绳梯

绳梯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十二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十二章

斯科尔兹内看着哈康,福斯吃着烤肉、薯条和奶酪。蒂尔南夫人在斯科尔兹内打发她和她丈夫回家之前就做好了这些吃的。莱内对吃的则有些挑挑拣拣。他刚才从楼上下来的时候,闻到了烟酒的味道。但是,斯科尔兹内特意在他前面放了一杯水,在这杯水的旁边,是莱内这个布列塔尼人为自己倒的一杯啤酒。

餐厅的落地门正对着花园。对于正在这里吃饭的三个男人来说,这个餐厅似乎太大了。斯科尔兹内坐在餐桌的顶头,莱内在餐桌的另一端,挪威人哈康,福斯坐在他们两人的中间位置。福斯又喝了一口啤酒,揪了一块面包,把盘子上的奶酪擦干净。

莱内切了一片烤肉,用餐巾包好,放进口袋。突然,他注意到斯科尔兹内正盯着他看呢。

“给小狗带的。”他解释说。

斯科尔兹内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又把目光转移到了福斯身上。

“吃得开心吗?”

福斯点点头,嘴里塞满了面包,奶酪从嘴边滴落下来。他的脚上穿着袜子,没有穿鞋。蒂尔南夫人坚持要他脱掉靴子才肯让他进来。

“也许你可以和我一起出去走走。我每天晚饭后都要绕着花园走走的。”

福斯朝餐厅的落地门看去。“外面正下着雨呢。”

“来吧,下点小雨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福斯耸耸肩膀。

“好。”斯科尔兹内说。他拿起摇铃,摇了两下,埃斯特万出现在过道上。

“把我的外衣拿来。”斯科尔兹内说,“还有福斯先生的鞋子。”

埃斯特万取来外衣和鞋子之后,打开落地门,把福斯的靴子放在门外,把斯科尔兹内的外衣递给他。

福斯系鞋带的时候,电话铃响了。埃斯特万离开了餐厅去接电话。片刻之后,他回来了。

“是豪伊先生。”埃斯特万说。他说“豪伊”的时候,听起来像是在说“好矮”。

斯科尔兹内不紧不慢地扣着外衣上的扣子。“告诉部长说我不在。我明天早上给他回电话。”

埃斯特万向他鞠了一躬之后,离开了餐厅。

斯科尔兹内向莱内点点头,跟着福斯走进了外面的毛毛细雨之中。

两人走在通往外屋的小路上,石子在鞋子下面咯吱作响。细而冷的雨在斯科尔兹内的眼睫毛上集成了雨滴,他连忙眨了眨眼睛。顺着眼角的方向,他看到了小路两边隐藏在树林中的卫兵。斯科尔兹内和福斯不紧不慢地走着,注意观察着四周的动静。斯科尔兹内问:“哈康,你快乐吗?”

福斯竖起衣领,嘴里含混不清地说:“是的,我觉得快乐啊。有时我想家。我想挪威。我想看雪,不想看雨。但是,这里也不错啊。他们不会把我关进监狱。在挪威,他们会把我关起来的。我不想进监狱。”

他们走过花园,前面不远处就是谷仓和棚屋,一盏卤素灯发出的强光将地面照成了白色。细雨像拖着尾巴的彗星坠落到地球上一样,斜斜地穿过卤素灯光。卫兵们全都隐藏在灯光照不到的地方。

斯科尔兹内问:“你会背叛我吗?”

福斯停住了脚步。斯科尔兹内转过身看着他,注意到他的眼睛在快速地左右张望。福斯将身体的重心一会儿放在左脚上,一会儿又放在右脚上,鞋底在松软的泥土上发出细微的声音。

“您怎么会问这个问题?”

斯科尔兹内笑着拍拍福斯的肩膀。“我这么问没有任何理由。你是个好人。你当然不会背叛我。”

“是的,我不会出卖您。”福斯说,似乎变得不安起来。“我要……”

福斯指指自己的腹股沟。斯科尔兹内说:“好。”说完,转过身去。

斯科尔兹内听见身后有衣服寒窻率率的声音,然后是一声叹息,接着传来小便冲击地面的声音。斯科尔兹内闻到了一股又酸又甜的味道。

“有没有人曾经找过你,问了你一些问题?关于我的问题,或者是我们那些朋友的?”

福斯的每一次呼吸都引起小便速度的变化。

“你说的是什么人?”

斯科尔兹内扭头看着福斯的后背,看着他的肩膀轻微的起伏,看着他的小便在地上四下溅开。“也许他们说要给你钱。”

“没有。”福斯说。小便还没有结束,他就急忙拉上裤子,有些尿液洒到了他的手指上。

“也许他们对你说,把这些情况告诉我们,我们会给你钱。有这回事儿吗?”

福斯站在那里发愣,他的双手垂在身体的两侧,有液体从手指上滴落。

突然,他撒腿就跑。

斯科尔兹内冷冷地看着他一边哀号一边摆开双臂冲进黑暗之中,但很快就有一名卫兵跑到了福斯逃跑的路线上,将他击倒在地。福斯哼哼着,坚持站了起来,又开始逃跑,那名卫兵朝天开了一枪,以示警告。福斯听到枪声,连忙趴在地上,用手捂住脑袋。树林中被惊起的各种生物四下跑开了,在不远处的外屋那里,蒂尔南夫人的狗叫了几声。

卫兵抓住福斯的衣领,把他拖了起来,领着他来到斯科尔兹内面前。

莱内手里拿着包,从房子那里走了过来。福斯闭着眼睛,嘴里喃喃有词,不知在向哪一位神仙做着祷告。

斯科尔兹内说:“我们开始吧。”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