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魂谷·雅库玛的诅咒

摄魂谷·雅库玛的诅咒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后记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后记

从四月底到十月底,正好半年的时间,完成了罗飞系列的第三部长篇《恐怖谷》。最终结稿时的word统计字数为246000,成为我目前创作过的最长的作品。

在写到“圣战传说”那一章的时候,看到baidu贴吧上有读者气愤的指责,说我居然将民族英雄李定国写得如此龌龊,比那些怪力乱神者更不能忍。呵呵,不知道他后来有没有坚持看完呢?

原本这可能会是一部普通构思下的普通小说,不会写到这么长,也不会藏着这么多的历史背景。

转折发生在五月底,也就是创作开始后一个月。

那时写到了第七章,我需要与“恶魔力量”有关的传说,我想借用南明军队抗清的那段历史,于是上网搜索了一下,然后我就被李定国这个人物深深的吸引住了。

“凛凛孤忠志独坚,手持一木欲撑天。磨盘战地人犹识,磷火常同日色鲜。”(明末文人纪念李定国的诗篇)

这是一个悲剧性的人物。浏览史料,你会发现,他几乎具有一个英雄需要的所有品质:勇猛、智谋、胸襟、大义……

然而,他却生不逢时,生不逢人。

李定国原是明末农民义军出身,在清军入关后,他能够审时度势,顾全大局,与南明残余势力结成联盟,共抗外辱。广西、衡阳两次会战,李定国大获全胜,力弊清廷两大名王,歼敌数十万,取得了明军对清兵作战从未有过的巨大胜利。

孙可望,南明王朝此时实际上的权力统治者,忌妒李定国的战功,连续写信邀请李定国到沅州商议军机,其实是要对其下毒手。李定国得知后,为了避免内部冲突,率部众撤出湖南,转战两广。孙可望随即自带大军来到湖南,却被清兵杀得大败。

李定国有着卓越的战略眼光。经过休整之后,他又在广东发动新的攻势,并且联络了盘踞在台湾的郑成功。惨烈的攻坚战持续了半年之久,围城中的清军竟杀人而食。然而郑成功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迟迟未发盟军。终于清廷的援军到达,李定国孤军难敌,全线溃败,收复广东,进取江南的战略完全失败。南明复兴的希望再次成为泡影。

孙可望加快了自己篡权称帝的步伐。两年后,他起兵十四万征剿李定国。他的此举众叛亲离,手下大将白文选也倒向了李定国一边,最后孙可望仅带着二十多人逃往长沙,投降了清廷。

经过这场内耗,南明的实力大大削弱。清兵以铎尼为统帅,吴三桂、卓布泰、洪承畴兵分三路大举进攻。孙可望的残部趁机再起内乱,内外交困下,南明军队兵溃如山倒,局势至此已无可挽回。

在如此艰难的情况下,李定国收拾残兵,挑选了六千人埋伏在怒江以西的磨盘山,设下三道伏兵。吴三桂的追兵浑然不知地钻入了伏击圈,就在这关键的时候,南明官员卢桂生叛变向吴三桂通风报信,伏击战演变成为一场血战,李定国部战死2/3,清军同样是伤亡惨重,有十多名都统以下的军官和几千人战死。吴三桂只得暂时放弃了追击。

永历帝畏敌如鼠,带着亲随逃亡到缅甸。李定国不肯入缅,在云南西部召集溃散的部队准备和清朝进行最后的战斗。缅甸以为南明军队已经是溃兵,想趁火打劫,抢劫明军的军马。白文选大怒整顿人马,命令进行反击,缅军主力(据文献说有“数十万”,可能失之夸张)在江对岸列阵,准备迎战。明军渡河进攻,仅百骑就击溃缅军,明军顺势掩杀,据说毙伤缅军万人以上。缅甸官员不得不搬出永历帝要他勒令白文选退兵。

在这种情况下,许多的明军将领和官员俱皆心灰意冷,纷纷向清朝投降,最后连白文选也投降了。唯有李定国一个人的意志从未动摇过。

永历帝被吴三桂害死后,李定国万分悲痛。终于,他在自己四十二岁生日的那一天病倒了,十多天后,李定国召其子及部将到跟前告诫:“宁死荒外,勿降也!”言毕,气绝而亡。

李定国的一生是个悲剧,而他死后的境遇仍然是悲剧。

由于农民义军的出身,他无法得到封建史籍作者的完全认同,再加上其最终的失败命运,他并没有在历史记载中得到应有的尊崇地位。

有人认为李定国是明清之际的第一名将,人品,才能都远在同期的李自成、郑成功等人之上。但更多的人,却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

当我读到这些资料的时候,我对《恐怖谷》这篇小说有了新的想法。我的写作因此中断了一个多月(当然还有世界杯的原因),我要用我的方式让更多的人知道李定国,知道这个生不逢时的悲情英雄。

所以就有了后来那些枝繁叶茂的情节,有了那个虚构的圣战故事。我对这个故事是满意的,唯一遗憾的是,在这个背景下,罗飞的形象不可避免的被弱化了,不过被李定国这样一个人物抢去风头,他应该也是服气的吧。

好在还有周立玮,这个原先构思中强悍的反一号,后来便只能沦为衬托罗飞英武的工具了。

至于李延晖,他是我最初构思中真正的男主角,现在也仍然是。

有一些角色本来是没有的,白剑恶、水夷垤、迪尔加等等。其中我自己最满意的是水夷垤,无论谁,能有这样一名卫士,绝对是件很拉风的事情。

很多朋友对我的创作思路感兴趣。我在开始动笔的时候,只有一个大概的思路。然后想一段、写一段。一直跟我的博客就知道,我有时更新很快,有时又好几天没动静,就是这个原因。

对于推理小说的写作,我曾和水天一色交流过(她的《乱神馆记》这次作为系列中的一本,与《鬼望坡》同时出版),究竟是以故事为本,还是以推理手段(诡计)为本?

似乎大多数写推理的人是后者,他们先想到一个诡计,极具欺骗性和技巧性,然后他们想一个故事出来,目的是为了展示这个诡计。

而我相反,我先有一个故事,好故事才能真正刺激我创作的欲望。然后我会在写作的过程中设计一些情节和伏笔,让罗飞去将其解开。

所以我的小说中,罪犯并不会刻意去设局,推理的场景也是片断的,零散的。

我的小说中,只有“迷”,而没有“题”。

另外,我不喜欢故布迷阵的写作方法,比如通过文字,通过特意安排的情节干扰读者的视线。我觉得这对读者是不公平的。所以有朋友建议我应该给岳东北增加一些迷惑性,我并不觉得这是必须的。坦白说,我毫不担心大家猜出周立玮有问题,因为我设的“迷”,重点在李延晖,重点在背后的故事,三百年前,半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我相信这些才是真正能吸引读者的。

也许有尊严的推理爱好者会认为这不叫推理,所以我还是不说自己是“推理小说”吧,我自称“悬疑小说”。

有时候我觉得,正是“推理”两个字限制了“推理小说”在中国的发展,像以前那样,叫“侦探小说”应该更好一些。

最后回答大家提到过的问题。

1、关于虚伪的信仰。有朋友觉得保持那个谎言是无意义的。不多说了,想想苏联、东欧在信仰崩塌后的社会剧变,再想想我们国家是怎么做的。

2、周立玮药的丢失,谈不上是他犯的错误吧,只是一个意外。

3、罗飞最后把真相告诉岳东北,因为岳东北原来写的那个解析完全是错误的、扭曲了李定国,所以最有必要了解真相的,就是岳东北。岳对罗感情问题上的指责,我想表达的是:罗飞的做法无所谓对错,只是不同的人会有的不同选择。罗飞这样的性格,一定会让秘密继续保持下去,而换成岳东北,就会是另一个结果。

4、接下来的短篇是为了附在即将出版的《鬼望坡》中,因为字数有些不够。

5、民族矛盾……呵呵,谈不上吧,我对满清没有任何正面的描写,也没有表达任何感情因素。

6、我描写的植物像罂粟?纯属巧合。

7、罗和岳同时中招,因为周投毒用的是提取出的致恐物质,百分百的概率致恐。

8、周鞋子的问题,有读者没看明白。刘云在新鞋中安放了窃听器,然后把旧鞋烧坏,使周换上了新鞋。

9、薛明飞的死。李延晖用蚂蟥吸了他的血,然后告诉他,致其惊吓虚脱而死。

10、拍电视剧的问题,我真是没有想过。呵呵,看到大家相关的讨论,也觉得很有意思。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