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佳人

神秘佳人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六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六章

梅森刚把手上的水擦乾,接待员葛蒂便报告:有一位丹尼尔·卡费和他的保险公司的代表法兰克·英格先生等候要见梅森律师。

梅森犹豫了一下,然后对戴拉说:“让葛蒂请他们进来吧!”

法兰克·英格头发灰白,有一双灰色的眼睛,是个精明能干的家伙。他和梅森握手,然后转头对卡费说:“卡费先生,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由我和梅森律师进行商谈。”

卡费说:“我不介意。”

法兰克·英格对梅森说:“梅森律师,我想你一定想好好谈一谈。”他坐了下来,诚恳地微笑着。

“是的,你请说吧!”

“我想,还是由你来开始比较恰当。”

梅森说:“钱的问题,先生。”

英格说:“我知道,不过,问题是,我们要用什么标准来谈……”

梅森打断他的话说:“那男孩伤得很重。我希望你们支付三千元的医疗费用,五千元的赔偿金,以及两千元的律师费,一共是一万元,这是有关那男孩的部分,除此之外,我要求你们支付两千元给被害人的母亲,另外,再支付一千五百元,让他们购买一部新车,还有一千元的律师费。总共加起来的数额,是一万四千五百元。我已经取得卡费先生一张一万元的支票,剩余的保险公司可用支票来支付。”

英格微笑地说:“当然,梅森律师,我可以了解你要的这些。可是我们对公司的股东负有义务。这件车祸的发生,当然十分不幸,不过用生意人实际的观点来看这件事,这个男孩的赚钱能力如何?如果受害人是像您这样身分地位的人,即使你所受的痛苦未必比较大。然而,因为你的赚钱能力较强,所以,当然我们也就有义务支付较高的赔偿金额。

“站在务实的眼光来看,梅森先生,我想你应该明白,财产损害赔偿的金额,是取决于被害人所丧失的赚钱能力;除此之外,再加上一些‘合理’的金额,以弥补受害人所受的痛苦。在这件案子里,我必须说,像这样一位年轻的男孩子,支付他一千五百元的赔偿金,已经是非常多了。再者,依照他的受伤程度以及复原速度观察,他在一个半月之内就能完全康复,恢复工作能力。假设他每个月收入有三百元,再算上他由于住院而损失的食宿费和……”

梅森打断英格的话,说:“这些事我早就知道。”

英格说:“那是当然。”

梅森说:“我不想再听这些事了。”

英格说:“当然,梅森先生,我想你不想当个不讲道理的人吧!”

梅森看着英格,说:“我现在正要当一个不讲道理的人。”

卡费咳嗽了一声,说:“英格先生,这件案子里有一些情形……”

英格急忙说:“我想我们不要弄错了,且不管未停下车来给予支援的责任问题,我们现在谈的是财产的损失。”

梅森说:“没错,我们并未谈到有关肇事后驾车逃逸,以及企图隐藏犯罪事实的问题。”

办公室陷入一阵令人不适的沉默中。

梅森说:“不过,如果终于有人提出任何不利于卡费先生的诉讼的话,卡费先生一定希望能够向法院申请缓刑。而法院也一定会深受双方和解条件的影响的。”

英格说:“当然……”

卡费焦急地说:“为什么你说‘终于’可能会有刑事诉讼呢?”

梅森伸了个懒腰,打个呵欠,说:“就是说,可能会有人提起申诉,发动刑事诉讼,因为我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人会这么做,所以我说‘终于’。”

卡费和英格两人对望了一眼。

英格说:“我想,就保险公司的立场,我们不能把这些因素都考虑在内,我们……”

“你可以依情况不同而考虑,不是吗?”

“你是指?”

“在有陪审团的情况下。”

卡费紧张地咳嗽了一声,说:“梅森先生,如果你同意的话,我想跟法兰克·英格先生私下谈一谈。”

梅森说:“当然。戴拉,你带这两位先生到法律图书室去,两位慢慢来。”

戴拉站了起来,打开通往法律图书室的门。

梅森向戴拉眨了眨眼。

戴拉关上办公室的门,对梅森说:“老板,如果他们发现这一件车祸有两份和解书的话,会怎么样?”

梅森说:“我知道才怪。毕竟,我们以前没有过这种例子。通常要达成一份和解书就已经够难的了,别说是两份。”

“戴拉,现在最重要的,是在我们还能自由处理这件事的时候,把这个和解问题处理掉。”

“你说在我们还自由的时候……”

“不错。我想,英格认为我非常残酷,不过,如果他看看我的情况,也可能会昏倒。”

戴拉说:“我想他会的。”

梅森说:“律师这一行,经常是一手拿着停摆的钟,另一手拿着颗定时炸弹——一个已拉掉保险栓的手榴弹。”

梅森站了起来,在办公室里踱步。

戴拉的眼中充满同情,忠诚和了解,看着梅森。

法律图书室的门打了开来,英格和卡费走进办公室。这回卡费走在前面,且代表说话。“我们接受你所提出的和解条件,保险公司不介意在这类案件里开个先例。他们对于我昨天晚上给你那张支票和立下和解书的事感到不悦。我会给你剩余的金额,其他我会和保险公司处理。”

梅森说:“这样我们还是可以拿到那笔钱。”

卡费从口袋里拿出支票簿。

梅森对英格说:“让我看看那份和解书,好吗?”

英格将和解契约书递给梅森。

卡费开完支票时,梅森也看完了和解书。他说:“看起来都没问题了。”

梅森在和解书上签了字,收下卡费所开的支票。

卡费说:“梅森律师,我希望我们都能充分了解对方的立场。”

梅森说:“我想这没问题。”

卡费说:“英格先生说,如果我不要太清楚这件事,可能会好些。”

“当然。”梅森说,并和卡费握手。

卡费说:“对于这桩意外,我真的十分抱歉。这次事情让我好好上了一课。”

梅森点点头,说:“我知道。我想你昨晚大概睡得很不好吧?”

卡费说:“坦白说,我昨晚根本睡不着。”

梅森说:“我们的一生中,都有很多事是要学习的。”他站起来,将他俩送到办公室门口。“我自己也常失眠。”

英格说:“梅森律师,你处理案件的速度真是快得惊人。”

梅森说:“因为没有必要拐弯抹角。”

“不。”英格站在走廊上说。“你做事毫不含糊,是个极好的律师,再见,梅森先生。”

“再见。”梅森说完,关上门。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