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佳人

神秘佳人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十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十章

保罗·德瑞克、戴拉·史翠特和佩利·梅森轻松地聚集在梅森的私人办公室里。戴拉坐在办公桌一角,十只手指把住膝盖·梅森半躺在他的旋转椅上;德瑞克则两脚张开,坐在委托人的位子上。

德瑞克问:“你是说,从头到尾你都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梅森说:“当然不是。不过当我知道阿及尔的车并没有撞到芬其利时,我就开始怀疑:阿及尔为什么愿意支付白花花的钞票为这件与他无关的事负责呢?因此,我开始怀疑,他这么做可能是为了制造不在场的证明。”

德瑞克说:“当然,现在一切都已经真相大白了。不过我不明白,你一开始怎么会怀疑他的。”

梅森说:“这件事的经过情形重组之后是这样的。阿及尔、霍利斯特和盖兹三个人有生意上的合伙关系。他们三个人之中,霍利斯特是主要的出资人,他们获利的大部分也归霍利斯特所有。后来,阿及尔和盖兹开始欺骗霍利斯特。这件事可能是被霍利斯特怀疑或发现了。他打算三日在圣塔·迪·巴拉的家中商讨解决之道。于是,阿及尔和盖兹在不情愿的情况下到了那里。”

德瑞克问:“是毕特金开车载他们去的吗?”

梅森咧嘴一笑,说:“不,毕特金当时在旧金山。”

德瑞克说:“我不明白。”

梅森说:“阿及尔和盖兹知道他们可能会因为侵吞公款而被送进牢里。霍利斯特已经知道他们所干的事,盖兹心里有数,阿及尔也在猜。盖兹决定,最后如果真的摊牌,他会想办法杀出一条生路。

“盖兹用自己的名字买了一张到火奴鲁鲁的飞机票,然后他付了一笔钱给毕特金,叫毕特金以他的名字先到旅程的第一站去。

“盖兹这项安排是为了在必要时提供不在场证明。然后,他准备了一把点四五口径的手枪,带在身上。

“事情的发展果然如同盖兹所预料的一样糟,霍利斯特下了最后通牒,也许是要他们把所有的钱吐出来,盖兹立刻下决定,一枪干掉霍利斯特。

“阿及尔没想到盖兹会杀了霍利斯特,他吓坏了。不过,盖兹早已计划好万一干掉霍利斯特之后的一切步骤,他要阿及尔加入行动,他们从盖兹车子的行李箱找了一块防水帆布,把霍利斯特的尸体卷起来,捆成一团,从侧门搬出去,塞到霍利斯特汽车的行李箱里。

“然后,他们分别开着阿及尔和霍利斯特的车上了峡谷路。盖兹把自己不在场证明的事告诉阿及尔,阿及尔知道自己并没有不在场证明。盖兹告诉他,要他赶回俱乐部去,并向警方报案说车被偷了。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即使有人在过程中见到他们,将来也能让自己脱身。接着,他们把霍利斯特手上的手表拨到下午五点五十五分后打坏,再把车上的钟拨到下午六点二十一分。然后,他们先停好阿及尔的车,再继续沿着公路找到一个霍利斯特的车可以调头的地方,把尸体丢下悬崖,挖了一大堆土埋在尸体身上。接着将霍利斯特的车朝峭壁的方向推去后,匆匆驾着阿及尔的车回到圣塔·迪·巴拉。

“盖兹以霍利斯特的名义拨电话到旧金山去找自己,毕特金以盖兹之名接了这通电话。这使得盖兹的不在场证明生效。

“当霍利斯特被杀的时候,尸体倒在客厅里一张小而昂贵的东方地毯上。盖兹和阿及尔没有时间去清理这块地毯上的血迹,于是他们把地毯带走,以免地毯上的血迹让霍利斯特的管家发现这桩命案。管家知道霍利斯特要出门进行商务考察,所以对于他不在家并不以为意。但是,她还是发现那块地毯不见了。而在前几天,霍利斯特曾提及要给露西儿一块地毯。于是这位管家就打电话给露西儿,问她霍利斯特是不是把那张东方地毯送给她了。露西儿很不高兴地回答,霍利斯特的确已将要给她的地毯送给她了。因此,那位管家并未想太多,直到霍利斯特的尸体被发现之后,她才又想起这件事。

“阿及尔迅速赶回来。毕特金则搭飞机回来。盖兹飞到旧金山,用毕特金留下的机票飞往火奴鲁鲁去。毕特金十分聪明,知道自己不可能是因为一个凭白无故的不在场证明而拿到一大笔钱。他决定要找出答案来并开始勒索——备受困扰的阿及尔决定要杀了毕特金。

“阿及尔到俱乐部去,向警方谎报车遗失,并试图贿赂俱乐部门房以制造不在场证明。不过,当他冷静下来后,他知道,这项不在场证明是很不可靠的。

“在搜寻霍利斯尸体时,阿及尔发现露西儿·巴顿公寓和车库的钥匙。他一定知道霍利斯特将和她结婚的事,以及所有的关系。

“当阿及尔看到你在前锋报上登的广告时,他知道他可以假装是那个驾车肇事后逃逸的人,那么,他就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了。因为,他不可能在三号下午五点这个时刻,同时出现在圣塔·迪·巴拉的命案现场和希克曼大道与佛米西露街的交口。记住,在那天下午的其他时刻,他已有一个相当好的不在场证明。而且,大部分的钱将是由保险公司负担的,他很清楚这一点。霍利斯特的管家三号下午四点三十分离开,而那时霍利斯特还活得好好的,并告诉管家他在开过一个小会之后将出发做一次商务旅行。

“阿及尔深思熟虑之后,精心地部署谋杀毕特金的事。他寄了一封附有露西儿公寓钥匙的信给你。他觉得一定会有人去找他谈,于是将右后轮胎更新,并打凹挡泥板后再重新板漆。为了谋杀毕特金,他聪明而严密地制造了一个不在场证明。”

德瑞克问:“什么?如果你问我的话,我会以为他的确有一个严密的不在场证明。见鬼了,佩利,谋杀案发生的时刻他正坐在你的办公室啊!”

梅森说:“他在五号某时雇用了一个私人司机,并要司机在将近五点时开始工作。阿及尔要这位司机搭公车到底特律去,将一部新车开到墨西哥去和他会合。这样,那位司机就不会读到任何有关毕特金死讯的新闻。

“阿及尔十分聪明,他知道如果让一个穿着私人司机帽和外套的人坐在他的车里,自然会有人误以为那是毕特金。至少,不认识毕特金的人会那么以为。

“从毕特金对阿及尔的态度来看,我猜在霍利斯特被谋杀之前毕特金可能已经试图勒索阿及尔了。反正,毕特金对他为盖兹所做的不在场证明已开始起疑,并猜测阿及尔可能也牵涉在内。显然阿及尔调查过毕特金,他知道毕特金是露西儿的首任丈夫,而她正打算和霍利斯特结婚,并知道她每天下午二点到五点会离开所住的公寓。当他拿到露西儿公寓的钥匙之后,便开始计划谋杀毕特金的事。报上所登的广告对他来说无疑是这一生中最大的机会。他开始偷偷潜入露西儿的公寓,而在发现书桌中有把枪之后,他已掌握所有他所要的关键了。

“他在露西儿的车库中干掉了毕特金;有趣的是,毕特金并不知道露西儿住在哪里。当他们到南冈德拉街七一九号的车库去的时候,毕特金并不知道这对他来说有任何意义。他曾见过露西儿,知道她在城中某处,但他并不知道她究竟住哪。

“阿及尔用了某种理由,让毕特金对露西儿的车子的节速器动手脚——他知道亚瑟·考尔生已重新调整过那部车。记住,他已调查毕特金、霍利斯特和露西儿一段时间了。这对阿及尔来说真是个好机会。他等车子开始发出噗噗的声响并开始逆火时开了枪,这样即使有任何人听见声音,也会以为是逆火所发生的声响。他扣了扳机,把枪放入口袋,坐上露西儿的车将车开到对街,停在人行道上。他将钥匙留在车上,在枪中放入一个新的弹匣,回到露西儿的公寓并把枪放回桌子里。接着他回到自己的车上,开车去接他的司机,然后在戴拉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到达我的办公室前等着。他仔细地安排了让卖香烟的小贩看到有一位司机开着车在附近打转,寻找停车位,最后果然找到一个。更幸运的是,戴拉也注意到那辆车和司机了。

“他等了我一段时间,然后打电话给保险理赔员,而那个人提议他别跟我谈任何事。

“那位理赔员到我这里来接走阿及尔。阿及尔告诉他一个足以吓坏保险公司的故事,并提议让他自己承担某些赔偿,然后他们一起去找鲍伯·芬其利。”

“阿及尔如何得知你首次拜访露西儿的公寓时,书桌是锁上的?”

“他一定在一个可以看到那栋公寓的地方等着。他看到我进公寓。等我和露西儿都离开之后,他发现书桌是锁上的。当我未对他采取任何行动时,他知道我并未拿到他设计写在那本笔记本上的车牌号码。所以他又派了一个专差,将书桌钥匙送来给我。

“你们想,露西儿一定是在我一离开之后就立刻出门了,所以亚瑟·考尔生才能教她要说些什么。她以为我也许设了什么陷阱要让她上当。

“当阿及尔看到她出门时,一切就像天上掉下百万现钞一样,美妙极了。他认为她应该是要去找考尔生。先前,阿及尔已准备了一副书桌钥匙的备钥以备不时之需。

“他匆匆打了一封信,并将钥匙寄给我。

“这就是阿及尔的阴谋。要不是我们登的广告真的发生效力,引来卡罗妲·布恩供出卡费,我们一点都不会怀疑这件事有诈。

“现在,注意整件事中最重要的一个部分。五日下午,当我和阿及尔谈的时候,他表现得好像是他开的车。他一副有罪的样子,尤其是他还去看了芬其利。可是当他发现我们已找到真正的肇事者后,他开始将一切推到他的司机身上。

“他知道自己的处境很不利,因此虚构一篇他和毕特金的谈话想使自己脱困。”

“可是,那不是让他的底牌全都曝光了吗?”德瑞克说。

“没错,可是他没有别的法子可想了。当然,当他知道霍利斯特的管家以为那块遗失的地毯是送给露西儿了,他便松了一口气。如果不是侥幸,也许霍利斯特的车再过好几个月都不会被找到。而如果车没被发现的话,尸体更不可能被发现了。

“不过,在谋杀霍利斯特或毕特金这两个事件中,命运总是和阿及尔作对。

“你们看,在与威勒德·巴顿达成协议前,露西儿并不愿报警。他套出事情真相并建议她把枪放在尸体旁,让它看起来像是自杀。亚瑟·考尔生用一个小齿轮将枪的号码磨去。当看到前夫的尸体倒在她的车库时,她一定会怀疑是否有人拿了她的枪做案。也许她注意到有人趁她不在时搜索过书桌。我曾将弹匣退出,他们又重新装上弹匣并射了一枪,然后将枪摆在车库中。”

德瑞克说:“在谋杀霍利斯特的过程中,他们的动作一定很快。”

“当然。盖兹已做好完善的计划。他们在四点四十分时到达霍利斯特的家。霍利斯特非常生气,而盖兹相当冷血地下了决定。几分钟之内,霍利斯特就被解决掉,并用帆布捆好。接下来的事就较轻松了。阿及尔七点回到这里,开始布置他的不在场证明。”

“你是怎么让阿及尔崩溃的?我还是没弄懂。”德瑞克问。

“因为我交给他的那张名单。很简单,中午午休时我打电话给城中每一家临时工公司,要求各公司交给我曾在五日下午四至五点被雇用为私人司机的雇员名单。我得到一张有十五个包括曾被雇为厨师或做杂工的人的名单,将名单拿给阿及尔。他看到其中包括那位他雇用的人的名字,上面甚至记载了他搭巴士去底特律。那给他极大的打击。他知道事情不妙,因此我就知道答案。”

德瑞克问:“你怎么会得到‘底特律天使’的?”

梅森说:“那时候我并不知道。原本那只是个理论。阿及尔被送到医院去,做了一个临死前的告白后,崔格检查了那张名单。崔格发现一个叫欧维勒·涅特顿的人告诉他的女房东,要退租房间,因为他要为一个男士到底特律去开一部新车,然后再到墨西哥去会合。那个人对自己这份工作感到十分满意,并提到他的新雇主叫阿及尔。”

戴拉说:“好啦!这是件不错的案子,不过我可没看到任何好处。”

梅森咧嘴一笑说:“恐怕真的没有。有时候律师难免会被迫接一些案子,这次我们就别计算得失了吧!”

德瑞克说:“它应该可以让你记住,不要将指纹留在枪上。”

戴拉接口说:“还有离女孩的公寓远一点。”

梅森咧嘴一笑,说:“知道吗,我把钥匙交给崔格了。”

德瑞克说:“哦!不知道崔格会怎么处理呢?”

戴拉说:“好啦!老板,你至少得到一些补偿了。你和这位结婚多次的露西儿共享了一次密谈和一顿早餐了。”

梅森评论说:“多婚,但谨慎的。”

德瑞克对戴拉眨了眨眼,说:“我怀疑梅森是不是也很谨慎。”

戴拉说:“我也是。”

梅森说:“你们俩继续猜吧。记着,虽然在谋杀案这件事中我一毛钱都没拿到,可是在芬其利这件案子中,我可大展身手了呢。”

德瑞克用欣赏的口气说:“当然。当我看到奥斯伯恩法官听到那笔交易真相的脸时,我真该大笑一番。特别是阿及尔提到芬其利引述你的话,要那些理赔员不要班门弄斧的时候。”

梅森说:“不过,保罗,我刚在走廊碰到你的秘书,她说如果你在这,要告诉你金刚砂那个案子急需一个报告。”

德瑞克突然从椅子上弹了起来。他说:“天啊!我忘掉那个案子了,好吧,一切顺利。”

梅森看着门慢慢地关上。

戴拉说:“你真的把他吓坏了。”

梅森点点头说:“我们可以去吃个庆功晚餐,庆祝这个棘手的案子顺利结束。”

她佯装严肃地看着他,说:“那么,为什么要支开保罗呢?”

“因为我想我们不需要带个监护人。”

“真有趣!”

(全书完)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