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魂谷·雅库玛的诅咒

摄魂谷·雅库玛的诅咒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十二章 夜宴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十二章 夜宴

来自祢闳寨的河流一路向着东南方向奔涌,出国界后,在老挝境内汇入澜沧江,最终归于南海。这段旅途蜿蜒曲折,不知经过了多少深沟浅壑,河水滋润着两岸的土地,孕育了无数的生灵。

离清风口不远的地方,有一片广袤的山间盆地,河流恰擦过盆地的北沿,河水注入谷中,形成了一汪静谧的山池。此处山清水秀,林木富饶,哈摩族世世代代便依傍着这汪池水而居。

不过与整块盆地想比,山池所占的面积并不算大。南部的大部分区域因为缺少水源的滋润,千百年来从未有人烟长期定居。

哈摩族聚居地的西南方向上有一座矮山,翻过这座矮山后,便又可见一片山坳。这片山坳的海拔相对较高,但丛林密布,地势险恶,所以距离虽不算远,但哈摩族人的足迹却极少涉及至此。

三百多年前,李定国率领着最后的残部,在这片山坳中驻扎了近三年的时间。其间,与前来追剿的清兵大大小小历百余战。累累青山中,不知埋藏着多少两军将士的尸骸。

这片山坳也因此有了一个令人闻之生畏的名字:恐怖谷。

罗飞等人跟着安密来到哈摩族的村寨时,正值傍晚时分。此时天空明净,微风徐徐,清澈的山池泛着鳞鳞的波光,池边散筑着木屋竹阁,景卷优美,直如世外桃源一般。

也许是因为初离险境的缘故,即使到了这样一个祥和的村寨中,罗飞心中也还是有些忐忑。他抬头环顾着四周,总觉得这片宁静中暗藏着一丝诡异的气氛。

一路上,白剑恶已向罗飞大致介绍了哈摩族的情况。这里虽然地处偏僻,但哈摩族世代繁衍,人丁达数千,比祢闳寨的规模要大了好多。族内男子狩猎打鱼,女子农耕畜牧,基本上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有时他们也会与外界做一些简单的物质交换,在这个过程中,与他们往来最为密切的就是祢闳寨。族人间至今仍通用哈摩土语,但部分人也掌握了基本的汉族语言。

世袭的首领在族人中具有绝对的权威。此外族中圣女和大祭司的尊崇地位也不容动摇。在这个原始的村寨中,祭司是一个独特的群体。这个职位只有族中公认的智者才能担任,除了主持节日的祭拜活动外,他们还肩负着传播本族文化和行医治病的责任。

祭司中最为德高望重着被尊为大祭司,具有除首领之外最高的权力。大祭司的职位并非世袭,而是在前任离世后,由众祭司推举,首领认可而产生新的接替者。

圣女的地位比较特殊,她是由每一任圣女亲自挑选出自己的继任者。圣女没有什么实际上的权力,她唯一的职责便是守护着族中世代相传的圣物:血瓶。

罗飞已然知道,那血瓶中其实盛满了李定国的血液。而哈摩族人则认为:血瓶中封存着的是数百年前被本族勇士降服的恐怖恶魔。岳东北的那套学术也正是基此而衍生。

圣女的一生不允许婚配。当她们步入中年的时候,便会在族人中挑选聪慧乖巧的女孩,作为自己的接班人。

这种挑选是双向的,被选中的女孩拥有拒绝的权力。在女孩做出决定之前,圣女会郑重地向她以及她的家人强调:如果她接受了这个挑选,那么她将承担起整个族群积攒了数百年的苦难!

即使如此,还从来没有人拒绝过这种挑选。事实上,成为圣女是所有哈摩女子心中最荣耀的事情,尽管这种荣耀是伴随着巨大的苦难而来。

罗飞对这些情况显得很感兴趣,他进而向白剑恶追问所谓的苦难具体指的是什么。但白剑恶对此也所知不详。罗飞只好先把疑惑放下,等待合适的机会再向哈摩族人打听。

安密直接把罗飞等人领向了自己居住的地方。一路上的哈摩族人见到他们到来,全都毕恭毕敬地让到道路两旁,向着年轻的首领鞠躬问好。安密对他们大多只是轻轻一瞥,只当遇见上了年纪的长辈时,他才停下脚步,匆匆地搭上几句话。

罗飞虽然听不懂哈摩语言,但从对话者的目光神态可以判断出话题基本是围绕他们几个不速之客展开的。一番简短的介绍后,族人往往便露出敬畏的神情,对他们合胸施礼。

如此两三次之后,罗飞终于按捺不住,得空向白剑恶低声问道:“他们都说了些什么?”

“安密大人说,你是汉人中专门对抗黑暗的勇士。”白剑恶说完这句,又指指周立玮和岳东北,“他们两人,则是汉人中的祭司。”

罗飞禁不住哑然失笑,不过转念一想,警察、学者、医生,在哈摩族的社会结构中,勇士和祭司倒的确是最为接近的描述了。

安密的住所在村寨的中心部位,共有三间房屋,虽然只是由泥土、粗木和毡布盖成,但门阔墙高,屋外还用土坯垒出了一个院子,在这样的深山之中,可算是“豪华”了。

进了院子后,安密并没有把大家往屋子里引,而是就地向那四个随从吩咐了一番。随从们立刻开始忙碌起来,他们首先从屋子里搬出了桌椅板凳,在院子当中摆好。此时天色已黑,他们又点起十数根火把,间插在土墙之上,小小的院子中随之火光闪烁,增添了不少亮色。

“朋友们从远方来,今天,我就在家中招待大家。请坐!”安密指着那些桌椅说道,他的语音虽然生硬,但神情却颇为诚挚。

祢闳寨和哈摩族平日里常有往来,安密三年前接任首领的时候,白剑恶还亲自前来参加过即位典礼,所以这两人原本就认识。此时白剑恶率先上前一步,坐在了桌边,然后又招呼罗飞等人道:“来,既然安密大人如此厚待,我们也不要再客气了。”

罗飞对安密友好地笑了笑,然后与周岳二人一同坐下。安密随后也坐了。那张圆桌直径约近两米,此时仍宽宽绰绰,椅凳也有富裕。罗飞指指一旁的四个随从,对安密说道:“让他们也来坐吧?”

安密诧异地看了罗飞一眼:“他们怎么能和客人坐在一起?”然后他转过头,说了一番哈摩语言,随从们齐齐应了一声,向院外散去了。

罗飞暗暗摇头,不过转念一想,在社会结构如此原始的族群中,如果首领不维持住森严的等级制度,那是很难统领众人的。

岳东北怡然自得的看着眼前的情形,似乎觉得颇为有趣。周立玮则板着脸,心里不知在想着些什么。

此前众人忙着赶路,尚未有机会详细交谈。现在都坐定了,白剑恶首先开了口,向安密问道:“今天怎么这么巧,安密大人也来到了清风口?”

“你应该已经知道。我们族的圣物丢失了。”安密面色沉重,“这半年来,我经常会带着人出去寻找。今天正找到清风口附近,忽然听见有人呼叫,我们就过来了。”

“就是那个血瓶吧?”白剑恶咧了咧嘴,以示同情,“有一段时间你们有族人从山里跑出来,圣物丢失的事情,我也听到了一些传闻。你们在林子里找,是有了什么线索吗?”

安密眼中闪过一丝愤怒的光芒,似乎有一股火焰正在他体内熊熊燃起,然后他深深吸了口气,控制了一下情绪,才咬着牙说道:“圣物是被一个汉族的年轻人偷走的。半年多前,有人看到他还在丛林里活动。”

罗飞三人面面相觑,脑子里同时想到了昆明精神病院中的那个恐惧症患者。罗飞立刻拿出了那张照片,递到安密面前:“你看看,是不是这个人?”

安密抢过照片,只扫了一眼,神色已大变,他“啪”地一声把照片拍在了桌上,厉声喝问:“你们认识他?他在哪里?!”

“不,不认识。”罗飞见对方情绪激动,连忙解释说,“实际上,我们就是为了调查他的情况来的。他已经成了一个疯子,可是说得到了惩罚。”

“被吓疯的。”周立玮郑重其事地补充了一句。

“吓疯了?”安密脸上露出复杂的表情,他又拿起那张照片,恨恨地瞪视着,良久之后,才嘶哑着声音说道:“那真是便宜他了!”

他的语调中带着一股透骨的寒意,恨不能将照片中的人生吞活剥了一般。岳东北想到那年轻人正是根据自己的指点一路寻过来的,开始还有些得意,现在看到安密这副咬牙切齿的神情,心虚地把目光挪向了别处,显得极不自然。

“你们既然找到了他,一定知道圣物在哪里!?”安密此时抬起头,开始追问另一个重要的话题。

“血瓶现在龙州,不过——”罗飞无奈地停顿了片刻,“它已经被打破了。”

“什么!?”安密大叫了一声,“腾”地一下从座位上站起,右手一挥,不知从哪里摸出了一柄弯刀,狠狠地剁在了桌子上!

刚才那几个随从此时正好回来,见到首领这副模样,全都愣愣地站在院门口,一动也不敢动。罗飞等人也是噤若寒蝉,院子里寂静一片,空气似要凝固了一般。

安密的胸口激烈地起伏着,显然情绪正处于极度的振荡中。半晌之后,他才缓缓坐了下来,目光紧盯着桌上的弯刀,面沉似水。

白剑恶见那几个随从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处境甚是尴尬,忍不住轻轻碰了碰安密,冲他使了个眼色。安密一愣,似乎是刚看见那几个人,随即他招了招手,说了句哈摩土语。

随从们如释重负,小心翼翼地来到桌前。他们手中或抱酒坛,或端土盆,或捧海碗,原来却是准备酒菜去了。

土盆中装着热气腾腾的菜肴,略略一看,多是大块的肉类,想必应是山间的野味。另有人已将海碗挨个排开,然后给每个碗中都倒满了酒。一时间院子里肉香酒馥,缭绕不绝。

这一番伺候完毕,不待安密吩咐,几个随从又自觉地退了下去。等他们都出了院子,安密转头看着罗飞,恶狠狠地问道:“是他把圣物打破了?”

他一边说,一边用手指着桌上的那张照片,罗飞这才发现弯刀的刀尖不偏不倚,正剁进了那照片上男子的面孔,照片上的人也因此形容扭曲,看起来极为诡异。

罗飞想到那血瓶正是被自己打破的,不由得心中一凛。正恍然间,忽觉有人在踢自己的脚尖。举目扫视,只见岳东北挤眉弄眼,正一个劲地使着眼色。

罗飞自然明白对方的意思,不过他沉吟了一会,还是坦然说出了真相:“不,那个血瓶,是我给打破的。”

安密脸色陡变,一声呼喝之后,院外守候的四个随从立刻冲了进来。别看他们刚才上菜时唯唯诺诺,现在却如狼似虎一般。只见他们手持弯刀,步履迅捷,瞬息间已在罗飞等人身后形成了攻击的态势,只等着首领下令发话了。

安密伸手揪住罗飞的衣领:“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这样做?!”

周立玮等人也都紧张地看着罗飞,生知他若一句话说得不妥,立刻便会给众人招来大祸。

罗飞却神色镇定,他毫不畏惧地与安密对视着,同时缓缓说道:“这是一个误会,我当时并不知道血瓶是什么东西,我的行为只是在履行自己阻止罪恶的职责。”

“阻止罪恶?你放出了恶魔!你知道这会给我的族人带来多大的灾难?!”安密已经急红了双眼。

“我很抱歉。”罗飞诚挚地说了一句,然后他目光一闪,神情变得坚毅起来,“‘恶魔’也伤害了我的族人,所以我才会来到这里。不管以前发生过什么,现在,制服‘恶魔’,是我们共同的目的。”

安密依然逼视着罗飞,沉默不语,但脸色却在慢慢缓和。正在这时,忽听得一个苍老的声音在不远处说道:“‘恶魔’被解除了禁锢,那是神灵的安排。哈摩族的勇士不会畏惧任何险难。异族的朋友来帮助我们,安密大人应该如亲人一样去对待。”

众人转过头,只见一个清瘦的老者不知何时已来到了院内。他身着一件黑色的长袍,衣袖飘飘,虽然眉宇间颇带愁容,但却掩不住一股睿智脱俗的气质。

安密松开罗飞,看着那老者说道:“索图兰大祭司,你来了。”虽然他贵为族人首领,但和这老者打招呼的时候,语气也颇为尊敬。

索图兰指指那些剑拔弩张的随从们:“让他们退下吧。”

安密挥了挥手,诸人收起弯刀,井然有序地退了出去。周立玮等人这才松了口气。白剑恶此时站起身,冲着那老者行了个礼:“大祭司,多亏你及时赶到,消除了双方的误会。”

索图兰躬身还礼:“哈摩族和祢闳寨世代交好,深厚的友情已传承数百年,白寨主不用太客气了。”他说的汉语不但字正腔圆,而且遣词用句亦十分老辣。

随从们摆放桌椅时,已在安密身旁留了空座,想必就是为这老者准备的。索图兰此时在那空座坐下,看着罗飞等人说道:“你们都是白寨主带来的朋友吧?”

白剑恶点点头:“他们来自山外遥远的地方,是为了那‘恶魔’的秘密。”

索图兰的目光一一扫过三人,最后停留在罗飞的身上,然后他用赞许的口吻说道:“你是一个诚实和勇敢的人。”

“可他犯下了一个大错误。”安密似乎仍未完全放下心怀,又略带嘲讽意味地说道,“而且,真正的勇士,是不会让别人把刀架在脑袋上面的。”

罗飞却并不在意,只是说了句:“刀一旦出了鞘,威力就减弱了很多。”

安密皱起眉头,不太明白罗飞的意思。正在这时,忽听“砰”地一声闷响,自己插在桌面上的那柄弯刀突然跃了起来,向上直飞出两三米高,然后翻着跟头,落在了院内的地上。

安密脸色一变,再看那桌面时,已多出了一个圆溜溜的窟窿,桌子兀在微微颤动着,带着众人碗中的酒水也泛起了涟漪。

罗飞此时淡淡一笑,又说道:“真正危险的刀,你是看不到它的锋刃的。”

原来当诸随从持刀而入的时候,罗飞便已在桌下掏枪上膛,以备亟变。现在局势虽然缓和了,但他看出眼前这个年轻的哈摩族首领独断专行,喜怒无常,如果自己不能震慑住他,只怕以后合作起来会麻烦不断。于是便开枪击飞了他的弯刀,以示声色。

安密凝目看着罗飞,愣了片刻后,终于肃然说道:“好,好!果然是个有勇有谋的人。”

“行了,大家还是把刀枪都收起来,赶紧说些正事吧。”白剑恶出来打起了圆场。

“嗯。”安密点着头,顺势下了台阶,对罗飞说道,“你说的龙州在哪里?圣物怎么会破了,请详细讲一讲。”

罗飞便把自己破获那些文物走私案的情况,包括龙州怎么发生恐惧症病例,以及那个年轻人怎样从丛林中到了昆明精神病院等等,都描述了一遍。在座的两个哈摩人虽然对“警察”、“走私”等词汇非常陌生,但事情的大致经过倒了基本能听明白。

“原来是缅甸人想要获得我们族的圣物,你在阻止的时候,不小心毁坏了它。”索图兰摇摇头,显得颇为无奈,“唉,其实圣物如果真到了缅甸人手里,情况也不算太坏。”

“怎么讲?”罗飞不放过任何有疑问的细节。

“至少缅甸人会保持圣物的完好。他们对‘恶魔’比我们哈摩族更为畏惧。只是,缅甸人怎么会知道圣物的在龙州?”

“是偷盗圣物的窃贼主动找到缅甸人的。很遗憾,我们并没有找到那个最初把血瓶带到龙州的人。我还有个问题,缅甸人为什么会花那么大的价钱购买这个血瓶?”

“当年我们降服‘恶魔’的时候,西南方向的缅甸人也参与了。大家都震慑于‘恶魔’的可怕力量,所以在李定国死后,由我们哈摩的大祭司施法,将‘恶魔’封存于血瓶中。哈摩族承担着看守‘恶魔’的重任,也因此赢得了缅甸人的敬畏和尊重。这部分缅甸人的后代,现在多半在从事特殊的买卖,他们积累了很多金钱,但对‘恶魔’的畏惧,仍然代代相传。”

索图兰虽然没有言明,但罗飞心中明白,所谓“特殊的买卖”就是贩毒。由此看来,事情倒的确可以说通:缅甸毒贩由于作恶多端,反而会求神拜佛,对超出自然的力量非常敬畏,得知哈摩族的圣物遗失,他们不息代价也要找回,或是求个心安,甚而在当地族人中树立自己的威信,都是有可能的。

那个将血瓶转手给老黑的幕后人,看起来对这些情况都非常了解,所以才能指点老黑和缅甸人联系。这个人,又会是谁呢?

其他人似乎也在思考着这个问题,却见安密用手指点着桌上那张残破的照片说道:“是他偷走了我们的圣物,既然他没有离开丛林,那圣物怎么会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哪些把他带出丛林的人呢?”

罗飞摇摇头:“不,和他们无关。”他曾经与发现年轻人的那个摄制组联系过,好几个成员都证实,当时的年轻人精神失常,衣衫破烂不堪,几乎全身赤裸,并没有携带任何东西。

“所以说,在这个年轻人被发现之前,已经有另一个人取走了圣物,并且把他抛弃在了丛林里。”罗飞根据上述事实进行了推测,“这个人会是谁呢?年轻人被吓疯,会不会和他有关?”

“至少有两点是可以肯定的:这个人了解血瓶的秘密,掌握着年轻人的行踪。”许久没有开口的周立玮突然说了一句。罗飞立刻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凝目看向了身旁的岳东北。

岳东北不安地挪了挪身体,同时甚是恼怒地瞪了周立玮一眼,由于害怕安密等人知道自己和年轻人的瓜葛,他又不敢公然驳斥对方,只能悻悻地把一口恶气咽回了肚子里。

好在安密并未觉察出三人间这些微妙的神情变化,他“哼”了一声,说道:“不管他是谁,亵渎圣物,只会招惹上恶魔的恐怖力量。那个可耻的窃贼,他的下场,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罗飞沉默不言。的确,血瓶到了哪儿,恐怖的旋风便跟随而至。而最近几天接连发生的怪事,更是让众人清晰地听见了“恶魔”气势汹汹的脚步声!

片刻后,索图兰打破了寂静的气氛:“好了,过多讨论已经发生的事情,也许并没有太大的意义。既然恶魔已经挣脱了禁锢,当务之急,是如何应对眼前的局面。白寨主,我听说你那三个最贴心的手下都已经遭到了恶魔的毒手?”

白剑恶的脸色变得惨白,凄然半晌,他才长叹一声,喃喃说道:“是的。那‘恶魔’一路跟随我们而来。”

“这么说,‘他’就在附近了?遭受了数百年的诅咒,在地狱中挣扎,难以超升。‘他’如果要寻找复仇的对象,那我们哈摩族是首当其冲的。”索图兰仰望黑色的苍穹,语意极为悲凉。

罗飞虽然对这些迷信的说法并不认同,但死者入土为安,在中国人的心中早已是根深蒂固的想法。从这个角度上来说,那血瓶的诅咒的确是恶毒了一些。当这诅咒被打破,施咒者对复仇的恐惧亦可想而知。

一时间,小小的院落中无人说话,唯闻山间朔风呼啸,如呜如诉,似乎在附和索图兰刚才的话语。

火光摇曳,照在安密微黑的脸庞上,忽明忽暗,气氛甚是诡谲。只见他面如凝石,目光深邃,但却没有看向任何实物,显然他的思绪已飘至了另一个时空之中。

罗飞深知安密此时正承着巨大的压力。整个族群被隐藏了数百年的恩怨,却在他的肩头重新引爆了起来,对这个年轻的哈摩首领来说,这是不是一种悲哀呢?

良久之后,安密收回目光,一一扫过在座的众人,然后他端起自己面前的那碗酒,一仰脖子,咕嘟咕嘟喝了个干净。当那酒碗见底的时候,他的双眼圆睁,漆黑的瞳目中已看出到一丝的迷茫和恐惧。

那是一双勇士的眼睛,充满了强烈的战斗欲和藐视一切的骄傲。罗飞被这目光激动着,感觉自己的热血也随之沸腾起来。

安密一甩手,把酒碗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啪”的一声,碎片四溅。然后他仰头向天,纵声狂笑一阵,又喊出一连串哈摩族的土语。

“他在说什么?”罗飞向白剑恶询问道。

“他在感谢哈摩族的众神,感谢他们将百年的重任交给了他,感谢他们给了自己成为传世英雄的机会!”白剑恶一边翻译,一边看着安密,眼神中颇有羡慕和尊敬的意味。

这一番呼喊几乎使出了安密全身的气力,到最后他的声音已有些嘶哑。完了之后,他重新看着众人,豪气满腔地说道:“来吧!让我们尽情地吃肉、喝酒!养足了力气,等待‘恶魔’!”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