绳梯

绳梯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四十九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四十九章

赖安知道韦斯打的什么主意。韦斯希望他有所反应,希望他愤怒地破口大骂,或者害怕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当然,”韦斯说,“漂亮的做法是杀了你,把你的尸体扔到斯科尔兹内的家门口,让他知道,和我们讨价还价没有好下场。”

华利斯咧嘴笑了,卡特和格雷斯则目不转睛地盯着赖安。

“那你们还在等什么?”赖安问。

“嗯,那是我们以前的计划。”韦斯说。

卡特从窗台上跳了下来。“现在还是这个计划。”

韦斯举起一只手,让他住嘴。“现在我觉得不那么肯定了。”

“别扯淡了!”卡特走到韦斯身边。“我们不是早就说好了吗?给他头上来上一枪,往他口袋里放张纸条。天哪,我们为这事商量了一遍又一遍,都商量了两天了!”

赖安注视着卡特被愤怒烧红了的脸,而韦斯的脸上则风平浪静。他们当中谁是发号施令的那个?

“我们再商量一下吧。”韦斯说。他的声音平稳,甚至有些冷峻,像一潭死水。

卡特的手插到了屁股后面的口袋里。“不,我们已经商量得够多的了。动手吧,华利斯。”

华利斯快速行动起来,他举起枪,一边瞄准赖安的胸口,一边走了过来。

接着,韦斯的动作是如此迅猛,以至于赖安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华利斯走过来的时候,韦斯本来是坐在那里的。他的手上拿着报纸,放在大腿上,但他突然就站起来了,赖安的眼睛只看到那张报纸朝地上滑去。赖安的脑中隐约还有个印象:韦斯一只手抓住了华利斯举着手枪的手臂,另一只手抓住了华利斯手上的枪。等到赖安抬头看时,韦斯已经用那把枪顶在了这个罗德尼西亚人的额头上了。

卡特惊愕地后退了一步。格雷斯举起了手中的武器,卡特朝他摆摆手,阻止了他。

韦斯开口说话了,语调柔和而优雅,因为用了力气,他的声音有些微颤抖。“我说,我们再商量一下。”

华利斯挣扎着,脸上气得通红。

“别动,华利斯。”卡特说。

华利斯龇牙咧嘴地喊道:“我要杀死这个犹太杂种!”

“我说别动!这是命令!”

华利斯握紧双拳。

卡特走到华利斯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出去消消气。现在就走!格雷斯,你和他一起出去。”

格雷斯把枪放入套中,把华利斯往外面拉。两人离开房间的时候,赖安听见华利斯嘀咕说,“我他妈的要杀了那个犹太杂种。”

卡特和韦斯静静地站着,两人都不说话。过了一会儿,韦斯笑着说:“这里有点热,是吧?”

他把华利斯的手枪递了过去。

卡特接过手枪,插在自己腰间的皮带上,一根手指指着韦斯,说:“你下次再敢在我的手下面前破坏我的权威,我就杀了你。”

“你的手下?”韦斯突然咧嘴笑了。“他们不是你的私人财产。虽说你买了他们,但是,他们对你并不是忠心耿耿。哪怕是为了一点蝇头小利,他们也会割断你的喉咙。这一点你可别忘了。”

“你的废话我听得够多的了。现在,你把你的理由说一下,然后我好动手,打死这个杂种。”

“好吧,你听我说。之后,如果你还坚持自己的想法,那我就不管了,你想怎么干都行。”

卡特返回他原来坐的窗台上。“好,你说吧。”

韦斯一边说一边在房间里踱着步。“好。可怜的汤米·麦考利夫死了,我们损失了一个人。不仅如此,我们唯一的内线也已经失去作用。我们这里的赖安一抓住他,塞莱斯坦,莱内就把你供了出来。对我们来说,他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他迟早会把一切都告诉斯科尔兹内的。”

“那我们就杀了他。”卡特说。

“难道你不管遇到什么事,所有的解决方案都是这个?从实际情况来看,在莱内这件事上,也许杀了他是最好的选择了,但是,有一个问题:我们的行动中出现了一个很大的漏洞,而现在呢,我知道如何填补这个漏洞。”

赖安观察着卡特的表情,他知道卡特正在急速地思考着。终于,卡特脸上的表情坚定起来。“不是。”卡特说。

“好。”韦斯说。他指了指赖安。“这个人就是填补漏洞的。”

“不行。”卡特摇摇头,说。

“你怎么还不明白?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了。他能接近斯科尔兹内,他能告诉我们斯科尔兹内心里在想什么。更重要的是,他能影响斯科尔兹内,推着他朝着我们希望的方向走。”

“你这样做简直是疯了。”卡特说。“他会出卖我们的。”

“我不这样认为。阿尔伯特,你不会这样做的,是吧?”

赖安没有回答,他盯着这几个人,眨了一下眼睛。

“他当然会出卖我们。他听命于那个纳粹杂种,还有那个政客。他和他们是一伙的。”

韦斯转过身,手撑在膝盖上,朝赖安弯下腰。“阿尔伯特,你和那个臭名昭著的纳粹奥托·斯科尔兹内是一条船上的吗?你是通敌者吗?”

这句话刺痛了赖安。“不!”他说。

“你们是一条船上的。”韦斯说。“你和埃卢安·格鲁瓦、哈康,福斯以及凯瑟琳·博尚一样。”

“闭嘴!”赖安咬牙切齿地说。“我和他们不一样!我不是通敌者!”

“但是你听从奥托·斯科尔兹内的命令。”

“我听情报局的指挥。那是我的工作。”

韦斯站直身子。“真有趣啊,世界大战过后,许多人都是这么说的。这只是他们的工作而已。”

“那是我的任务。我希望自己没有接受它就好了,但我没有别的办法。战争期间,我在欧洲北非曾经和奥托,斯科尔兹内这样的人交战过。我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但我不后悔。我和他们不是一伙的。”

“听到了吗,卡特上尉?阿尔伯特·赖安中尉不是他们一伙的,他是一名战士。他和你一样。和你过去一样。据我们所知,他说不定还和你并肩作战过呢。”

卡特抱臂而立。“什么?难道我们还要给他颁发奖章不成?”

“不是,我们应该给他一个位置,让他加入我们。”

“啊,我们是应该这么做。”

韦斯在赖安面前蹲了下来。“说说你的意见吧,阿尔伯特。你想不想反戈一击,恢复自己的尊严和荣誉?我还要加上一句:与此同时,你还可以变得十分富有。”

卡特又从窗台上跳了下来。“等一下!他不能分我们的钱!”

韦斯没有理他。“阿尔伯特,你觉得如何?是该采取立场的时候了。你想不想帮我把斯科尔兹内搞趴下?你想不想赚很多钱,多到你以前从来没有见过?”

赖安看着他们两个人:卡特气得肺都要炸了,韦斯则面带微笑。

“你在干什么,韦斯?”卡特问。“我的人不会同意你这样做的。”

韦斯把手放在赖安的膝盖上,语调轻柔得像一股清风。

“阿尔伯特,你怎么想?和我们一起干吗?”

“好。”赖安说。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