绳梯

绳梯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六十六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六十六章

赖安的手朝着外衣口袋伸去,他的手枪就放在那里。他扫视着灰茫茫的远方,看到西北方向有条船正朝他们这里开来。

这是条游艇。伴随着引擎的轰鸣,游艇带着强劲的动力,在船尾拖着一条白色的泡沫线,一路驶来。游艇渐渐靠近了之后,赖安认出了那个驾驶游艇的人是卡特。

赖安看看手表。7点35分。他的思绪飘到了前天,当时他觉得自己无法想象这次交易之后的生活。一股不安攫住了他的心。他将手放回到外衣口袋,抚摸着手枪硬朗的线条和扳机。

游艇减慢了速度,引擎的噪声也随之下降。从船舱的窗户看去,赖安看到了一个人的侧影。是戈伦。韦斯。

赖安扭头看看范登博格,他正用忧虑的眼神看着游艇慢慢靠近。他用那只没有受伤的手擦擦嘴唇,同时也注意到赖安正看着他。

“这些箱子里装的什么?”范登博格问。“为了得到这些东西,这些人会不会杀了我们?”

“会。”赖安说。

“你拿了我的枪?”

“是的。”

“那你要小心啊。”

赖安点点头。

卡特驾着游艇围着范登博格的船绕了一个大圈,用左舷靠了过来。韦斯走出游艇的船舱,将一根绳子在系索栓上固定好,把另一头扔给了赖安。赖安拉着绳子,使两条船靠在一起之后,把绳子在船上系牢。赖安所在的渔船比游艇高。

卡特用自动步枪对着范登博格,说:“待在我能看见你的地方。”

范登博格举起那只好手,说:“我还能到哪里去呢?”

韦斯问:“一切正常吗?”

“是的。”赖安说。

“他的手怎么了?”

赖安感觉如果他说了真话,对范登博格不会有任何好处。“他自己摔了一跤。”

“呸!”韦斯说。“你到一边待着去。”

“为什么?”

“你照做就是,阿尔伯特。”

赖安朝旁边走了几步,离开了范登博格。韦斯看了一眼卡特,朝他点点头。

步枪开火了,范登博格倒在地上。

赖安闭上眼睛,咽了一口吐沫,睁开眼睛。“你没有必要这样做。”

韦斯爬上渔船。“如果他的手没有受伤,可以帮我们搬箱子,我就不会这样做了。”

“这么说来,如果我对你们没有用处,”赖安说,“你们也会打死我了?”

韦斯笑了。“阿尔伯特,说真的,难道我在你心目中是这样的形象?”

“是的。”

“受伤啊,真的很受伤啊。好了,我们干活吧。”

卡特从游艇的方向盘后走出来,韦斯开始把箱子递给他。卡特把箱子搬到船舱中。赖安望着远处的地平线,看到船的东北方向、西面和南面是一块狭长的陆地。

“没有问题。”韦斯说。“我们已经在这里兜了一个小时的圈子了。这片海域没有别人。来帮我搬东西,见鬼!”

“这也太容易了吧。”赖安说。

“别担心,阿尔伯特。几乎是万无一失。别再啰嗦了,搬箱子吧。”

他们忙着搬货,灰色的天空此时渐渐变成了白色。

卡特递了一只罐子给韦斯。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就离得远远的。”韦斯说着,将罐子里的液体洒在甲板、船舱以及范登博格的尸体上。

赖安闻到了汽油的味道,于是连忙爬上了游艇。韦斯紧跟他上了游艇,解开了绳子,扔给卡特,让他把渔船拉得靠近了些。

韦斯从口袋里拿出一块手帕,用罐子里的液体把它弄湿,然后绑在罐子上。他又掏出打火机,点着手帕,飞快地扔到了渔船上。

甲板上的汽油很快就着了,韦斯对卡特说:“你现在可以松开绳子了。”

卡特丟下绳子,又在渔船上推了一把。两条船很快分开了,就在两船的距离达到三米远的时候,那个罐子爆炸了。卡特走到驾驶舱,发动引擎。赖安的脚底感到一阵震动,游艇动起来了。

游艇的速度越来越快,赖安看到渔船上的烟和火势越来越猛,终于,一个沉闷的声音传来,渔船上的油箱爆炸了。赖安看见木板和火星四下飞散,然后似乎觉得有股热浪冲到了游艇附近。

韦斯走到他身边。“阿尔伯特,有钱人的感觉怎么样?”

赖安觉得韦斯放在他肩膀上的手冷冰冰的。

“华利斯和格雷斯到哪里去了?”赖安问。

一个多小时后,他们的游艇到达巴尔布里根港,停在港口的一堵墙后面。陆地和海面上都笼罩着一层薄雾。那辆百福货车正停在岸上等着他们。货车的后方是蜿蜒起伏的铁路桥,铁路桥的两边被灰色的水泥和石头所包围。

当地渔民原本停在达巴尔布里根港的渔船全部出海捕鱼去了,大大小小的游艇泊在那里,无人间津,整个港口一片静谧。赖安估计他们坐的这条游艇是韦斯和卡特从这里偷的。港口北部的防风墙后面是一大片沙滩,海浪不知疲倦地冲上来、退下去。

卡特爬上生了锈的梯子,赖安把箱子递给他。等他们把所有的箱子都搬上货车的时候,赖安的肩膀和腰已经疼得无法动弹了。他们三人倚靠在货车上,休息了一会儿。

卡特说:“早知道这么累人,我绝对不会干这事儿。”

韦斯朝地上吐了一口痰。“但是,从此以后你就不用干活了。来吧,我们看看货。”

卡特把步枪放到一只帆布袋中,塞到那堆箱子旁。三人此时都站在百福货车的后门旁,注视着车上装的货。

韦斯警惕地朝四周看了一下,爬上货车,从车内的一只小工具箱里找了一把螺丝刀。他用螺丝刀插进附近一只箱子的盖子下面,用力一撬。

赖安听见木头吱吱响了几下,箱盖和箱体之间露出了一条缝。

箱盖掉了下来。赖安看见韦斯一下子变得面如死灰。他咧着嘴,笑容灿烂,接着笑容又消失了。他摇摇头。

卡特问:“怎么了?”

韦斯从箱子里拿了一块颜色灰灰的金属条,递给卡特看。

卡特倾身过来看。“他妈的这……”

韦斯把金属条扔在地上。卡特把它捡了起来,拿在手里掂量着。

“这是什么?”卡特问。他转身看着赖安。“他妈的这是什么?”

韦斯又笑了起来,这次是从腹部发出的深沉的大笑。但是,这笑声在货车里显得很空洞。他不停地笑,笑声越来越大,几近疯狂。

卡特几乎快要哭了,说话的声音也有些发抖。“怎么回事啊?他妈的金子到哪儿去了?”

韦斯用手捂住脸,此时的笑声更加猛烈,肩膀也在不断地颤抖。

“黄金呢?”卡特问。

但是赖安知道。韦斯动手撬箱子之前,赖安就知道了,但他一点也不想笑。

卡特靠在车厢上,手里紧紧抓着一只箱子。“看在上帝的分上,快告诉我,金子到哪儿去了?”

他又朝箱子里看看,摇摇头说:“不!”

韦斯一边大笑一边嘟哝着:“是的,我的朋友,是的。”

韦斯从箱子里拿了两块铅条,相互敲击着,一边笑一边流泪。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