绳梯

绳梯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十九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十九章

赖安睡得很累。他零零碎碎地做了好多血腥的梦。电话铃将他惊醒,他一下子清醒了,但还是有一点头昏的感觉。他在床上打了个滚,拿起电话。

“喂?”

“是休谟小姐的电话,要我把她接过来吗?”

赖安坐了起来,擦了擦脸,刚刚长出来的胡楂有些扎手。

“好。”

“是阿尔伯特吗?”她说。

“西莉亚,出什么事了?”

“我……我想,”她说,声音有点踌躇。“我想今晚和你一起去参加那个晚宴。”

在赖安的内心深处,他很高兴。

西莉亚的膝盖上放着地图,为他指路。除了说向左转或向右转之外,她几乎没有和赖安说话。他们经过内斯的时候,赖安问她,是不是一切都好。

她扭头看着他,脸上带着礼貌的微笑,分寸把握得很好。她说:“是啊,一切都很好。”

他不相信她的话。

“现在掉头还来得及,”他说。“我可以把你带回都柏林。”

西莉亚的目光又回到了地图上。“不,我要去。真的。”

“真的?”

“对。”

两人默不作声,时间仿佛在他们之间凝滞了,直到她开口说话,才打破了僵局。

“我想,应该就在这里了。”她指着前面的弯道以及那堵石墙说。她的另一只手里拿着地图。很快,一道大门进入他们的视野。“在那里。”

赖安减速后把车朝大门开去。两个腰圆膀粗的大汉拦住了他的去路。赖安踩了刹车,停了下来。

其中一人走到驾驶室这边的窗户旁,赖安摇下车窗。

“姓名。”那人带着浓浓的口音说。

赖安报上自己的名字。那人朝同伙点点头,同伙向后退了一步。赖安把车挂上挡,朝前开去。汽车驶过一条长长的林荫车道,在路边的那些树木中间,他又看见另一个男人。男人穿着黑色风衣,手里拿着枪,注视着他的车,丝毫没有隐藏自己武器的意思。

就在他们从那个男人身边驶过的时候,赖安用眼睛的余光瞥见西莉亚也在扭头看着那个男人。西莉亚的左手手指按着嘴,右手则在大腿上握成了拳头。

赖安此时才笃信,他不应该把她带到这里来。他努力不让这样的情绪影响自己。他在心里劝自己说,这是因为心里烦躁不安才产生的念头,但是,这种感觉依然挥之不去。

那座大宅突然就矗立在眼前了,赖安看到,它两侧的房子有着倾斜的屋顶以及拱形的窗户。大宅的四周花园环绕。斯科尔兹内白色的奔驰车旁停着别的车辆,其中有两辆罗孚,一辆捷豹,一辆宾利。赖安将自己的沃克斯豪尔汽车停在那些车旁边,立即觉得自己的车像个侏儒。

他下了车,走到西莉亚那一侧,拉开车门,领着她朝大宅走去。开阔的门厅那里,一位橄榄色皮肤的年轻小伙子正等着他们。他接过西莉亚的外衣之后,又引着他们来到客厅。

客厅里站着四对男女,手里都端着酒杯,见有人进来,一齐转身看着他们。赖安认出其中一个男人是位著名律师,另一个是财政部的高级公务员,还有一个是百货商场的老板。最后一个注视着他的是查尔斯·豪伊,和他在一起的那个女孩不是他妻子。实际上,这里的男人和他们的伴侣在年龄上都不相称。那几个女人目光如电,直刺向西莉亚。

在她们的注视之下,西莉亚的肩膀一直耷拉着,整个人似乎都缩小了。她一边朝着她们微笑,一边紧紧抓着赖安的手臂。

“我们等的人来了。”豪伊说。

赖安向他点头致意。“晚上好,部长。”

部长向他走来,同时从头到脚打量着他,那双猎鹰似的眼睛挑剔地看着他的着装。

豪伊清清嗓子,朝他眨眨眼睛,说:“领带不错。”

斯科尔兹内出现的时候,他们已经在餐桌旁坐好。所有的人一看到他,就都站了起来,赖安和西莉亚也跟着站了起来。这个奥地利人绕着桌子走了一圈,和大家握手,接受客人在他那张刀疤脸上的祝福之吻。豪伊抓他的手是用力最猛的一个,握手时也是精力最为充沛的一个,末了,他还拍了拍斯科尔兹内这个大个子的肩膀。

斯科尔兹内握住赖安的手,但赖安什么也没有说,这个奥地利人用力握紧的时候,赖安的脸上也没有任何表示。斯科尔兹内朝西莉亚弯下腰,把脸伸了过去,西莉亚闭上眼睛,在他脸上吻了一下,那疤痕上面留下了淡淡的红色圆圈。赖安看见西莉亚的脸上似乎闪过某种神色,是恐惧还是厌恶,他说不准。

斯科尔兹内走到餐桌顶头的位置,手扶着椅子的靠背。

“欢迎你们,我的朋友。”他说,“我的家就是你们的家。你们伟大的祖国对我敞开了热情的怀抱,这是我对你们的报答。请坐。让我们开怀畅饮,尽享欢乐吧!”

客人全部坐下之后,席间觥筹交错,不断响起欢声笑语。

赖安注意观察西莉亚,发现她眼里有一滴不易察觉的泪。她连忙用手去擦。然后,赖安甚至有些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看错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