绳梯

绳梯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九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九章

赖安站在酒店房间的穿衣镜前,双肩后展,挺胸收腹。灰色西装服帖地罩在他的身上,凸显着他的阳刚之气,展示着他的健美身材。他甚至觉得这套衣服让他看起来更帅了些。他小心地用手把领带抚平,丝绸的光滑感在他的指尖上跳跃,手腕上的袖扣如燧石般熠熠发光。

现在根本看不出他是一个小店主的儿子。

“你能行。”他说。

大酒店坐落在都柏林北部,俯瞰马拉海德河口。这是栋四层建筑,从外观上看像一个巨型婚礼蛋糕。该酒店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一名接待员指引赖安去了功能宴会厅。走到门口时,他听见里面有一个小型摇摆乐队正在演奏。

侍者们正忙着收拾桌上的残局。这应该是个政府聚会,赖安猜想,有外交官、法官,还有政客。一群权力拥有者在享受自己的战利品。他们三五成群地站在那里,有年轻的女孩和她们的追求者,还有上了年纪的男人和他们青春己逝的妻子。

房间中央一对对男女正翩翩起舞。他们中大多数人都挺直腰背,彼此身体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但也有几对并不是那么循规蹈矩。

有那么一会儿,赖安觉得自己像一个冒名顶替者,一个尴尬的闯入者。他不属于这儿,不属于这个富有、品位高尚的人群。他下意识地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领带,丝绸的顺滑触感为他找回了一点自信。

“您迷路了吗?”耳边传来一个天鹅绒般的声音。

赖安转过身,看见了说话的人。他张嘴准备回答,可是舌头好像被什么绊住了似的,一时间愣在那里说不出话来。他看见查尔斯·豪伊的秘书就站在和他说话的那位女士身边。

“别担心,”她说,“我们都是来混混的。来,帮我拿杯饮料。”

说完,她伸手挽住了赖安的胳膊。她的小臂纤细光滑,手腕处的皮肤有些苍白,上面有几个斑点。穿了高跟鞋后她只比赖安矮了几英寸。她的身高和优美的曲线吸引了赖安的目光。她的一头红发高高挽起,两只眼睛呈现出朦胧的绿色。

她冲着她的同伴微微一笑,便带着赖安走了开去。走时,还诡秘地眨了下眼睛。

“你是和谁一起来的?”她问道。

这时赖安才回过神来。“我是来见一个人的。”

“谁?”

“部长。”

她带着赖安向屋子里面走去。“哪个部长?”

“司法部长。”

她笑了笑,说:“查理吗?我想他这会儿应该在吧台那边。真是巧极了,正好你也要帮我去拿杯饮料。”

他们经过了一个又一个灯光昏暗的房间。在一片笑声与交谈声中,音乐的声音显得有些微弱。

然后他看见了豪伊。他正坐在一个高脚凳上,身边围了一圈年轻人。看上去他应该喝了不少酒,脸上红彤彤的。他的目光像老鹰一样牢牢地盯住了赖安,朝他眨了眨眼,然后继续讲他的故事。

“你们真该去看看那个臭小子,”他讲话的同时唾沫星子四处飞溅。“玩命地飞奔。不过也确实如此,要是他输的话,我就亲手把他给毙了。总之,他冲刺了。而小特利几乎要坚持不下去了,他看上去担心得要命。还有一个混蛋,我不记得名字了,他回头看见我的宝贝朝着他冲过去。我敢发誓,当时他差点从马背上摔下来。”

那帮年轻人开心地大笑起来。

赖安忽然感到耳边有股热流拂过,还夹带着口红的味道。他浑身颤抖了一下。

“我要一杯金汤尼,”她说,“加酸橙,千万不要放柠檬。”

赖安正准备掏钱包付钱。

这时豪伊冲着他喊道:“嗨,嗨,把你的手从口袋里拿出来吧,大个子。这里所有的消费都已经有人买单了。”

赖安冲他点了点头以示感谢,然后对酒吧侍者说:“给我一杯加酸橙的金汤尼,还有半杯吉尼斯黑啤。”

那名女士把手从赖安的肘弯中抽出来,然后握住他的手拉向自己,赖安的手指碰到了她的臀部。“来嘛,一起喝一杯嘛。”

赖安的脸变得通红。他咳嗽了一声,然后对酒吧侍者说:“请把吉尼斯黑啤换成姜汁白兰地口巴。”

“这还差不多。”她边说边用力捏了一下赖安的手,然后松开手转过身子,将背和双肘靠在吧台上,风情万种地站在那儿。

这时赖安的脸红到了脖子根。

她歪过头,露出了耳后光滑的皮肤,说道:“你还没有问过我的名字呢。”

赖安犹豫了一会儿,考虑是否该为此向她道歉,可最后他却假装自信地两手插在口袋里说:“好吧。你叫什么名字?”

“西莉亚。”她说,嗓音充满了诱惑。“你叫什么?”

他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一开口他那伪装的自信便宛如脱落的油漆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嗯,赖安先生,请问你找查尔斯·豪伊有什么事吗?”

“私事。”他回答说,声音有些生硬,可他的原意并非如此。

她挑起一边精心描画过的眉毛,说:“我明白了。”

这时传来一声玻璃酒杯与大理石吧台碰撞的声音,杯中的冰块在灯光的照射下闪着光。赖安把西莉亚的金汤尼酒递给她。她抿了一小口,眼睛却始终盯着赖安。她微微探出舌头,将沾在嘴唇上的酒舔进嘴里。

赖安喝了一大口白兰地,嗓子里火辣辣的。他不敢面对西莉亚的挑逗,只好将眼睛朝旁边看去。如果这时他也看着西莉亚的话,那他就能看到她的嘴角流露出一丝戏谑的笑容。

豪伊从人群里走了出来,原本聚在他周围的那些年轻人站在他身后注视着赖安。他将赖安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说:“你在麦克莱兰那边没遇到什么麻烦吧?”

“没有,部长大人。”赖安很有分寸地低了一下头,在这位政要和身边的女士面前既表示了顺从,同时又保留了自己的尊严。

“很好。”豪伊点点头说。“你会做得很好的。是不是,休谟小姐。”

西莉亚坏坏地笑着说:“当然,他肯定能做好。”

赖安不太清楚她是站在哪一边的,不过他希望她和他是同一条阵线的。

“走吧,”豪伊说,“上校在等我们呢。”

就在司法部长转身之际,西莉亚拉住了赖安的手。

“小心点。”她严肃地说,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赖安跟着豪伊走进了一间黑漆漆的楼梯井里。司法部长给自己点了根烟,却没有递给赖安一支。

豪伊边上楼梯边对赖安说:“见到斯科尔兹内时你得小心点。他很精明,千万不要在他面前耍小聪明,否则他会把你收拾得屁滚尿流。”

“遵命,部长大人。”

他们出了楼梯井,来到一条铺了地毯的走道上,两边是镶了门牌号码的房间。豪伊向一个单独的房间走去。他走到门口,敲了敲门。

门开了,豪伊走了进去,把赖安一个人留在了走道上。

赖安背靠在墙上,脑子里根本不去想等待他的将会是什么。相反,他在回想刚才遇到的那个女人。她的香气,她的体温还有她的可爱。赖安浑然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

豪伊开了门,站到一侧让两名穿着西装的男士出来。他们经过赖安时看了他一眼。在这两个人离开后,司法部长对他说:“进来吧。”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