绳梯

绳梯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五十七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五十七章

塞莱斯坦·莱内站在窗前,看着太阳划过天空,最后挂在了树梢上。在过去的这几天里,他一直待在自己的房间里,只有为自己或那条狗取吃的东西,或者,为自己拿几瓶红酒,他才会出来。

因为太无聊了,小狗几乎在不停地呜咽着。房间的角落里积起了一小堆狗的排泄物,那气味已经越来越让人无法忍受了。坚持了一天之后,莱内不得不找工具铲起那些排泄物,扔出窗外。另外,他还偷了两条毛巾,擦干了地上的狗尿。

尽管如此,房间里还是弥漫着一股臭味。然而,到目前为止,莱内一点也不想出去。他怕有危险。如果他出去的话,就意味着他要面对斯科尔兹内,但是,他心里非常清楚,甚至可以说是确信无疑,到那个时候,斯科尔兹内上校一眼就能看见他脸上明明白白地写着“告密者”几个大字。

他每天晚上的睡眠时间仅有一两个小时。恐惧和愤怒让他浑身颤抖,无法入眠——他恐惧的是斯科尔兹内随时可能杀了他;他愤怒的是卡特和赖安现在已经抛弃了他。

卡特这个英国人曾经许诺给他钱,钱的数量是莱内想也不敢想的。他花了数日甚至数周的时间,做着这些钱到手后过花天酒地生活的美梦。他计划着如何挥霍这笔钱,如何过着挥金如土的生活。也许,他可以买一座海边别墅,别墅的地点不能太远,说不定凯瑟琳会去看他,他们可以一连几个小时不停地抽烟,喝酒,用布列塔尼语交谈,看着窗外咆哮的大海卷起阵阵浪花。

现在,一切都成了竹篮打水一场空。

于是,他向赖安说出了自己犯下的罪恶,指望这个爱尔兰人把卡特及其手下交给斯科尔兹内。时间都过去几天了,可是,什么动静也没有发生。一次又一次的出卖,结果带来了更多的出卖。

莱内一直待在这个散发着臭味的房间里,自己生着闷气,最后,他决定再扮演一次叛徒这个角色。

他闭上眼睛,祈祷让自己勇敢一点,走出房间。他走下楼梯,朝着斯科尔兹内的书房走去。到了书房门口,他停了下来,听见门后面上校正在说话,语气严厉。莱内没有敲门,直接开门进去了。

斯科尔兹内坐在书桌后,电话的听筒紧贴在耳朵上。他注视着莱内走进来,关上门,找了个座位坐下了。斯科尔兹内结束了通话,挂上电话。

“塞莱斯坦,你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啊。”

莱内说:“我想和你谈谈。”

斯科尔兹内点点头。他递了一根香烟给莱内。莱内接过烟,自己点火的时候,手不住地颤抖着。

“好了,说吧,我们谈什么?”斯科尔兹内一边给自己点烟,一边问。

莱内被烟呛了一下,眼里满是泪水。“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哦?”

“但是,我首先要你对我发誓。”

斯科尔兹内的眼神闪烁起来。“你先把誓言告诉我再说。”

莱内走到烟灰缸旁弹了弹烟灰,但是,因为手在不停地发抖,好多烟灰都抖到了外面,飘落在地上。

“你必须答应不杀我。”

斯科尔兹内爆发出一阵刺耳的笑声。“这我怎么能答应呢?”

“你必须答应我,否则我就不告诉你。”

“塞莱斯坦,你什么也瞒不了我。你知道,如果必要的话,我会对你用刑,撬开你的嘴巴。”

莱内那只没有拿香烟的手突然伸进口袋,掏出了昨天从厨房拿的一把刀,顶在自己的喉咙上。莱内感受到了刀刃的凉气,接着,刀割破了皮肤,他又感到了一阵炽热的疼痛。

“你得答应我。”他说。他勇敢地看着斯科尔兹内的眼睛。“你发誓不杀我,还要保证不让其他人杀我,否则,你永远也不会知道我要告诉你的事情。”

斯科尔兹内脸上的笑意慢慢消失了。“塞莱斯坦,你流血了。把刀子拿开。”

“你答应我,否则你永远不会知道。”

斯科尔兹内脸上掠过一丝愤怒,很快他又恢复了冷静。他点了一下头。“好吧,我答应你。我保证自己或者其他人不会杀你。”

莱内把刀从喉咙那里移开,他感到有一股温热的东西淌了下来,流进了他的衬衫里。

他把一切都和斯科尔兹内说了。

他说了自己在爱尔兰的那段日子里心中挥之不去的愤懑,说了他痛恨自己的贫穷生活,说了自己看到像斯科尔兹内这样的有钱人之后心中产生的嫉妒。接着,他说了一个英国人来找他,向他许诺说会给他很多钱,这个英国人想从他那里了解一些情况,他们让他上了一辆货车,把他带走了。

他说了自己把一些秘密告诉了那个英国人。

他说了埃卢安,格鲁瓦和凯瑟琳·博尚的死,说了他们是如何折磨这两个人的。

最后,莱内告诉斯科尔兹内,阿尔伯特·赖安中尉在楼梯上拦住他,赖安说他知道莱内就是他们要找的那个叛徒,还说他知道是什么人杀死了斯科尔兹内的朋友,但他就是不说。

莱内滔滔不绝地讲完之后.斯科尔兹内安静地坐在那里,好长时间,一句话也不说。他一根烟抽完之后,又拿了一根,现在,这第二根烟夹在他的手指间,快要烧没了,但他却全然不知。

香烟快要烧到他手指的时候,斯科尔兹内醒悟过来,将烟头在烟灰缸中掐灭。他站起身来说:“谢谢你,塞莱斯坦。”

他绕过书桌,来到莱内身边,拿起书桌上那沉重的水晶烟灰缸,莱内刚准备开口说话,烟灰缸已经砸到他的下巴上了。

莱内的意识如同一只质量有问题的灯泡,闪亮之后,倏忽即逝。他觉得地面似乎朝他冲了过来,在天旋地转之中,他觉得舌头似乎被老虎钳夹住了,嘴里有掉落的牙齿。他吐出牙齿,看到地上的血痰中有暗黄色的东西在闪亮。

暴怒之中的斯科尔兹内在莱内身边蹲了下来,说:“我不会食言的。你不会死。但是,这件事情解决之后,你必须离开这座房子,永远不得回来。不准你和我有任何联系,也不准你联系我的朋友。听明白了吗?”

莱内又吐了一口血糊糊的唾沫,点点头。

斯科尔兹内直起身子。“现在你可以走了。我要打几个电话。”

莱内艰难地朝楼上走去,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他用舌头在嘴里转了一圈,找到了牙齿被打掉的地方。小狗乖巧地躺在他身边,舔着他的手指,发出同情的呜咽声。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