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佳人

神秘佳人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三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三章

梅森口里哼着小调,轻轻将帽子从头上摘下来,推开门走进办公室,戴拉正埋首在打字机前。

梅森说:“你在上班时间做的工作已经够多了,现在别再打那些文件了。”

“但是,这些文件非常重要,而且……”

梅森说:“你的健康更重要。警方的人来过吗?”

戴拉说:“不知道,我一直没有接到任何消息。”

梅森皱着眉说:“我有点不懂。警方的人早该来了。”

“你也没有任何消息吗?”

“没有。我去医院了。”

“鲍伯·芬其利情况如何?”

梅森走到书桌旁,坐在书桌边缘,说:“戴拉,我告诉你,这件事实在太妙了。”

“什么事?你赶紧告诉我吧!”

梅森说:“一些较好的保险公司在进行理赔时,通常喜欢跟律师打交道。但是,有一些保险理赔员却想宰了律师。”

戴拉点点头。

梅森继续说:“当然,他们知道,找当事人和解,通常比找律师所付的钱少。只要他们能够让当事人相信他们会支付律师一笔合理的律师费用后签署和解书,那么,当事人通常会认为这件事已经获得圆满的解决。他们并不知道,保险公司通常只会付给律师一笔极少的费用,然后告诉这位律师,如果他还要其他费用,那么就到法院去打官司吧!

“如果律师打算争取他认为合理的律师费,他就必须上法院打官司。而陪审团通常不会站在专业的眼光来看待这件事。最后,即使保险公司所付的律师费金额相当少。律师通常也只有咬着牙接受。

“律师通常都有许多日常开销,当他为当事人打赢一场诉讼时,所获得为数颇丰的律师费,往往必须填补平时所投入的时间、精神以及金钱,这些苦衷是外人无法明白的。”

戴拉说:“你是打算告诉我经营律师事务所的财务问题吗?也许你想看一看那些令我头痛的薪资……”

梅森咧嘴一笑说:“不,戴拉,我只是觉得实在太棒了,我不得不先说个开场白。”

戴拉站了起来,走到书桌旁和梅森并肩坐在书桌上,说:“好啦……跳过开场白吧,到底发生什么事?”

“巧合之神降临到我头上了,戴拉。”

“怎么说?”

“显然,阿及尔的私人司机在三日那天下午曾把车开出去,而且撞到某一个人。他回阿及尔家之后,并未告诉阿及尔这件事情的细节,阿及尔知道他把事情弄得一团糟。于是,阿及尔自作聪明地决定将汽车开出去,停在一个消防栓前面,然后到俱乐部去,打电话向警方报告他的车被偷了。另外,为了使故事不致露出破绽,他还贿赂俱乐部的门房,要门房说那天他整个下午都待在俱乐部里。”

戴拉皱着眉,问:“然后阿及尔的私人司机,就是开车并撞伤……?”

梅森笑着说:“别傻了。那个人是丹尼尔·卡费。不过,阿及尔以为是他的司机干的。”

“然后呢?”

梅森愉快地说:“从你的眼神我知道,你已经知道整件事的经过了,只是你不想剥夺我自己说出这件事情的乐趣。相信我,这真是件令人高兴的事。”

戴拉笑着说:“继续说吧,告诉我所有细节。”

梅森说:“显然阿及尔找过保险公司,而一位年轻的理赔员承办这件案子。这位年轻的理赔员充满冲劲,且急着要有所表现。所以,他给了阿及尔一些建议。他们询问了交通事故的纪录,找到受害者的姓名和地址,查出他所住的医院,并到那里去了。”

“什么时候的事?”

“我们可以好好推断一番。大约就在我找过阿及尔之后,他就跳上车,到办公室来找我。你回办公室时,他正在等我。然后他下楼去打发他的司机离开。他的司机离开后被谋杀了,……”

戴拉冷静地说:“对!”

梅森停止叙述说:“糟了,我把心思都放在保险业务上,把谋杀这件事情放在一边了。”

戴拉把手放在梅森手上,坚定地握了握,说:“不要紧。这件谋杀案与我们无关,保险的事对我们才有意义。”

梅森说:“我开始担心了,你想警方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和我连络?”

戴拉说:“我也想不出这其中的道理。”

梅森站了起来,说:“我们得去弄清楚这件事。我们现在就开车到南冈德拉路去,看看那里的情形如何,有多少警察还在那之类的。如果警方的车还在那里,我们就知道警方还在露西儿·巴顿的公寓盘问她。如果警车已经不在,我们会发现有一堆好奇的人群在那里议论纷纷,我们只要走到他们的身旁,找个人随便问问,就会知道事情的经过了。”

戴拉说:“我们走吧!”

梅森将戴拉的外套给她,她站在镜子前戴好帽子,梅森也穿上大衣、戴上帽子,关上办公室的灯。

梅森在德瑞克的办公室前停了下来,说:“保罗,我们现在要出去一下,你有没有查到任何新的线索。”

德瑞克说:“有。”

“是什么?”

“我想你那位朋友,就是那个司机,哈特维尔·毕特金是个专门勒索别人的人。”

梅森说:“是个恶棍?”

德瑞克继续说:“百分之百肯定是,我的一个手下找到一位毕特金的朋友。那家伙告诉我的手下说。毕特金有一笔固定的金钱来源,且金额颇丰。所以,他其实并不需要以私人司机为业来维生。他从事这份工作,可能只是要掩饰或转移别人对他的怀疑。”

梅森轻吹了一声口哨。

德瑞克继续说:“所以,我的手下努力从这家伙身上挖掘他所知的一切事情,获得的消息并不多,不过迹象显示毕特金可能正准备敲某人一笔。”

梅森与戴拉互望一眼,问:“是个女人吗?”

德瑞克说:“还不知道。不过,假使是个女人,她一定有一笔为数可观的钱。因为毕特金都是要现金——也就是说,并非真的很大的一笔钱,不过他一次大约都可拿个两、三百元。”

梅森说:“好,继续调查。不过别为此而不睡,让你的手下去办这些事吧!”

德瑞克说:“今天我准备就到此为止。我已经派出许多手下去调查这件事情。对了,那位阿及尔先生他怎么样?你要不要我派人跟着他?”

梅森说:“不用,阿及尔的事情我已经改变主意了,你把阿及尔家附近的人全部调回来,让他爱做什么就做什么,大概再过两、三天,我会亲自去拜访他,到时候,他会得到一个惊喜的。”

德瑞克说:“看样子,你的事情进行得不错。”

梅森说:“没错。你可能会发现一些与毕特金有关的事——一定有什么事……啊!算了。你想知道发生什么事吗?”

德瑞克连忙说:“别告诉我,我不想知道。”

梅森说:“好吧!把在阿及尔身边的人撤回来,他现在已经不重要了。我想多知道一些有关毕特金的事,还有明天早上你应该能找出有关那把枪的事。我希望你今晚能调查清楚它的来历。”

德瑞克说:“我想应该没问题。我有个手下,住在圣塔·迪·巴拉,那里距离洛逊·克里克约八十哩。我已经要他赶到洛逊·克里克去,想办法查出那把枪到底是由谁购买的。”

梅森说:“好,一得到消息,马上告诉我。走吧,戴拉,我送你回家。保罗,别因此不睡,这件事情没那么重要。”

德瑞克说:“好的,一有消息我会马上通知你,我会随时和办公室保持联系的。”

“一小时后,就别再找我了,我已经准备回去睡觉了。晚安,保罗。”

“晚安。”

梅森和戴拉一起走出德瑞克的办公室,下楼来到梅森的车旁,梅森说:“我们去那附近看看情况如何,戴拉。”

“要我来开车吗?”

“不必,我开就行了。”

梅森把车开出停车场,向停车场管理员点了点头,将车开到街上。他驾着车,来到南冈德拉路。

梅森对戴拉说:“戴拉,你仔细地看着,我会开慢一点,注意看看有多少警方的车还在。”

“露西儿的公寓是哪一幢?”

“是七一九号,下条街中间左手边……”

“我看见了。”

梅森说:“有许多车子停在那里。”

梅森慢慢地将车子驶过街口。

戴拉说:“好像是私家车,我没有看到警方的车,警车车顶不是都会闪着红灯吗?”

梅森说:“没错,还有长长的天线,奇怪,我怎么连一辆警车也没看见?”

“也许他们把露西儿带回警局去问话了……”

“即使如此,附近的邻居也应该不会这么快就停止议论才对。再开慢点,待会儿经过巷口的时候,你仔细帮我看看车库附近有什么动静。”

他们察看巷道。只见车库一片黑暗寂静,仅有一些街灯的亮光微微照着。

“等一等,这件事不对。”

戴拉问:“怎么了?”

他忽然停下车,说:“坐到驾驶座来,戴拉。把手电筒给我。算了,还是我来开,我想我们把车调个头,然后开进车库。”

“老板,怎么了?你……”

梅森说:“我还不知道,不过,这件事非常可疑。”

“如果有问题,你最好还是离远点……”

梅森说:“我得找出答案。”

他回头看了看,确定街上并没有其他车辆和行人,然后倒车,调了个头,向车库开去,慢慢地进入巷子里。

他把车开到编号二〇八的车库前,说:“戴拉,你在这里等我,把手电筒给我。”

梅森拿着手电筒,跳下车,走近车库。车库的门是关的,但是并没有上锁。梅森轻轻推开右手边的门,用手电筒照了照内部。

突然间,他跑回车上,把手电筒丢到汽车后座迅速倒车,并将车转向。

戴拉问:“怎么了?”

梅森严肃地说:“大事不妙,我们上钩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