绳梯

绳梯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五十六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五十六章

韦斯沿着一条单行线开着车。白色的天空暗了下来,慢慢变成了灰色,接着又下起了雨。打在挡风玻璃上的雨点越来越大。他打开雨刮器,雨刮板在刮去雨水的同时,也把挡风玻璃上弄花了。

他把雷马克留在了机场。在这里休整几天,韦斯说。你休息一下,我把交给特拉维夫上级领导的报告好好改改。到了下周,等这些报告得到上级的最终批准,他们就可以对斯科尔兹内下手了。他已经用自己的钱定好了航班。一等舱。

农舍从前方的树林中露出身影。这是一座破败不堪的低矮建筑,墙上的石灰已经变得灰黄,门上的油漆早已经驳落了,门板上残留着几片绿色的油漆片。他把车停在农舍前面一块不大的空地上。他的车旁边是那辆百福货车。汽车的引擎颤抖了几下熄火了,这时,他听见了说话声。

说话的人语气生硬而愤怒。

他首先听出了卡特的声音。他尖声吼叫着,活像一只闻到了不速之客气味后狂叫的看门狗。华利斯语带嘲讽,无不显示出他的傲慢。

韦斯的手按在腰间的手枪上,爬出了汽车。他关上车门,然后又用力推了一下,确保门关紧了。这时,他听见农舍里的声音无论是音调还是音量,都升高了。

“他会骗我们的。”

“也许会,但也许不会。我说了算,我觉得我们应该静观其变。”

“你说了算?谁给你的权力?”

“我是最高长官。我不需要其他什么权力。”

“最高长官?我又不是你他妈的手下士兵。你无权对我或者他指手画脚的。”

“如果你想要钱,就必须照我说的做。”

“是啊,我想要钱,可是你拿什么给我啊?你他妈的钱在哪儿?嗯?你说你会让我们发财,可我现在连一个子儿都没有看见。”

韦斯打开农舍的门,走了进去,里面的湿气像一件冰冷的罩衣贴到他身上。

卡特和华利斯面对面站在房间的角落里。听到有人进来,两人都扭头看,一见是韦斯,两人脸上都露出羞愧的神色,就像两个在做坏事的孩子被家长逮了个正着。格雷斯在房间的另一个角落冷眼看着他们,眼里满是疲倦。

韦斯从口袋里掏出一卷用橡皮筋捆着的钞票。他数了20张,递给华利斯。

“这是1000块。”韦斯说。“你不是要钱吗?好,拿去,这是遣散费。滚吧。”

华利斯先接过钱,但接着又还给了韦斯。

“拿着!”韦斯把钱朝他手里塞。“否则给我闭嘴!”

“这么说来,你觉得你是头儿了,嗯?”

“卡特上尉和我一起负责这个行动。如果你不喜欢,钱在这里,门在那里。”

华利斯冷笑起来。“如果我要你口袋里的钱,我会先杀了你,然后拿钱。问题的关键不在这里。我讨厌坐在这里静观其变。如果按照最初的计划执行,我们早在一周前就离开这个臭烘烘的国家了。”

“如果你们坚持原来的计划,就会一无所获,除了屁股上会挨上一枪。”韦斯把钱塞回到夹克衫口袋里。“我们只能这样做。你要么和我们一起干,要么就离开这里。”

华利斯朝前走了一步。“你看你看,你想错了吧。说不定我心里想着的是斯科尔兹内开出的条件呢。如果我在这里多待一些时间,我说不定会把你们这些杂种交给……”

韦斯一把掏出手枪,一个箭步冲到华利斯跟前。华利斯还没有来得及抬手,韦斯的手枪就朝他的脸上挥了过来。韦斯的手腕那里感觉到了这一重击的力度很大,通过肘弯一直传到了肩膀上。

华利斯被打得转了一个圈,连连后退了几步,最后倒在地上。韦斯飞起一脚,朝这个罗德西亚人的肚子上踢去。华利斯疼得缩成一团,满脸通红,不停地咳嗽。

“够了!”卡特说。

格雷斯挺直了身子,手朝裤子口袋伸去。他掏出一把弹簧刀,啪的一声打开了。

韦斯看着卡特。“叫你的人把刀收起来。”

卡特不动声色地说:“照他说的做。”

格雷斯犹豫了一会儿之后,才不情愿地合上刀,放回口袋。但是,他一直保持着紧张的状态,好像随时准备进攻。

韦斯在华利斯身边单膝跪在地上。“我的朋友,现在我们把有些话说清楚。如果你胆敢再那样说话,哪怕只有一次,不管你是不是开玩笑,我都会杀了你。听明白了吗?”

华利斯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你这个犹太杂种。”

韦斯将手枪顶在华利斯的眼睛上。华利斯不动了。

“听明白了吗?”

“是的。”

韦斯站起身来。华利斯吃力地朝房间角落爬去,到了墙边上之后,他缓缓地靠墙坐了起来,用手掌根揉揉眼睛。

“好,”华利斯说。“现在,如果你们这些娘娘腔的家伙不搞窝里斗,那我们就可以干正事了。”

卡特用严厉的目光盯着华利斯看了一会儿,然后看着韦斯。“好吧。你的朋友赖安说了些什么?”

“他给了斯科尔兹内24个小时,让他答应我们的条件。否则,他就退出任务。”

“要是斯科尔兹内不答应呢?”

“那么,和以前相比,我们并没有什么损失呀,对吧?”

华利斯擦擦脸上的唾沫和鼻涕。“我们应该干掉赖安。他会骗我们的。”

“和你想的不一样,赖安是个硬汉子。”韦斯说。“卡特让他吃尽了苦头,他也没有把我供出来。坦白说吧,我才不在乎你信不信任他呢。不管怎么说,这个风险我愿意承担。”

“这么说就有问题了,对不对?承担风险的是我们,不是你。”

韦斯把手插进口袋。“现在,赖安中尉冒的风险比我们任何人都要大。”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