绳梯

绳梯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十八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十八章

赖安在自己的那辆沃克斯豪尔汽车的仪表板上放了一份《爱尔兰时报》,不到半个小时,他酒店房间里的电话就响了。

“圣斯蒂芬绿地公园南端的大学教堂。”韦斯说。“我在里面等你。”

十分钟后,赖安走到了大学教堂装饰华丽的大门前。教堂正面用红色砖头和方石块砌就,大门的上方有一座塔楼,从远处看,塔楼似乎悬在半空中。这座教堂被两边更高的建筑像三明治一样夹在中间,让人感觉它只是一座小教堂而己,但是,走过两道大门之后,里面却别有洞天。一条小门廊通往远处开阔的中庭。中庭有着高高的拱形天花板,两侧白色的高墙上装饰着花岗岩质地的牌匾,牌匾上是一些学者和乐善好施之人的画像。空气中的凉意不知不觉地钻到了赖安的衣服下面。赖安走过一段不长的石头台阶,来到戈伦·韦斯等他的地方。韦斯还是像以前一样衣着华丽。

“有什么消息,阿尔伯特?”韦斯的声音在两面白色的高墙间回响。

赖安看着通往教堂内部的小门。那门没有关严,门缝中漏出些光亮来。他没有看见里面有人。

“昨晚死了六个人。”他说。

韦斯失望地将肺部的气体全部排出,然后说:“你往下讲。”

赖安把在外屋发现尸体、福斯被杀、卫兵在树林中被杀的事告诉了他,但没有提莱内告诉他的那些情况。

“妈的!”韦斯骂道。“这也太狠了吧,不是吗?”

“或者说,这样做很愚蠢。”

“也许吧。让我想不通——我估计斯科尔兹内上校更加想不通——的是,他们做那些事的时候,为什么不直接冲着他去呢?他们已经证明,如果他们想这么做的话,是可以做到的。他们已经在斯科尔兹内的脖子上套好了绳子,为什么不把他脚下的椅子蹬掉呢?”

这时,通往那条小门廊的门突然开了,一位老人走进中庭,朝挂在墙上的洗礼盆走去。他把手指在圣水中蘸了一下,在胸前画着十字,然后下了台阶。他向赖安和韦斯点点头,朝教堂里面走去。

老人身后的教堂门关上之后,韦斯问:“你怎么没有那样做呢?在洗礼盆中洗手、画十字?”

“我不是天主教徒。”赖安说。

“哦,原来是这样,那么,我想我们谁也不该在这个地方,对吗?”

赖安想了一会儿,他不知道韦斯这话是什么意思。他是指他们不该在教堂里,还是另有所指呢?“这不是个碰头的好地方,”他说。“这里离梅瑞恩大街太近了。”

“你是说那些政府的大楼?怎么,难道你觉得豪伊先生会在路过这里的时候走进来为斯科尔兹内祷告吗?他给你的印象是一个喜欢下跪,把膝盖弄脏的人吗?”

“不,他不是。”

韦斯第一次笑了,是眉开眼笑的那种笑。“好了,言归正传,为什么卡特和他的手下昨天晚上不杀了斯科尔兹内呢?”

“因为他们想让他恐惧,让他坐立不安。”赖安说。

“那么斯科尔兹内害怕了吗?”

“表面上看,他很平静,但是,我想,他的内心其实是害怕的。”

“他会跑到佛朗哥那里去吗?”

“不,他不会跑的。他太心高气傲了。”

“好。但这并没有解除我心中的疑问。他们让他紧张了,可这不是他们的目标啊。他们真正的目的是什么?只有把这个搞清楚了,我们也许才能找出那些龟儿子的行踪。”

“我有一条线索,”赖安说。“可靠线索。”

韦斯歪着脑袋,盯着赖安。“什么线索?”

“如果这条线索有用,我会告诉你的。”

“我现在就要知道。”韦斯的脸色阴沉下来,他向着赖安贴过去。“阿尔伯特,你什么都不要对我隐瞒,否则会让我很不开心。”

“我想跟着这条线索查下去,但是我不想你干预。把你的人叫走,让他们不要再像个尾巴似的跟着我了。我有情况要和你说的时候,我的车会停在酒店,仪表板上放一份《爱尔兰时报》。我一有进展就会和你联络。”

韦斯咬着嘴唇。“妈的,阿尔伯特,你让我很为难啊。”

“如果你想得到我的配合,那就不要干涉我的行动。这是你唯一的选择。”

韦斯双手握拳,转身盯着远处。终于,他说话了:“好吧。”他用一根指头指着赖安:“但是,你给我听好了,阿尔伯特,如果你把我惹火了……”

他没有说完,而是让威胁的气氛弥漫在空中。

赖安一边往外走,一边说:“我会和你联系的。”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