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魂谷·雅库玛的诅咒

摄魂谷·雅库玛的诅咒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十七章 围攻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十七章 围攻

“也许那坟墓并不是被人挖开的!”岳东北是个心中憋不住话的人,一有了什么想法,立刻便倒了出来。

众人在午后回到了哈摩族人的村寨中。稍稍吃了些东西后,罗飞四人与索图兰等人分别,然后到暂住的屋子里休息。

不过一上午在恐怖谷里的经历使每个人的神经都无法放松下来,他们各自陷入了沉思中,直到岳东北首先打破了屋中沉寂的气氛。罗飞等人立刻都把目关聚焦到了他的身上,神色疑惑,不太明白他要表达的意思。

“你们现在肯定认为,是那个黑影挖开了坟墓,取走了李定国的尸骨。但我却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只是,嘿嘿,你们肯定是很难接受的。”

周立玮瞥了他一眼:“行了,别卖关子了。你那些令人难以接受的想法还少吗?也不多这一个。说吧。”

岳东北压低声音,用一种故作神秘的语调说道:“这神秘的黑影的出现和李定国尸骨的消失其实是同一件事情?”

岳东北虽然拐了个弯,但罗飞心思如电,立刻听出了他话中的潜台词,他咧了咧嘴:“这个……太荒谬了,比你以前所有的奇怪学术都更加荒谬。”

“但我也是有依据的。”岳东北不愿看到自己的猜想被轻易否定,急不可耐地解释到,“你们看,这黑影出现没几天,李定国的尸骨也是刚刚失踪不久,两者在时间上可以统一起来,更重要的是,除了李定国本人,我实在想不出还有谁能了解那么多隐藏的秘密,雨神庙中的血机关,诡异出现的手扎,剥皮揎草,割喉之刑,石壁上蜈蚣构成的警言,包括今天上午把我们引到墓场,然后自己又出现在山洞外,你们没有感觉到吗,他几乎就是踏着历史的足迹一步步地向我们走来。而这一切又都发生在血瓶的诅咒被打破之后,作为一名玄学家,我不可能不产生如下的联想:这个黑影,正是浴血重生后,燃烧着复仇火焰的‘恶魔’李定国!”

也许是岳东北最后的结论实在是太离奇,这次周立玮不但没有反驳对方,反而笑着说道:“那你的意思是,这李定国是自己从坟墓里爬出来了?”

岳东北用严肃的表情回应着周立玮的调侃:“这并不是什么笑话。在中西方的历史文化中,都有很多关于复活的传说,你以为这些传说全都是空穴来风吗?至少在这个领域,我所做过的研究比你要多得多。”

“行了。”罗飞摆了摆手,化解了两人之间不太友好的气氛,然后他看着岳东北,“你没有看那些脚印吗?”

“脚印?”岳东北眨了眨眼睛,“……你是说山洞中的那些?”

“那是四十二码的登山鞋,鞋底的纹路圆润清晰,在一些泥土松软的地方,甚至连鞋底中心部位的商标都留了下来——耐克,而且百分之九十是真货,你认为这会是李定国穿的鞋吗?”说完这一串话语,罗飞微微一笑,“有的时候,细致的观察比丰富的想象力要重要得多。”

“耐克?……真是这样的?”岳东北尴尬地摸摸自己的鼻子,败下阵来,“那这个人会是谁呢?不可能凭空冒出来吧?他又为什么要拿走李定国的尸骨?”

罗飞沉默不语,这些也正是他苦苦思索而又难觅答案的问题。

片刻后,却听周立玮说道:“这个人虽然神秘,但总算已在大家面前现了身形,而且也留下了一些踪迹。这可惜今天如此接近,最后却还是没有捉住他。不知道他现在会躲在哪里?”

白剑恶悠悠的叹了口气:“不用操心这个问题。即使我们找不到他,他也会再次找到我们的。”

看着那些山峰,罗飞又想起了在墓场时,那个黑影与众人相视的情形。“他”居高临下,俯视着所有人,虽然相距如此之远,但一种可怕的怨怒和仇恨还是伴随着“他”的目光压迫而来,在那目光下,墓场中的每个人都无处躲藏,他们像是脱光了衣服的小孩,赤裸裸地毫无抵御与反抗的能力。

在过去的一天中,气氛看似平静,但罗飞却有着强烈的预感:一场可怕的危机正在悄悄酝酿。他该如何去应对?

要命的是,至今他还不知道那个神秘的对手究竟是谁,“他”到底想要做些什么。

“真正危险的刀,你是看不到它的锋刃的。”罗飞想起了自己昨晚对安密说过的话,他禁不住苦笑了一下。

接近傍晚时分,雨势渐渐小了。罗飞想去寨子中转一转,考虑到语言方面的问题,他叫上了白剑恶和自己同行,以有个翻译。

两人出了屋子,在村寨中随意而行。此时有不少寨民也纷纷外出活动,他们似乎都与白剑恶熟识,往往主动上前问候行礼,言语间也非常恭敬。

“白寨主,看来你在哈摩族的村寨中,也有着很高的威信。”罗飞微笑着说道。

白剑恶“嘿”了一声:“我们两个寨子世代交好,而且哈摩族人都知道,我们白家就是当年白文选的后人。”

“对啊。这哈摩族对白家应该一直是怀有感恩之心的。”罗飞点头感慨,说到这个话题,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又说道:“白寨主,既然你是白文选的后人,那有一个问题,你应该会知道答案。”

“什么?”白剑恶停下脚步,试探似地看着罗飞。

罗飞单刀直入地问道:“当年李定国为什么没有杀白文选?”

白剑恶转过头,看向远处巍峨的群山,沉默半晌后,他才颇为感慨地说道:“在哈摩族人眼中,李定国无疑是个恶魔。但在祢闳寨,李定国却仍然世代被奉为英雄,甚至是神灵。唉,人的一生,所谓是非功过,往往是纠缠在一起,很难分清的……”

随着白剑恶的思绪回转,让我们也看一看,在李定国临死前,他和背叛自己的心腹大将白文选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

哈摩族人的刺杀已经得手,恐怖谷周围杀声震天,清兵、缅甸人和哈摩族的联军分三个方向攻杀了过来。

位处兵营心脏地带的中军帐外,此时却冷冷清清,只剩下对峙中的李定国和白文选二人。

李定国手持长剑,一步步地向白文选逼近,鲜血早已染红了征袍。他怒睁着双眼,虽然受伤极重,但浑身上下仍弥漫着一种骇人的威猛气魄。白文选脸色惨白,不住地往后退却着。

“白文选!”李定国怒喝道,“你有胆量出卖我,为何却不敢和我一战!”

白文选看了看那一路洒下的血迹,咬了咬牙,终于挥剑迎了上去。

李定国暴喝一声,手中的长剑以雷霆万钧之势荡出,两剑相击,发出“铛”的一声脆响。白文选只觉得一股令人无法抵挡的浑厚力道从掌心处传来,虎口剧痛,五指一松,兵刃脱手而出,直飞到一丈开外,剑身竟已弯曲变形。

李定国的长剑顺势而下,直奔对手的脖颈处而去!

剑锋已触及咽喉,带来一阵彻骨的凉意。然而剑势却就此停住。片刻之后,李定国沙哑的嗓音响起:“你……为何如此?”

白文选双膝一软,跪倒在地,口中一声悲呼:“将军……”

“你为何如此?!”李定国睚眦欲裂,再次厉声喝问。

“将军……”白文选伏在李定国的脚下,“我军久困山林,已毫无胜机。末将不忍军士再受恶魔毒戮,也不愿看到善良的哈摩族人卷入这场已无意义的战争。”

李定国的长剑始终不离白文选的咽喉要害,随时可取了对方的性命。他又恨恨地说道:“我今日便要炸开悬湖。此计若成,便可扭转颓势。没想到你……你竟在此时坏了我的大事!”

白文选此时抬头看着李定国,壮起胆子说道:“即便此计已成,又能如何?衡阳大捷之时,围攻肇庆之日,我军何等雄壮?到头来仍不免流落山林。如今兵不过万,连永历皇帝也被吴三桂剿杀了。将军,天下大势已去,岂是你一人之力可以逆转!”

这番话句句说到李定国的痛处,他的身体一颤,眼角竟流出两行血泪来。半晌之后,方才凄然开言:“衡阳大捷,孙可望狼子野心,想废永历帝自立,与我兄弟相残,外敌得利;围攻肇庆,郑成功偏安一隅,半年未发盟军,痛失收服两广之机;转战云南,永历帝畏缩懦弱,竟弃舍命苦战的将士不顾,独自逃亡缅甸。我李定国浴血一生,为天下人而战,而天下却无一人助我……如今,就连你白文选……也要背我而去吗?”

白文选无言以对,苦笑了一下:“将军,你杀了我吧。”

“杀了你?”李定国长叹一声,“世人都以为我李定国是个好杀的魔头。嘿,处于乱世之中,该杀之人不杀,何以立我军威?如今事以至此,杀了你又有何用……唉,你去招呼手下的弟兄,投降清兵去吧。”

“什么?”白文选茫然地张大嘴,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李定国压低了声音:“投降清兵,以获喘息。祢闳寨暗藏玄机,可作修养之地。”

白文选明白了李定国的意思,他略一沉吟,说道:“既然如此,末将还想请将军赐我一物。”

“什么?”

“请将军传我恶魔之力,以助大事。”

李定国却摇了摇头:“这是邪恶的源泉。我被困山林,迫不得已才用此下策,以致兵士灵魂涂炭。这力量绝不可以流传到世间。我一直安排亲随,看护着那几个苗人,只要兵败,就会立刻将他们杀死。这个秘密,只能永远被埋葬在地狱中。”

“什么?”这显然出乎白文选的意料,他蓦然愣住了。

“白文选!”李定国突然暴喝一声,“你犯了悖逆的大罪,你可知我为何不杀你?”

白文选拜伏:“末将明白。”

“明白就好。雨神庙中的玄机可保你白家在祢闳寨的世代权力,你不要忘了这权力是谁赐给你的。如果你再有二心,我随时可以将你的权力基础摧毁!”

“末将……不敢……”

“哈哈哈……”李定国仰头向天,发出一阵嘶哑悲怆的狂笑,那笑声响了一半,却又随呼吸一同嘎然而止,唯有寂寞的血泪仍从他的眼角不断地渗落下来。

……

“这么说,李定国当初没有杀死你的先祖,就是为了保留南明军队的最后一丝血脉,希望还能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听完白剑恶的讲述,罗飞颇为赞叹地说道,“为了天下大义而不计私人恩怨,不管他是英雄还是恶魔,在临死之前,还能有这样的胸怀气度,从这一点来说,李定国就称得上是一个难得的汉子。”

“英雄?恶魔?”白剑恶反复咀嚼着这两个词,似乎陷入了沉思,片刻之后,他“嘿”了一声,“也许这两者之间从来就没有过本质的区分。世上的是是非非,都以成败而轮。三百多年前,李定国如果能突围成功,扭转战局,重振汉人的河山,那自然会被后人尊为大英雄;可惜,他最终还是命丧荒野,在胜利者书写的历史中,他便只能落一个‘恶魔’的名声了。”

“为天下人而战……令人敬佩。”说完这句,罗飞举目四顾,看着周围秀丽安宁的村寨风光,却又忍不住摇头道,“只是无论出于什么目的,要水淹与世无争的哈摩村寨,这样的计谋实在是过于狠毒了。哈摩族人最后将他杀死,进而称他为‘恶魔’,施以永世的诅咒,这些都是无可厚非的。”

白剑恶轻叹一声:“任何人做任何事情都是有理由的,只要你能找到他的角度,很多事情就不难理解了。”

罗飞点点头,表示赞同,他的思维没有丝毫的停滞,又转向了另外一个问题:“那个‘黑影’杀死了你的手下,却没有对你动手,是不是也和这段渊源有关?不过按照李定国当年的心愿,你们白家后来的表现,可并不让人满意。”

白剑恶一怔,神色有些尴尬。踌躇片刻后,他才窘然说道:“天下已定,凭借穷山僻壤里的一点微薄力量,要想成就大事,又谈何容易?我们白家当初能拒绝清廷的封赏,甘心在祢闳寨蛰伏了数百年,已经算很难得了。对了,罗警官,你有没有发现,今天这个寨子要比昨天热闹多了。”

白剑恶最后显然有岔开话题之嫌,不过他说的倒的确不假。此时已是傍晚时分,但寨子中的小路上却不时有族人穿梭而过,并且他们的心情看起来都不错,步履匆匆,神色开朗,似乎正在期盼在某件喜事的到来。

“他们应该是赶着去见圣女吧?”罗飞猜测道。

“圣女?”

“你不记得昨天安密的话吗?族人们已经很久没见到圣女了,而圣女会在今晚露面。”罗飞微微一笑,“这倒是个难得的好机会,我也有很多问题,要当面问问这个圣女呢。”

白剑恶不出声,蹙起眉微微摇着头。此时正好又有几个哈摩族人从他们面前经过,白剑恶上前两步,用哈摩语言问他们:“你们这是要去见圣女吗?”

“是的。”一个中年女子恭恭敬敬地说道,“圣女已经病了很久,村寨中也一直没有进行祭祀的典礼。现在圣女终于康复了,晚上全族人都会去拜见她,那些不好的传言再不会有人相信了。”

罗飞此时也走过来,听了白剑恶的翻译后,他立刻敏感地追问道:“不好的传言?什么传言?”

“传言说,圣女已被复活的恶魔杀死了。”白剑恶直接回答了罗飞的问题,“有不少听信传言的哈摩族人都经过祢闳寨,逃离了山林。”

“那是无耻的谎言!”旁边的一个哈摩男子忽然情绪激动地插话道,“恶魔虽然已经复活,但圣女却绝对没有死。”

这男子大约四十多岁,面相忠厚。罗飞有些惊讶看着他:“你能说汉语?”

男子自我介绍说:“我叫蒙沙,我曾在勐腊县城里呆过好几个月,不久前刚刚回到村寨中。”

“哦。”罗飞点了点头,“逃离山林的那些族人中,就有你一个。”

蒙沙脸上露出羞惭的神色:“神明已经惩罚了我们这些胆小的人,我是幸运的,我的灵魂得到了圣女的救恕。”

罗飞和白剑恶对看了一眼,显然都不明白他言语中的“惩罚”和“救恕”指的是什么。

不过蒙沙自己已经在往下解释了:“我们这些逃亡山外的人,根本适应不了外面的生活。县城里的汉人看不起我们,他们不信奉我们的神明,甚至从来没有听说过哈摩族伟大的圣战。我每天辛劳奔波,却挣不了多少钱。我没钱住宿,只能睡在县城里的桥洞下。后来我终于支撑不住,病倒了。我躺在冰冷的河床上,无依无靠,就这样过了三天三夜,我已经到了死亡的边缘。”

说到辛酸处,盟少的眼眶微微有些发红。罗飞心中也难免唏嘘:的确。让这些习惯了在山林狩猎的人到现代社会中讨生活,语言、信仰、文化各方面没有任何交融之处,其难度可想而知。

“那后来怎么样了?”一向冷峻的白剑恶此时也关切地问了一句。

“后来大祭司找到了我。他想治好我的病,带我回到山寨。”蒙沙回答说,“但那时我的心中已经充满了绝望,外面的世界无法生存,而‘恶魔’又复活了,山寨面临着可怕的灾难。我丧失了继续活下去的勇气。事实上,如果不是圣女出现,我肯定已经死了。”

“圣女?难道她也和索图兰大祭司一起出去了?”罗飞诧异地问道,“可是你们不都说,圣女这半年的时间里,一直是身患重病吗?”

白剑恶也皱起眉头:“索图兰经过祢闳寨外出的时候,我曾招待过他,并没有看到什么‘圣女’。”

“圣女的身体当然不会离开山寨,但她的神灵却赶来拯救我们。”蒙沙虔诚地说道,“那时我已经到了濒死的边缘。恍恍惚惚中,我见到了圣女。她穿着一身白衣,那么美丽,充满了仁慈的力量。我睁大眼睛,看着她一步步向我走来,然后她把温暖的手放在我的额头上,对我说:回去吧,回到山寨中。一切都会好起来,‘恶魔’会被再次击败,伟大的阿力亚和赫拉依和族人在一起,勇士们的神明永远保佑着哈摩族。”

在场其他的族人此时也纷纷合胸,向天行礼。他们脸上的表情神圣而坚定,轻声同念着:“勇士们的神明永远保佑着哈摩族。”

“是圣女救活了我,给了我新生。康复之后,我便回到了村寨中,我再也不会离开这里,即便是和那‘恶魔’战斗到死!”蒙沙眼含热泪,激动地说道。

圣女?难道是病危状态下出现的幻觉吗?罗飞在心中暗自猜测,又问:“圣女就出现了那么一次吗?你清醒之后,有没有再见过她?”

“没有。”蒙沙摇头的同时,嘴角却露出一丝幸福的笑容,“不过,今天晚上我就可以见到她了。”

“我们可以一块过去吗?”罗飞很诚恳地请求,“我现在也很想见到你们的圣女。”

“当然可以。仁慈的圣女愿意帮助任何遇到困难的人。”蒙沙自豪地回答。

“谢谢。”罗飞笑了笑,转头看向白剑恶,“那我们就走吧。”

“你们先去,我随后就来。”白剑恶沉吟着说道,见罗飞露出迷惑的表情,他又跟着解释了一句,“寨子里有我的一个老朋友,我想到他的家中探望一下。”

罗飞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同蒙沙等人一道向着村寨南边的祭祀场而去。白剑恶目送他们在小道的尽头拐了弯,这才移动脚步,独自离去。

不多时,白剑恶已经出现在了村寨外的山林中,这是通往“恐怖谷”的必经之路,上午,他刚刚和罗飞等人到过这里,现在,又悄悄前来,他想干什么呢?

暮色时分,山林中显得尤为昏暗。白剑恶在一棵大树前停下了脚步,树下横着一根粗壮的树枝,可以看出是刚刚被人用利刃砍下的。

白剑恶不再前行,他围着那根树枝,神情不安地来回徘徊着,他似乎在等待什么东西,又似乎在害怕什么东西。

林子里越来越暗,越来越静,只听见脚步踩在落叶上的“沙沙”的声响。

忽然,白剑恶神情一紧,眼皮轻跳了一下,他停止了走动。

“沙沙沙”的声响没有停歇,但却是从林子深处传出。

“他来了。”白剑恶喃喃自语,他紧盯着那脚步声传来的方向,两眼圆睁,但瞳孔却紧张地收缩了起来……

像暗夜的幽灵一般,“他”终于从漆黑一片的丛林中钻出。“幽灵”向着白剑恶一步步的走近,一股充满仇恨的力量向四周蔓延,连躲在阴暗角落中的虫儿也被这力量逼得止住了鸣叫,林子中死一般得寂静,毫无生命的气息。

白剑恶更是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他几乎已喘不过气,冷汗顺着他的额头涔涔而下,他知道对方正怀着一种怎样的愤怒,那愤怒足以将他撕成碎片。

砍刀硬邦邦地硌在后腰上,灼得他的身体一阵阵的发热。

也许这是个机会,趁着“他”毫无防备……白剑恶这么想着,头上的汗珠更密集了,他的右手不易察觉地抽动了一下。

“不要试图反抗……你很清楚我的力量,你更清楚,反抗失败对你自己意味着什么。”那声音像是从地狱传来,嘶哑、阴森,透着彻骨的寒意。

白剑恶的心一下子凉到了冰点,原本就残存不多的勇气在瞬间崩溃了。他的双膝一软,跪倒在潮湿的腐叶上。

白家世袭的势力使他在一出身,便注定要成为祢闳寨的统治者。他本没有跪拜在别人面前的习惯。

不过在清风口的石台上,在他第一次见识了那个家伙的威力,并且知晓了对方的身份时,他就已跪倒过。任何事情,第二次做总比第一次要容易很多。

黑影慢慢踱到了白剑恶的身前,阴冷的声音再次响起:“你们白家当年许过的诺言,你还记得吗?”

“是的,我……记得。我是你的奴仆……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以弥补我的过错,乞求你的宽恕。”白剑恶一边说,一边把额头贴在了地上,这个姿势和三百多年前,白文选拜伏在李定国脚下时一模一样。

“很好,你这样做,使得我心中的怒火略微平息了一些。”黑影一边说,一边俯身轻轻扶了下白剑恶的肩头。

白剑恶受宠若惊地直起身,抬头往上看去,他看到了一双令人战栗的眼睛,通红,布满了血丝,像是燃烧着灼人的火焰。

“但我的怒火仍足以将你们全部吞噬。”黑影的话语中饱含仇恨的情绪,“你无法想象,我曾在一个怎样的地狱中痛苦煎熬。你甚至并不了解,在那场‘圣战’中,你们白家曾犯下过多么可耻的罪行!”

白剑恶脸上出现一丝茫然的情绪,似乎对黑影的最后一句话并不是很理解。

黑影弯下身,把嘴附在白剑恶耳边,低语了一番。

白剑恶身体一颤,情绪激动地辩解:“不,这不可能。”

“我会证明给你看的。”黑影冷冷地说道,“现在,我有几件事要交给你去做,你最好不要让我失望。”

白剑恶无声地点点头,他知道自己无法拒绝。

……

哈摩族人的祭祀场位于村寨的边缘部位,面积比祢闳寨雨神庙前的那个广场要更大一些。祭祀场的正东方向建起了一个两丈见方的祭坛,这样在清晨举行祭祀活动的时候,可以沐浴到最圣洁的第一缕晨光。祭祀场的南边与山林相接,往西南方向走,翻过矮山,便可到达令族人们闻之色变的恐怖谷。

罗飞和蒙沙等人到达的时候,场上已聚集了不少族人。他们按照男人在前,女人在后的顺序,整整齐齐地站成了两群。蒙沙连忙几人与罗飞道了别,加入了族人的队伍中。罗飞在场边慢慢踱步,习惯性地四下巡视,观察场内的情形和周围的地貌,忽然听见有人在叫自己。

“罗警官,这边,这边!”

罗飞循声望去,只见岳东北正站在祭坛的西北脚下冲自己招手。那里摆了四张椅子,周立玮也坐在他的身旁。

等罗飞走到近前,岳东北大咧咧地一挥手,颇为得意地说:“来,坐吧。这些椅子是哈摩族人特意为我们几个准备的。”

罗飞点点头,刚刚坐下,一旁的周立玮问道:“白剑恶哪去了?”

“他去一个朋友家转一转,应该马上就来了。”

周立玮皱了皱眉头,心中似乎有几分疑虑。

祭坛上和广场的四周立着很多木桩,上面都插有松脂制成的火把。此时天色已黑,两个男子分别从南北两侧开始,将那些火把逐个点燃。祭祀场上顿时明亮了许多。

罗飞认出点火把的正是上午陪自己前往恐怖谷的安密随从,他们的另两个同伴此时却不在广场之中。

火把全部亮起来之后,两名随从分站在人群的南北两侧,呈护卫之势。此时安密和索图兰进入了祭祀场,从西北方向着祭坛处走来,所到之处,人群纷纷侧让行礼。

走到祭坛下,索图兰停下脚步,站在了人群的正前方,在他身后,列着一排服侍相同的男子,这些应该都是哈摩族中的祭司。

安密却径直往祭坛上登去,行至一半时,他看到了罗飞等人,转过身微微颔首示礼。罗飞三人亦站起身,合胸垂首。

“白寨主,他没有来吗?”安密忽然问了一句,神色间有些不悦。

罗飞正要回答,白剑恶的声音已在不远处响起:“安密大人,请原谅我来晚了。”伴着话音,这位与哈摩族世代交好的寨主来到了罗飞等人身边,他的额头上细汗密布,似乎是刚刚赶过一段急路。

安密微笑着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迈步登到了祭坛上,他面对着自己的族人,昂首而立,神情肃穆坚定,在火光的映照下,充满了威严的气势。

族人都已到齐,在场上站成了黑压压的一片,他们此时秩序井然,鸦雀无声。在索图兰的带领下,祭司们首先躬身行礼,用哈摩族语言问候自己的首领:“尊敬而勇敢的安密大人!”

全体族人紧随其后,同声念颂:“尊敬而勇敢的安密大人。”声音宏亮整齐,在寂静的山谷中回响不绝。

待那回响声平息之后,安密向着台下的族人大声说道:“奸邪的小人盗走了血瓶,恶魔已经在恐怖谷复活。哈摩族伟大的圣战又开始了,而我们,是不可战胜的!”

说完,他拔出腰间的弯刀,举过头顶,纵声长啸。台下的男子也纷纷拔刀在手,齐声呼应。数千人的呼喊汇成了一处,那气势着实惊人。罗飞等人虽处在圈外,听见这长啸声,也禁不住心旷神怡,热血沸腾。

片刻之后,安密止住啸声,又说道:“我们并不孤独。三百多年前的圣战联盟现在又重建了。这里是我们的盟友,祢闳寨的白寨主,还有来自汉族的勇士和祭司们!”

安密一边说,一边用手指向了罗飞等人,族人们顺势看过去,又爆发出一阵欢呼。

安密压了压手,广场上重归寂静。此时安密看向人群之后,脸上的神色由倨傲变成了恭敬,族人们也纷纷转过头去,目光中充满了期待。

“圣女永远与我们同在。”安密右手合胸,向着祭司场西方行了个礼。

在那个方向上,出现了一个白色人影,她的衣袂飘飘,在黑暗的夜色中,显得分外惹目。

族人们立刻往两边分开,闪出一条道路,同时深深躬下身体,虔诚地呼唤着圣女的名字:“雅库玛!”

雅库玛?这熟悉的词语立刻触及了罗飞记忆中的某个片断,他看看身边的周立玮,对方此时也正好转过目光,虽然没有言语上的交流,但两人同时读懂了对方想要表达的意思,亦证实了自己的判断。

不错,雅库玛,这正是昆明精神病院中那个男子曾嘶声喊出的名字。他在神经已经错乱的情况下,为何还会对这个名字念念不忘呢?而他叫喊时的表情,又为何会充满了恐惧、痛苦、绝望和愤怒,令人现在回想起来,仍然会不寒而栗。

这其中的答案,也许只有这名叫做雅库玛的圣女才能解答。

在族人的夹道中,雅库玛款款走向祭坛。她的身形婀娜,行走间流露出一股稳重大方的气质,一袭白色的长裙罩遍全身,裙带随着夜风飘向身后,显得既高贵,又优雅。面对这样一个女子,所有的人都会忍不住想要看清她的容貌,然后她的脸上却拢着一层同样雪白的面纱,只露出光洁的额头和两只明亮的眼睛,在乌黑长发的映衬下,留给人无限的遐想空间。

一名手持弯刀的护卫紧随在雅库玛的身后,此人身材高大,昂首挺胸,神色间甚是骄傲,正是上午带领罗飞等人前往恐怖谷的哈摩勇士迪尔加。

片刻后,两人已走上了祭坛。雅库玛在安密身旁站定,迪尔加则退向侧后方,但始终不离雅库玛身边三步。

雅库玛看着自己的族人们,开口说道:“这半年我生了重病,一直不能外出,但我心中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你们。血瓶被盗走,恶魔获得了重生,但哈摩族的勇士们还在,恶魔伤害不了我,也伤害不了我的族人。”

对哈摩族众人来说,这轻柔温和的声音是如此熟悉。他们从心底爆发出一阵喜悦的欢呼,庆祝久违的圣女病愈重现。

“在这半年里,迪尔加为了对抗恶魔,为村寨立下了大功。”雅库玛此时又指着自己身后那个高大的勇士说道,“从今天开始,我便封他为新任的圣女卫士,长伴我的左右。”

迪尔加挺起胸膛,脸上浮现出一股压抑不住的得意和自豪。圣女卫士,这意味着他已经获得了所有哈摩勇士中最为荣耀的地位,即便是安密首领和索图兰大祭司也无法节制他的行为,从此,他只听从圣女一个人的差遣。在祭祀时,也只有他才能跟随圣女登上那神圣的祭坛。这一切都是所有哈摩男子的梦乡,而今天,他终于做到了!想到这里,他几乎要忍不住笑出声来。

可是族人对圣女这个突如其来的决定似乎并不是很认可。祭坛下出现了一阵轻微的骚动,片刻后,站在前排的一个祭司向台上行了个礼,说道:“尊敬的圣女雅库玛,根据世代惯例,圣女卫士的任命极为慎重,必须由全族的勇士比试武艺,并且通过智慧、胆量和忠诚的重重考验。这么重要的职位直接又迪尔加来担任,未免有些草率。而且水夷垤虽然犯下大错,但圣女还从未正式出面对其进行处罚,严格说来,他圣女卫士的职位还没有被剥夺呢。”

不待雅库玛开口,安密已抢先回答道:“现在是非常时期,有些事情需要灵活处置。迪尔加接受了巡视‘恐怖谷’的任务之后,我们的族人就再也没有被恶魔伤害过。由他来担任圣女的新卫士,我看是再合适不过了。至于水夷垤,今天他就要为自己所犯下的罪行来面对圣女雅库玛的审判。”

说完这些,安密重重地拍了两下巴掌,随即,广场西北角上人影晃动,一行三人从山池的方向走了过来。

走在最前面的人衣衫褴褛,步履蹒跚,正是昨夜被关押在水牢之中的水夷垤。他的双手被绳子缚在背后,脚上也带着套索,行动起来极不方便。跟在他身后的两人手持弯刀,远远认出却是安密贴身随从中的另两人,他们一直没有出现,原来是到山池那边押解水夷垤去了。

三人穿过人群,向着祭坛下而来。水夷垤所到之处,族人们纷纷避让,从他们脸上的神情可以看出,众人对这个村寨中的“叛徒”即厌恶,但又带着相当的畏惧。

水夷垤艰难地往前挪动着,在这个过程中,他的双眼始终一眨不眨地看着祭坛上的雅库玛。终于,他在诸位祭司前面的空地上停下了脚步,仰起头,颤着声音问道:“雅库玛?您真的康复了吗?”

“是的。”雅库玛冷冷地回答,“我得到神明的保护,邪恶的力量休想伤害到我。”

“可是,您为什么要带着那层面纱?”水夷垤并不掩饰自己心中的疑虑。

“圣女刚刚恢复,受不得风寒。”安密略一沉吟,说道,“不过,为了让族人们安心,就请圣女把面纱揭开片刻吧。”

雅库玛点点头,伸出一只皓臂,把面纱从右侧轻轻揭开,露出了秀丽脱俗的容颜。水夷垤情绪难控,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哽咽着说道:“伟大的……圣女……雅……雅库玛……”虽然已泪流满面,但很明显,那是因喜极而泣落下的泪水。

其他族人此时见到了圣女的面容,心中残存的最后意思忧虑也烟消云散了,发出一阵释然的唏嘘声。

然而在此时此刻,整个祭祀场上最激动的人却是罗飞。当他定睛看清圣女面纱下的真容后,立刻“腾”地站了起来,口中情不自禁地叫喊出声:“许晓雯!”

这一声叫喊显得极不合时宜,所有人的目光都向着罗飞投射了过来。圣女也转过了头,瞪大一双黑亮的眼睛诧异地看着罗飞,这一下罗飞看得更加清楚,这女子瓜子脸,口鼻纤细,从容貌上看来,正是在云南和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许晓雯。

此时索图兰向这边走上两步,正色说道:“罗,今天是我们哈摩族极为重要的场合,请你万万不要打扰。”

圣女上下打量了罗飞几眼,神色间毫无相识之意,然后她调转脸庞,重新把面纱拉好。

罗飞的脑子里乱成一团,有太多的迷惑在这一刻纷涌而现。他茫然地站在那里,不知该如何正确处理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正尴尬间,忽然感觉有人在轻拉自己的衣角。

罗飞低下头,只见周立玮在向自己暗中递着眼色。他坐回到椅子上,轻声问道:“周老师,你看到没有?”

周立玮微微摇了摇头,压着声音说:“情况不明,静观其变。”

罗飞此刻也冷静了下来:不错,这确实是现在最好的应对方法。

白剑恶此前一直在给罗飞等人做着翻译,此刻颇郑重地说道:“罗警官,圣女在哈摩族地位极为尊贵,你可不能太唐突了。”

岳东北不知道其中原委,笑呵呵地调侃:“怎么了,罗警官,这个女人竟会让你如此失态?”

罗飞没功夫理会对方无聊的玩笑话,但他心中却也在暗暗责怪自己:罗飞啊罗飞,你今天是怎么了,这么沉不住气?

见罗飞重新做好,哈摩众人也没有再追问什么,也许他们并不明白“许晓雯”也是一个女子的名字,还以为那只是罗飞在见到圣女的美丽容貌后所发出的赞叹呢。

一番小小的风波之后,全场关注的焦点又回到了跪在祭坛前的水夷垤身上。却听雅库玛冷冰冰地说道:“水夷垤,你犯下的罪行,自己还有什么话说?”

水夷垤止住哭泣,抬头看着雅库玛,回答说:“只要圣女安然无恙,我愿承为所有的罪过承担责任。”

“很好。看来你虽然堕入了邪恶,但至少还保留着原有的勇气。”雅库玛点了点头,“既然这样,就让迪尔加来执行对你的惩罚吧。”

水夷垤脸色一变:“迪尔加?”

“不错。他现在已经取代你,成为新任的圣女卫士了。”安密一边说,一边转过头来,冲着身后的迪尔加使了个眼色。

迪尔加会意,他下了祭坛,向着水夷垤一步步地走去,火光闪烁,映出了他脸上狰狞的笑意。

水夷垤的目光闪过一丝悲伤,动容道:“伟大的圣女雅库玛?您真的已将我抛弃吗?对我来说,这是比死亡更加可怕的惩罚!”

说话间,迪尔加已经来到了水夷垤的身前,后者抬起头,看着这个新晋的得志者,脸上的虔诚与悲伤消失了,代之以极度的厌恶和仇恨。

迪尔加显然被对方的表情激怒了,他略微俯下身,恶狠狠地说道:“收起你的目光吧,它吓不倒我。你还以为自己是圣女面前的红人吗?不,你哪些威风的日子早已到头了。你提到死亡?不错,等待着你的正是死亡。”

说完这些,迪尔加挺直腰板,面向族人朗声道:“水夷垤身为圣女卫士,却帮助邪恶的敌人盗走了族中的圣物,罪不可恕,依族规,本该处死。圣女慈悲,给他自尽的机会,以洗刷自己曾经犯下的罪恶。”

族人间交头接耳,稍稍起了些骚动,但并没有人提出明确的反对。倒是罗飞听完白剑恶的翻译后,瞪眼看着身旁的同伴:“就这样剥夺一个人的生命,也太草率了吧?”

白剑恶摆了摆手:“在这与世隔绝的深山里,族规是远远大于法律的。罗警官,这件事情你插不上手。”

罗飞知道对方说得有道理,只能无声地叹了口气,心中虽然很不舒服,但却又无可奈何。

迪尔加此时从腰间摸出几粒小指盖大小的圆形植物果实,放在手心摊开:“水夷垤,你乖乖的把这些吃了吧?”

“那是什么东西?”罗飞好奇地问道。

白剑恶远远地瞥了一眼:“应该是蛇腥草结的果子吧?剧毒,以前哈摩族人常用它来药死那些难以驯服的烈性野象。”

“既然是自尽,给他把刀,往脖子上一抹不就完了嘛,干吗搞得那么复杂?”岳东北咧着嘴,幸灾乐祸地说道。

“水夷垤据说是哈摩族三百多年来最勇猛的圣女卫士。如果他手中有了刀,那无异于给猛虎装上了锋利的牙齿,后果不堪设想。”白剑恶说这番话的时候,神情肃穆,颇带有几分敬畏之情。

岳东北“嘿”了一声,不以为然:“有那么厉害么?”

水夷垤看着迪尔加手中的东西,愣了片刻后,抬起头来,向着祭坛上的雅库玛问道:“伟大的圣女雅库玛,这的确是您的意愿吗?要让忠心的水夷垤为了您而死去?”

沉默片刻后,雅库玛点点头:“是的,这是我的意愿。”

安密对水夷垤冷冷地哼了一声:“怎么,你害怕了吗?”

水夷垤淡淡地一笑:“我水夷垤永生永世都是圣女最忠实的仆人,能死在圣女的意愿下,这是我最大的荣耀。”

水夷垤面对死亡时的从容似乎打动了祭坛上的雅库玛,她的眼中闪过一丝犹豫,转过脸庞,看了安密一眼。

安密面沉似水,压低声音说道:“尊敬的圣女,请以族人的大计为重。”

雅库玛点点头,下定了某种决心。然后她又看向跪在下面的水夷垤,说:“吃下那些果实,救赎自己罪恶的灵魂吧!”

水夷垤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奇怪:“现在吗?”

雅库玛加重了语气:“是的,现在!”

“伟大的圣女雅库玛,您随时可以取走我的一切,包括生命。但是……”水夷垤用试探的口吻问了句,“在此之前,您是否忘记了某件事情?”

“什么?”雅库玛愣了一下,踌躇着说道,“我会和安密大人照顾好你的家属,你放心地走吧。”

“不,不是!”水夷垤突然大叫了起来,他跪在地上,向前膝行了几步,用诧异的目光紧盯着雅库玛,焦急地说道:“圣女雅库玛,您这是怎么了?您忘记了自己承担的那传世苦难吗?”

“传世苦难?”雅库玛显得有些茫然,她一边喃喃自语着,一边求助似地看着身旁的安密。

“行了,水夷垤!”安密厉声呵斥,“你不用再说这些无用的废话了。你再不吃,难道非要逼我们强喂你吗?”

水夷垤看向雅库玛的目光慢慢发生了些微妙的变化,他的表情也在脸上凝固住了,然后他意味深长地点着头,木然说道:“好的……我吃,我吃……”

迪尔加得意地狞笑了一下,把左手手掌中的果粒倒进了水夷垤的口中,那果粒色泽鲜红夺目,在火把映衬下闪着妖异的光芒。

水夷垤慢慢地咀嚼着,片刻后,他脸上的肌肉一阵抽动,弓腰蜷背,显得极为痛苦。摇晃挣扎了一阵后,他“扑”地栽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鲜红色的液体从他的嘴角流出来,分不清是血液,还是那剧毒的果汁。

迪尔加长吁了一口气,带着种大功告成后的轻松感觉,他弯下腰,伸出左手二指去探水夷垤的鼻息。

便在这时,躺在地上的水夷垤突然身形暴起,他的双手不知何时已挣脱了绳索的束缚,迅捷无比地向迪尔加的右手抓去。迪尔加促不及防,只觉得手腕被一股大力扭过,五指一松,手中的弯刀已被对方夺了过去。

安密反应极快,暴喝一声:“杀了他!”在一旁守候的那两名亲随立时刀光闪烁,向着水夷垤劈去。水夷垤团身一滚,从寒光中闪过,同时右手挥刀挑出,将捆在脚部的绳索也割断了。

彻底摆脱了束缚,又有兵刃在手,水夷垤精神陡长。他吐出口中的蛇腥果,翻身而起,横刀在胸,眼中闪烁着迫人的光芒。刚才还落魄潦倒的死囚在一瞬间变成了威风凛凛的刀客。

附近的族人一片惊呼,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安密咬着牙齿,怒喝道:“慌什么,把他给我围起来!”

听见首领的斥责,众人这才略定了些神,在索图兰等祭司的指挥下,男子们围着祭坛散开了一个半圆,把水夷垤团团困在中间,只是他们前来拜见圣女,都没有携带兵刃,在加上水夷垤威名久播,谁也不敢徒手上前。安密一声令下,那四个持刀的随从跃入圈中,从东、南、西、北四面向着水夷垤围攻过来。这些随从既是首领的卫士,自然个个身手矫健,刀法精熟。但他们以四敌一,竟然占不到丝毫的便宜。

片刻后,占在北首位置上的随从进攻时过于冒进,反被水夷垤一刀划伤了腿部,顿时鲜血长流。他痛苦地闷哼了一声,跌到了战圈之外。

迪尔加抢步上前,接过受伤者手中的兵刃,加入到战团中。水夷垤一看到他,两眼立刻迸出愤怒的火焰,他抢出几招,暂时逼退了那几名随从,然后聚集全身的力量,一刀向着迪尔加狠狠地劈了过去。

迪尔加不及躲避,只能挥刀,硬生生地挡了一下。但对方的力量霸道无比,他只觉得手腕大震,弯刀拿捏不住,脱手飞出,竟向着祭坛上的安密而去。

诸随从齐声惊呼:“安密大人,小心!”

安密却毫不慌张,等拿弯刀飞到面前,他才从腰间拔刀在手,迎着拿来刀奋力一砍,飞刀立刻变了方向,夹着呼呼的风声,反向着水夷垤疾射而去。

水夷垤刚才一招得手,毫不停歇,后招已紧随而至,眼看就要取了迪尔加的性命,忽听耳侧刀声呼啸,连忙转身回手,与拿飞刀相格,只听“铛”的一声大响,火花四溅。

迪尔加趁势往后退去,惊惶之下,竟一脚踩在了那个受伤随从的身上,两人摔成了一团,狼狈不堪。迪尔加满脸羞愧,看着安密说道:“多谢大人救了我的性命。”

安密哼了一声,迈步跨下祭坛,他扫了几个随从一眼:“你们都退下去吧。”

随从们躬身离去,圈子里便只剩下了安密和水夷垤两人。

水夷垤合胸行了个礼:“尊敬的首领安密大人。”

安密怒视着对方:“如果你还当我是族中的首领,那就把手中的兵刃放下!”

水夷垤咬了咬牙:“恕我……不能遵命。”

安密怒极反笑:“好,好……”第二个“好”字话音未落,他已欺身上前,发动了凌厉之极的攻势。祭坛下人影晃动,兵刃交错声连绵不绝,两个哈摩族公认最为勇猛的斗士战在了一处。

然而这不是一场公平的战斗,水夷垤似乎碍于地位的尊卑,始终只防守,不反击。安密的进攻也由此越来越无忌惮,令对方左支右拙,渐渐落了下风。

在不远处观战的罗飞暗暗摇了摇头,谁都看得出,再这样下去,水夷垤必然会落得个血溅当场的结局。

水夷垤显然也看清了此时的形势。他眼中忽然精光一闪,趁着安密毫不防守之机,忽然一刀攻了出去。安密全无准备,急忙往后撤了一步,同时惊出了一身冷汗。

水夷垤却并不追击,他翻身一跃,竟上了祭坛。此时祭坛上便只有雅库玛一人,水夷垤抢到她的面前,把弯刀逼在了圣女的脖子上。

不久前还泣拜在地、甘心为圣女而死的水夷垤居然会做出如此无礼的举动,这一下变故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每个人都愣在了原地,现场鸦雀无声。

罗飞也蓦然一惊,下意识地从腰间摸出了手枪。白剑恶连忙压住他的手腕:“小心!千万不能伤了圣女!”

罗飞咬了咬嘴唇,目光中满是焦急之色。

片刻的沉寂之后,索图兰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水夷垤,你这是要干什么?你疯了吗?”

“我不会伤害圣女的,我只是想请她护送我离开这里。”水夷垤一边说,一边押着雅库玛走向祭坛。雅库玛脸色苍白,不管她曾经如何受人尊崇,现在却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安密紧握着刀柄,两眼几乎要喷出火来,但在这样的情势下,他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二人一步步走到了南方的人群边。

“让开。”水夷垤说话的声音不大,但却带着一种令人难以违抗的威慑力。

安密闭上眼睛,无奈地挥了挥手,族人闪出了一条道路。水夷垤押着雅库玛出了包围圈,又往山林方向走了二十多米,这才把弯刀撤下了:“你回去吧。”

雅库玛稳住情绪,正视着对方的眼睛说道:“水夷垤,你今天的所作作为已经彻底背叛了种族,你将永世得不到宽恕。”

水夷垤苦笑了一下,忽然手起刀落,将自己左手食指齐齐切了下来,顿时鲜血飞溅。

雅库玛惊呼一声:“你……你这是干什么?”

水夷垤强忍住剧痛,看着自己的族人们大声说道:“水夷垤以下犯上,罪行深重,万死难赎。但我今天还不能死,等我完成大事后,必然会回来请罪。我先留下一根手指,如果食言,请大祭司对我施行血瓶的诅咒!”

说完这些,他大步向着南方的群山奔去,片刻后,便已消失在了黑暗的丛林中。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