绳梯

绳梯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四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四章

查尔斯·J·豪伊坐在办公桌旁,面前有一杯咖啡和一杯汽水。赖安坐在他对面。

“说吧,你想要什么?”豪伊问。

“我需要现在居住在爱尔兰的所有外籍人员的名单及他们的住址,这些人曾经当过纳粹或者和纳粹一起合作过。”

“不行。”豪伊说。

“部长,我非常需要这些信息,否则就找不出谁曾经和这些人一起工作过。”

豪伊喝了一大口汽水,打了个嗝,说:“根据目前的统计,居住在爱尔兰的外籍人共有一百多个,这还是我们知道的。除此之外,很可能还有一些从别的渠道偷偷入境的,即便我手上有这些人的信息,我也不能交给你。况且,你认为他们中有多少人认识斯科尔兹内上校呢?”

“好口巴,”赖安说,“那就整理一份与斯科尔兹内有直接接触的人员名单给我吧。我可以从这些人当中开始调查。”

豪伊向前探出身子,不小心肘部碰到了咖啡杯。杯子在碟子上晃了几下,发出一阵乒乒乓乓的响声。“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他妈的是你的秘书吗?”

“部长,现在至关重要的是要在斯科尔兹内之前找到那个线人。”

“为什么?”豪伊问,“让他自己处理这件事不好吗?”

“因为如果斯科尔兹内找到了那个线人,我敢肯定他会对他严刑拷打,而后再杀人灭口的。”

赖安经过外面办公室时,豪伊的秘书冲他笑了笑。走到门口时他停了下来,转身向她走去。

“对不起,打扰一下。”他说,“昨晚,我看见你和一位女士在说话。她的名字叫西莉亚·休谟。”

秘书动作夸张地撇了撇嘴,放肆地把赖安上下打量了一番,说:“是的,我认识西莉亚。”

赖安感觉自己的额头和背上直冒汗,双颊烫得发红。“呃,你知道我到哪里能找到她吗?”

秘书诡异地笑着调侃道:“啊,像你这样优秀的男士要找我们的西莉亚做什么呢?”

对于她的挑衅赖安感到有些生气,但他克制自己不要表现出来。他微笑着说:“只是想去打声招呼。”

“我明白了。”她在便笺上写了一个电话号码,撕下来递给赖安。“如果她不想和你打招呼,我倒是很乐意随时恭候。”

赖安接过纸条,看了她一眼,发现她的目光里散发着一股灼热。

下午晚些时候,一个送信的男孩将一个厚厚的信封送到了赖安的房间。里面有张便条,上面写着:信封里是你要的名单。小心保管,看完后一定要销毁。

便条上的署名是:C.J.H。

赖安从信封里抽出三张纸摊在床上。纸上是打字机打出的名字和地址,一共12个,有的地址只有镇名。看过这些地址后,赖安的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一幅画面,画中有小别墅也有高楼大厦,每幢住宅前都只有一条单轨巷子通向大门,而且这些地方都没有路名,只有来这里送过包裹的邮递员才能找到这些地方。

突然,赖安看到了一个自己熟悉的名字:卢克斯。这个人开了好几家餐馆还有酒吧,而且还发了大财。这个名字边上有几行手写的文字。

不要接近阿尔伯特·卢克斯。他和我私交甚好,我不想他受到打扰。

豪伊在其他地方也留了笔记,包括这些人的国籍、从属的组织、头衔、社会关系以及职业等。他们中包括几名商人,一名作家,一名校长,还有两名医生。名单中的多数人都很富有。

而赖安则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那些并不富有的人身上。

凯瑟琳·博尚是个写小说的,和莱内一样是一名布列塔尼民族主义者。博尚在一家慈善机构工作,是一名普通的工薪阶层。但不管怎样,这是一份体面的工作,并且能让她赖以谋生。可是,她是否还有其他的欲望呢?一个强烈到能让她背叛自己朋友的欲望?

哈康·福斯,挪威民族主义者。他找了份园丁兼工匠的工作,大多数的活儿都是斯科尔兹内和他的朋友提供给他的。所以,对于这些人的行动他应该非常清楚。或许他会因为自己无法拥有这些人所享有的一切而滋生嫉妒和愤怒呢?

赖安将名单从头至尾又看了一遍。他发现几个商人在爱尔兰做得都很成功,有做不动产的,有做宾馆业的,有做印刷的,还有一个商人专门饲养赛马。

所有这些行业都需要有足够的资金。这些人有的携带巨额现金逃离欧洲大陆来到爱尔兰,有的则是通过特别关系来的。无论是出于何种情况,他们都过上了舒适的生活。什么理由能让他们放弃眼下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呢?想到这里,赖安再次将注意力转回到凯瑟琳,博尚和哈康·福斯身上来。

他将先从这两个人开始。

赖安看了看手表,快6点了。他从口袋里掏出那张叠好的便笺纸,上面有西莉亚的名字和她的号码。

他坐在床边,拿起老式电话的话筒,先按下接外线的按钮,然后在拨号盘上依次拨动了几个数字。每拨动一次都能听见拨号盘自动转回到数字零时发出的吱吱声。

电话响了五遍才听见听筒里面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女士的声音。

“我想找一下西莉亚·休谟。”赖安说。

“她这会儿不在。”接电话的女士说。“如果你要留口信的话,我可以转告给她。”

“请你转告她,阿尔伯特,赖安打来电话找她。”赖安把自己宾馆的电话及房间号码留了下来,对方说一定会转交给西莉亚。

放下电话后,赖安一个人默默地坐在房间里。30分钟后,电话铃响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