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魂谷·雅库玛的诅咒

摄魂谷·雅库玛的诅咒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八章 血瓶的秘密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八章 血瓶的秘密

如果不是那幅复印图的出现,罗飞多半也会把岳东北当成一个走火入魔的迷信疯子。可图上记录的“血瓶”却时他的思路不得不转向另外的方向,这个方向看起来是如此的荒诞,你根本无法想象它会和怎样的答案相连。

罗飞很理解周立纬此时的惊讶和迷惑,所以他略作联系之后,立刻带着周立纬赶往龙州市文物鉴定中心。

在路上,罗飞把“血瓶”在龙州出现时的相关情况向对方简单地讲述了一遍。

大约四个月之前,公安局刑警队接到线人的举报,有一场涉外的文物走私活动将在本市的西缘宾馆内进行。因为透露出的案情较为重大,罗飞亲自部署并参与了现场的抓捕行动。

行动一开始显得非常顺利。在内线的配合下,埋伏好的警察冲进交易地点,不费一枪一弹便控制了现场的局面。除了线人外,买卖双方共四人。出货者是龙州当地恶名累累的文物贩子老黑和他手下的两个马仔。接货者则是个皮肤黝黑,身材矮小的中年男子,看起来像是东南亚一带的人士,后来审讯证实,此人来自缅甸。

警方进入时,交易已经完成,文物已转移到缅甸男子带来的皮箱内。警方责令该男子打开皮箱,以进行现场的取证工作。谁知意外便在这个过程中发生了。

缅甸男子打开了皮箱,皮箱内部进行了精心的改装,具有极好的固定和防震功能。很显然,这些措施都是为了保护箱子装着的货物——一个形状独特的瓶子。

瓶子像是截去了一角的纺锤,并不是很大,高十公分,直径最粗的地方也就三四公分左右。它通体圆润光滑,材质看起来非常特殊,既像是玻璃,又像是某种不知名的金属。

罗飞等人都不知道这个瓶子是什么东西,于是便讯问在场的犯罪嫌疑人。可几个人却都沉默不言,就在僵持的时候,那个缅甸男子突然抓起瓶子,从宾馆房间的窗口跳了出去!

因为交易的房间位于15楼,所以警方对他的这个举动毫无预料,当然也没做相应的防备。等罗飞赶到窗口,才发现在宾馆12楼和13楼之间有一个突出的平台,男子正是跳到了这个平台上,企图逃窜!

罗飞没做任何犹豫,立刻跟着跳了下去,但着落的时候不慎扭伤了脚踝。那个缅甸男子却伸手矫健,落地一个翻身便跃了起来,向这13楼一扇打开的房间窗户奔去。

眼看男子就要进入窗户,罗飞又无力追赶,只好鸣枪报警。男子并不理会,在这个情况下,罗飞瞄准他的腿部扣动了扳机。

男子发现罗飞对他开枪,立刻就地翻滚躲避。等他再次起身后,却站在原地不动了。

罗飞一瘸一拐地来到男子面前,只见他一脸震愕的表情,双眼充满了恐惧,怔怔地盯着自己的右手。

殷红的鲜血正从他紧攥着的手掌中渗了出来。

几秒钟前还在亡命奔逃,可此时男子全身的力气却似乎在一瞬间被抽空了,木然半晌之后,他的手掌一松,刚才的那个瓶子“当啷”一声落在了地上。

瓶子在腰部裂开了一个缝隙,竟有鲜血从里面不断的汩汩而出!

又有两个警察来到了平台上,他们从两边夹住了男子的胳膊。男子似乎突然醒悟过来,他发出一声悸人心魄的叫喊,然后爆发出惊人的力量扭曲挣扎着。两个警察促不及防,竟被他挣脱开去,可接下来的事情却让在场的人极为诧异。

男子并没有逃跑,他只是猛烈地甩动自己的右手,然后又把手掌在地面上反复擦拭。在这个过程中,他的表情动作是如此疯狂,似乎手掌上正附着着某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怪物!罗飞本来还以为他手中弹负伤了,此时才发现并非如此。他的手掌完好无损,只是沾了很多从瓶子中涌出的鲜血。

男子嘴里嚷着一些话语,虽然无法听懂,但惊恐的神情显而易见。而这种惊恐无疑正来自于那些鲜血。罗飞甚至相信,如果现场有刀的话,男子会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右手砍下来,使这些鲜血尽快离开自己的身体。

罗飞等人并不知道瓶子是什么,更不明白瓶子破裂后怎么会涌出鲜血。他们只是尽到警察的责任,把瓶子作为物证保管好,并把犯罪嫌疑人带回公安局审问。

缅甸男子的情绪始终不稳定,一直在惊恐地反复相同的话语。经翻译,这些话语的中文意思主要有两句。

一句是:“它破了!”

另一句是:“恶魔会复活!”

因为男子具有外籍身份,简单的处理之后,便被遣返回国。罗飞等人主要的讯问工作是针对老黑进行的。

老黑的罪行是板上钉钉,无可辩驳的,但有一些谜团却无从解开。

首先是提供货源的上家。据老黑说,这个神秘的供货者始终没有出现过,他们之间的联络一直通过电话和网络进行。供货者先是提供了货物的照片和录像资料,并且告诉老黑在缅甸一带寻找下家。在他的指点下,老黑顺利地找到了有意购货者,即那个黑矮的缅甸男子。一个小小的瓶子,缅甸人居然开出了一百万美元的价格,并预付了百分之三十的定金。老黑立刻接受了供货者五百万人民币的开价。然后双方仍然通过不见面的方式完成了物款交接。所以直到被捕,老黑不但说不出供货者的真实身份,甚至连这个人到底是男是女都说不清楚。

另外的谜团便是关于那个瓶子的。瓶子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值那么多钱?瓶中的血液怎么解释?缅甸人的恐惧源于何处?这一切老黑都毫不知情。罗飞只能把瓶子送往文物鉴定中心,期待能通过专业人士找到其中的答案。好在这些并不会影响到案件的定性,老黑很快便受到了法律的公正裁判,罗飞在繁忙的工作中也渐渐忽略了对这些细节的追寻。

可现在,罗飞却不得不重新面对这些问题。因为他清楚的记得,那个破裂的瓶子,和岳东北提供的“血瓶”图样,从外观上来看是完全一致的。

最近的几个月里,对这个“血瓶”研究最多的人,无疑便是文物鉴定中心的朱晓华副主任。接到罗飞的电话后,他就一直在办公室里等待对方的到来,和罗飞相比,朱晓华此时的心情无疑是非常愉快的。对于一个学者来说,有人要赶上门听你讲述研究成果,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加美妙的事情吗?

罗飞和周立玮到达之后,三人间没有做太多的寒暄,很快进入了正题。

朱晓华看起来四十岁上下,身材高大,体形微微有些发福;圆圆的脸上戴着一副黑框眼镜,透出几分憨厚的神态。在他面前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个长方形的小玻璃盒,里面盛放的正是罗飞刚刚提及过的那个瓶子。

朱晓华把玻璃盒拿起来展示了一下,笑容可掬地说道:“罗警官,你们俩就是为了它而来的吧?这几个月来,我在它上面可费了不少心呢。”

“我可以看一看吗?”周立玮走上前,指着盒子说道。他应该是第一次见到这个神秘的瓶子,目光专注而锐利。

“请随意。”朱晓华大大方方地把盒子递了过来,“这个东西是看不坏的。它用一种非常特殊的材料制成,极为坚固,即使被子弹击中过,也只是裂了一条缝而已。我们把它放在玻璃盒子里,完全是为了存放时的方便。”

周立玮把盒子拿在手里仔细端详着。果然,瓶子仅在子弹击中处出现了凹塘和裂纹,整天形状仍然保持着圆润的纺锤形,并且闪烁着一种黝黑的神秘光泽。从外形上来看,这的确和岳东北留下的复印纸上的那个瓶子是一模一样的。

“如果我判断的没错,您的研究应该是有所成果了吧?”在周立玮蹙眉思索的工夫,罗飞对朱晓华说道,对方看起来是个直肠子的人,心中的喜怒哀乐全都能在脸上看个清清楚楚。

“是的。”朱晓华兴奋地回答,“这是一件非常难得的文物。从时间上看,它应该是制造于三四百年之前。”

罗飞和周立玮对视了一眼,这个时间和岳东北的叙述是吻合的。

朱晓华没有注意到听者的反应,自顾自往下说着:“它在很多领域都具有极高的研究价值,这些领域包括历史、文化、民族,乃至巫术、铸造等等。如果不是因为你的那一枪,它真可算得上是近年来最激动人心的考古发现了。”

朱晓华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语气中的遗憾之情是显而易见的。罗飞受到他的感染,禁不住有些愧疚:“当时事发突然,我仓促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瓶子出现了破损,确实非常可惜。”

朱晓华不以为然地摇起了头:“不,不,破损倒是其次。其实这瓶子只是一个容器,它里面盛放的东西才是最值得关注的。嘿嘿,来自数百年前的高度保鲜的人体血液,这将在医学、考古、生物等领域引起多大的震动啊!”

虽然亲眼见到过从瓶子里渗出的“鲜血”,但终于从专家口中得到印证,罗飞心中还是多少有些震愕:“是吗?那些鲜红的液体真的就是血液吗?那又怎么可能保存到现在呢?”

“这就是这个瓶子的神奇之处了。它的材质和铸造方法也许将成为不解之谜。但可以确定的是,瓶子铸造完成后,形成了一个完全密闭的真空,具有极好的保鲜功能。当然,瓶子破损后,这种功能也就完全丧失了。你们把瓶子送到我手中的时候,又耽误了一段时间,那些血液早已留尽干涸,各方面的价值都大打折扣了!”

“可为什么要把血液封存在瓶子里?难道这血液里会藏着什么可怕的东西?”罗飞把缅甸男子的表现和龙州市新近发生的奇怪病例联系在一起,很自然地产生了一些猜测:难道是血液里含有古代的致病物质?可他随即又自己摇了摇头,这个猜测在很多地方是说不通的,最简单的一点:自己是龙州第一个接触到血液的人,可直到现在仍平安无事。

“可怕的东西?”朱晓华笑着回答,“不,没有那么玄妙,我们并不是在讨论一部科幻小说。这些血液就是普普通通的人血,除了年头长一点,和你我血管中流淌着的液体并没有什么两样。至于它为什么会被封存在瓶子里?呵呵,这个问题也曾困扰了我很久。我花了将两个多月的时间,翻遍了各种资料、野史甚至是民间传说,最后终于找到了答案。”

罗飞和周立玮此时全都瞪大了眼睛看着朱晓华。朱晓华对从他们的反应中获得了强烈的满足感,他得意地舔舔嘴唇,接着说道:“这种行为和某些民族流传的巫术有关,严格说起来,应该算是一种诅咒。”

“诅咒?”罗飞挑了挑眉头,用期待的目光示意对方继续说下去。

“是的,诅咒。”朱晓华用力点点头,说话的神态像是在举行正式的讲座一般,“在我国西南边境的一些少数民族,包括东南亚某些小国,当地居民会有这样一种迷信的认识:人在死了以后,他全身的肉体、血液、毛发等等,必须全部回归尘土,这样才能够获得投生转世的机会。”

“哦。”罗飞的目光闪动了一下,顺着朱晓华的思路猜测着说道,“如果把某个死人的血液封存在这个瓶子里,不见天日,那这个人也就永远不可能超生?”

“对,他的灵魂将永远飘荡阴阳两界之间,无所依托。当然,这只是迷信的说法。”

“的确是很恶毒的诅咒。不过,这样的方法,在历史上似乎并不多见?”罗飞根据“血瓶”的稀有性作出了这个判断。

“这有两个原因。”朱晓华解释说,“其一是‘血瓶’的制作非常困难,方法只在某些少数民族的祭司中世代相传,其二这种诅咒因为太过邪恶,是被严格禁止的。只有在非常极端的情况下,得到部落首领的允许才会使用。”

“比如说,整个部落对某个人的极端憎恨?”

“这是一种情况,另一种情况则是对某人极端的恐惧。”

“极端的恐惧?”罗飞皱起眉头,似乎有些不解。

“这些民族信奉宿命论的观点。人的生生世世是有恩怨相报的,如果某个人生前非常凶恶,人们会害怕他投胎转世后继续为害,也有可能在他死后对其加以诅咒。”

“嗯。”罗飞点点头,朱晓华帮他揭示了与“血瓶”有关的诸多奥秘,但他还有一个关键性的疑问需要对方解答,“那这个瓶子里装着的,究竟是谁的血液?”

朱晓华撇撇嘴,无奈地失笑:“这我就无法回答你了。你只是送来了这么一个瓶子,并没有任何其他的线索。”

罗飞也意识到自己的这个问题有些强人所难,他犹豫了片刻后,开口问道:“你知不知道李定国这个人。”

“李定国?”朱晓华愣了一下,“知道啊,是明末的抗清将领吧?”

“有人认为,这个血瓶可能和李定国有关。”

“谁说的?”朱晓华首先关心这个问题。

对于岳东北,罗飞觉得颇有些难以措辞,踌躇片刻后,才说道:“一个……专门研究历史的人。”

“我也研究过大量的历史,怎么从来没有过类似的发现?”朱晓华立刻提出了质疑。

“他自称是研究了缅甸的史书。”周立玮此时终于忍不住说道,“可我认为,他根本就是一个江湖骗子。”

面对朱晓华询问的目光,罗飞把不久前岳东北的那套理论原原本本地转述了一遍。

“荒谬,无稽之谈!”朱晓华听得连连摇头,随后,他似乎想到什么,诧异地问道,“罗警官,你怎么认同这样的说法呢?周教授,关于你,我也早有疑惑,你是研究精神医学的,为什么也跑到我这里来了。”

罗飞苦笑了一下,向朱晓华讲述了这几天来龙州市诡异的病案经过。

朱晓华平时忙于钻研,与外界的接触很少,竟是第一次听说这起事件。他惊讶地张大了嘴,沉默良久后,突然说道:“这一切肯定是人为的阴谋!那个岳东北,我认为他非常的可疑!”

周立玮转过头来,然后收缩目光看着罗飞,显然,他非常赞同朱晓华的观点。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