绳梯

绳梯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七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七章

斯科尔兹内放下手中的白兰地,将他的客人们留在客厅,自己一个人离开了。他跟着埃斯特万来到黑黢黢的书房,拿起了话筒。埃斯特万拧亮台灯,顿时在书桌上投下一道柔和的灯光。

“是谁?”斯科尔兹内问。

“西莉亚·休谟。”

斯科尔兹内从桌上的烟盒里取出一支香烟,对着话筒说:“什么事?”

“我和赖安一起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我们先去看了电影,后来又去喝了一杯。”

斯科尔兹内感到西莉亚在发辅音时声音有些弱。她讲话时一字一顿,显然是要掩饰自己的醉态。

埃斯特万拿起桌上的打火机,打着火,递到斯科尔兹内面前。斯科尔兹内很享受地闻着打火机散发出来的汽油味,用力吸了口香烟,然后挥手示意埃斯特万离开。埃斯特万退了出去,把门关好。

“你们有没有谈论一些敏感话题?”他问。

“没有。至少没有涉及到您和您让赖安中尉为您做的事。”

“那你对他的印象如何?”

西莉亚想了一会说:“他很讨人喜欢,有些举动看上去像个孩子,但在他身上我能感觉到某种别的东西,我也说不太清楚。我知道他是名士兵,但他却与普通士兵不同。他并没有和我说过什么,但他的眼神以及他的言行中隐含着某种让我感到有些恐惧的东西。”

斯科尔兹内差点就要告诉西莉亚她所说的那种东西是什么了。赖安的身上附着死人的灵魂,每…个杀过人的人都是如此。不管他表面上看起来是多么有风度、多么友善,但那些灵魂会透过他的眼睛观望着他。

“你们什么时候再见面?”

“不知道。”西莉亚说,“我想应该很快,他答应会打电话给我的。”

“很好。要让他和你走得近一些。如果他想和你有亲密接触,那就如他所愿。”

西莉亚好一会儿没有说话,然后她问道:“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斯科尔兹内在水晶烟灰缸里弹了弹烟灰,说:“我支付的报酬难道不足以让你这样做吗?”

“斯科尔兹内上校,我可不是妓女。”

“你当然不是。”他回答说,“晚安,休谟小姐。”

斯科尔兹内挂上电话,重新回到他的客人当中,继续讲述刚才未完的故事。他讲的是将墨索里尼从被关押的大萨索山宾馆里营救出来的故事。他的这些政客朋友们总是很爱听。

这个故事他己经在不同的场合、不同的宴会上讲了不知道多少次了,以至于有时他自己都分不清楚哪些是事实,哪些是自己虚构的。心存疑惑时他会告诉自己,他并不是历史学家。既然有人对他的冒险经历产生浓厚的兴趣,他又何必要破坏他们的兴致呢?

当然,如果有机会的话,卢卡·因佩里特里会很乐意这样做的。

这个意大利人刺激过他的第二天早上,就让人给斯科尔兹内送来一张便条,邀请他中午一起喝杯咖啡。斯科尔兹内去时,因佩里特里正坐在兰布拉洛瓦大街的一家咖啡馆的露天餐桌旁等他。他穿了件开领衬衫,戴了副太阳镜,看见斯科尔兹内走过来,他便冲侍者打了个响指。

“请坐。”他说。

斯科尔兹内坐了下来,问:“你想要什么?”

“随便聊聊。”因佩里特里回答说,尽量让自己的举动看上去很友好。

太阳镜遮住了他的眼睛。“喝点什么?咖啡?”

斯科尔兹内点了点头。

因佩里特里对侍者说:“两杯咖啡,再给我们上一盘点心,随便你推荐。”

“我不吃点心。”斯科尔兹内说。

“噢,你必须尝尝。这里的点心是我在意大利之外吃到的最好的点心。”

侍者离开他们的桌子去拿他们点的东西。

“既然你想聊聊,”斯科尔兹内说,“那么就直奔主题吧。”

“斯科尔兹内上校,你可真是个急性子。”

“我的个性可不止这一个特点。不要企图试探我。”

意大利人笑笑说:“好吧,那我就不浪费你的时间了。正如我们昨晚说过的,你去营救墨索里尼时我正好在场。你围着酒店转了一圈想找个入口进去,结果被酒店的看门狗吓得抱头鼠窜,幸好这些狗都被链条拴着。后来你发现了一堵墙,想翻墙而入。墙高不到1.5米,可你却翻不过去。于是你只好叫你的手下充当垫脚石。当时那场面还真有些滑稽。”

这时,那名侍者转了回来,把咖啡放在他们面前,然后将一盘点心放在了桌子中央。红色的果酱、黄色的蛋奶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光彩炫目。因佩里特里拿起盘子,送到斯科尔兹内面前。

“我不吃。”他拒绝道。

因佩里特里耸耸肩,自己拿了一块送进嘴里,露出一副无比陶醉的神态。

斯科尔兹内用指关节敲了敲桌子以引起那个意大利人的注意。“呃,你刚才对‘橡树行动’这个历史事件提出了质疑,你认为我和我的许多战友都是骗子,而你却对此事的真相了解得一清二楚。可是我为什么要在意你的看法呢?”

因佩里特里拿起手帕抹去嘴上的碎屑,“你不用在意我怎么想。毕竟,我只是个小人物。但是我想你也许会在意意大利大元帅的看法。不管怎么说,你是他的客人,亏得有他的关照你才能来西班牙度假。如果他发现你是个骗子,用谎言骗取了他的友谊,那么我想他对你的关照恐怕就没有这么多了吧。到那时,你或许会发现这个国家并不怎么欢迎你。哦,你一定要尝一尝这些点心,味道真的棒极了。”

他再次将盘子递到斯科尔兹内面前,可又一次遭到了拒绝。

“弗朗西斯科是我的朋友,他不会相信你编造的这些故事,他会选择相信历史记下的事实。”

“历史事实。”因佩里特里重复道,“你一直在强调这个词,就好像这样就能增加其可信度似的。可实际上根本没有什么历史事实,不过是党卫队的宣传,再加上你自己的鼓吹制造出来的所谓的历史事实罢了。”

斯科尔兹内愤怒地站起身来说:“够了,不要再来烦我了。”

他大步向酒店走去。

因佩里特里在他身后喊住他,说:“等一等,斯科尔兹内上校,我还没有告诉你我想要什么呢。”

斯科尔兹内转身停了下来。他已确切地明白这个意大利人到底想要什么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