绳梯

绳梯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四十四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四十四章

豪伊一边看信,一边用舌头舔着嘴唇,眉间出现了一道深沟。他短促地笑了一声。

“这帮不要脸的家伙。”他说。

此前,斯科尔兹内心急火燎地开车进了城。尽管是星期一早晨,但交通还不算繁忙。他等了将近四十分钟,豪伊才出现在他的办公室里。部长先生的眼皮看起来很沉重,似乎因为匆忙,他的胡子也没有刮干净。

斯科尔兹内本想叹口气,但又忍住了。“部长,他们的计划进行到目前这个阶段,已经杀死了那么多人,这样看来,是的,我想,我们应该得出这样的结论:他们可不是闹着玩的。”

“上帝啊。”豪伊哼了一声,又摇摇头。

“他们下手也太狠了! 150万美元的黄金。如果换成英镑,那是多少啊?上帝啊,你不要告诉我,否则,我会哭出来的。”

斯科尔兹内拿起桌上的咖啡杯,喝了一小口,味道苦涩。他把杯子放回桌上,说:“是很大一笔数目。”

豪伊眯着眼睛,从信纸的上方看去,问:“你真的能弄到那么多钱吗?”

“部长,那似乎不是问题的关键。”

“妈的,那问题的关键是——?”豪伊把信丢到桌上。

斯科尔兹内拿起信。“请注意你的语言,部长。它让我感到不快。”

“去你妈的!”豪伊说。“这里是我的办公室,如果你不喜欢我的说话方式,你他妈的可以滚。”

那张信纸在斯科尔兹内的手上沙沙作响,它似乎很重,连那上面的墨迹好像也有了重量。虽然此前他看过多次,但还是忍不住又看了一遍:

党卫队一级突击队大队长斯科尔兹内:

我们的工作你已经见识过了,我们的能耐你也见识过了。你知道我们能够接近你。

要保住你的命,代价是150万美元的金条,金条必须用木箱装好,每箱15根。

从收到这封信开始,五个工作日之内,你必须在《爱尔兰时报》上刊登一则个人广告,以表示你愿意接受我们的条件。广告的对象是“不离不弃的追随者”。到时如果没有广告,你的死期就由我们来定了。

你一旦发出信号,愿意接受我们的条件,我们会以其他方式和你联系,告诉你送货的方式、时间、地点等。

你已命悬一线,党卫队一级突击队大队长斯科尔兹内。不要试图考验我们的能耐。不要想着逃跑。就算你跑到西班牙或者阿根廷,我们也能轻而易举地抓到你。在这个地球上,你已经没有安全的地方了。

你尊敬的

信纸上打着一个一个大大的叉,这就是签名。

“好吧,”豪伊将双肘支在办公桌上,向斯科尔兹内倾身过去。“你准备给他们吗?”

“也许会。”斯科尔兹内沿着信纸原来的折痕,把它叠好,放在桌上的咖啡杯旁。“也许不会。”

“你不能拒绝他们,你想也不要想!我这个部门已经竭尽全力在保护你,但是,凡事总有个限度吧。这些家伙对你紧追不舍,我实在是无能为力了。”

斯科尔兹内拿起咖啡杯,喝了一小口咖啡。“部长,你必须知道,这封信改变了我们目前所处局面的性质。”

豪伊眉头紧锁。“对此我表示同意。”

“但是,也许改变的方式和你所想的不同。”

部长举起手。“那你告诉我。”

“在收到这封信之前,我们一直认为我们所面对的是一群疯子,一群狂热分子,他们受到了错误理念的蛊惑。现在,我们知道了,他们这样做是贪婪使然。现在,我们知道了,他们是一群盗贼。”

豪伊耸耸肩膀。“那又怎么样呢?”

斯科尔兹内早己料到这名政客听不懂他的话,因为查尔斯·豪伊平时高谈阔论,说的全是什么理想、梦想和崇高的目标,但是,这些话全是些幌子,是用来掩盖本性的伪装而己——对大部分追逐权力的人来说,情况都是这样。

“疯子是无法与之讲道理的,”斯科尔兹内缓缓说道。为了让豪伊听懂他的意思,他在斟词酌句。“狂热分子丝毫不会考虑自己的生死,和这些人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也无法用金钱来收买,他们对于自己想要的东西志在必得,不是鱼死,就是网破,此外,就没有别的结果了。但是,和盗贼你是可以商量的。你可以收买他。盗贼把他的命看得比尊严更重要。”

“这么说来,你是打算和他们讨价还价了?你是不是在告诉我,你准备和这些混蛋砍价?”

“不,部长。他们已经暴露出自己的弱点了。我会利用他们的弱点来摧毁他们。”

豪伊似乎刚刚给自己戴上面罩,他的脸色平静下来,渐渐没有了表情。

“斯科尔兹内上校,我的大度不是没有止境的。我不会让你在我的国家发动他妈的战争。如果你想和这些家伙交手,如果你想和他们斗,那你最好还是搭飞机去马德里,看看你的朋友佛朗哥能不能接受你这么干。因为我不会容忍你,所以我先把丑话说在前头……”

斯科尔兹内笑了起来。“哎呀,部长,我们之间没有必要说这样的话嘛。只要有你的帮忙,还有你的手下赖安中尉的帮忙,这个问题就能解决。”

豪伊开始在座位上局促不安,他的表情再一次变得生动起来。“是的,说到赖安,他到现在还没有露面。”

“当然没有。”

“我一找到这个杂种,就有几句话要和他好好谈谈。我要好好收拾这个家伙。”

斯科尔兹内站了起来,拿起桌上的那封信,放进了自己的口袋。“赖安中尉会在适当的时候回来的。他知道的情况比他向我们汇报的要多。他是个聪明人啊……也是个危险分子。等他回来,我会亲自盘问他。”

豪伊向椅背上靠去。“盘问他?”

“祝你愉快,部长。”

斯科尔兹内朝门口走去。他抓住门把手,打开门,朝外间办公室里的秘书礼貌地笑着。

豪伊在他后面喊道:“上校。”

斯科尔兹内转过身。“部长,有什么事?”

“你是属于哪一种人呢,狂热分子,还是盗贼?”豪伊面带微笑,薄薄的嘴唇灵活地翻动着。

斯科尔兹内也微笑地看着他。

“我两个都是。”他说。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