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魂谷·雅库玛的诅咒

摄魂谷·雅库玛的诅咒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九章 恶魔的力量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九章 恶魔的力量

朱晓华的办公室此时静悄悄的,两个在各自领域有着显赫声名的学者全都默不作声地看着罗飞。这个刑警身上带着一种难以名状的气质,尤其是他的双眼,常能射出一种极具穿透力的光芒。在如此诡谲离奇的事件面前,也许只有他这样的人才能揭开重重迷雾,让真相暴露在阳光下吧?

不过在这个瞬间,罗飞的目光中却也现出了深深的迷离。他看着桌上的那个血瓶,思维却在一个异常广阔的时空中来回穿梭:南明的云南,八月的龙州,数百年前的将领,神秘的男子,狂妄的玄学家……这些原本毫不相干的元素,现在却被这个横空出现的小小血瓶联系在了一起。罗飞努力想要顺出更加清晰的脉络,把这些杂乱的头绪规成整齐的一绺,但这项工作是如此的艰难。半晌之后,他终于摇了摇头,似乎是暂时放弃了。

然后他抬起头,目光重新变得明亮起来,这表示他的思绪又回到了现实状态中。

“我给岳东北打个电话。”罗飞一边说,一边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电话很快便接通了。

“我是罗飞……我们找到了血瓶……现在文物鉴定中心。”罗飞与对方的通话非常简短,挂断手机之后,他看着朱晓华和周立玮二人,用一种意味深长的语气说道:“他马上就过来。他听起来非常地激动。”

果然,三个人等了不到半个小时,岳东北已经出现在了办公室的门口。他甚至顾不上打个招呼,便挺着大肚子匆匆地闯了进来。见到他的模样,朱晓华和周立玮才明白“非常地激动”是个什么样的概念。

这个矮胖男子光溜溜的头颅已经完全涨成了紫红色,他双目圆睁,口鼻中急促地喘着粗气。显然刚刚经历过剧烈的运动,他满脸都挂着硕大的汗珠。此时虽然已赶到了目的地,但他却丝毫没有要擦拭一下的意思。

“血瓶!血瓶在哪里?”岳东北很没有礼貌地大声嚷嚷着,语音中带着一丝颤抖。屋内三人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他的目光已经锁定了桌上的那个目标。随即,他那肥硕的身躯爆发出令人惊讶的迅捷,几乎只是一瞬间,他就跳到了桌旁,一把将那个玻璃盒子攥在了手中。

朱晓华瞪着眼睛看着岳东北,对他这种无视主人存在的行为颇为不满。可岳东北却毫不在意,他用近乎痴迷的目光看着盒子里的那个血瓶,胸口剧烈起伏,激动得几乎喘不过气来。片刻之后,他才略微平定了一些,用胖乎乎的手指轻轻抚摸着玻璃盒壁,唏嘘着说道:“血瓶,真的是血瓶!我这么多年的研究,终于得到了实物的印证!”

说完这句话,他抬起头来环视着罗飞等人,竟是满脸的沧桑感慨,眼角甚至还泛起了泪花。

罗飞心中蓦地一怔,对方如此的表现多少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周立玮和朱晓华也露出讶然的表情,敌意散去了不少。

“它真的是破了。原来它就在龙州!难怪恶魔会出现在龙州!可是,这里面原本是装着什么呢?”岳东北说最后一句话时,原本的激动变成了深深的迷惑和遗憾。

朱晓华看了罗飞一眼,不知道该不该把自己的研究成果告诉对方。

岳东北捕捉到了这个细节,立刻惊喜地叫了起来:“你知道答案!请你赶快告诉我吧!”

见朱晓华仍然皱起眉头犹豫着,岳东北板起脸,振振有辞地说道:“你应该告诉我!我们都是学者,我们在共同解开一个秘密,此时,你不该有任何的隐瞒!”

朱晓华轻轻笑了一下,显然对岳东北的“学者”身份颇不以为然。

罗飞出于某种考虑,对朱晓华点了点头,朱晓华这才把血瓶的相关秘密向岳东北讲了一遍。

岳东北瞪大眼睛仔细听完,兴奋地赞道:“是的!是这样的!非常的合理!与我所掌握的资料毫无冲突,难怪缅甸人的记载中会称它为‘血瓶’,几乎找不到比这更合适的称呼了!”

他把两手来回地搓动了好几下,然后又转头看向罗飞:“那这个血瓶为什么会出现在龙州呢?罗警官,这个问题多半得你来回答我吧。”

罗飞不动声色地点点头,然后开始讲述血瓶出现的前后经过。在这个过程中,他一直紧盯着岳东北的双眼,对方任何细微的心理波动都难以逃脱过他敏锐的目光。

岳东北毫不顾忌地和罗飞对视着,他眼神中跳动着的情绪,除了兴奋,还是兴奋。罗飞的讲述刚刚完毕,他已经急不可耐地开始发表自己的观点:“是的,这样的话,一切都可以说通了。你们现在肯定很迷惑吧?哈哈,我能够解答你们所有的问题!”

看着他那副张扬的模样,周立玮和朱晓华都皱起了眉头,罗飞却只是淡淡地笑了笑:“那就请你说说看吧。”

即使没有罗飞的邀请,岳东北也无法停下自己的嘴巴了。

“事情已经很明显了。当年哈摩族、清兵以及缅甸人合谋杀死了李定国。由于畏惧李定国恐怖的恶魔力量,哈摩族的祭司将李定国的血液封存在了血瓶里,使其永世无法超升。而那个年轻人,他在我的指点下找到了那个血瓶,并把它卖到了龙州。而打破血瓶的那个人,居然是你,罗警官!这可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你当时肯定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你打开了潘多拉的瓶子!你放出了恶魔!被封存多年的邪恶力量复活了,龙州因此而遭受劫难!哈哈,真有趣,你还在追查凶手,始作俑者就是你自己!”岳东北一口气说完上述的话语,讲到最后的得意处,还颇有些幸灾乐祸地怪笑了两声。

罗飞面无表情地看着对方的表演,那些肆无忌惮的话语似乎并未引起他的不悦。一旁的周朱二人却早已对岳东北冷眼而视。

“你们不相信我的话,是吗?”岳东北早已见惯了类似的冷遇,而今天,他却有充足的理由要反击一把。他装模作样地干咳了两声,提高嗓门说道,“你们以科学家自居,当然不愿接受我的观点。可是你们能提出一个更好的解释吗?关于龙州的诡异事件、关于那个血瓶!哈哈,你们根本是毫无头绪!事实正在一步一步地验证着我的理论。如果以前你们这些人是不屑于接受我的观点,那么现在,你们是不敢接受我的观点。因为你们已经败在了我的面前。可笑,你们这些号称捍卫真理的人,却连正视事实的勇气都没有。”

“事实?我倒是觉得这更像是某些人刻意经营的一个骗局,或者说,一场阴谋。”周立玮此时终于忍耐不住,严肃地驳斥道。

“你是说我在作假?”岳东北看起来被激怒了,额头上青筋凸起,“我是一个学者,我有着严谨的治学态度!我说出的任何一句话,都是以史料或事实为依据的。你这么说,对我完全是一种人生攻击!骗局?阴谋?这恐怕是你们这些无条件信奉科学的人才会惯用的恶心手段吧?”

“行了,现在不是互相攻击的时候。”罗飞挥了一下手,果断地给这剑拔弩张的局面叫了暂停,然后他把话题重新引向自己所关心的正途:“那个去寻找血瓶的年轻人,他究竟是什么身份,又是抱着怎样的目的?”

“我已经说过一次了,我对他并不了解,我们只是通过网络认识的。”岳东北撇了撇嘴,似乎这并不是什么重要的问题,“他相信我的理论,有着出色的丛林生存技能,对血瓶的秘密充满了好奇心,对我来说这就足够了。他的身份,我猜他是个探险家吧?目的,现在看来,似乎他就是冲着钱去的。”

“难道他连名字也没有留下吗?”

“这我倒是问过他,当时他的回答比较奇怪。”岳东北想起了什么,用手挠了挠自己光秃秃的脑袋。

罗飞立刻追问:“他是怎么回答的?”

“他说了八个字:‘百家姓中,排行为周’。”说到这里,岳东北抬眼看看周立玮,不怀好意地挑衅了一句,“周大教授,他倒和你还是本家呢。”

周立玮蓦地一愣:“他说他也姓周?”岳东北的挑衅似乎有了效果,他的神情显得颇为迷惑。

罗飞也略皱起眉头,低声沉吟:“‘百家姓中,排行为周’?”这句话听起来有些怪怪的,他努力去揣摩说话人当时的心态和隐义,但一时也摸不出什么头绪,只好继续追问,“只是这一句吗?没有其他上下文?”

“没有。”岳东北晃着他的圆脑袋,“其实,我们在现实中只见过一次面。而且大部分时间我们都在讨论对李定国的相关研究。我们聊得非常投机,根本无暇顾忌其他无聊的话题。”

“讨论?”罗飞敏锐地捕捉到其中的关键词语,“就是说他对李定国原本也有研究?”

“是的。不过他之前的研究基本上只是浮于表面的。”说到这个话题,岳东北脸上掩饰不住得意的神色,“可以想象,当他在网上看到我那些深及隐秘的理论时,该是怎样一种震撼的心情!所以他立即和我取得了联系。”

“你真的相信你的理论?”罗飞并不掩饰自己的质疑。即使现在发生了很多难以解释的事件,岳东北说的那些话听起来仍很荒谬。那么,在此之前,便已经有人接受他关于“恶魔”的说法吗?

“当然!”岳东北瞪圆了眼睛,“他临走时还带走了我的一本学术专文。”

“哦?学术专文?我可以看看吗?”罗飞颇有些奇怪的看了岳东北一眼,以他的性格,这样的东西应该早就拿出来炫耀了。

岳东北踯躅了片刻,然后从包里拿出一个简陋的装订本,递到罗飞手里:“就是这个,你看吧。”

所有的内容都在一叠A4打印纸上,大约有二三十页厚。首页用大号的字体制作了一个简单的封面,上面写着文章的正副标题:

“揭密恶魔的力量——明末李定国人物解析”。

“恶魔的力量?”罗飞轻轻地念叨着,抬手翻开了扉页。

第二页是一段引言,内容如下:

“李定国,陕西榆林人。字宁宇,或字鸿远。是明末清初著名的汉族将领。

“史书记载,李定国文武全才,以勇猛著称。1630年,此人十岁便随张献忠起事。张献忠对其钟爱有加,收为义子。1637年,十七岁的李定国统兵二万入川、鄂,射杀明朝大将张令。1641年2月21日,李定国率28骑用缴获的兵符骗开了城门攻破了襄阳,擒杀了襄阳王朱翊铭,迫使明朝的东阁大学士杨嗣昌自杀。从此人称‘万人敌’、‘小尉迟’。

“清兵入关后,张献忠兵败,李定国率余部转而扶持南明末代皇帝永历。

“1652年7月1日,李定国在严关大战清军主帅定南王孔有德(明末清初最著名的三藩之一)。双方冒雨血战,在雷电交加的恐怖氛围中,清军最终大败溃逃,李定国挥军掩杀,直杀到榕江边,直杀得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孔有德退守桂林。7月2日,李定国马不停蹄地对桂林进行攻城,昼夜不息。4日,李定国部攻克了桂林,孔有德走逃无路,投火自杀。李定国又攻占柳州、悟州等地,占领了广西全境。随即又攻克湖南的永州、衡阳、长沙,前锋推进到岳州(今岳阳)。同时分兵东进,一直攻进到江西的吉安。只半年时间,李定国就攻占了二州十二府,辟地三千里,大军几乎势不可挡。

“1652年11月,清政府派敬谨亲王尼堪领十万精兵向李定国发起反攻。两军在衡阳展开激战,血战四昼夜后,李定国于军中亲手格毙敬谨亲王尼堪,清军溃败,十万兵马全军覆没。

“史书在记载李定国辉煌战功的同时,却未能尽析其背后的隐秘。据本人的数年的潜心钻研,李定国曾拥有‘恶魔的力量’。

“早在严关战役中,便有幸存的清兵传言,在此一役中,李定国军动用了令人恐怖的神秘力量,据说此力量来源于云南边境。

“更有人称,李定国本身就是恶魔的化身。他手腕毒辣,早在跟随张献忠的时候,便制造过四川大屠杀。后来抗清,对待俘虏更是手段残忍,无所不用其极。满清官员无不视李定国为恶魔凶煞,由下案例可见一斑:

“清广西巡抚王一品因患病回京,幸免于桂林之厄。顺治十一年他已痊愈,吏部仍推荐他复任广西巡抚,王一品如临深渊,规避不前,行贿托人题免,发觉之后被清廷处以绞刑。

“清军骇畏李定国尚可理解。奇怪的是,李定国的义兄,当时南明王朝实际上的统治者孙可望也对李定国心存芥蒂。在抗清形势大好之时,却中断了对李定国的支持。李定国转战两广,寻求与郑成功的联合,也受到了冷遇,其中原委,耐人寻味。

“1656年,孙有望竟以‘灭魔’的名义,起兵16万征讨李定国,但亦难逃大败的命运。南明王朝的实力也因此大受损耗。1658年2月,清政府趁机以铎尼为统帅,兵分三路大举向贵州、云南进攻。北路为平西王吴三桂;南路为都统卓布泰;中路为洪承畴。4月,南明孙可望的旧部王自奇在永昌起兵反李,内外交困下,李定国溃败,遁入了云缅边境的丛林中。

“李定国败军不过万人,在丛林里却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三年未尝一败,其所居之地,后得名‘恐怖谷’,据称乃‘恶魔力量’的源泉。

“1662年,似乎不可战胜的李定国却突然被清军、缅甸以及当地哈摩族联手剿杀,‘恶魔的力量’亦被封存,几百年来再也没有出现过。但关于恶魔的传说却在边境一带流传,并见载于缅甸的史书。

“‘恶魔的力量’究竟是什么?李定国辉煌战史以及莫名兵败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这些都是本文将要探讨的内容。”

看完了这段引言,罗飞略微停顿了一下,整理着自己的思绪,然后他问了一个问题:“缅甸人怎么会参与到这件事情里来?当时永历帝不是还躲在缅甸吗?”

“缅甸人实际上是把永历帝软禁了。他们欺软怕硬,畏惧清兵的实力,甚至还想趁火打劫,抢夺李定国的军马。结果李定国大怒,整顿人马,命令进行反击,缅军主力据文献说有‘数十万’,在江对岸列阵,准备迎战。李定国军渡河进攻,仅百骑就击溃缅军,随后顺势掩杀,毙伤缅军万人以上。缅甸官员最后搬出永历帝,才勒令李定国退兵。经此一役,缅甸人对李定国畏若魔灵,据说缅甸的小孩听见李定国的名字,都不敢大声啼哭。而李定国素来心狠手辣,缅甸人当然视其为心头大患。你刚才说过,那个购买血瓶的就是缅甸人吧?他一定是边境土著的后代,害怕血瓶破裂,恶魔复活。可见李定国给他们造成的恐惧到现在也未消除!”

朱晓华对历史也有所研究,此时在一旁轻轻点头。李定国击败缅军的事情,在正史上确实也有所记载。

罗飞一边听着岳东北的解释,一边翻看书稿后面的内容。不过他很快发现这二十多页只是对引言的展开叙述罢了。他失望地合起书稿,用手轻轻地拍了拍封面:“你在引言最后提出的两个问题,似乎并没有给出解答。”

“因为我现在也不知道答案。”岳东北显得略有些尴尬,“作为一个学者,这样的东西确实有些拿不出手……”

“我倒觉得问题在于,这样的东西也会有答案吗?”周立玮不冷不热地说了一句。

“当然有。”岳东北毫不示弱地大声应答,“而且现在已经有人知道了答案!”

罗飞立刻明白岳东北的意思:“你是说那个小伙子吗?”

岳东北点点头,神情突然变得很沮丧:“只可惜恶魔已经控制了他,他再也不能把知道的东西说出来了。”

罗飞轻轻用手抚摩着自己的下巴。自从投入到这起怪异的事件之后,他已经好几天没刮过胡须了。密重的胡子茬扎在指尖,带来一种轻微的锐刺感,罗飞觉得这似乎有助于提高自己思维的敏捷性。

“他究竟是什么人?在进入丛林之后,他又遭遇到了怎样的事件呢?”罗飞轻声自语着。虽然整个事件依旧一团迷雾,但年轻人的某些行为无疑起到了触发器的作用。其实罗飞早已把调查的切入点聚焦在了这个神秘的病人身上。正是出于探询其身份的目的,他让刘云在网络上发布了相关的报道和照片,岳东北随之到来,并且抛出了一大堆令人瞠目结舌的理论。在兜了一个圈子之后,一切似乎又回到了昨日的出发点。

“这是我们都关心的问题。”岳东北瞪大眼睛,闪烁着异样的兴奋光芒,“真相,真相就藏在其中,我们必须追寻到底。罗警官,你的目的就是揭开隐藏的秘密;而我,则可以完成这篇学术著作;至于你们两个科学家,嘿嘿,你们其实是收获最大的,因为这将帮助你们重建一个正确的真理观。”

“追寻到底?”罗飞从他的神态中感觉到了什么,立刻抬起头看着他,“你已经有了什么计划?”

“是的。计划!当你告诉我血瓶在龙州出现时,我就有了计划!”岳东北的双手得意地搓在了一起,“我将进入丛林,重访那年轻人走过的路程。我对他的每一步行踪了如指掌,因为他就是按照我的指引在前进。可以想象,这趟旅程对我来说有多困难,甚至,是非常危险的,但我绝对值得去这么做!年轻人的悲惨境地已经正是在印证我理论的正确性!现在,所有的秘密就隐藏在那片丛林里,等着我去解开。”

罗飞讶然地看着他,没想到这个胖得连走路都会气喘的人,居然有决心要去进行这样一趟艰苦的丛林之旅。而后者随即说出的话,则更是出乎罗飞的预料。

“罗警官,两位科学家。现在我邀请你们一同参与这趟有趣的旅程。”岳东北闪亮的目光从三人身上依次扫过。

这邀请太过突然,罗飞三人禁不住都愣了片刻。然后罗飞笑了起来,反问:“为什么要邀请我们?”

“人多嘛,可以壮壮胆。”岳东北似乎是调笑地说了一句,不过他随即又正色道,“我们虽然信奉的观点有很大出入,但是都有着出色的观察和分析能力,且各有专长。我会需要你们的帮助。”

“好!那我就陪你走一趟。”罗飞素来行事果断,略一思考后,便做了决定,然后他转头看向周立玮和朱晓华,问,“你们俩呢?”

朱晓华率先摇摇头:“我不会去的。我的工作从来都只在办公室和图书馆中进行,现场勘查,那是考古部门的事情。”

周立玮却沉默着,屋中其他三人的目光此时都聚焦在了他的身上。

似乎是经过了一番仔细斟酌,周立玮终于开了口。

“好吧。我也参加。不过这并不代表我认同了你的观点。恰恰相反,我是要用科学去推翻你的谬论。”顿了顿后,他又补充:“你探索的精神倒是让人尊重,在这个时候,我作为科学一方的代表,似乎也不应退缩。”

“好的。”岳东北用一个微笑对周立玮表示欢迎,“路线图我已经设计好。我们分头准备一下,一周后出发!”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