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魂谷·雅库玛的诅咒

摄魂谷·雅库玛的诅咒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十章 恶魔现身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十章 恶魔现身

既然发现了刘云的尸体,那众人自然就有了掩埋的义务。不过刘云与吴群不同,埋在山林间只是权宜之计,日后家属肯定还会来寻尸。罗飞四下环顾着,希望能找一个易于分辨的所在。

很快,他就有了目标:在离河滩不远的丛林边缘,有一棵大树兀然挺立,足有七八十米高,直径也达到了两米左右,茂密的丛林也丝毫无法遮蔽住它的英姿。

一问之下,罗飞才知道这树是国家的一级保护植物,仅产在云南一带的河谷坡地中。由于它高于众树之顶,所以得了个颇具气势的名字:望天树。从这棵树的身形看,它至少也得有上千年的树龄了。

望天树!即使它望不了天,这丛林里发生的事情也应该被它尽收眼底了吧?可惜它无法开口,虽然洞悉着千百年来的恩怨悲欢,却只能如秘密般永远地埋藏下去。

刘云的尸体被暂时安葬在它的脚下。山风掠过,枝叶摇曳,发出沙沙的响声,似哭泣,似嗟叹。

数百年前的悲剧,为何到今日仍无法止歇?

处理完刘云的尸体,天色已经全黑。众人围坐在篝火旁,等着度过进入山林后的第二个夜晚。

有了昨夜的经历,此时每个人的心情都是复杂的。火光忽明忽暗,映出他们肃穆的表情,气氛既凝重又诡谲。

那个可怕的“恶魔”,是否正在某个黑暗的角落中窥视着他们?在他的眼中,这几个人是否就像待宰的羔羊一般柔弱无助?

“种种迹象,包括一些已经发生的事实都已经表明,我们正处在一个危险的境地中。”良久之后,罗飞打破了这种令人压抑的沉默状态,“所以今天晚上,警戒是必不可少的。”

“你们放心吧。”白剑恶指指赵立文说道,“我们两个会轮流值夜的。”

“不!值夜得两个人一组,而且,每个人都要参加!”罗飞态度坚决地说道,语气不容辩驳。

“两个人值夜?没那个必要吧?”岳东北咧咧嘴,似乎是很不愿意参与这项苦差。

罗飞立刻凝起双目,看向了岳东北。那目光像两把利剑一样,透着令人无法抵挡的锐气。

岳东北无法与这样的目光对视,他低下头,怯怯地嘟囔着:“……算了,如果一定要的话,那就按你说的办吧……”

“从现在开始,大家的行动都得听从我的安排。我是一个警察,在这样的非常时刻,我必须为每个人的安全负责。”罗飞的目光从岳东北身上挪开,又依次扫过了在场的其他人,“对于这一点,谁有意见?”

没有人说话。此时的境况下,他们确实找不出任何理由去反驳罗飞的建议。

“既然没人反对,那我就先安排一下今晚的值夜顺序。”罗飞早已在心中做好了安排,此时有条不紊地说道,“我和白寨主值第一班,从今晚十点到十二点半;然后是我和赵立文,从十二点半到明天凌晨三点;第三班周老师和岳先生,凌晨三点到五点半。这样你们每个人值一班,有五个小时的睡眠时间。而我一个人值两班,只有两三个小时的睡眠时间。所以在十点之前,我会先眯一会,这段时间内,你们不能提前睡觉。”

听了罗飞这番安排,众人都有些发愣。尤其是岳东北和周立玮,两人互相看了一眼,神色尴尬。

岳东北讪讪地苦笑了一下,对罗飞说道:“罗警官,你看这个……还能不能调一下?我和你值第一班怎么样?”

“不能调。现在是什么时候?你们俩把私人观点上的矛盾先放一放,不要在内部就乱了阵脚。”罗飞的目光再次从众人脸上一一扫过,然后他伸手到腰间,摸出了一柄手枪。

这是一柄乌黑色的54式7.62毫米手枪,罗飞虽然一直把它带在身边,但很少拿出来用过。

在与罪恶搏斗的过程中,智力要远比武力来得重要。这是罗飞进入警校后,在第一堂课上听老师讲的第一句话。十多年来,这句话始终是他办案时最信奉的规则。

可是今天,罗飞却把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伙伴请了出来。他所面对的,究竟会是一场怎样的危机呢?

枪身闪着寒光,罗飞卸下弹夹,把子弹一粒粒地退出,全部检查了一遍后,又一粒粒装填了回去。然后他郑重其事地说道:“值夜的人,必须保持十二分的警惕,有任何异常情况出现,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发出警报。如果任何人有所懈怠,那后果将难以设想。请你们,一定要相信我的话!”

每个人都感受到了罗飞语气中的份量,就连岳东北也变得肃然起来。

“这支枪,我已经上好了子弹,即使在睡觉的时候,我也会把它握在手中。”罗飞一边说,一边提着手枪往帐篷边走去,“好了,现在我先去休息一会。到十点钟的时候,你们再把我叫醒。”

夜色越来越深。白剑恶、赵立文、周立玮、岳东北,四个人一同守到了十点,然后罗飞起来,周立玮和岳东北回帐篷睡下,赵立文就地休息,白剑恶则和罗飞开始第一轮的值夜。

夜色寂静,黑暗中却又似隐藏着无限的危机。

十二点半,第二轮值夜由罗飞和赵立文负责,然后是第三轮……一切按照罗飞设计好的方案进行了下去。

罗飞没有说谎。即使在他结束值夜,钻入睡袋中之后,他的右手仍牢牢地握住了那支手枪,似乎时刻都做好了应对突变的准备。

在一片忐忑不安的气氛中,众人在山林中的第二个夜晚终于平平安安地渡过了。当晨光再次照亮营地的时候,罗飞从睡梦中醒来,然后他长长地吁出了一口气。

什么都没有发生,这是否意味着自己的安排已经起到了效果呢?

其他人的神经看起来也放松了很多。大家收拾完营地,简单的吃了早饭,又开始了新一天的征程。

整个上午的时光都用在了穿越“一箭峡”上。名为“一箭峡”,盖是因为此处地势险恶,两山间隙只有大约“一箭”的距离。河流从峡谷中一路蜿蜒而过,个别山势极窄处,众人不得不涉水而行。

不过峡谷中的景色倒甚是别致。两侧青山巍峨,身畔河流潺潺。一路上不时有野兽下到山谷中喝水,见到众人走近时,便警觉地退至林中,但又不远去,只静静地窥视着这帮陌生的不速之客。

到了正午十二点左右,一行人终于走到了峡谷尽头。前方的地势变得平坦起来,不过仍可以感觉到总体有个下行的趋势。

“这里就是清风口。”白剑恶向众人介绍了此地的所在,“我们休息一下,吃个午饭吧。”

“我们离目的地是不是已经很近了?”罗飞记得那张地图上,“清风口”是最后一个被标注的地名。

“还有两个小时的路程吧。一直顺着这条河下去,然后往南一拐,就到了。恐怖谷……”白剑恶目视前方沉默了着,不知在想些什么,片刻之后,然后他转头看向罗飞,幽幽地说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们今天就可以达到哈摩族人的村寨。”

众人在丛林与河流中间找了个干爽处安歇下来,取出干粮,各自食用。经过一上午的辛苦跋涉,大家水壶里的饮水均已不多。赵立文到河滩边挖了一个小小的蓄水坑,没过多久,坑中已注满了从河流中渗过来的清水。

“你去帮大家把水壶都打满吧。”白剑恶对赵立文吩咐了一句。

赵立文答应一声,走过来挨个拣起众人的水壶,正要离去时,却听罗飞突然说道:“等等。”

赵立文停下脚步,不明所以。

罗飞笑了笑:“你把我们三个的水壶放下吧,我们每个人自己去打。”

周立玮心思敏动,立刻明白了罗飞的用意,他脸色一变,略带惊疑地依次看向众人。

赵立文愣在原地,询问似地看着白剑恶。白剑恶则沉着脸,阴森森地问了一句:“罗警官,你这是什么意思?”

岳东北见气氛有些僵持,尴尬地笑了笑,想打个圆场:“嘿嘿,虽然有吴群的前车之鉴,可是……罗警官,你这也未免太小心了一点……”

“现在的状况,怎样小心也不过分。”周立玮经过一番判断后,站在了罗飞一边,“大家还是听从罗警官的吩咐吧。白寨主不要往心里去。”

白剑恶冷笑了一声:“那好,就都拿上自己的水壶,各人打各人的。”

赵立文把罗飞三人的水壶扔下,向着河滩处走去,他虽然一言不发,但神态举止中显得甚为不满。

周立玮上前把水壶拣起,然后分发到罗飞二人的手中:“我们也去吧。”说完,他已当先转身,走在了前头。

罗飞和岳东北也先后起身,跟了过去。到达水坑边,却见赵立文最先灌满了他和白剑恶的水壶,然后很不友好地瞪了罗飞一眼,转身便走。

周立玮待他走远,压低声音问道:“罗警官,你是觉得他们两个有问题?”

罗飞沉吟着回答:“我倒不是刻意怀疑谁,只是非常时刻,我们每个人行事,最好都不要留任何疏漏。”

周立玮无声地点点头,表示已明白罗飞的意思。然后他蹲下身,将自己的水壶浸入坑中,取满了一壶清水。

岳东北却不屑地咧着嘴,口中念念有词:“吴群的死怎么会怀疑到他们俩头上?无稽之谈,纯属无稽之谈。”

罗飞没兴趣在此时与他多费口舌,只是淡淡一笑,自己打了水,也转身离去了。

岳东北看着罗飞的背影,似乎颇无奈地摇了摇头,嘴里兀自在念叨着:“过于警觉,职业病,职业病……”

这一段小插曲使得众人间的关系出现了一些微妙的感觉。接下来的休息时间内,大家都底着头进食喝水,没有人愿意在这种气氛下多说什么。

白剑恶始终沉着脸,他的心情似乎是最复杂的。“恐怖谷”已近在眼前,他的向导任务很快就会完成了。可是那神秘的“恶魔力量”,会因此就放过了他吗?

等众人都吃喝完毕,白剑恶率先站起身来:“还有最后一段路程了,我们抓紧出发吧,到了哈摩族人的村寨再好好的休息。”

罗飞点点头,正要招呼大家动身,突然心头涌起一阵奇怪的感觉。

那感觉似从人心底的最深处滋生出来,开始时若有若无,但很快便弥漫开来,迅速渗遍了全身!

一种恐怖的感觉!

罗飞有些茫然地四下环顾。这时,他听见了一阵笑声。

阴侧侧的笑声,干涩嘶哑,直穿人的耳膜。虽然是笑声,但这笑声中却包含了太多令人毛骨悚然的情绪:悲伤、仇恨、绝望、恐惧、狰狞……

总之,这笑声给人带来的感觉,绝对比你所听过的任何哭泣都要凄惨、可怕!

众人全都骇异地瞪大了眼睛,看着不远处的丛林。

笑声,正是从那个地方传出。

赵立文咬咬牙,“唰”地一声拔刀在手,迈腿就要往那笑声发出的地方奔去。

白剑恶低喝一声:“等等,我们一起去!”说罢,他也拔出刀来,三两步赶到了赵立文身边。

罗飞的呼吸逐渐急促,他惊恐地瞪大了眼睛,那笑声像一记记重锤,不停敲打着他的心脏,他感觉自己有些支撑不住了。

周立玮注意到了罗飞的异常,他关切地上前一步:“罗警官,你怎么了?”

罗飞痛苦地摇着头,似乎已很难说出话来。便在这时,旁边突然有一只手重重地攥在了周立玮的小臂上。

周立玮猛地转过头,几乎和岳东北贴了个脸对脸,对方那胖乎乎的面庞此时也因为恐惧而扭曲着,双眼圆睁,可目光却迷离飘散。

“他……他来了,……恶魔……”岳东北含混不清地嘟噜着,像是从舌跟深处挤出了这些话语。

周立玮也禁不住感到自己的头皮有些发麻,他凝起双目,看向那幽暗阴森的丛林。

他正看见赵立文和白剑恶手执利刃,相伴扎入了密林之中。

当那笑声刚刚响起的时候,赵立文也本能地感到过一丝恐惧,可随即,愤怒的情绪便在他心中占据了绝对的上风。他双眼泛着血丝,右手紧紧地握着刀柄,臂腕上青筋凸现。

这是一种夹杂着悲伤、绝望和自尊的愤怒。短短几天的时间,他已经失去了两个伙伴,这无疑会使他产生一种兔死狐悲的凄凉感觉。

薛明飞和吴群死时的惨状时常会出现在他的脑海中。自己会成为下一个目标吗?这是他心底深处无法回避的问题。

更令赵立文难以忍受的是,那个可怕的施暴者至今还没有露出一丝的端倪。他知道,那家伙正在暗中窥伺着自己,他随时可能下手,给自己致命的一击。

那感觉就像是屠夫在窥伺着自己豢养的猪一样。

每每想到这一点,赵立文就郁闷得近乎疯狂。他虽然不爱说话,但骨子里是个极为骄傲的人。他憎恨对方对自己的蔑视,憎恨,使他忘记了恐惧。

不管你拥有多么可怕的力量,我也要面对面地和你拼杀一番!这就是赵立文冲入丛林时,大脑中唯一的想法。

这想法让他热血上涌。他认准了笑声的来向,直愣愣地扑了过去,没有做任何的防备。

面对一个凶残的对手,赵立文的这种状态无疑是危险的。相比起来,白剑恶就要冷静得多。但他并没有制止赵立文的鲁莽行为。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也让白剑恶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两个得力的手下莫名其妙地送了性命,而对手的矛头似乎的的确确是对准了自己。他究竟是谁?他怎么会知道雨神像的秘密?他究竟想干什么?这些问题像是一团迷雾,而自己就处于迷雾的中心,丝毫看不清前方的路径。

一定要冲出这团迷雾!而现在,机会终于到来。

突兀的笑声让白剑恶感觉到了其中暗藏的危机。但是数天来的压抑已经让他顾不了太多,他迫切地要看到遮蔽在迷雾后的东西。因此当赵立文冲出的时候,他紧紧地跟随其后,一边跑,一边警惕地四下打量着。

他不相信对方能同时对两个人下手。在这样的非常时刻,如果牺牲掉赵立文能给自己赢得反击的机会,那也是值得的。

主仆二人就这样一前一后,向着那难以预知的危险步步逼近……

突然间,笑声止歇了,林子里变得一片寂静。

赵立文如同一只失去了目标的猎犬,他蓦地站住,持刀茫然四顾。

白剑恶亦停下脚步,低声嘱咐:“不要慌,保持警戒,仔细搜索。”

这是林中一处地势险恶的所在。不但草木繁密,枝叶蔽天,而且在前方不远处,兀然屹立着一块巨石,那巨石约有七八米高,正面直峻陡峭,侧面则与山势相融,看起来倒像是天工在山坡上刻意修葺的平台一般。

几棵高大粗壮的树木紧贴巨石而生,其间又有藤蔓纠缠,附着在巨石之上。

很快,白赵二人的目光便双双盯死了那块巨石。不过吸引住他们的并不是大自然的奇景,而是巨石上两行醒目的大字。

每个字的大小都有半尺见方,颜色赤红。共十六个字上下排列,组成了两句话:

与魔同行,大喜无虑。

心生异志,入恐怖狱!

字迹的边缘竟隐隐有扭曲飘动的感觉,看起来像是幽森的火苗,诡谲异常。

白赵二人都是李定国部属的后代,自然知道这十六个字的来历和涵义,脸色均为之一变。

片刻后,赵立文迈动脚步,慢慢地向那巨石近前走去。

白剑恶与他保持着两米左右的距离,同时身体微侧,极为警觉地四下观察着,以防任何异动的出现。

赵立文来到巨石下,近距离把那十六个字看了个清清楚楚。眼前出现的情形让他愣在了那里,全身皮肤都有一种发凉的感觉。当最初的震撼过去之后,他的脸上浮现出极度憎恨和厌恶的情绪,然后他举起手中的砍刀,向着那些字狠狠地劈了过去。

刀刃触及之处,组成那些字的赤红色笔画骚动起来,四散游离,原来竟是一条条赤身黑足的蜈蚣。这些蜈蚣大小不一,密匝匝地聚在一起,确实让人视之悚然。

赵立文一刀又一刀,不断向那石壁砍去,每一刀下去,都有数只蜈蚣身首异处,残肢扑簌簌地掉入下方的草丛中。同时汁液飞溅,一股腥臭的气味蔓延开来。

白剑恶见赵立文的情绪有些癫狂,在身后喝道:“行了,别再砍了!”但赵立文却不管不顾,依旧刀刀竭力,似乎几天来压抑着的恐惧、愤怒和悲伤此时发泄在了这些蜈蚣身上。

巨石上的藤蔓也难免遭受了池鱼之秧,在赵立文的劈砍下,纷纷断裂。其中有些根藤蔓贯穿了巨石上下,在被劈断之后,立刻便飞速地弹了出去。

赵立文一愣,正觉得有些奇怪,忽然脚踝上一紧,已被一根藤蔓紧紧地缠住。随即一股极大的力量将他拉得倒立了起来。还没等他有任何反应,整个身体已然腾空,向着高处而去。突然失去了对自己的控制,赵立文忍不住大声惊呼起来:“啊……”

这一下变故来得极快,白剑恶发现异常后,只来得及惊呼了一声“小心!”赵立文的身体已经消失在了头顶几株大树的枝叶深处。那枝叶间的摇摆尚未停息,赵立文的惊呼声忽地嘎然而止,随即,一片血雨从枝叶间穿过,飘洒而下。

雨点落在白剑恶抬仰着的面庞上,尚带着热乎乎的体温。白剑恶的心,却已在此时冰凉到了极点。

……

看着白剑恶和赵立文二人冲入丛林的时候,周立玮就有一种极不好的预感。但他并没有阻拦。

进入丛林的第一个夜晚,那条被剥了皮的蛇突然空降在众人的营地上。从那个时候开始,周立玮的心里就一直不踏实,就好像是坐在了一颗定时炸弹上,麻烦随时可能降临。

后来事情的发展更加令他担忧。虽然到目前为止,那个神秘“恶魔”的行动并没有指向自己的迹象,但他很清楚,在这样一个环境下,自己和白剑恶等人已完全是一种同舟共济的关系。

两种力量的对抗必然会有一个结果。从周立玮的角度来讲,他不仅希望白剑恶等人能够力挽狂澜,而且,这结果不能来得太晚。

现在,面对面的碰撞终于到来了。在那茂密的丛林中,事态将向着哪个方向发展呢?

大约两三分钟后,一声瘆人的惨呼似乎揭示了上述问题的答案。

周立玮心中一凛,他往自己的身边看了看:罗飞和岳东北正处于一种极不正常的精神状态中。

周立玮的额头渗出了汗珠。他必须得做点什么了!虽然从目前看来,自己的境地仍是安全的。但丛林中那可怕又神秘的力量到底是什么?“他”有什么目的?自己是否有足够的勇气去单独面对“他”?

一番权衡之后,周立玮终于下定了决心,然后他离开河滩,向着丛林方向走去。

不过他的选择看起来并没有什么意义。因为他刚刚踏入丛林,后脑便挨了重重的一击,随即他便眼前一黑,扑倒在了一堆枯枝败草中。

……

恐惧的感觉来得如此突然,片刻之间,罗飞已浑身冰凉,仿佛堕入了地狱一般。

他被一片浓黑浓黑的雾霭重重包围着,看不到任何属于人世间的光亮。有生以来,在他脑海中曾出现过的所有可怕的事物,此刻都躲藏在那片雾霭中,时隐时现。它们或怪叫,或阴笑,或哭泣,发出各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这是一种发自心灵最深处,却又渗入全身每一块骨髓、每一片肌肤,甚而每一根毛孔的恐惧,那感觉紧紧包裹着你,让人根本无处可藏!

而一丝难以言喻的神秘气息仍在附近飘荡。某些你根本无法想象的可怕的东西正在慢慢走来,它已越来越近,你看不到它,但却清晰的感觉到它的存在!

类似这般的巨大恐惧压迫着罗飞的心脏,使他近乎窒息。他张开嘴大声呼喊着,但自己却无法听见自己的声音。他想凝起最后一丝残存的理智,对抗那如波涛般汹涌而至的可怕情感,但这努力是徒劳的。在持续不断的精神重压下,罗飞觉得自己的大脑中有什么东西被折断了,同时他的心脏也随之暴烈地跳动着,似乎已跃出了胸腔之外。他再也无法支撑,已到达崩溃的边缘!

飘荡在四周的恐惧终于显出了真形。那是一个幽灵般的黑影,“它”从雾霭中走来,慢慢地逼近到罗飞身边。

罗飞一边往后躲避,一边想骇然地想看清“它”的容貌。可在他面前,只有一双包裹在黑布中的眼睛。那眼睛布满了赤红的血丝,虽然精光闪动,但却不带有任何属于光明世界的情感。

那双眼睛瞪视着罗飞,传递出令人战栗的悲伤、绝望、仇恨和恐惧。

然后似乎有什么东西触到了罗飞的脸庞上,随即有液体流下,渗入罗飞的嘴唇中。

甜腥的液体,尚有一丝余温。

“恶魔!‘它’就是来自地狱的恶魔吗?”罗飞想大喊,但他发现的自己的舌头已经僵直。

以上便是存在于罗飞脑海中最后的记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