绳梯

绳梯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四十八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四十八章

赖安眨眨眼睛,脸上满是困惑,他的眼神也更加迷茫了。戈伦·韦斯看着赖安,这个爱尔兰人摇摇头,好像要甩掉蒙在头上的面纱。

韦斯问道:“你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我……我……”

韦斯抬起一只手,让他不要说话。“好吧,你就省点力气吧。”

卡特走到韦斯身边,压低声音说:“你在干什么?我们把他干掉得啦,然后离开这里。”

“不行,”韦斯说。“耐心等一会儿,让我和他说句话。”

卡特看看韦斯,又看看赖安。“好吧,五分钟。然后,让我来解脱他的痛苦。”

韦斯点点头。卡特走到窗户旁,坐在窗台上,像个心满意足的孩子。

赖安沉重的眼皮抬起又落下,他问:“这是怎么回事?”

韦斯一只手搭在赖安的肩上,说:“没事的,阿尔伯特。我只是想和你谈谈。别着急。你清醒一下,这些先生有耐心,会等我们的。”

赖安闭上眼睛。韦斯从房间的角落拖了一把椅子过来,坐在赖安面前,把那张报纸放在大腿上。

“这地方我们以前似乎来过。”韦斯说。“但上一次不是那么难熬,是吗?”

“这是怎么回事啊?”赖安又问了一遍。

“卡特上尉坚持要用自己的特殊方式来审问你。阿尔伯特,我很遗憾让他那么做了,但是,我必须知道你有没有把我卖了。请接受我的道歉。”

“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在这里是为了确保一切尽在掌握之中。我可能应该早点儿进来,叫他们住手。但是,怎么说呢,你的表现还是不错的,阿尔伯特,你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请告诉我这是怎么……”

韦斯点点头。“好吧,现在我就把一切都告诉你。这是一次生意,是一次冒险。奥托·斯科尔兹内坐拥大笔资金,我们呢,想分一杯羹。我们并不是想要他的全部,甚至连一大半都不到,只是想填填牙缝而已。”

赖安摇摇头。“但是你说……你说你是在执行任务。”

“我的任务还在,并没有取消。”韦斯说,“我现在做的只是一个附带项目。好吧,我在干私活。这个项目的发起人是卡特上尉,他召集了一小队人马,我呢,是最后一个上船的。我把斯科尔兹内抓在手里,这样,我的退休金就可以增加一笔了。这有什么坏处呢?”

“但是那些已经死掉的人呢?他们就是因为你的这个目的才死的?”

韦斯笑了。“那些家伙都是他妈的纳粹分子,阿尔伯特。他们不是人,不配在这个地球上行走、不配在这个地球上呼吸。”

“凯瑟琳·博尚呢?她不应该死啊。”

韦斯耸耸肩膀,表示接受。“也许是吧,但是,她是死在自己手里。如果你没有到她家去,她可能现在还活着呢。她的死你不能怪在我的头上。”

“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钱。”

“当然。你还需要什么其他理由吗?”

赖安没有回答他,反而问道:“你为什么把我卷进来呢?”

“我没有啊。是查尔斯·豪伊把你弄进来的。”

“但是,是你先和我接触。在那个酒吧,是你主动来找我的。”

“是的。我发现你在周围探头探脑的时候,就想知道你的深浅。后来,我想,为什么不把你拉进来呢?你是我的内线,阿尔伯特,是我最好的内线,这一点甚至连你本人也没有想到吧。于是,我故意丢了些面包屑,让你一路跟过来。我们已经从塞莱斯坦·莱内那里得到很多信息了。我觉得,你迟早会发现他就是那个泄密的家伙。我想看看你会不会循着这条线索找到卡特这里来。我想看看你会不会影响到整个计划。后来,我发现你确实会搅了我们的好事,于是,乘着你还没有造成危害之前就把你抓了起来。退一步说吧,我觉得你也许还能派上用场。”

韦斯弯下腰来,拿起那张报纸,举到赖安眼前。赖安眯缝着眼睛,张着嘴巴,看着报纸。

韦斯站直了身子。“好吧,我读给你听。”他吸了一口气,读了起来。“‘致不离不弃的追随者’——我顺便说一下,那就是我们——‘我不同意你们的条件。但是,我可以把你们索要的那个数量的三分之一交给你们中的最后一人,只要那个人能提供相应的证据。’”

韦斯从报纸上方看着赖安。“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不知道。”赖安说。

“这说明奥托·斯科尔兹内上校整个人非常聪明,但是,也许他的聪明劲儿还不够。他半遮半掩地说,我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只要把其他人干掉,并提供相关的证据,他就会支付50万美元。”

赖安把房间里的每个人都看了一遍。

韦斯拍了拍赖安的膝盖,让他注意听。“但是,我早就料到他会有这一招。我们早己经详细商量过了,我们绝不窝里斗。”

赖安忍不住笑了,但是,随之而来的疼痛又让他龇牙咧嘴。“你真的觉得你可以信任这些人吗?”

“这和信任没有任何关系。这事你只要按照逻辑来思考,就能想清楚了。这么说吧,假设我杀了这个房间里的所有人,拎上他们的脑袋去找斯科尔兹内,你觉得他会兑现他的承诺吗?还是他也会毫不犹豫地杀了我?我觉得应该是后者。所以,我们不会那么傻,我们最好的办法就是团结起来,不离不弃。只要我们不内讧,就能打败他。如果哪一个人独自去找斯科尔兹内,肯定会被干掉。你同意我的说法吗?”

“太疯狂了,你们这些人都疯了。”

“也许是吧。但是,如果我循规蹈矩、三思而后行,那我现在还在布鲁克林打理我父亲留下的杂货店呢,肯定不会挺身而出,为了以色列而战。”

“你不是在为以色列而战,你这是为了贪婪而战。”

“就这一点而言,让我们还是先搁置争议吧。我们手头还有比这更紧急的问题要处理呢。”

赖安等着他的下文。

“难道你不想问我是什么问题?”

“我才不关心呢。”、赖安说。

韦斯向他靠了过来。“好吧,你真的应该关心这个问题。你听着,这个问题是:我们应该怎么处理阿尔伯特。赖安中尉?”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