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魂谷·雅库玛的诅咒

摄魂谷·雅库玛的诅咒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三章 神秘男子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三章 神秘男子

吴群等人突然到来,罗飞三人都多少显出了些惊讶。而且看对方的气势,这次来访似乎并不那么友好。

“我们白寨主想见见三位,请跟我们走一趟吧。”吴群上前一步,不冷不热地说道。他虽然用了个“请”字,但口吻却并不客气,毫无商量的余地。

罗飞泰然一笑:“正好,我们也有事情,想和寨主聊一聊。”说完,他首先站起了身。

周立玮也没有太大异议,跟着站起。岳东北倒是满脸的不情愿,可见到两个同伴都已如此,只能无可奈何的嘟囔了一句:“走吧走吧,要见我们,自己不来,这样的待客之道倒是少见。”

到了屋外,雨势已大,老王送来蓑帽,给罗飞三人带上。一行人在雨中穿寨而行,大约一刻钟后,眼前出现几间高屋,正间的门沿下一人负手而立,正是白剑恶。

此时吴群和另一个汉子来到罗飞身边,引着罗飞向西首一间偏屋走去。其他人又自动分成两拨,分别引领着周立玮和岳东北走向不同的屋子。

“什么意思?怎么要把我们分开?”岳东北首先觉察到不对,大声嚷嚷了起来,“这是干什么呢?”

“请不要见怪。”白剑恶淡淡说道,“我只是想和你们单独见面,分别问一些问题。”

罗飞原本也有些疑虑,听白剑恶这么一说,才明白过来:他这是对我们心存芥蒂,想要隔离审查一番。想到自己做了这么多年的警察,今天却要面对别人的“审问”,他不免有些哑然失笑的感觉。

“按他们说的做吧,不要想太多。一会白寨主问什么,我们照实回答就行。”罗飞对两个同伴嘱咐了两句后,跟着吴群坦然进入了西屋中。

岳东北被赵立文和另一个汉子带到了东首的偏屋,周立玮则直接去了白剑恶所在的正屋。一群人分三拨散尽,屋外变得空空荡荡,唯有雨势越来越是滂沱。

西屋内,罗飞静坐等待。吴群二人也不和他说话,只自顾自地守在门口。罗飞乐得有个清静,正好集中精神思索那些尚未想通的问题。

过了约二十分钟,只见白剑恶从正屋出来,走进了岳东北所在的东屋。看来他已经结束了和周立玮的交谈,而罗飞,却被他排在了最后一个。

罗飞注意到白剑恶进了哪个屋,原本守在屋子里的寨民便会退出来。很显然,白剑恶对交谈的私密性非常重视,这至少能够说明,他确实隐藏着某些不能让寨民们知晓的秘密。

又过了约二十分钟,白剑恶与出了东屋,来到了罗飞所在的西屋内。

不待寨主吩咐,吴群二人很自觉地便退出了屋子,并将屋门从外面关好。

白剑恶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他在罗飞对面坐下,然后紧盯着对方的眼睛,一言不发。

罗飞知道这是一种试探,很多时候,目光的交流比语言能传递出更多的信息。他没有转移视线,但也没有展露过多的锋芒。他只是用柔和诚恳的目光和白剑恶对视着,显示出自己并不带有任何的敌意。

终于,白剑恶开口了:“你说过,你是一个警察?”

罗飞点点头:“我姓罗,我叫罗飞,我来自龙州。”

“我世世代代生活在这个山寨里。我对外面的世界没什么兴趣。”白剑恶直言不讳地说道,“我现在只想知道,你到祢闳寨来干什么?”

罗飞在心里组织了一下语言,希望能用简单的话语把事情说明白。然后他开始解释:“我在调查一个案子,这案子非常奇怪,我现在并没有太多的头绪。案子里有一个很关键的人物,他大约一年前曾去过‘恐怖谷’,正是这趟旅程引发了一连串难以解释的事情。因此我们准备去‘恐怖谷’追寻相关的线索。祢闳寨是我们的必经之地,其实一年前那个人也曾经在祢闳寨逗留,这是他的照片,不知道白寨主有没有见过这个人?”

白剑恶沉默了一会,从他的表情看来,他应该是接受了罗飞的解释。不过他并没有去接罗飞递过来的照片,大概地瞟了一眼后,他便摇着头说道:“我对这些过路客从来不关心,你应该去问问老王,如果他确实在村寨中住过,那十有八九是在老王家中。”

罗飞收起照片:“你说得不错,老王已经向我证实,这个人正是从他家出发前往‘恐怖谷’的。”

白剑恶的神色比刚进门时已平和了很多:“我刚才已经询问过你的两个朋友,你们的说法是一致的,看来我没有理由再怀疑什么。刚才请你们过来,包括上午在龙王庙前,如果有无礼的地方,还希望罗警官不要放在心上。”

罗飞心中暗想:现在该是我进攻的时候了。于是他大度地笑了笑,说:“可以理解。上午发生了那样不寻常的事情,换作是我,也会非常紧张的。只是白寨主的思路有些问题,我们刚刚来到山寨,和白寨主没有任何利益冲突,根本没必要去做那些事情。”

罗飞的语气听起来很随意,但眼神中却突然精光闪动,变得犀利无比。白剑恶被这眼神刺中,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警觉地问道:“做哪些事情?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白寨主,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说话不妨坦诚些,不需要有所隐瞒。”罗飞忽然严肃起来,“雨神像中有什么秘密,那是你们寨子内部的事情。我并不关心,更没有必要去戳破什么。我们心中各自都有难解的谜团,互相交流一下所了解的事情,应该对双方都有好处。”

白剑恶怔怔地看着罗飞,片刻之后,他才“嘿”地一笑,然后说道:“罗警官不但是个明白人,还是个爽快人。好吧,那你先说,你了解什么?你又想知道些什么?”

罗飞懒得再绕圈子,话语直入要害:“薛明飞的死,根本不是因为昨晚冒犯了‘雨神’。是有人害死了他,而且依我看,这个人的矛头是对向你的。他不仅知道雨神像的秘密,而且还苦心积虑,在如此重要的祭拜典礼上,给了你沉重的一击。”

白剑恶咬起牙,额头上隐隐泛起青筋。回忆起上午的那一幕,他现在仍心有余悸。如果不是自己随机应变,让倒霉的薛明飞背了黑锅,当时的场面还真不知该如何收拾。不过他很快压住情绪,开始专注地打量起坐在对面的那个人。

在龙王庙前的广场上第一眼见到罗飞时,白剑恶便感觉到此人非同寻常。但没想到他的洞察力竟然如此敏锐,短短半天的时间,便已看透了这么多事情。如果这样一个人成为自己的对手,那确实是非常可怕的!

不过现在,他也许倒可以帮一些忙呢。白剑恶这样想着,也不再掩饰什么,直接开口问道:“那依罗警官看,这个人会是谁呢?”

“应该是寨子里的人,你可以想想,如果雨神像的秘密被揭开,受益最大的人会是谁?”

出乎罗飞的意料,白剑恶断然否定了他的猜测:“不,不会是寨子里的人!我的寨民没人敢挑战我的权威,而且,除了薛明飞之外,村寨中所有的人上午都在祭拜现场,他们怎么可能去遥控薛明飞的行动呢?”

“所有人都在?”罗飞不禁皱起了眉头,这一点他确实没想到。如此看来,袭击薛明飞的还真不应该是祢闳寨的村民。

难怪白剑恶会对已方三人产生怀疑,可这件事又绝对不是我们干的呀?罗飞在心中寻思了片刻,忽然想到另一个问题:“这寨子里还有没有其他外人?”

“我刚派人查点过。现在除了你们三个,还有一个小伙子。不过他是今天中午刚刚到达的,这个有陪他前来的县城向导作证,绝对不会错。所以也没有必要怀疑他。”

罗飞苦笑了一下:“那还会是谁呢?”

白剑恶此时显得更为迷茫,忽然,他喃喃自语了一句:“难道真会有什么‘恶魔’?”

“恶魔?”罗飞诧异地看着白剑恶,“你也相信‘恶魔’的说法?”

白剑恶回过神来,他尴尬地笑了一下,用手指指东屋的方向:“关于‘恶魔’的所有说法,我都是刚刚听你那个朋友说的。”

罗飞无奈地摇摇头,其实很容易想到,以岳东北的脾气,刚才肯定是迫不及待地把自己地所谓学术给白剑恶灌输了一遍。

“那你对他的那套理论怎么看?”罗飞问道。

白剑恶犹豫了片刻,然后说:“我还真是第一次知道李定国居然就是哈摩族人所说的‘恶魔’。我们祢闳寨世代奉李定国为‘尊神’,自然和‘恶魔’的说法截然对立。”

罗飞“嗯”了一声,忽然又想到另外一个疑问:“薛明飞临死的时候说过‘恶魔复活’之类的话,你没有觉得奇怪吗?”

“当时是很奇怪。”白剑恶斟酌着说道,“不过近一年来有些哈摩族人逃出丛林,经过村寨时,说起过‘恐怖谷’中‘恶魔复活’的事情。寨民们也曾把这当成闲时的话题。虽然详情没人知道,但不排除有人利用这些传说,故意布下迷阵。”

罗飞正在琢磨这样的分析是否有漏洞,却听白剑恶话锋一转:“好了,罗警官,你一直在试图帮我解决难题,现在说说吧,你从中还想知道些什么?”

罗飞笑了笑:“我倒真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可能是警察的天性吧,这里虽不属我管辖,但出了这种离奇的命案,我还是很想查个明白。另外,坦白的说,我也很想和白寨主有良好的关系,眼前一些事情难免会请你帮忙。”

“哦,哪些事?”

罗飞直言:“我们很快会出发去恐怖谷,到时我们需要一个懂得哈摩语言的向导,还请白寨主帮忙物色。一定要是最得力的人选,价钱什么的都好说。”

“这个没问题。”白剑恶一口答应了下来,随即他起身离位,打开屋门走了出去,在门外等待的吴群等人立刻恭敬地面向他站了过来。

“好了,送这几位客人回去吧!”白剑恶大声吩咐着,吴群等人不敢怠慢,连忙备好雨具,把罗飞三人分别从屋中请了出来。

众人正要离去时,白剑恶忽然又抬了抬手:“等一等。”

罗飞三人回过头,不知道又有什么事。

“罗警官,你不是要请向导吗?”白剑恶说道,“我已经想好了人选。”

罗飞笑问:“是吗?谁?他人在哪里?”

白剑恶正色道:“就在你面前。我,白剑恶!”

罗飞三人面面相觑,不光是他们,寨民们也都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白剑恶却一点都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论智慧,论勇气,祢闳寨谁比得了我?所以要去恐怖谷,我就是最好的向导。而且我还会带上两个助手,吴群、赵立文,你们到时候和我一起去。”

周立玮意味深长地看着白剑恶,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那样的话,我们可是雇佣关系。白寨主,说得难听点,你可就成了我们的仆人。”

“放心吧。”白剑恶认真地回答,“我知道怎样成为一个称职的向导。我们各自准备一下,三天后出发!”

“好!那我们就一言为定,三天后前往恐怖谷。”周立玮的神情也严肃起来,显出了些教授的派头,“定下计划后,可就不能反悔了!”

白剑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然点点头,然后便退回了屋内。

“三位请放心吧。我们寨主答应过别人的事情,从来没有失信过。你们只要在住处耐心等待就行!”吴群一边说,一边走到头前,摆出了引路的姿态。

祢闳寨并不算大,罗飞三人来回走过几趟,对寨内的路径已大概熟悉。他们婉拒了吴群等人相送,自行向着老王家走去。

“哈哈,这个姓白的肯定是相信了我的理论。”走出没有多远,岳东北便得意洋洋地自夸起来,“你们想,他一个堂堂寨主,怎么会愿意做我们的向导呢?他的真正目的,也是为了揭开‘恐怖谷’中‘恶魔’的秘密!”

周立玮不置可否地看了岳东北一眼,然后转而去咨询罗飞的意见:“罗警官,你怎么看?”

“他的这个举动倒确实有些奇怪。”罗飞沉吟片刻后,摇了摇头,“先不管他有没有别的目的吧,这个人确实智勇双全,有他陪我们一起前往恐怖谷,总是有益无害的事情。”

周立玮点点头,岳东北则在一旁“嘿嘿”干笑了两声。三人良久都没有再说话,似乎各自在沿着自己的思维揣摩着什么。

雨是越下越大,沿途经过村寨中的住户时,人们脸上都是喜形于色,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歌颂雨神的慈悲,夸赞寨主的英明。在他们身上,感觉不到一丝‘恶魔’来袭的气氛。是的,他们深信薛明飞的死是雨神对冒犯者的惩罚,谁也不会把世代敬奉的“尊神”和“恶魔”两个字联想在一起。

早晨还干涸见底的河床现在已经有了涓涓的细流。这孕育生命的水正滋润着祢闳寨饥渴的大地。雨花在天空中飞舞,不时有水点突破蓑笠的遮拦,落在罗飞裸露的面庞上,带来丝丝凉意。虽然时值盛夏,但这凉意还是让罗飞觉得很不舒服,他心里似乎怪怪的,有一种难以名述的不良预感。

当然,他现在还不知道,三百多年前的那个夏天,同样的一场大雨,曾引发过怎样一场充满悲欢血泪的故事。

这故事是否至今仍没有结束?

或者,这只是一场早已注定的善恶轮回?

三人一路冒雨而行,由于雨大,沿途极少见到外出活动的寨民。眼看离老王家已不过半里之遥,忽见山间小路上,正有一人迎面走来。

此人埋着头,步履极快,片刻后便已来到了三人面前。只见他身穿一件黑色的户外防雨服,连衣的帽子翻罩在头上,帽沿低低垂下。似乎是害怕雨水溅落的脸上,他的右手紧攥着雨帽的下端,这样他的一张脸除了眼睛之外,几乎没有什么裸露在外的部位了。

罗飞三人的目光起刷刷地聚在此人的身上。看他的打扮,显然不是当地的寨民。罗飞想起白剑恶说过寨子里中午新到一个客人,料想便是他了。同在异乡为客,罗飞情不自禁地停下脚步,想同对方打个招呼。

可那人却脚步匆匆,不等罗飞开口,他已一侧身,从三人的间逢中钻了过去。因道路狭窄,半个身子还与躲避不及的岳东北撞在了一起。

“着什么急啊?这么大雨,蹭了人一身的水!”岳东北不满地抱怨起来。

那人略一迟疑,低声说了句:“对不起。”随即又迈开脚步,向着小路远端而去,竟似要刻意躲着他们一般。

“什么人啊?怎么有些神神叨叨的?”周立玮看着那男子渐行渐远的背影,略带迷惑地说道。

“白剑恶说刚来了一个客人,中午到的,有可能是这个人。”罗飞的语气并不是很肯定,“难道他也住在老王家里了?”

“得了得了,管他呢。赶紧走吧,这雨大的。”岳东北不耐烦地催促着。

眼见那男子的背影已消失在一片雨幕中,三人转过身,继续向着不远处的老王家而去。

刚回到屋中,老王便跟了进来,说道:“有个客人来找过你们,刚刚走了不久。”

“找我们?”罗飞立刻想到了在路上遇见的神秘男子,“是不是一个穿黑色衣服,帽子把脸遮住的人?”

“对。”

“他说有什么事吗?”

老王摇摇头:“没说。”

“那他呆了多久?”

“约摸一刻钟吧。”罗飞问什么,老王便回答什么,似乎连一句废话都不愿多说。

罗飞的目光在屋内上上下下扫了一圈,最后停在了地面上,那里有一串湿漉漉的脚印,看得出有人刚在屋中来回走动过。

“那个人进我们屋了?”罗飞警觉地问道。因为并未携带贵重的物品,又有老王照看着,所以三人离去的时候没有锁门。

老王被罗飞的神态搞得有些惶恐,他愣了一下,然后解释说:“我……我以为你们认识的。”

“行啦行啦,不认识也没关系,反正我们这里也没什么东西好偷。”岳东北大大咧咧地在床位上坐下,两脚一错,把鞋子蹬了下来,“呵,你们看看,又是泥又是水的,里外都湿透了!”

老王上前把岳东北脱下的鞋拣了起来:“你们都把鞋给我,我给你们放到灶房的炕上烘一烘去。”

罗飞笑着说了声“谢谢”,和周立玮一道坐下把鞋脱了,心想:“这老王不太爱说话,干活倒是主动勤快。”

老王把三双湿鞋拿走,又取来拖鞋给三人换脚,然后才退了出去,开始忙碌众人的晚饭。

“你们说刚才那个人到底来干什么的?如果来找我们有事,刚才在路上遇见的时候,怎么又什么都不说?”周立玮还在惦记那个神秘的男子,想来想去,终于又忍不住问了起来。

“罗警官不是说了吗?就是个新来的游客。”岳东北把自己摆倒在床上,懒洋洋地说道,“他来找我们,可也不一定认识我们啊。也许是想和我们搭伴同行?嘿嘿,他可不知道,我们是要往‘恐怖谷’去的。”

“这事是有些奇怪。我们的装束气质和当地人有明显的区别,按理说他至少该停下来询问一下,如此来去匆匆……”罗飞沉吟片刻后,摇了摇头,“算了,先不想那么多了,等明天打听到他的住处,直接过去拜访一下。”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