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魂谷·雅库玛的诅咒

摄魂谷·雅库玛的诅咒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四章 夜约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四章 夜约

因为今天起得很早,三人此时都感到颇为疲倦。换去湿衣服后,纷纷躺在炕上准备小憩片刻。谁知这一躺倒,竟沉沉地睡了过去。等罗飞第一个醒来时,天色已经全黑,他看看手表,快到晚上八点了。

屋外仍是雨声淅沥。经过这一觉,倦意大解,腹中的饥虫不可抑制地涌了上来。罗飞来到屋门口,直喊了一声老王,老王便及时地赶了过来,这次不待罗飞开口,他已主动说道:“醒了?晚饭早就做好了,看你们睡着,就没叫你们。”

此时周立玮和岳东北也醒了过来,三人齐声叫好,下床跟着老王向主屋走去。

晚饭是热腾腾的番薯粥,老王又炒了几个鸡蛋,此外还有两三样山间野菜,虽不丰盛,倒也清爽可口。罗飞三人狼吞虎咽之余,免不了夸赞几句。主人已提前吃完,此时陪在一旁满脸憨笑,客人吃得香甜,他自己也分外高兴。

忽然,周立玮手里的碗筷停在了半空,然后他皱起眉头,也不说话,只是双眼在屋子里警惕地四下巡视着。

“怎么了?”罗飞见他举止怪异,很自然地问了一句。

周立玮收回目光,但表情仍显得有些疑虑。

“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他幽幽地说道,“似乎有一种被窥伺的感觉。”

周立玮这么一说,罗飞和岳东北也无心吃东西了。抬眼四望,幽暗的烛光昏黄摇曳,屋角忽明忽暗,的确透着一股诡异的气氛。

就在大家都不说话,沉寂无声的时候,忽然窗户“喀”地一响,竟自己往里打开了。众人同时一惊,岳东北更是怪叫起来:“谁?”

窗外是一片黑暗的世界,除了风雨声之外,似乎再没有其他动静了。

老王走到窗前,探头往外看了片刻,似乎是自言自语地念叨了两句:“没什么……是风刮的……”然后他关上窗户,对罗飞三人说道:“你们先吃着吧,我再上外面看看去。”

看来只是一场虚惊,罗飞三人重新拿起碗筷,不过这晚餐的气氛,却因此大大地打了折扣。

老王已走到屋门边,突然又停下脚步,犹豫了一会,他终于忍不住问道:“你们真的要去‘恐怖谷’?”

相处已超过一天,这还是老王第一次主动向他们提问。罗飞微笑着点头:“是。”

老王重重地叹了口气,埋头向屋外走去。

“那个地方,真的是不太平啊!”片刻之后,他的这句感叹才从黑暗的雨幕中传来。

罗飞三人面面相觑,想象着即将到来的旅程,其中的凶吉坎坷,现在又有谁能够预料得到呢?

位于雨林的边缘,山寨中最不缺少的资源恐怕就是柴禾了。因此寨民们灶房里的火种一般的都是不熄灭的。即使在夜间,炉膛里也会塞上几根半燃的木炭,以免去早起引火的麻烦。

老王临睡前把罗飞三人的湿鞋码在炉膛口,借着炉温烘烤。天亮后他去取鞋时,却发现出了点小小的意外:有一只鞋的鞋底居然被木炭灼穿了。

老王对自己的这个失误极为内疚,他一脸沮丧地把鞋捧到了西屋,说明情况后讷讷地站在一边,一副听候发落的可怜模样。

经辨认,被烤坏的那只鞋是周立玮的。他自然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和老王计较,反而大度地宽慰对方说:“没关系,这鞋已经穿了很多年,原本就该扔了。”

“还能穿呢,好好的鞋,被我糟蹋了。我还特意把木炭尽量往里拨了,谁知道还是有一块拉在了炉膛口。”老王深为惋惜地说道,看起来还是不能原谅自己。

“哎呀老王,真的没事。”周立玮一边说,一边拉过自己的行礼包,从里面翻出一双崭新的登山鞋来,“你看,我还带着一双新鞋,准备进丛林之前换上,现在不过提前让它发挥作用了。”

见周立玮这么说了,老王才稍稍宽下心来:“你们先洗洗,我这就去预备早饭。”

吃完早饭,罗飞征询周立玮和岳东北两人的意见:“我想去会会昨天来找我们的那个人,你们有兴趣吗?”

周立玮笑了笑:“素不相识的,一下子去三个人会不会吓着对方?其实我倒是计划往白剑恶那里走一趟,督促他尽快开始筹备。”

罗飞点点头:“分头行动也好,倒是没必要都拴在一块。岳先生呢,你有什么打算?”

“我哪也不去。”岳东北懒洋洋地说道,“过两天就得进林子了,我得抓紧时间好好休息休息,养精蓄锐。”

罗飞和周立玮也不勉强,他们原本和岳东北也没有太多的共同语言,甚至有些乐得少了一个总是喋喋不休的话篓子。

稍事休息之后,罗飞先行出发。此时雨仍未停,不过雨势比起昨日要小了很多。罗飞略微打听了一下,很快得知新来的客人住在寨子偏北的孙头家。

一路找到了目的地,其间并没有费太大的周折。但不巧的是,那个客人却在罗飞到来前十分钟左右独自出去了。

房主老孙也不知道那人去了哪里,何时能回来。至于那人的来历,到祢闳寨的目的,老孙更是答不上来。罗飞坐下来等了个把小时后,终于按捺不住,决定还是先回去,下次再来拜访。

往回走时没了念想,一种雨中独行的落寞感便涌了上来。罗飞有好几次甚至停下来前后四顾,希望能找到一两个同行闲聊的人。但寨民们不是在家中避雨,便是去田间劳作了,山路上总是空旷旷地不见人迹。如此走了约十来分钟,才看见有人从前面的一个岔口处拐了出来。

虽然双方都带着蓑笠,但罗飞还是一眼认出那人正是周立玮,再看那岔口处,连接的果然是通往白剑恶家的小路。

“这么巧啊。”罗飞笑着迎上前,“你见到白剑恶了吗?”

“正在全力筹备着呢。这人做事倒是真不含糊,他说明天上午会主动来找我们的。”周立玮说完自己这边的情况,眼神往罗飞身后撇了一下,问道,“怎么样?那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历?”

罗飞苦笑了一下:“嗨,他出去了。等了半天也没等着。”

“没等着?”周立玮似乎不明白罗飞的意思,“他不一直跟在你的后面吗?”

“什么?”罗飞诧异地叫了一声,然后蓦地转过头,果然,在他身后山路的视线尽头,一个人影正远远地伫立着,向着这边眺望。

那人一身黑衣,衣帽几乎遮住了整个脸庞,不论从身形还是穿着上来看,正是昨天和罗飞三人擦肩而过的那个男子。

“怎么回事?他到底想干什么?”罗飞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自己等了那么久,此人一直不出现,现在往回走了,他又一路鬼鬼祟祟地跟着,实在是令人生疑。

“你不知道他在你身后?”周立玮从罗飞的神情上看出了些端倪,然后他果断地一拍罗飞的肩膀,“走,我们一块过去问个究竟。”

罗飞点点头:“也好!”随即,两人一同迈开脚步,向着男子站立的地点走去。

那男子见罗飞和周立玮冲着自己走来,先是愣了片刻,然后突然转过身,往相反的方向跑开了。由于他本来就是站在山路的尽头,这一跑,转眼就钻进山坳中不见踪影了。

“嘿,还跑!”周立玮甩开胳膊,作出要追赶的架势。

罗飞伸手把他拦住:“算了,山路复杂,他如果刻意躲着我们,我们很难找到他的。还是先回去吧。”

周立玮收缩眼瞳,露出一丝狠劲:“这个人太可疑了。不弄个明白,我实在是放心不下。”

“不用着急。他既然跟着我,那肯定是有什么目的。现在目的没达到,他还会再来的。我们只要耐心地等待就行。”罗飞微笑着说完,调过头来,向着归途悠然而去。

周立玮也笑了起来,他快赶几步,跟上了罗飞的步伐:“呵呵。那好吧,我就遵从罗警官的高见。”

罗飞的判断一向都很准确,这一点在傍晚时分得到了印证。

老王今天去自己的田地中忙活了一下午,六点多天色渐暗的时候才回到家中。脸都顾不上擦一把,他就直接找到了罗飞:“罗警官,我下午遇见昨天来过的那个人。他托我给你说一声,今天晚上九点,他在西边的寨子口等你。”

“哦?”罗飞立刻来了精神,同时略有些自得地看了周立玮一眼。

周立玮会意地一笑:“呵呵,他还果真找上门来了。不过……为什么单独约见你呢?”

“那家伙什么意思?”岳东北也诧异地说道,“还非得约在夜里,而且是那么个偏僻的地方。”

西边寨子口?罗飞想起自己第一天进寨时曾经过那里。那是寨子的最外缘,周围除了河道,就是田地。寨子里最近的住户距那里也有半里地的路程。可以想象,到了晚上九点的时候,那个地方肯定是杳无人迹的。

“他不会有什么歹意吧?要不我陪你一块去?”周立玮主动提了出来。

“还是算了吧。”罗飞斟酌片刻后,回答说,“他约了我一个人,我们去两个人,未免显得有些不够大气。而且对方没准还会有什么疑虑呢?只要我小心提防,应该不会出什么意外。呵,难道你们忘了,我可是干警察的。”

“话是这么说,不过这是非之地,能做到万无一失才好。”周立玮低头想了会,有了个主意,“不如这样吧。你单独去赴约,我呢,找个隐蔽的地方远远看着。这样既不会让对方不舒服,有什么意外的时候,我还可以帮上忙。”

“我看这样最好!”岳东北跟着附和,这两人难得有了意见一致的时候,“眼看就要进‘恐怖谷’了,这时候可不要节外生枝,搞出其他麻烦来。”

见两个同伴都这么坚持,罗飞点了点头,算是默许了。

晚饭过后,雨势又大了起来,哗啦啦地竟似天漏了一般。罗飞原本希望九点前大雨能缓上一缓,但天不随人意,到了八点半左右,他也只好硬起头皮,准备冒雨出发了。按照事先商量好的计划,周立玮也将跟在他身后,远远随行。

老王见罗飞二人来到东屋门口开始穿戴蓑笠,在自己屋中扯起嗓门,大声嘱咐了一句:“这个天,可得离河道远一些。”

因为雨声的影响,罗飞没有听清,不过老王的语气显然非常郑重,他连忙追问了一句:“什么,你说什么?!”

“雨大,小心山洪!离河道远点!”老王走到主屋门边,大声重复了一遍。

见老王神情关切,罗飞不禁想起了南明山派出所的门卫郑师傅。那个雪夜,自己要独自上山的时候,老郑也是颇为担忧。还有在明泽岛时的房东孙发超,正是这些普普通通的人,他们的善良和淳朴赋予了自己每次历险时的意义。

心中一股暖流慢慢涌起,但罗飞在这种心情下向来不善多表达什么,他只是做了个明白的手势,然后打亮手电筒,一头扎进了滂沱的大雨中。

天色早已大黑,没有一点亮色。仅凭手电筒的微光在泥泞的山路上前行,小心谨慎自然不用多说。河道似乎就在离山路不远的地方,可以清晰地听见“哗哗”的水流奔涌声。这一片山上的雨水最后都汇集入这条河道,水势自然不小。

沿途没有遇见到一个人影。在这苍茫的天地间,罗飞忽然感觉到自己是如此的渺小。间或回头看看,身后一两百米的地方隐约有光亮闪烁,罗飞知道那是周立玮在远远跟随,心中的孤寂感才稍稍排遣了一些。

接近西边的寨子口,罗飞才明白临行前老王为什么会刻意嘱咐那句话。从地形上看,这里有一段正处于山坳的夹隙中。山路在山坳的口部分成两条,一条穿过山坳,几乎与河道贴在了一块,而另一条则往上盘过,紧挨着高出的一片梯田。

有了老王的提醒,罗飞自然选择了往上的路途。再往前走便出寨子了,这里应该就是约定的地点。罗飞站在路边,把手电对着来路的方向。这样那个男子从寨子里过来,很容易便会发现他的所在。

过了片刻,周立玮也跟了上来,他没有和罗飞打招呼,直接走向了梯田深处。走出有三四十米,大约是找定了蹲守的地点,他手中的电筒熄灭了,身形也随之陷入了黑暗,再看不到一点踪影。

罗飞看看手表,离九点还有八九分钟的样子,那个人应该很快也会到了吧?

可事情并不像罗飞想象的那么顺利,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山路上却是黑乎乎一片,始终不见人迹。

很快,时间已经过了九点,罗飞皱起眉头,在心里暗暗念叨:“这家伙搞的什么名堂?难道要失约吗?”

正在迷茫间,忽听得远处山脉间隐约有“轰隆隆”的声音响起,似乎发生了什么异动。

那声音闷沉闷沉的,虽然音量尚不算大,但却带着一种难以名状的气势,恰似有千军万马正从天际奔腾而来。罗飞先是一愣,侧耳倾听片刻后,猛然明白过来,心中一惊:山洪果然爆发了!

倏忽之间,那声音已大了很多,气势汹汹的逼向了山坳。罗飞虽然处在高地,在如此阵势下,还是情不自禁地往背离河道的方向连退了好几步,同时举起手电,向河道上游照视着。那河道中雨水奔流,初时还不见异常,随着“轰隆隆”的声音越来越近,突然间,平地爆出一道白光,一堵硕大的水墙从天而降,向着山坳处狠狠地砸了过来!

罗飞虽远在数十米开外,但仍被这洪水惊人的气势压的几乎窒息。大约一两秒钟过后,只听得脚下的山坳中“轰”的一声巨响,水花飞溅,回声萦绕良久,终于重归平静。

罗飞却仍未从这骇人的阵势中恢复过来,直到背后有人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才蓦然警醒。

“罗警官,你没事吧?”说话的正是周立玮。想必他也是被山洪的气势所震撼,再加上约定的时间已过,所以按捺不住从暗处走了出来。

罗飞“吁”地长出了一口气,感慨道:“好厉害的山洪!”然后小心翼翼地往山坳边走上了几步,抬起手电照看山坳下的河道。

不出所料,原本贴在河道边的山路已经完全被大水淹没了。此时周立玮也跟了过来,两人互视了一眼,心中均暗暗后怕。如果没有老王事先提醒,两人又倏忽大意,在山坳下等待的话,此时只怕已经魂归天外了。

良久之后,周立玮似乎才想起此行的目的,问道:“罗警官,时间早就过了,我们还等吗?”

罗飞摇了摇头:“他如果有心失约,我们等多久也没有意义,还是先回去吧。”

说完,他抬头看向黑暗的远方,不知在想着些什么。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