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魂谷·雅库玛的诅咒

摄魂谷·雅库玛的诅咒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五章 磨盘山史事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五章 磨盘山史事

这是众人在祢闳寨逗留的最后一天了,根据计划,明天他们即将出发,前往丛林深处的恐怖谷。

早晨时分,雨水终于小了一些。因为与白剑恶约好了要开个临行前的准备会,所以三人起得并不算太晚。

罗飞用最快的速度吃完了早饭,然后对两个同伴说道:“我先往北边跑一趟,随后直接到白剑恶那里会合吧。”

“北边?是去找昨天约你的那个人?”岳东北猜测道。

罗飞点点头。

周立玮略一沉吟:“那你快去快回。这边很多事情,都得你在场才方便。”

“放心吧。”罗飞一边应着,一边已快步出门而去。

到了老孙家,正遇见主人从屋内出来,似乎准备锁门离开。看他的一身行头,应该是往地里去。

“那个客人又不在吗?”罗飞见偏屋也都上了锁,有些失望地问道。

“客人?”老孙愣了一下,“哦,他已经走了呀。”

“走了?”这一下大出罗飞的预料,“去哪里了?”

老孙木然摇了摇头:“这我哪知道?既然来到这个地方,那应该是去林子里了吧?”

罗飞继续追问:“那他什么时候走的?”

“昨天晚上。”老孙草草回答了一句,似乎有些不耐烦了。

昨天晚上?那么大的雨?罗飞尚埋头思索着,老孙已在一旁催促:“没别的事吧?我地里还忙着呢。”

“哦,你忙去吧。”罗飞无奈地撇了撇嘴,虽然有很多疑惑,但现在也无从深究,只能先放一放了。

转头又往白剑恶处而去,到了目的地,却见白剑恶、吴群、赵立文、周立玮、岳东北五人都已聚齐,众人围在一张方桌前,或坐或立,看起来就在等他了。

“你来啦。”白剑恶冲罗飞挥挥手,打了个招呼,“那我们就开始吧。”

罗飞走到方桌前,和其他人一样,都看向白剑恶,等待着他的下文。

白剑恶把目光挪向窗外的天空,凝神看了半晌后,说道:“也许我们该改变一下计划,推迟出发的时间了。”

“为什么?”岳东北立刻诧异地问道,他是最积极想要出发的人。

“这两天一直在下雨,一箭峡很有可能被大水淹没,而那里是通往恐怖谷的必经之路。所以我建议大家等雨停了之后再出发。”

“计划既然制定了,就应该去执行,改变计划只是无能的表现。”周立玮看着白剑恶冷冷地说道,“我们必须准时出发,即使你说的地方真的被水淹了,你也得想出别的办法来。”

白剑恶有些无奈地摊了摊手:“这是老天爷决定的事,我有什么办法?”

“既然如此,你当初就不该定下出发的日期,定下了又更改,我最讨厌这样的做事风格。”周立玮毫不退让,白剑恶一时无话可说,场面有些尴尬。

“只要雨停了,一箭峡就会畅通吗?”罗飞插了一句。

“照这样的雨势,要等峡谷中大水退掉,至少得在雨停了一天之后。”

罗飞又问:“我们走到一箭峡需要多长时间?”

“如果明天一早出发的话,那后天下午差不多能够到达。”

罗飞略一思索:“那这样吧,我们还是按原计划准备。如果明天雨势不减,就暂缓一缓;如果明早前雨停了,那就出发。”

白剑恶点点头:“我就是这个意思。”

周立玮虽然还有些不满,但罗飞表了态,他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哼”了一声:“那就请白寨主继续吧。”

“食物和清水我已经准备好,出发的时候每人一份。我们三个人会适当地多背一些。从这里到恐怖谷,距离大约在百里左右。全部是在丛林中穿行,没有任何现成的道路,所以行程会非常艰难,这一点你们要做好充足的思想准备。”说到这里,白剑恶看了岳东北一眼,似乎对他的前景颇不看好。

岳东北自然明白对方的意思,他昂起脸,傲然说道:“放心吧,我就是累死,也不会拖你们的后腿。”

“那你估计需要走多长时间才能到达?”罗飞问白剑恶。

“如果我们自己走,两天就够了。加上你们三个,得要三至四天的时间吧。”

“我们自己还需要准备什么东西呢?”

白剑恶不答反问:“你们现在有什么?”

“嗯。我们每个人都带了冲锋衣、登山鞋、登山包、水壶、指南针,还有一些食品。”罗飞细细数来,“比较大件的是一个帐篷和三个睡袋。”

“那足够了,剩下的东西我们会准备。”说完这句,白剑恶回头冲吴群挥了挥手,“你去把地图拿来吧。”

吴群答应一声,转身离开了屋子。白剑恶又对罗飞三人解释说:“虽然是由我们全程引路,但你们还是得对地形有个大致的了解,这样万一出了什么意外,你们自己也能有个应变的能力。”

“不错。”罗飞赞同地点点头,他本也有这个想法,现在对方先一步主动提出,那是再好不过了。

没过多长时间,吴群已折回了屋中,他手中多了一个半尺来长的长方形匣子。

那匣子看起来沉甸甸的,颜色灰白,竟似以纯银制成。匣子的外貌构型古色古香,且用金丝镶刻着兵马图案。

“这匣子里装的,就是李定国当年使用过的云南兵马地形图。”白剑恶见罗飞等人神色诧异,便笑着解释说。

“哦?”岳东北原来对看地图没什么兴趣,此时立刻来了精神,“那可是极具价值的文物了,快让我们见识见识。”

吴群把匣子放到桌上,然后轻轻揭开盖子,从里面拿出一大卷毛皮状的东西,交到了白剑恶的手中。

“这是……”岳东北的眼神紧紧相随,突然变得一亮,“羊皮!对了,对了!古时的作战地图为了防水、耐用,都是画在羊皮上的!”

白剑恶没有搭话,把那卷毛皮打开,略翻找了一下,然后从里面抽出一张来,摊在了桌上。

果然是一张白色的羊皮,虽然因年代久远,皮质已经明显发黄,但用朱笔绘在羊皮内侧的地图仍然清晰可见。

“你们来看看吧,这就是从祢闳寨往恐怖谷去的地形图。”

其实不待白剑恶招呼,罗飞三人已凑到了地图前面。吴群和赵立文却不为所动,仍在原地站着,想必是对这地图早已熟悉了吧。

“这里是祢闳寨,这里则是我们则是我们的目的地——恐怖谷。”白剑恶先后指了指地图上两个标记明显的红色圆点,向罗飞等人讲解道。

“嗯。”罗飞看着地图角落上的方向标记,判断着说,“从图上看起来,恐怖谷应该在祢闳寨正东方向偏南十度多一点的位置上。”

“准确地说,是十一点五度。”白剑恶赞许地看了罗飞一眼,然后继续在地图上指点,“我们顺着这条路前进,依次会经过磨盘山、一箭峡、清风口这几个地方。”

白剑恶刚刚说出的这三个地名,都在地图上用篆体小文明明白白地标注着,反倒是祢闳寨和恐怖谷没有显出地名。不过这是合乎逻辑的。“恐怖谷”是后人根据李定国的传说起的名字,“祢闳寨”则是靠李定国的残部支撑起来,这两个地名显然不可能出现在李定国所使用过的军事地图上。

“这代表什么?”罗飞发现地图上有一条很粗的实线,这条线先是绕过了磨盘山,然后在一箭峡与通往恐怖谷的路径相会,最后共同经清风口,到达恐怖谷,并继续向东边衍去。

“这就是寨子里那条河道的下游。”白剑恶解释道,“最终是要汇入澜沧江的。”

罗飞思索着点点头:“这么说,恐怖谷从海拔上来说,必祢闳寨是要低的?”

“不错。其实要去恐怖谷,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沿着河道顺流而行。不过那样就饶得太原了,这主要是因为中间隔了一座磨盘山。所以我们首先要往东翻过磨盘山,然后再顺流而下。”

“这么看起来,磨盘山倒像是横亘在恐怖谷前的一道天然屏障呢。”罗飞看着地图,颇有感悟地说了一句。

“厉害,厉害!”岳东北突然拍拍手,冲罗飞伸出了大拇指,“当年李定国正是据磨盘山之险,与吴三桂的追兵进行了最后一次大规模的正面交锋!如果不是小人泄漏了军机,吴三桂只怕就已葬身在磨盘山的草木丛中了。”

“是吗?”罗飞一时也来了兴趣,“请岳先生详细说说。”

岳东北自然不会放过这种卖弄学识的机会,他清清嗓子,抑扬顿挫地演说开来:“那是1659年,也就是顺治十六年的二月。李定国率领残军向西南边境一带溃败,吴三桂的清兵步步紧逼。李定国估计清军屡胜之后必然骄兵轻进,决定在磨盘山草木丛中设下埋伏,以泰安伯窦名望为第一道伏兵,广昌侯高文贵为第二道伏兵,武靖侯王国玺为第三道伏兵。部署已定,清军果然骄横,逍遥自在地进入伏击区。正在这一决定胜负之际,明光禄寺少卿卢桂生叛变投敌,把李定国设下埋伏的机密报告吴三桂。吴三桂大惊,立刻下令已进入二伏的清军前锋后撤,向路旁草木丛中搜杀伏兵。明兵因为没有得到号令不敢擅自出战,伤亡很大。窦名望迫不得已下令鸣炮出战;二伏、三伏军从也应声鸣炮,冲入敌军,双方展开一场惊心动魄的恶战,清将固山额真沙里布等被击毙,明将窦名望等也战亡。李定国坐镇山阜之上,听见号炮次序不对,知道情况有变化,派后军增援,才终于把清军击退。”

说罢,他还得意洋洋地看了白剑恶一眼:“怎么样,白寨主,我说的可有什么错误?”

“确实如此,岳先生倒真是学识渊博。”白剑恶显得有些惊讶。对历史感兴趣的人知道磨盘山战役倒不奇怪,但岳东北能把双方的统率将领说得一字不差,还真是令人刮目相看。

罗飞想象着当年那场惊心曲折的大战,不禁有些心驰神往,忍不住又问道:“那这场战斗,李定国一方究竟算胜还是败呢?”

“这还真是不好界定。”岳东北踌躇了片刻,“也许用‘惨胜’两个字形容比较贴切。”

“惨胜?怎么讲?”

“首先,李定国击退了清兵的追击,从战略目的上讲,应该是达到了效果;另外,明军在这一战中,沉重打击了占有明显优势的清军。清廷因损兵折将,大为恼怒,后经诸王、大臣会议后,于来年六月惩罚了多名统兵将领:多罗信郡王多尼罚银五千两,多罗平郡王罗可铎罚银四千两,多罗贝勒杜兰罚银二千两,征南将军赵布泰革职为民。清军损失之大,可见一斑。不过,”岳东北惋惜地摇摇头,“由于军机泄漏,原本的伏击战变成了肉搏,明军自身的消耗也很大。这种消耗对于军势已处强弩之末的李定国来说,无疑是惨痛的,所以称之为‘惨胜’!”

“好了,别再说这些题外话了。”周立玮对这些似乎不感兴趣,他挥了挥手,“还是讨论明天出发的事宜吧。”

罗飞理解地笑了笑,不再多问,转而把目光看向白剑恶。

“嗯,沿程的地形就是这样,你们大概有个了解就可以了。”白剑恶转头招呼吴群,“你把这些地图收起来吧。”

吴群走上前,将桌上的那张羊皮收入到那叠地图中,正要将那叠羊皮卷起时,忽然有张纸片从中飘了出来。

那纸片轻荡荡的,正好落在了岳东北面前的桌子上。岳东北顺手一抄,已将那纸片拿在了手中。这是一张宣纸,纸色发黄,边缘已有些腐损,看起来也是颇有些年代的物件了。

纸的一面写着几行文字,岳东北凝目看了片刻,然后兴奋地叫了起来:“哎呀,白寨主,没想到你这里的宝贝还不少啊。”

白剑恶皱起眉头没有说话,目光中却透出迷惑的神色。

罗飞好奇地凑过头去:“这是什么东西?”

“如果我的判断没错的话,这应该是李定国当年亲手书写的札记!这对我的研究简直太有价值了!”岳东北眼放异光,急吼吼地看向白剑恶,“白寨主,这样的东西你还有多少?赶快都拿来让我看看!”

白剑恶的反应却有些出人意料,只见他转头看向吴群,板起面孔问道:“怎么回事?这是从哪里来的?”

吴群则是一脸的茫然:“我……我也不知道啊。”

罗飞听出有些蹊跷,问白剑恶:“怎么?这张纸不是你们的吗?”

白剑恶摇摇头:“这些地图我们三个昨天还看过,怎么会突然冒出这张纸来?”

赵立文在寨主面前极少说话,此刻忍不住插了一句:“难道是夹在羊皮当中,我们一直没有发现?”

白剑恶沉默了片刻,然后不置可否地摇摇头,又问岳东北:“这纸上写的些什么?”

“所谓札记,其实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日记了。我们刚才在讨论磨盘山战役,巧得很,这篇札记似乎就是在战役当天的夜里写的。我念给你们听听啊。”岳东北摇头晃脑,开始念颂宣纸上的文字来,“磨盘山一役,余筹谋多时,心竭力苦。今日终得良机,三伏有序,埋雷于谷。若敌尽入,初伏乃发;燃地雷,二、三伏乃发。首尾击之,敌尽矣!不意肖小泄密,功亏一篑,三军浴血,余心痛切!唯所慰者,余独入贼群,斩数十骑,自伤七处,终力擒卢逆于阵前!明日卯时,必依军律,施拔舌刑,以告亡士之灵。”

由于都是文言文,罗飞等人听得并不是很明白。吴群和赵立文更是大眼瞪小眼,完全不知所云。白剑恶“嘿”了一声,说道:“岳先生,你就别卖弄文字了。我们都是粗人,你直接给讲讲是什么意思吧。”

岳东北神色得意:“好吧,那我就给你们翻译翻译。这段文字的前半部分,是李定国在自述磨盘山战役的前后经过,大致也就和我此前说过的情况差不多。后半部分有点意思,原来这李定国拼死冲入了吴三桂的军中,杀了几十个敌人,自己也负了七处伤,终于把泄漏军情的卢桂生活捉了回来。他准备在第二天早晨对这个家伙实施拔舌的刑罚呢!”

“斩数十骑,自伤七处……这个李定国真是勇猛过人。”罗飞先是赞叹了一句,又问道,“拔舌的刑罚有点奇怪啊,以前倒没有听说过。”

“嘿嘿。”岳东北阴森森地笑了两声,“这是李定国所创的刑罚,凡通敌泄密者,将会被用活生生拔掉舌头的方法予以处死。”

屋内出现短暂的寂静,众人想象者受刑者的惨状,都隐隐有些头皮发麻。

周立玮最先叹道:“泄密者固然可恶,可这样的刑罚,未免也太残酷了些。”

岳东北“嗤”地一笑:“李定国的残酷,你现在只不过知道了些皮毛。他如果不残酷,又怎会背上恶魔的名声?他不残酷,哈摩族又何至于对其憎畏如鬼怪,即使他死了,还要加以最恶毒的诅咒?嘿嘿,现在血瓶被打破,我真想看看哈摩族人在复活的恶魔面前如何恐惧颤抖呢。”

岳东北的这番话似乎让在场众人都有些反感,罗飞更是正色直言:“岳先生,我先不管你的理论是否荒谬,你简单地把‘李定国’定义为‘恶魔’已有些欠妥。我不懂历史,但现在看来,即使李定国的性格中有邪恶暴虐的一面,他的机智和勇猛也是不容抹杀的。而且从民族大义上来说,他应该是我们汉族人的英雄。”

岳东北却并未有所收敛,他晃着自己的肥脑袋:“民族大义?我们现在不谈民族大义,罗警官忘了吗,我们来到这里,是为了揭开恶魔的秘密。不过有一点很好,至少你开始对李定国这个人感兴趣了,相信以后你会在探索的过程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请把你手中的那张纸还给我吧。”白剑恶冷冷地打断了岳东北的话,“我们的祖辈都是李定国将军的部属,你今天的话似乎太多了点。”

果然,吴群和赵立文也正对着岳东北怒目相向,后者突然想起龙王庙前对方亮刀的那一幕,这使得他心中有些惴惴,不再多说什么,悻然把那页札记交到了白剑恶手中。

“先把它收起来。”白剑恶把札记转交给吴群,“回去好好翻查一遍,看羊皮里还有没有夹着其它东西。”

然后他又看向罗飞三人,说道:“今天就到这里吧。如果雨停了,那我们就明天上午八点准时在龙王庙前集合,按计划出发!”


本章附注:史料中在磨盘山一役中通敌泄密的卢桂生并未被李定国生擒,而是被清庭赏与了云南临元兵备道的官职。另外磨盘山的真实地点也不在勐腊,而在云南腾冲,小说中因情节需要,斗胆篡改,希望熟知历史的朋友们不要深究。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