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魂谷·雅库玛的诅咒

摄魂谷·雅库玛的诅咒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十章 端倪浮现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十章 端倪浮现

天色刚蒙蒙亮,村寨里的人大多还处于睡梦之中。有一个人此时却悄悄地出了寨子,走在了通往“恐怖谷”的山路上。此人身形高瘦,浓眉鹰眼,正是祢闳寨主、白文选的后人白剑恶。他迈开两条长腿,每一步都跨得很大,似乎正着急要赶往某个地方。

在静谧的晨色中,他很快便找到了昨天的那个地点:被砍断的树桩横在地上,这正是他和那个神秘黑影约定的会面暗号。

白剑恶把手中提着的两个大陶罐放在地上,然后静静地等待着,没过多久,那个黑影便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我要的东西……都准备好了?”黑影看着那两个陶罐,森森地问道。

白剑恶恭恭敬敬地退在一旁:“是的。”

黑影打开陶罐的封口查看了一下,然后他满意地点点头:“很好。你能如此忠心,或许……我会考虑赦免你们白家犯下的罪恶。”

白剑恶如蒙大恩,拜伏在湿冷的地上,良久之后,当他再次抬起头的时候,黑影和陶罐都已不见了踪影。

“让这该死的一切早点结束吧,我什么也不想要了,只要能平平安安地渡过这一关,哪怕下半辈子做个普通的山民也行。”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边起身,向着下山的归途走去。

三百多年的等待,最终却变成一场恶梦般的轮回,这确实是一个令人丧气的结果。根据祖训,白家世代蛰伏在这深山中,追寻神秘的“恶魔力量”,据说那力量可以操纵人的灵魂,给力量所有者带来无上的权力和财富。如今,这力量的源泉终于被破解了,十几代人的努力在他白剑恶手中有了答案,可这一切,却因为“他”的出现而变得毫无意义了。

白剑恶不愿用“巧合”两个字来解释这些问题,他宁可相信这就是一场轮回,三百多年前,当他的先祖白文选亲手揭开恩怨的序幕时,决定故事结局的伏笔便早已被深深的埋藏好了。

结束吧,不管“他”还想做些什么,让他做完就好了。

可惜的是,一个人永远无法知道命运将把自己带往何方。对于白剑恶来说,他甚至没有想到会在山路上遇见周立玮。

周立玮背手站在通往村寨的必经之道上,神色严峻,等白剑恶走到面前,他冷冷地问道:“你去山里干什么?”

“我去见‘他’了。”白剑恶沉默片刻后,如实回答,“我必须按照‘他’说的去做。”

“你已经完全听命于‘他’了?”周立玮掩饰不住心头的恼怒,“你傻了吗?这会毁了我们的一切!你应该站在我这边,我们想办法干掉‘他’!”

“干掉‘他’?”白剑恶“嘿”地笑了一声,“丛林是他的王国,凭我们两个能做到吗?他已经堕入了恐怖的地狱,却奇迹般地获得重生,这是天意,是老天让他回来复仇的,一个三百多年的故事,老天也想要看看结尾了!听我的,你现在最明智的举动便是静静地呆在一边,让这一切和你无关。”

“和我无关?怎么可能!”周立玮重重地吁了口气,“那个罗飞,他有着惊人的嗅觉和洞察力,他将循着‘他’留下的线索,发现所有的秘密,他会认为这一切和我无关吗?”

“一个已经被关入水牢的人还能做什么?”白剑恶看看周立玮,“而且,你以为干掉‘他’就能掩藏住那些秘密?事实却恰恰相反。”

周立玮眼角抽动了两下:“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已经把知道的东西写成了文件,如果‘他’有什么不测,那些文件将被公开。”白剑恶正色说道,“所以,我们唯一的选择,便是帮助‘他’完成心愿,以企望能博得‘他’的怜悯。”

“是这样……”周立玮脸色变得惨白,“‘他’……‘他’已经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了?”

“你不用这么紧张。”白剑恶看着周立玮绝望的样子,似乎觉得有些可笑,他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宽慰着说道,“你想想,如果‘他’已经知道了,在清风口的时候,‘他’还会放过你吗?”

“那就好……”周立玮的神情略微放松了些,然后他冲着白剑恶露出一丝感激的笑容。

……

与此同时,罗飞正被关押在水夷垤呆过的那间水牢中。正如我们以前说过的,这也许不能算是一间牢房,叫它“笼子”会更合适一些。

顶棚和四周都是用木桩扎成的,毫无遮风避雨的功效。被捆缚住双手的罗飞躺倒在冰凉的地板上,一睁眼,便可看见岸边大树延伸过来的枝桠在头顶的笼子外轻晃摇曳。

在这样的境况下,仅仅呆了一夜,罗飞已是饱受其苦。可以想象,水夷垤在这里遭受了半年的囚禁,对于身心来说,会是一种多大的折磨。而他能够坚持下来,并且抓住机会脱困而出,其勇气和毅力确实令人钦佩。

另罗飞略感欣慰的是,虽然他的行动已毫无自由,身体也在承受着各种痛苦,但他的头脑仍然清醒,他的思维能力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他刚刚从一场并不踏实的睡眠中醒来,此刻,他正凝住全身的精神,整理着头脑中的思绪。

自从进入“恐怖谷”以来,诸多线索和头绪纷杂出现,过去的,现在的……历史、传说、现实……你似乎已经能摸出其中的一两条脉络,可无奈的是,当你站在全盘的角度再去观察时,却又无法找出一个统一的、合乎逻辑的解释。

还缺少一条纽带,这是一条重要的纽带,有了它,所有凌乱的分岔便可编织成一张缜密的网,这张网会紧紧地束缚住那些荒诞的传言,让人们去窥览其中的真相。

罗飞已经看到了那条纽带的所在,但它却被一团浓雾包裹着,令他无法辨析端倪。多少次,他曾闭上眼睛,去重温在清风口时那段恍惚的记忆。他的目光穿过了黑雾,与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对视着,他想要看清对方的面目。

“他”是谁?“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这就是那条纽带!也是目前所有迷惑的焦点。

罗飞隐隐感到,某件真正重大的事情即将发生。在这个关键的时候,自己却被关入了水牢中,这无疑是个非常尴尬的意外。

必须承认,这是由于他轻视了那些隐藏在自己身边的对手。是的,他已经感觉到了对方的轮廓,揪出他们的真形似乎只是时间上的事情,所以他放松了,他也希望自己的放松能让对方产生麻痹,从而更加明显地暴露出他们的尾巴。没想到对方却突然展开了反击。

在被押入水牢之前,罗飞获得安密的准许,去粗略查验了迪尔加的尸体。死者的头颅略偏向左侧,致命的伤口则在脖颈靠右的地方。

可以想象,在迪尔加跟着自己走向山林之时,凶手从后方悄悄地摸上去,左臂勾住死者头颅,手掌掩住了他的口鼻,右手中的利刃顺势划过,动作干净、凌厉,下刀准确,一击毙命,死者甚至连叫喊的机会也没有。

迪尔加也是哈摩族数得着的勇士,要想对他做到这一点,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在那三个人中,似乎只有白剑恶有这个能力?

是的,就昨天的行踪来说,白剑恶确实也是最可疑的。在祭祀场拜见圣女的前后,他都自称要去“看望几个朋友”,这个说法显然不是非常令人信服,那么,他究竟去干了些什么呢?

罗飞将这几个问题在头脑中反复地揣摩着,直到接近中午时分,许晓雯和水夷垤的到来才打断了他的思绪。

安密的两个亲随负责水牢的看守任务,其中一人身上还挂着彩,见到水夷垤,他们的神色难免有些怨恨和尴尬,不过对方已恢复了圣女卫士的身份,是若不起的了。

倒是水夷垤非常大度,他率先行了个礼,友好地说道:“两位勇士为了族人的安危,受尽辛劳,我代表圣女感谢你们。”

他的言语非常诚挚,似乎已完全忘了昨夜对方要取他性命的那一幕。

这番举动无疑是给足了对方面子,两个随从的表情立刻缓和了很多,他们回了礼,然后对许晓雯恭敬地说道:“尊敬的圣女,我们奉了安密大人的命令在这里看守犯人,绝不能出任何差错。”

“罗是我们的朋友,他是清白的,安密大人迟早会放了他。”许晓雯看了二人一眼,淡淡地说道,“不过我也不会为难你们,我只是来给他送一些食物。”

两个亲随松了口气,他们让在一边,不过目光仍然紧盯着水夷垤手中的那个篮子,保持着十足的警惕。

罗飞听见外面的交谈,他摇晃着站起身,来到栅栏边,欣慰地说道:“你们来了。”

“我给你带了些吃的。”许晓雯换了汉语,声音也柔和了很多,“原本早该来的,只是今天早晨,寨子里又出了事——你的一个朋友死了。”

“谁?”罗飞心头一缩,他入狱前已对三人把话说得如此明白,怎么还是有人遭遇了不测?

许晓雯轻轻吐出三个字:“白剑恶。”

罗飞先是一愣,随即便反应了过来。是了,是了,这正是自己那番话所起的效果。白剑恶已经开始暴露,所以另外那个家伙便杀死了他灭口。自己千算万算,只想到去保护那个唯一的无辜者,却防不住对方内部自起血端。

罗飞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又问道:“现场在哪里,你去看了没有?情况是怎样的?”

许晓雯点头“嗯”了一声,然后她看了眼旁边的水夷垤。后者会意,从篮子里端出一只土碗,那碗里盛满了刚刚炖熟的肉类,兀自在热腾腾地冒着香气。罗飞从昨晚开始就没有吃东西,此时立刻感到饥肠辘辘。

许晓雯接过土碗,然后闪动大眼睛看着罗飞:“罗警官,请原谅我无法为你解开手上的绳索。那……我来喂你,可以吗?”

罗飞心中一荡,不自觉地回避开对方的目光。不过此时的情形,倒也没有别的方法,他只能点了点头。

许晓雯灿烂一笑,用右手夹起一块肉,从栅栏隙缝中伸了进来,同时说道:“我会把详细的情况都告诉你,你不用多说话,只管听着就行。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多吃一些,只有吃饱了,有精神了,才能摆脱困境,帮助我们对付那些坏人。”

她的言语和神态中充满了诚挚的关怀和信任,身处如此境地,这番话无疑触动了罗飞心底那些最柔软的部位,一股奇妙的暖意涌了上来,泛遍了他的全身。

罗飞张开嘴,接住了递过来的那块肉,唇齿间难免与对方洁白柔软的手指有了些许接触。在这个瞬间,两个人显然都有了敏感的反应。许晓雯脸微微一红,一边缩回手来,一边说道:“白剑恶……白剑恶的尸体是在离寨子不远的山路上发现的。他的心口附近被刺了一刀,不过这一刀并没有让他立刻死亡,他向着山里的方向又跑了有好几十米,其间鲜血洒了一地。”

许晓雯的话语虽然有故意转移注意力的嫌疑,但罗飞还是立刻凝起了思绪,专心地听她讲述。当他再次用嘴去接对方夹来的肉块时,已完全成了一种下意识的动作,双方之间也就没有什么尴尬的感觉了。

却听许晓雯继续说道:“有很多族人反映,昨晚从祭祀场散了之后,白剑恶去过他们家中,并且到每户人家时,他都会索要一些灯油。”

“灯油?”罗飞含糊不清地吐出这两个字来,他刚刚把一块肉含在嘴里,还没来得及慢嚼。

“是的,这些灯油都加在一块,数量也不少呢。”许晓雯微微侧过脑袋,“不知道他要那么多灯油干什么?”

罗飞快速嚼了三两下,把那块肉半囫囵地吞了下去,腾出嘴来问道:“你们没有到他的住处去查看一下吗?”

许晓雯从水夷垤手中接过一只茶壶,伸入牢房中,一边喂罗飞喝水,一边回答:“安密他们仔细查了,却没有找到那些灯油。今天清晨的时候,有族人看到白剑恶拎着两个陶罐往寨子外面走,而他后来又死在了山路上,难道那些灯油被他带到丛林里去了吗?”

“有没有在林子里找到那两个陶罐呢?”

“至少在尸体附近是没有的,安密还在带人四下搜索,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发现。”许晓雯交替送进水和肉块,细心地服侍着罗飞的饮食。

“难道是被‘他’拿走了?”罗飞沉吟片刻后,自言自语了一句。

许晓雯并不明白罗飞口中的‘他’是指谁,她眨了眨眼睛,按照自己的思路问道:“带走灯油的和杀死白剑恶的会是同一个人吗?”

“唯一的伤处在心口附近——行刺的人和他熟悉,是在他未加防备的时候下的手;这一刀没能立刻致命——凶手杀人的手法并不熟练;白剑恶受伤后逃往山林深处——凶手应该是来自山寨方向……”罗飞一条一条分析着,“从这些情况看来,应该不是那个家伙干的,倒像是……”

“是谁?”

罗飞却摇了摇头,停止了话语。他心中虽然已大致有了答案,但在十足的把握之前,他并不习惯把有些东西草率地说出来。

许晓雯见他如此,也不再继续追问,待罗飞将那一碗肉都吃完之后,她用手帕擦了擦手,然后从衣兜中掏出一张纸条,一边递进栅栏中,一边说道:“这是我来到寨子的当天,打扫木屋时从桌子抽屉里整理出来的东西。本来我也没有多想,但今天听水夷垤说起这纸条的来历,我却觉得有些蹊跷了。”

罗飞扫了眼那张纸条,他的眉头立刻敏感地抽动了起来。那纸条虽然已显陈旧,但上面书写的八个汉字却是清清楚楚:百家姓中,排行为周。

这正是那个精神病院的年轻人自我介绍时总挂在嘴边的话语。

“这纸条有什么蹊跷的来历?”罗飞有些迫不及待地问道。

“据水夷垤说,情况是这样的:那个取走血瓶的人在寨子里混了近半年,和不少人都很熟了,但是还从来没见过圣女雅库玛。这是因为我姐姐平日里深居简出,连普通族人都难得见到她,更别说是外族的男子了。在半年前,这个人却突然来求见圣女,我姐姐回绝了他。于是他就写了这张纸条,托水夷垤传进来。奇怪的是,我姐姐看到这张纸条后,态度大变,立刻让水夷垤把这个人带到了木屋中。正是因为如此,才会发生以后一系列的事情。”

听了许晓雯的这段讲述,罗飞的心禁不住狂跳了起来。“百家姓中,排行为周”,年轻人用这八个字作为自己的介绍,让人听起来总是有些怪怪的。罗飞不止一次地关注到这个问题,但以前都没有好好的深想过。现在看来,这八个字中显然蕴藏着极为深刻的隐义,才能如此地打动素来清高圣洁的雅库玛。

罗飞的目光久久地盯住那张纸条,同时在心中反复默念着上面的内容。他的大脑在飞速地旋转着,忽然间,似乎有一道亮光从遥远的天际射过来,一下子驱散了在他眼前遮蔽了多日的浓雾。

他几乎要忍不住兴奋地大叫!

纽带!他终于看到了那条纽带的真面目。

许晓雯注意到了罗飞神情上的变化,睁大眼睛询问:“怎么了?你有什么发现?”

“是他,原来是他!”罗飞试着用这条纽带把那些凌乱的头绪穿连起来,很多疑问都能解答了,他坚定地点了点头,“是的,一定是他!”

“是谁呀?”许晓雯恨不能一下子钻进罗飞的大脑里,看看这家伙到底想到些什么。

“有谁会对李定国的传说如此感兴趣,为了解那段往事,长时间的深入丛林?有谁会想法设法,不但盗走了血瓶,还要挖开坟墓,取走李定国的尸骨?有谁会了解雨神像的秘密,掌握着让白剑恶无法反抗的权威?有谁能保留李定国的遗物,甚至是手札这样的私人物品?又有谁会不依不饶地纠缠着,成为祢闳寨和哈摩族挥之不去的阴影?”罗飞抛出这一连串的问题后,冲着那张纸条努了努嘴,“所有的答案,就在这八个字上。”

“你是说那个年轻人?”许晓雯把纸条拿回到自己眼前,专注地看了会,“他姓周吗?……难道……他和那个周立玮会有什么关系?”

“不。”罗飞摇了摇头,“他不姓周。这是个聪明的家伙,他玩了个文字游戏,隐瞒了自己的身份,却又能让有心人窥出其中的端倪。”

“百家姓中,排行为周……”许晓雯冥思苦想了片刻,然后她无奈地撇了撇嘴,用求助的目光瞪着罗飞,看来是彻底放弃了。

“如果只是姓周,为什么要说‘排行为周’呢?这句话的关键,就在‘排行’两个字上……你想想,百家姓中,‘周’的排行是怎样的?”

“百家姓中的排行?”许晓雯微微蹙起眉头,依次细数起那些姓氏来,“赵钱孙李,周吴郑王……‘周’排在‘李’的后面,是第五……”

罗飞的目光突然闪动了一下,许晓雯敏感地停住了口,重新回味自己刚刚说过的话,很快她就发现,那答案正在其中!

“李后?”许晓雯无法控制那突然其来的震撼感觉,她激动地大叫出声,“天哪,他是李定国的后人?!”

不远处的水夷垤和那两个随从都被她的叫声吓了一跳,诧异地把目光盯在她的身上。许晓雯连忙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好在那几个人都不懂汉语,这个天大的秘密并不会因此而泄露。

“是的。”罗飞此时赞许地点了点头,“‘百家姓中,排行为周’这八个字所隐藏的,正是‘李家后人’的意思。”

“难道一切都是他干的?他要为自己的祖先复仇吗?那他又为什么会第一个被吓疯?而且,他已经精神失常了,正关在昆明的医院里,后面发生的事情,怎么会和他有关呢?”许晓雯心中涌出诸多的疑问,一股脑地都倒了出来。

有些问题罗飞现在也未能完全相通,他沉思片刻后,踯躅着说道:“既然已确定了他的身份,那后来发生的事情,将目标锁定在他的身上,无疑也是最理性,最合乎逻辑的思路……我们在昆明见面的时候,他是个疯子,但并不能证明他现在仍然是个疯子;当时他被关押,也同样不能证明现在他仍被关押……至少,我们知道,这种病症并非绝对的无药可治。”

“对啊,那个周立玮就有可以治病的药。”许晓雯回忆起在昆明精神病院时的情形,“可当时他是坚决反对把药用在那个病人身上,说是有违职业道德什么的。”

的确,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罗飞才想到通过网络来寻找病人的家属,使带有试验性质的治疗能够得以实施,没想到网络却引来了岳东北,从而导致了诸人的云南边陲之行。

“周立玮肯定没有对那个病人进行治疗,我和他在那段时间一直保持着紧密的联系。不过……他随身携带的那瓶药却丢了,难道是丢在了昆明?”罗飞略想了片刻,然后把思绪拉了回来,转向一些更重要的问题,“好了,先不说这个了。你还没告诉我,那个李定国的后人,他和雅库玛见面之后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嗯,这些事都是我从水夷垤那里听来的。不过,我相信他不会对我撒谎。”许晓雯一边说,一边转过头往身旁看了看,她的卫士笔直地站在那里,虽然身形不高,但却带着一种威风凛凛的气质,而脸上则写满了忠诚。

罗飞的目光也从水夷垤身上掠过,然后他点点头,对许晓雯的信任表示认同。许晓雯如孩子般得意地一笑,开始讲述那段发生在半年前的事情:“那个年轻人被带进圣女的木屋之后,雅库玛让水夷垤在屋外守候,自己则和那个人进行了长时间的交谈。他们从夜晚一直聊到了天色发白,水夷垤虽然不知道这次交谈的内容,但是从一些细节上,他还是感觉到这决不是一次普通意义上的会面。”

“具体说说,那些细节?”在罗飞看来,细节往往是最能透露出事情本质的东西。

“年轻人从木屋里出来的时候,事情非常凝重,显得心事很深的样子。在离去之前,他对着木屋深深地行了一个礼,神色间充满了尊敬和感激,他的眼角甚至闪烁着泪光。水夷垤自己说,他和那个人也算相处得不错,而在此前,从未见过此人有过这样的表现。”

“嗯。”罗飞沉吟了片刻,“后来呢?”

“年轻人走后,雅库玛把水夷垤叫到了屋内,让他准备一下,第二天晚上要去一趟恐怖谷。”

“是不是去那个山洞,李定国墓葬所在的山洞?”罗飞眯起眼睛问道。

“一点都不错。”许晓雯佩服地看了罗飞一眼,“你肯定也猜到了,一同前去的还有那个年轻人。他们等到夜深人静之后,才悄悄的出发,似乎不愿让其他人知道这件事情。到了那山洞之后,雅库玛仍然让水夷垤在动外等待,自己则和那个年轻人进入了洞内,又呆了足足有一整夜的时间。到了天快亮的时候,雅库玛一个人走了出来,那年轻人却留在了洞内。然后雅库玛便和水夷垤一道,赶在族人们起床之前回到了山寨中。此后的一整天,雅库玛都显得有些心神不宁的,她总是略带焦急地往窗外眺望,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她在等那个人回来?”罗飞猜测。

“我和水夷垤也都是这么想的。”许晓雯点头说道,“可那个年轻人却一直也没出现。到了下午时分,有族人到‘恐怖谷’一带打猎,带回了一些不好的传言。传言说李定国的墓葬出现了一个大坑,里面的尸骨却不知去向了。”

“哦,那天下雨了吧?”

“下雨了?这你都能知道?”许晓雯显得非常惊讶,“水夷垤可没和我说这么详细。”

罗飞“呵”地一笑:“这可不是我推理出来的。我只是听说过,那个打猎的人是为躲雨进入山洞,这才发现了墓葬被挖开的秘密。好了,你接着往下说吧。”

许晓雯做了个释然的表情,继续刚才的话题说道:“听到这个传言后,雅库玛显得非常焦虑,甚至有些无所适从的感觉。后来,她终于忍不住问水夷垤:‘听说你和那个年轻人是有交情的,你觉得这个人怎样?’水夷垤回答说:‘他是一个勇敢诚信的汉子,如果他答应了您什么事情,他一定会办到的。’水夷垤说这番话,虽然有宽慰主人的意思,但确实也是凭心而发。”

“这可是个很高的评价啊。”罗飞略有些诧异地扫了水夷垤一眼。

许晓雯轻轻叹了口气:“也许是他看错了人吧……因为我姐姐最终没等到那个人。到了晚上的时候,安密带着迪尔加来到了木屋,向雅库玛询问圣物的下落。”

“这个迪尔加在族里到底是个什么人物?似乎安密对他非常看重?”

“他曾经和水夷垤竞争过圣女卫士,虽然失败了,但一直心有不甘。水夷垤认为那次正是这家伙出卖了雅库玛,从而博得了安密的信任。”

“出卖,怎么讲?”

“你想啊,雅库玛和那个年轻人见面,包括前往‘恐怖谷’,都是在隐秘的情况下进行的。即使李定国墓葬的问题被发现,也没道理怀疑到圣女的头上。可那天安密一进屋,便直接提出要查看圣物,一定是有人走漏了什么风声。水夷垤认为,这十有八九是迪尔加的所为。”

罗飞点点头,心中暗想:难怪昨晚在祭祀场的时候,水夷垤一见迪尔加便两眼发红,出手毫不留情。随后他又问了句:“雅库玛那时是不是已经把圣物交个了那个年轻人。”

“应该是的。”许晓雯眼中露出一丝悲伤的神色,“因为我姐姐面对安密的责问,却拿不出圣物来。后来她没有办法,只好带着安密和迪尔加再次前往那个山洞。这一次,她把水夷垤留在了村寨,并且向他托付了一些东西。”

“什么东西?”

“圣女的‘传世苦难’。”

“传世苦难?”罗飞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他皱起眉头,“这到底是什么?”

许晓雯摇摇头:“我不知道,甚至连水夷垤也不知道。雅库玛让安密和迪尔加暂时回避,然后把一封年代久远的信札交到了水夷垤手中。所谓的‘传世苦难’便记载在这封信札里。雅库玛告诉水夷垤,一定要把这信札保护好,直到自己平安回来再交回;可如果她回不来了,水夷垤要保证把这信札交到下一任圣女的手中。除此之外,包括首领和大祭司在内的任何人都绝不可翻阅信札中的内容,这关系到整个部落的命运,绝非儿戏。”

“有这么重要?”

“是的,极为重要。”许晓雯苦笑了一下,指指身边的水夷垤,“现在你该明白,昨天他为什么会知道我是假的‘雅库玛’了。”

是的,雅库玛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交到水夷垤的手中,还没有取回,怎么会就要将对方处死呢?

“这封信札现在在你那里吗?”罗飞看着许晓雯问道。

许晓雯点点头:“水夷垤今天早上已经交给了我。”

“你看了吗?”

“还没有。”沉默片刻后,许晓雯幽幽地说道,“我姐姐留下话:看了信札的圣女,整个部落的苦难将压在她一个人的身上。我还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能力去承受这些。”

罗飞心中一动:是的,在不久之前,她还是一个现代社会中的大学生,一个美丽活泼,前途光明的女孩,要让她突然面对这样的变故,去承受一些不可预知的东西,确实是有些强人所难了。

想到了这一层,罗飞主动把话题转开:“那雅库玛他们去恐怖谷之后,又发生了什么呢?”

“他们走了之后,水夷垤便找了个隐秘的地方把那信札藏了起来,然后焦急地等待自己的主人。他等了整整一夜,到天亮的时候,等来的却是安密、索图兰和迪尔加等人。安密神情沉痛,不由分说,便下令随从们把水夷垤捆了个结结实实,投入水牢。后来的事情你就都知道了,‘恐怖谷’出现了神秘的魔影,不少族人被吓死、吓疯。圣物就此失踪,而圣女——我的姐姐雅库玛——也被那个‘恶魔’害死了,不过族人并不知道这个消息,他们只听说圣女患了重病。当然了,关于我姐姐的死因,这些只是安密和索图兰的说法。”

“你在怀疑什么?”罗飞敏锐地捕捉到对方最后一句话中的潜台词,试探着问了一句。

许晓雯反问道:“你觉得呢?”

两人四目相交,在这瞬间,虽然双方都没有明说,但他们已读懂了对方的心中所想。

短暂的沉默之后,罗飞首先开口道:“不管怎样,你要沉住气,不能轻举妄动。现在看来,情势似乎比我原先的预想还要复杂。虽然有水夷垤保护着你……”

罗飞没有把话讲完,但他的目光已说明了一切,一种饱含着关心和牵挂的目光。

许晓雯咬咬嘴唇:“我明白,我会等你出来的……我需要你的帮助。”说到这里,她的目光闪动了一下,语气变得有些神秘,“你一定能出来的。水夷垤让我告诉你,这树上有一种鱼,味道非常好……”

“鱼?”罗飞蓦地一愣,他抬起头,四下里扫视了一圈,随即会意地一笑,“是的,鱼,我知道了……”

许晓雯点点头,不再多说什么,带着水夷垤转身离去。

那两个看守一直在密切注视着许晓雯等人的一举一动,此刻,他们的神经总算可以松弛一会了。在他们看来,许晓雯只是送来了一些饮食,并没有做任何会危害到水牢安全的事情。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