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佳人

神秘佳人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九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九章

梅森把报纸摊在桌上,说:“你看他们干得不错吧!戴拉。”

戴拉点点头。

“标题很棒,”梅森说。他读着:“谋杀案的凶枪上发现律师的指纹——律师拒绝站起来让证人辨识身分……美丽的离婚少妇卷入神秘的谋杀案中……律师持有嫌犯公寓的钥匙。”

梅森抬起头来说:“真是诽谤。”

戴拉说:“诽谤这个词还不足以形容。对了,我在想,为什么你要告诉崔格警官有关那些信、还有钥匙的事呢?”

梅森说:“只有用这个方法,我才能让露西儿·巴顿知道我希望她怎么说。”

“我不明白。”

梅森说:“假设这两封信都是别人写的。”

“然后呢?”

“要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查出来这信和钥匙是寄给德瑞克侦探社,再由保罗·德瑞克转交给我。如果是这样,而我拿了信中的钥匙进了露西儿的公寓,就触犯了法律。但如果是露西儿·巴顿自己把钥匙寄给我的,那就等于是她允许我进入她的公寓了。”

戴拉点点头说:“我明白了,不过我怀疑她懂不懂。”

“一旦我是得到她的允许才进入她的公寓,”梅森说,“情形就完全改观了。我必须想办法让她知道,有人寄了书桌的钥匙给我,而且枪就在书桌内,这一来,崔格就有得头痛了。”

戴拉说:“她够聪明了解你的意思吗?”

梅森说:“谁知道?我只是不想让她无路可走,也给崔格一点事担心。还有考尔生,我猜考尔生可能……”

说到这里,梅森被保罗·德瑞克的敲门暗号打断。

“让保罗进来,戴拉。”

戴拉打开门。

保罗·德瑞克腋下夹了一份午后报纸,说:“你们有没有看到他们怎么说……喔!我想你们已经看到了。”

梅森说:“请坐,保罗。那真是恶意中伤,对不对?”

“没错。”

梅森说:“那个证人——高森,一逮到机会一定会指认我的,我不想让他有机会这么做。”

德瑞克说:“你躲不掉的。一开始你就该遵照他们的意思去做。等到现在,情况就变得糟透了。”

梅森咧嘴一笑,说:“你的口气就和崔格一样。霍利斯特的样子如何?你有关于他的描述吧?”

德瑞克说:“他大概四十七、八岁年纪,身材很高,体型瘦削,浓眉。我已拿到一些有关他的描述,正打算弄张他的照片。”

梅森似乎颇为惊喜,说:“这下可好,有另一个高大的男士登场了。也许高森看到的是他。还有那个达利·盖兹,就是把钱从银行提出来交给哈特维尔·毕特金的那个人,他的长相如何?”

“达利·盖兹的年纪较轻,大概三十三、四岁,中等身高,壮壮的,金头发,蓝眼睛……”

梅森说:“我们应该可以把他列入不重要的一边去,不过高森应该是看见罗斯·霍利斯特。”

德瑞克的眼睛亮了一下,说:“佩利,你到底握有什么底牌?是霍利斯特吗?”

梅森没有回答。

德瑞克的脸色又暗了下来,说:“算了,我收回这个问题。”

梅森说:“对了,警方的人有没有找到达利·盖兹?他如何交代钱的事?”

德瑞克说:“达利·盖兹跟罗斯·霍利斯特在一起。他们是生意伙伴,星期一晚上一起离开到别的地方去看油矿了。”

“去什么地方?”

“听说是到北部的某一州。通常像这种地点的事一定都会严格保密的。”

梅森口中喃喃地说:“今天是六号,星期四,他们星期一离开的,那么他们已经离开三天……保罗,他们是星期一晚上什么时候离开的?”

“大概六点左右。霍利斯特的女管家下午四点半离开,那时霍利斯特还在家中等盖兹。这位女管家听到他和盖兹通电话,并说到他六点整要出发,而霍利斯特是个相当守时的人。”

“盖兹从这里出发到那儿大概需要一个多小时才会到。”

梅森说:“保罗,我必须离开这里,可是不能让人看到我。”

德瑞克说:“这是不可能的事。崔格找了个手下,陪着那位证人守在楼下的一辆警车里,就等着你走出这幢大楼。而新闻记者、还有摄影记者已经分散在这幢大楼的各个角落了。”

“保罗,你的侦探社是二十四小时开放的吧?”

德瑞克点点头。

“而且,你是这幢大楼里唯一二十四小时办公的办公室,是吗?”

德瑞克说:“是呀!那又怎样?”

“我要先到你那里去,和你在那待上一阵子。”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我打算关上这里的办公室。而戴拉先到走廊上去,确定这里到你办公室之间没有人,然后我再走到你的办公室去。接着,戴拉要把这里的门锁好,准备回家去。当然那些新闻记者们一定会截住她。她将甜蜜地笑着对他们说:梅森先生在一个半小时之前就已经离开办公室了,他必须这样安排才能不受干扰地办案。”

德瑞克问:“你想他们会相信她的话吗?”

梅森咧嘴一笑说:“当然不会。而且他们会跑上楼来,然后发现办公室已经熄灯了。”

“然后他们一定会认为其实你还在里面。”

“没错。不过接着他们会想办法,等打扫的人到办公室来时,在附近窥探——那是违法的,不过他们一定会那么做的。他们要挖掘新闻和照片。”

德瑞克怀疑地说:“接着他们会想到你在我的办公室里,他们会盯着不放的。”

梅森说:“我们要让他们认为,我已经从地下室离开了。”

“怎么做?”

梅森咧嘴一笑,说:“这可轮到你上场了。你去找一辆卡车,上面载着一个很大的箱子,你要表现出很重视这箱子的样子,并且让别人相信,这只箱子是要运回我公寓的。你们搬运这个箱子的时候,必须装出很重的样子,这箱子的盖子上要凿一些洞。然后,你找一个可以信任的手下到我的车库去收件,并打开木箱。等那些记者们发现这箱子时,那会是个空箱。”

“你怎么知道他们会发现这个箱子?”

“他们一旦想到我已不在办公室了,他们一定会去问管理员,我是不是有办法从别的门溜走,他们也会开始问你,还有你办公室的女孩们我在不在你这里,你再泄露箱子的事让他们知道。”

“别傻了,会有一大群记者、摄影记者和便衣警察把后门堵住的。”

“那正好,”梅森说。“这样大家都会记得看到那箱子从那里运出去了。”

“如果他们好奇,向箱子里看了呢?”

“如果他们向箱子里看了,我们再想办法。如果他们没有看,他们会相信,我已经躲在箱子里离开了。”

德瑞克焦急地说:“你这么做对你一点好处也没有,只会让自己陷入更不利的地位。想想报纸会怎么报导这件事——佩利,你会因此陷入危境的。逃逸就等于是有罪的证据啊!”

梅森说:“没错!”

“我觉得你正一步步踏入崔格的手掌心。你不可能一直待在我办公室里的。”

梅森说:“那是当然。这正是我们所要利用的心理。没有人会守着马儿已经被偷走的空马厩的。”

“戴拉,你先去看看走廊上是否没人。”

戴拉点点头,打开办公室的门,走到走廊上,然后回到办公室里,说:“老板,现在走廊上没有人。”

梅森笑着对保罗说:“走吧!保罗,你有客人了。”

德瑞克疲惫地说:“好,我们走吧!”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