在我付钱给你之前我必须知道事情的始末。”

卡罗姐无力地说:“好吧!这是你要的号码。”

她从皮包里拿出一张纸条递给梅森。

梅森看了纸条上的号码一眼,皱起眉,又仔细地看了一遍,说:“我很抱歉,布恩小姐,我必须先告诉你,这组号码是错误的。”

“你怎么知道?”

梅森说:“因为我已经查出我要的那组号码了。我不但查出汽车牌照的号码,也已见过这部汽车,并且和汽车的所有人谈过话。很明显地,你这组号码是错的。”

卡罗妲坚定地说:“我的号码绝对不会错,你是不是想要我放弃那一百元?别以为我会轻易放弃。”

梅森皱起眉。

她愤怒而坚定地说:“那天我和我的男朋友在一起,我们在一间酒吧里喝酒、跳舞,然后他用车送我回家。后来车爆胎了,他下车更换备胎,我站在车外看着路边的风景,有时候帮帮他,正当我们换好备胎时,街口发生车祸。我看见一辆黑色的大轿车沿着佛米西露街高速行驶,从希克曼大道上开过来的那一辆福特汽车被撞得在路上打了个转,然后撞上路边的路灯杆。车子里有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那位男士被夹在车门与路灯杆的中间,那位开车的女士头部也受到撞击。坦白说,我心想:这也许是个机会,我可以趁此赚点钱。我看见那辆黑色大轿车快速驶离现场,于是我拿出笔记本匆匆记下他的车牌号码。当然我没有将这组车牌号码交给警方,只是天天注意着报上的广告,等待有人提供酬劳换取这个消息。”

梅森皱着眉,看着卡罗妲·布恩。

卡罗妲继续坚定地说:“怎么样?现在事情的经过你全知道了!对你来说,这没什么,但我呢?佩利·梅森先生,我需要的钱比你多了许多!”

梅森转头对戴拉说:“打个电话给保罗·德瑞克。”

一会儿之后,电话接通了,梅森对着电话说:“保罗,我给你另外一组车牌号码:四九X一七六。”

德瑞克问:“这是怎么一回事?”

梅森说:“查查车主、车主的地址,还有这是哪一型的汽车。”

梅森说完,挂上电话,对卡罗妲·布恩说:“这是个新发展,这件事情的发展出乎我们的预料之外,我以为已经找到那组车牌号码了。”

卡罗妲说:“我了解,像你们登了这种广告,恐怕会招来不少女孩随便编个故事,胡乱诌个车牌号码,打算骗你们的一百元。无论如何,我已经把消息说出来了。现在的问题是:你要或不要?”

“什么意思?”

卡罗妲说:“别开玩笑了。那位车主已陷入麻烦了,他正卷入一件驾车肇事后逃逸的案子。如果我愿意的话,我可以去找他敲上一笔,这比我可以从你这里得到的一定会多上好几倍。”

“那么你为什么不这么做呢?”

卡罗妲说:“这太冒险了,这是勒索。你身为律师可以这么做,我可不行。”

“那么你要什么?”

她说:“我把它交给你来处理。我希望你们调查这组车牌号码,等确定这是你们要找的车后,你再给我那一百元的酬劳。”

梅森说:“好。你的住址呢?我要如何通知你?”

她说:“你不能,也不需要,我会和你保持连络。而且,我不要我的名字曝光;和我在一起的那位男朋友已经结婚了。可是,无论如何,一个女孩到底是得生活下去的。”

梅森问:“你什么时候会跟我们联络?”

“明天下午之前,到时你就知道了。再见。”

她说完从椅子站了起来,走到办公室出口,打开门走了出去。

梅森抓着头看着戴拉说:“这件事怎么变得这么复杂?你有任何头绪吗?”

戴拉问:“你认为这会不会是那个男人为了分散你的注意力而施的诡计?”

梅森说:“也许是。不过他不会得逞的。我会去追踪这个假消息;不过保罗·德瑞克还是要跟着真正的猎物。”

电话响了,德瑞克说:“你要找的这个人叫做丹尼尔·卡费。那车是一辆别克轿车,地址是毕屈纳街一〇一七号。这个人是谁?佩利。”

梅森说:“你派人盯住阿及尔了吗?”

德瑞克说:“已经开始行动了。四个人现在正要出门,有两个已经上路了。”

梅森对戴拉点点头说:“戴拉,你准备一下,带本笔记本。让保罗在这里坐镇,我们出去追查那个假消息。”

他对着话筒说:“保罗,你继续工作,我要去瞧瞧那位丹尼尔·卡费先生。”

德瑞克说:“好的,佩利,我会蒐集所有有关阿及尔的情报,不过我想他一定会发现我们正在调查他,那么多人在俱乐部里问东问西,消息一定会传到他耳中的。”

梅森说:“不要紧。我就是要让他知道,我们正在调查他的行踪。”

梅森挂上电话,说:“戴拉,我们走吧!”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