绳梯

绳梯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三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三章

斯科尔兹内的奔驰300SL开在前面带路,赖安费了好大劲才勉强能跟上。白色奔驰一会儿消失在灌木丛后,一会儿又出现在他的沃克斯豪尔汽车前灯里。赖安感觉到车胎转得飞快,几乎要脱离车身飞出去,而奔驰却很轻松地在他前面飞驰。

即使在基尔代尔郡的危险路段斯科尔兹内也没有降低车速。当他们开到通向邓默里的一段上坡时,赖安听见前方奔驰车里传出轰轰的引擎声。与其相比,自己的沃克斯豪尔发出的声音几乎不足挂齿。出了基尔代尔郡后便是一大片农田,这时赖安彻底找不到奔驰的踪影。于是他赶紧踩下油门,身子向前倾,够着身子,透过挡风玻璃找寻斯科尔兹内的身影。

豪伊留在了晚会上没有跟来,因为他考虑到自己还是少介入这件事为妙。赖安也很赞成他这么做,这可以让他离血腥远一些。

后来有接近半英里的路都是上坡。两边的树木和建筑在身旁风驰电掣般掠过,时不时还有树枝刮到车门和后视镜。很快便到了坡顶,沃克斯豪尔汽车瞬间脱离了路面疾驰而下,赖安的胃里一阵翻腾。

沃克斯豪尔汽车重重地落在了地面上,这时赖安看见前面出现了红色的车灯。他一脚踩下刹车,整个人尽力向前倾,脚下不停地踩刹车。车子发出刺耳的啸声。一阵颤动之后,车速终于慢了下来,奔驰就停在前面几码远的地方。

斯科尔兹内把车停在一边,冲着赖安大喊。他的手伸到车窗外,不断地挥舞,意思是让赖安赶紧跟上。赖安低声骂了几句,同时也调整好对沃克斯豪尔的控制。

他跟紧奔驰,不敢落后太远,后来他看见奔驰拐进了一条巷子。巷子口很窄,赖安差点就错过了入口。巷子里只有一条车道,大概有一英里左右长。路面凹凸不平,颠得他的脊柱阵阵发痛。开到巷子尽头才看见一扇大门,刚好能让斯科尔兹内的奔驰开进去。赖安把车停在奔驰旁边,这时斯科尔兹内从车里钻了出来。

赖安绕过沃克斯豪尔向他走去。“谁教你开的车?”奥地利人间道,“是你母亲吗?如果不是我停下来等你的话,你就找不到我了。”

没等赖安开口争辩,只见一个身材瘦小的男人从旁边的小屋里走了出来,手里提了盏油灯。

“这边。”他说。听得出他的口音很重。

赖安猜想这个人应该是那个法国人莱内。斯科尔兹内赶在前头去和那人握手。他俩是老朋友。

“这个人是谁?”莱内问。

“情报局的赖安中尉。”斯科尔兹内说,“他会帮我们查清事情真相。他想和你聊几句。”

赖安走过去,伸出手。莱内假装没看见。他用手指夹住衔在嘴上的自制卷烟,举起手上的油灯,凑到火上。烟点着了,火苗中赖安看见了一张瘦骨嶙峋的脸,还有一双深陷的眼睛。

“走吧。”莱内说。

他们跟着莱内一起来到了小屋的后面。斯科尔兹内进门后便在那里停住了。赖安赶紧走上前看看是怎么回事。

一具尸体平躺在石头地板上,前额上有一个边缘平整的洞,另一个洞在他的针织外套上,洞口周边有一圈烧焦了的羊毛。尸体旁边有一支上了膛的猎枪,里面有两发子弹。

尸体周围的地板上到处都是泥泞的鞋印。赖安注意到眼前这名法国人的靴子上沾上了一些湿土,而死者的鞋子尽管很脏但却是干的。

莱内指着尸体说:“这是默塔。他们第一个杀了他。”

斯科尔兹内向屋里走去,赖安跟在他身后。

桌子边上坐着一个人,他的头的位置很不自然,头上少了一块头皮。

“这是格鲁瓦。”莱内说。

法国人走到桌子的另一边,拉出一把椅子坐了下来。他有些发抖,咳嗽了几声,眼里噙着泪水。他的羊毛开衫上有一些泥巴和血迹。他把油灯放在桌子中央,透过昏黄的灯光能看见他眼中的莹莹泪光。

“他们杀了埃尔韦。埃尔韦从不咬人,它只会叫,可他们却把它给杀了。”

斯科尔兹内绕到桌子另一边,将大手搭在莱内瘦削的肩头,说:“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个法国人吸了吸鼻子,用衣袖擦了擦眼睛,开始讲述事情的经过。

格鲁瓦当时走到窗口的水槽边,探着身子向外张望。他脖子伸得老长,不放过小院子的任何一个角落。一两分钟后,他发现拴狗的链子一直都是静止不动的。

“我什么也看不见。”他用法语说道。

让莱内感到失望的是,不管格鲁瓦的学习热情有多高,他还是学不会布列塔尼语。

莱内走过去站在格鲁瓦身后。“他们是从正对着小屋后门的山坡过来的。你有武器吗?”

“没有。我这儿什么也没有。”

莱内有一支老式的史密斯威森手枪,它的前一任主人是一名美国大兵。他把它放在了枕头下。

他转向默塔用英语对他说:“有人来了。他们是来杀我们的。”随后他指了指放在桌上的猎枪问:“你会用这个吗?”

默塔猛地站起身来,椅子在地板上发出吱嘎的摩擦声。“你说什么?”

“你知道怎么使用这把猎枪吗?”莱内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什么人要来杀我们?”

莱内决定不再在这个白痴身上浪费口舌。他向房间里面走去,尽可能地远离房门。格鲁瓦依然呆呆地站在窗前看着外面。

默塔伸手拿过猎枪,打开枪膛,煞有其事地检查子弹。突然,好像有什么东西撞在了后门上,一下子把门闩从门上轰了下来,随后就听见两声爆炸声,像汽球爆炸一样。然后他们就看见默塔的身子在原地转了个圈倒在了地上。

三个人从后门走了进来,手里端着枪,随时做好开火的准备。

莱内僵在了那里。格鲁瓦哭泣着举起双手,吓得尿了裤子,尿液顺着裤子流到他的鞋子上,然后又流到了地板上。

第二个进来的人说:“晚上好,塞莱斯坦。”

格鲁瓦满脸疑惑地看向莱内。

那个男人接着说道:“我还不认识你的朋友呢。他是谁?”

“埃卢安·格鲁瓦。”莱内回答道。

“你们两个都坐下吧。”

格鲁瓦很顺从地坐了下来。

“你也请坐。”那个男人对莱内说。

莱内从房间另一边走过来,小心地绕过格鲁瓦的尿,走到桌边坐了下来。

“把你们的双手放在桌子上。”

莱内和格鲁瓦照着他的话做了。

三个人都穿着黑色外套,羊绒帽向下一直拉到眉毛的位置,手上戴着皮手套。其中两个人各拿着一把装有消音器的勃朗宁手枪,剩下的那个端着一把自动步枪。这时,他们当中的一个人走到格鲁瓦的右侧,用枪指着他的太阳穴,而另一个则走到莱内的左侧,同样用枪指着他。

他们中的头儿拖过默塔刚才坐过的椅子坐了下来,然后把勃朗宁手枪放在桌上,一只手按在枪上。

“我们来了。”他说。他的口音有些英国腔。

眼泪从格鲁瓦的眼里滚落下来。他不停地吸着鼻子。

“终于还是被你们找到了。”莱内说。“接下来呢?”

“随便聊聊。”那个男人说。

“我没什么好说的。”

格鲁瓦抢过了话头。虽然他怕得声音颤抖,但是他噙着泪水的眼里却充满了希望。“我说。你问什么,我就答什么。”

那个男人拿起桌上的手枪,瞄准他,扣下了扳机。格鲁瓦的脑袋像一个突然被绳子拽了一下的木偶一般猛地抽搐了一下,接着就看见头皮和骨头飞了出去,头发着了火冒着烟,然后他就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那个人重新将注意力转移到莱内身上,说:“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我来不是为了从你嘴里得到更多的信息。想要知道的信息我都有了,你不需要说什么。对我,你不需要说任何话。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听我说。”

莱内清楚地看见一条深色线条从格鲁瓦的耳朵向下流到了他的脖子,继而染红了他的衣领。

“那么,说吧。”他说。

那个人把枪放回到桌上,他的脸上溅上了几个红点。“你给奥托·斯科尔兹内带个口信。”

莱内咧嘴笑了,可给人的感觉却更像是唇部的扭曲。

“像克劳斯一样?”

“并非一定像他那样。我更希望你能亲自传递这个口信。我希望你能亲口告诉斯科尔兹内我们是认真的,而且我们的效率很高。如果你同意,那么我就姑且相信你,并且保证不杀你。你会替我们传话吗?”

莱内伸手拿过烟丝和纸,为自己卷了根烟。“我同意。”

那人点点头说:“很好。把我说的话一字不落地转告给斯科尔兹内。你在听吗?”

莱内将身子凑近汽灯点燃了香烟。“在听。”

“告诉他:‘你将偿还旧债。’”

莱内哼了一声,从嘴上拿开香烟,说:“你觉得这样会让奥托·斯科尔兹内害怕?”

那人举起枪,将消音器抵在莱内的脸上。枪管的热度烫得他眼皮一阵哆嗦。

“你只需要重复我刚才的话就行了。”

莱内点点头。

“很好。”说完,那人拿起手枪站了起来。

另两个人朝后门走去。

“我们会一直看着你呢。”

他们关上门,离开了。

莱内顿时浑身抖个不停,差点无法将烟送到嘴边。就这样,他默默地抽着烟,直到香烟烫到了他的手指才将烟头扔到地上。

他一直都没去看格鲁瓦和默塔的尸体。他从小屋里出来,看见拴狗的链条松垮垮地堆在地上。他顺着链条一路走下去,然后看见埃尔韦蜷曲成一团躺在那里。昏暗中,他看见埃尔韦的眼睛在眼眶中抖动,搜寻着他的身影。

“我来了,宝贝。”他在埃尔韦身边蹲了下来。

它的肚子上有两个洞。莱内把手放在洞上,感觉到那儿湿湿的,热热的。它的心脏跳动很微弱。它呼出一口气,胸口深处发出一阵咕噜噜的声音。莱内躺了下来,把它抱在怀里,轻声讲述着天堂的故事。慢慢地,咕噜声消失了,心脏也停止了跳动。莱内亲吻了一下埃尔韦的头,然后站起身来。

他用十分钟时间穿过农田来到考明·默塔的农舍前。他敲了敲门,默塔夫人来给他开了门。

“我要用一下电话。”莱内说。

她回头冲着屋里喊她丈夫出来。

赖安问道:“默塔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了吗?”

“不知道。他问过,但是我没说。等你们走后,我再告诉他。”

“很好,”斯科尔兹内用力捏了捏莱内的肩膀说,“你做得很好。把事情告诉他后你也离开这里吧。把所有东西都带走,不要留下任何蛛丝马迹。让默塔来应付警察。告诉他不要对警察提起你,如果必要的话可以给他一笔钱。”

“那我到哪里去?”

斯科尔兹内考虑了一会儿说:“去我那里吧。”

“谢谢。”莱内说完松了口气。

“拿手枪的那个人有多大年纪?”赖安问。

“我想大概有45岁,还有一个人和他年龄相仿,另一个要年轻一些。”

“其他两个人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吗?”

“没有。”

“那我们就无法判断他们是不是英国人了。”

“他们看上去……怎么说呢,”莱内用手抹了一把脸说,“皮肤很白,像英国人那种白。我觉得不像西班牙人,也不像意大利人,也不像……”

“也不像犹太人?”斯科尔兹内问。

“不像。”

赖安说:“勃朗宁手枪是英国军队的装备。”

“你认为他们是英国空军特勤队的?或者是英国军情五处?”

“我不觉得英国军方有什么要杀你的理由。再说,如果他们不想让你活着的话,你早就不在人世了。”

斯科尔兹内微微一笑,脸上的刀疤皱了起来。“也许吧。那么你说说看,赖安中尉,这些人是谁,他们想要什么?”

“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是谁,而且也只有你才知道他们想要什么。不过有件事我倒是很确定。”

“什么事?”

“他们一定有一个线人。他们这么了解你和你的——朋友,那么一定是有这么一个人将这些情报提供给他们了。这个人甚至很可能就和你的朋友们在一起工作。”

斯科尔兹内走到窗前,凝视着屋外。外面漆黑一片,看不清任何东西。“好吧,我会调查的,你也可以着手开始了。如果你先找到这个人,一定要立即向我汇报。”

“然后呢?”

“然后你就把他带过来。”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