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特工

神秘特工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章 奇怪的地方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章 奇怪的地方

十年前。

闪电忽隐忽现,伴随而来的是一声声响雷,就像大自然在开一场欢快的派对。几只海燕迎着劲风飞翔,它们已经太累了,想要提前退场,急于寻找一个可以安身的地方。一艘游艇随着巨浪在海面上漂荡,它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任由海水冲击,随时都会被海浪拍在下面。

忽然间,轰隆一声闷响,紧接着游艇放出耀眼的光芒,似乎想与大自然争鸣,可很快就被雷声和闪电淹没。大自然继续进行着疯狂的派对,而那艘误闯进来的游艇却再也看不到了。

“啊!”莫雨发出一声惊叫从梦中醒来,本能地伸手在身上摸了摸,自言自语地说,“我还活着。”

“你醒过来了。”一个甜美的声音响起。

莫雨看到面前坐着一位年纪和自己相仿的女孩,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一张美丽的脸蛋就像画里的天使,遗憾的是她的眼眸里难掩内心的伤感。

“你没事吧?”女孩说着伸手摸向莫雨。

莫雨本能地避开女孩的手,坐起身向后退了退。“你是谁?”

女孩说:“我叫李诗语,十一岁。你呢?”

“莫雨。”莫雨简单地回道,心里想着自己比对方大一岁。

“莫雨,这个名字真好听。”李诗语露出难得的笑容,再次将手伸向莫雨,“擦擦脸吧。”

莫雨这才注意到对方手里拿着一块毛巾,同时发现自己出了一身的汗。“谢谢。”莫雨并没有接女孩手中的毛巾,而是打量着四周。这是一个二十平方米左右的房间,四周的墙壁是用砖头砌成的,对面的房门是用钢铁铸成的,却看不到门把手。

“我不在船上?”

“船?”李诗语好奇地看着莫雨,接着摇了摇头,“不,你不在船上。”

“当然,我不在船上。”莫雨想到先前的并不是梦,而是曾经发生过的事,自己在游艇爆炸前掉进了海里,如果还在船上的话就随船炸成粉末了。“这是什么地方?”

李诗语眼里的伤感变得更加浓厚了,轻声说:“我知道你现在很好奇,可是在这里有些问题你最好不要问,知道的多了对你没有什么好处的。”

“比如我刚才的问题?”莫雨看着眼前的女孩,感觉她身上肯定藏着什么惊人的秘密。

李诗语缓慢地点了下头。

“好吧。”莫雨压制内心的好奇,接着说,“我知道自己差点死掉,是你救了我吗?”

“不是。”李诗语说。

“那是谁?”莫雨追问。

“吱”的一声,李诗语刚想开口,却被突如其来的响声打断,她本能地回头看去。

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一个比莫雨稍大一点的男孩出现在门口。他比一般人高大些,见到莫雨后有些惊讶,向李诗语问道:“他这么快就醒过来了?”

“是的,比我们想得早了十个小时。”李诗语回道。

“这家伙的生命力还真是顽强。”男孩说了句,不过很快就对莫雨失去了兴趣,转向女孩道,“13号,该训练了。”

“知道了。”李诗语说。

“你动作快点,我可不想被那帮家伙骂。”男孩说完就消失在了门口。

莫雨对两人之间的对话非常好奇,问道:“他为什么要那么叫你?”

“什么?”李诗语反问。

“我是说他为什么不叫你的名字,而叫你13号?”

“我们在这里没有名字,只能叫代号,13号就是我的代号,以后有其他人的时候你最好也叫我13号。”

“刚才那个人是谁?”

“你是指8号?”

“8号?他说要训练了,你们要训练什么?还有,他说的那帮家伙是谁?”

“你的问题太多了,忘了我刚才给你说的话了吗?”

莫雨想起李诗语之前警告自己最好不要问那么多问题,突然间他感觉自己眼前模糊,身体乏力,“嗵”的一声倒在了床上。“你对我做了什么?”

“什么也没做,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我会再来看你的。”李诗语将莫雨扶好。

莫雨感觉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重,隐约间看到李诗语走了出去,那扇钢铁铸成的大门又关上了,一切又恢复了平静。他的眼皮终于合上,眼前一片黑暗,就像那个暴风雨肆虐的夜晚。

“我应该死了才对。即使我能逃过那次爆炸,也不可能在那样的环境里活下去。”

“不,我没有死。”

“是的,我没有死,有人救了我。”

“谁,是谁救了我?”

“不是李诗语,她说不是她。”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他们究竟是什么人?”

“是他们救了我,可是为什么这里处处透着一股神秘感,他们会怎么对我?”

“该死的,李诗语究竟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我会这样?”

莫雨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那些问题本能地就冒了出来,直到他完全失去意识。

不知道过了多久,莫雨听到李诗语叫自己,“喂,醒一醒!”

他努力地睁开眼睛,却感觉非常奇怪。自己就像是喝酒喝多了一样,脑子里明明有一些意识,却无法让身体按自己的意识行动。

“来,吃点东西吧,它会让你好起来的。”

莫雨感觉自己被强行灌进了一些东西,这些东西让自己的身体就像火上浇了些油,更加地不受控制,他很快再次失去了意识。

“真是奇怪了,其他人都是在婴儿时期送到这里来的,最大的也只有三岁,而这家伙已经十二岁了。”

“难道你没听说吗?这家伙本来应该死了的,可他竟然奇迹般地活了下来,上面认为他有可能成为那些人里最厉害的。”

“我看他只不过是命大而已。”

莫雨听到有人说话,他努力睁开眼睛却发现并不是李诗语,自己正被两个打扮奇怪的家伙抬着,看他们的穿着像是军人却没有佩戴军衔。

“你们要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去?”

“这家伙醒过来了!”

莫雨有点后悔开口,因为其中一个家伙冷不防挥拳打了自己脑袋一下,然后自己就再次晕了过去。

莫雨又感觉掉进了海水里面,一个浪打过来让他沉了下去。他努力蹬着双腿,却无法战胜汹涌的大海,无力的他只能向黑暗的海底沉去。

“我不能就这样死去,我要活着!”

莫雨心里呐喊着,他努力睁开双眼,发现自己在一个透明的水缸里,整个身体都被半透明的白色液体浸泡着,嘴里噙着一个输氧管,全靠它自己才没有被淹死。莫雨握了握手,自己精力充沛,比之前醒过来的感觉要好上许多。嗵的一声,他挥拳打在了水缸上,除了给自己的手带来一些痛感外并没改变自己的处境。透过液体和水缸,他发现对面站着个人,对方似乎发现他醒了过来,不过并没有放他出来,而是在前面的机器上按了两下,接着莫雨就再次失去了知觉。

“喂!莫雨,快醒醒,快点醒过来!”

莫雨听到有人在自己耳边叫喊,同时对方在自己脸上用力扇了两下,痛感让他不得不睁开眼睛。“李诗语!”莫雨看到叫自己的是李诗语,只是她现在的样子非常恐怖,浑身的血迹,手里面还拿着一把手枪。

“出什么事了,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太好了,你终于醒过来了。”李诗语松了口气,身体一软倒了下去。

“你没事吧?”莫雨慌忙扶起李诗语。

李诗语将那把染着血迹的手枪塞进莫雨手里,喘着粗气说:“没时间向你解释了,你快点离开这里!”

“离开这里,你要让我去哪儿?”莫雨一头的雾水,而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在第一次见到李诗语时的房间里,心里更感奇怪。“难道之前的一切都是梦,我从来没有离开过这个房间?”

李诗语用力推开莫雨,大声叫道:“随便去什么地方都行,总之快点离开这里,不然就没有机会了!”

“喂,你说清楚呀!到底出什么事了?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你会弄成这个样子?又要让我去什么地方?”莫雨问出一连串的问题,可是李诗语却再也不能回答他。“喂,你不能就这么死呀,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莫雨用力晃动着李诗语。

“你杀了她!”

莫雨突然听到门口传来一声叫喊,抬头认出是先前出现过的8号。此时他手里面握着染血的手枪,而李诗语的尸体就趴在他身边。不管谁见到这种场面,都会怀疑是他杀了李诗语。被对方一吼,莫雨心里有些慌乱。他扔掉手里的枪,叫道:“不,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她不是我杀的!”

“你还想狡辩!”8号怒吼一声,也不再废话,挥拳就向莫雨打去。

莫雨本能地用手去挡对方的拳头,结果发现对方的力道太大,自己整个人都飞了出去,撞到墙壁才停下来。“你听我解释,我没有杀她!”

8号从身后抽出一把透亮的匕首,刀尖直刺莫雨的心脏。

莫雨知道这种情况下自己根本没办法再作解释,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尽量活下去,所以他就地一滚避开了对方的攻击。

“去死吧!”8号吼叫道,锋利的刀刃划向莫雨。

刺啦一声,莫雨避开了要害,左肩却挨了一刀,鲜血立即染红了衣袖。眼看着8号的匕首再次袭来,莫雨的手无巧不巧地碰到了先前扔掉的手枪。形势危急,他连想也没想,抓起手枪就冲8号扣动了扳机。

“砰、砰!”随着两声枪响,8号的动作停了下来,而此时匕首距离莫雨的脖子不到半尺。

莫雨胸口起伏,要说不紧张是骗人的,他盯着8号说:“冷静一点,听我解释,她真的不是我杀的!”

8号像是没听到莫雨的话,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鲜血从胸口流出滴在地面上。

四周非常安静,鲜血滴在地面上的声音就像有人拿着鼓在莫雨耳边敲动,他知道自己惹了麻烦。

“你……你没事吧?”

“浑……蛋!”8号嘴里吐出两个字,身体直直倒下,砸在了莫雨身边。

莫雨心里猛地一跳,目光慢慢落在8号身上,轻声问道:“你没事吧?”

显然8号没办法回答莫雨的问题。如果说之前8号是误会了莫雨,那现在莫雨是真的杀了人,而这里的人绝对不止李诗语和8号两个,被别人发现的话他们绝对不会放过他。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这样?不行,冷静一点,必须冷静一点!莫雨深吸两口气想让自己冷静一点,可此时他的脑子里却是一片混乱。“是谁把李诗语弄成那样的,她为什么要让自己快点离开这里,还说什么没机会了,这一切都是什么意思?”一时间他也想不到答案,不过他明白一件事,那就是现在自己真的要离开这里才行。虽然他还不知道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但是如果自己再不走的话,那就会死在这里,像李诗语一样。

莫雨稳定了下自己的心绪,先是活动了下左臂,好在那一刀没有伤及骨头,并不影响活动。他为自己进行了简单的包扎,然后从8号手里拿过匕首别在腰间,握着那把手枪走了出去。

“他在那里!”

莫雨刚刚走出房门,就听到左侧传来一声叫喊。他扭头看到两名士兵出现在走廊另一端,而他们发现自己后的第一反应是拔枪相向。

“啪啪啪……”一串子弹击打在莫雨四周。

对方动真格的了。一刹那,莫雨明白了一件事,这些士兵并不是因为8号而要杀自己。他立即还了两枪,也不管有没有击中对方,拔腿就往另一个方向跑去。

“他往那边跑了,快点追!”士兵在莫雨身后叫喊着。

这里简直就像是一座迷宫,莫雨拼命穿梭着,却总也找不到离开的大门,而追赶在他身后的士兵越来越多了,不断有人在他背后放冷枪,稍慢一步他就会被击毙。

“该死的,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我要怎样才能离开这里?”莫雨心里正想着,发现对面出现两个士兵,他被前后包围了。

“啪、啪!”

莫雨随手开了两枪,却没有想到获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对面的两个士兵如中电了一般晃动着身体倒了下去。“什么时候我的枪法这么好了?”莫雨以前玩过枪,但那也只不过止于对枪械基本性能的了解,准确性却从来没有这么高过,难道是人在危难关头发挥出了超人的水平?莫雨根本没有时间停下来查看地上两名士兵的尸体,只是拼了命地往前跑,想要摆脱后面的追兵。后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远,就在莫雨认为自己很快就能摆脱追兵的时候,却被一扇大门挡住了去路。好在这扇大门并没有上锁,为了避免被后面追上来的人发现,他本能地推门闯了进去。

这里是个大厅,足有两百多平方米,看起来就像是间高级健身俱乐部,中间有五六十平方米的地方则像是一个格斗场。

进到房间之后,莫雨本能地想找一个可以藏身的地方,可放眼望去整个房间到处都是健身器材,没有一个可以隐蔽的地方。环视一圈后他发现右侧还有一个小门,于是就赶了过去,用力推了推却无法打开。这扇房门和之前自己所在的房间一样,也是用钢铁铸成的,上面根本没有钥匙孔。他在一旁的墙壁上发现了个仪器,仪器上有个显示器和一些用来调节的按钮,具体作用并不清楚,不过下方有个手掌图案,应该是掌纹识别仪。他将自己的手掌放在了上面,仪器发出“嘀”的一声,房门却并没有打开。

仪器另一侧是块四平方米大小的玻璃,透过它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况。莫雨趴在上面看了看,里面的装修和外面大不相同,整个房间都好像是由钢铁铸成的,地面上躺着个人。莫雨看到对方之后先是一惊,想要躲开,紧接着却发现对方一动不动,看起来就像是死了一样。

就在莫雨想要弄清楚里面的家伙是死是活的时候,他听到外面传来轻微的脚步声。他紧张地向四周看了看,最后躲在了靠墙角的跑步机后面,并将扔在上面的毛巾搭在了自己身上。他手里握着枪,眼睛透过缝隙紧盯着大门,一旦进来的家伙会对自己不利,他便会立即开枪。

房门被打开了,一个鬼头鬼脑的少年走了进去,径直走到那个装有玻璃的房间前,瞟了一眼门旁的仪器后皱着眉说:“他竟然把重力调到了二档!”接着就来到玻璃前往里面望去,看到里面的情况后嘴角露出一丝邪恶的笑容。

莫雨看出少年的目标并不是自己,不过此时他也没办法离开,只能留在这里观察少年的一举一动。

少年回到仪器前在上面按了几下,接着将手掌放在了上面,“嘀”的一声,原本紧闭的大门打开了。他来到里面蹲下来摇了摇地上的人,关切地问道:“喂,你没事吧?”

莫雨见对方一点反应也没有,以为他真的死了。

少年站了起来,关切的神情变成了邪恶。他踢了对方一脚,叫道:“你平时不是挺厉害的,起来呀!”

莫雨皱了下眉头。那家伙在干什么,就算对方已经死了,这样做也太过分了吧?

少年又进行了一番辱骂,最后将脚踏在对方的脖子上,阴森地说:“14号,你去死吧!”

竟然这样对一个死人!莫雨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他扯掉身上的毛巾,大声叫道:“住手!”

少年有些意外地看着莫雨,问道:“你是谁?”

“一个可以杀了你的人!”莫雨将枪口对着少年。

“我知道你是谁了。”少年阴森的表情突然转变成一脸的无辜,他盯着莫雨说,“兄弟,我想你是误会我了,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是吗?”莫雨一边说一边向前走去,很快他就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家伙,那是一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少年。他虽然呼吸有些微弱,但是并没有死。莫雨不知道对方出了什么事,不过对方的眼睛却让他一生都难忘。那是一双敢于蔑视一切的眼睛,似乎世间的一切都不能引起他的注意,就算有人要杀了他,他也毫不在乎。或者说,那是一双来自地狱的眼睛,它已经看透了人世间的生死。“把你的脚从他身上拿开。”

“没问题。”少年听话地将脚拿了下来,“或许我们可以谈谈。”

“我和你有什么好谈的?”莫雨冷哼一声。

“你知道吗?上面已经下达了命令,每一个见到你的人都要杀你,除非你可以活下来。”少年说。

废话!莫雨心里骂了句。

少年笑了下,接着说:“我知道你可能不明白我的意思,不过我可以让你活下去,帮你离开这里。”

“真的?”莫雨有些心动了。

“当然,我说的是事实,只有我可以让你离开这里。”少年一边说着一边向莫雨靠近。

“你有什么办法,我要怎么样才可以离开这里?”莫雨问道。

“只要……”少年说着突然一脚踢了过去。

莫雨确实被少年的话吸引了注意力,不过他也注意到少年的表情变化过快,因此留了个心眼,见对方突然动手就扣动了扳机。

“砰!”莫雨的枪法突然又变得很臭,明明扣动了扳机却并没有击中对方,自己手中的枪反而被踢了出去。

“嗵!”还没等莫雨反应过来,就被对方迎面击中一拳,接着就倒在了地上。

“你就这么一点能耐?”少年抽出匕首抵在莫雨的脖子上。

莫雨感觉一股温热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他知道那是自己的鼻血。显然在格斗方面他不是对手,可他绝不会这么轻易认输,悄悄抽出别在皮带上的匕首刺向对方。

“啪!”莫雨的手腕被对方抓住了。

少年早有防备,冷笑道:“看来他们看错了你,你要死在这里了。”

“我死也不会放过你的!”莫雨试图作最后的挣扎,可他心里知道,自己的动作再快也没有对方抵在自己脖子上的匕首快。

“啪!”

莫雨看到一个黑影将少年撞开,还没等他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呢,自己的身体就飞出了房间,房门再次闭了起来。稳住身子后他第一反应就是伸手摸向自己的脖子,确定上面没有伤口后,擦了把鼻血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来到玻璃前,看到刚才救了自己的是一直躺在地上的拥有“死神之眼”的少年。

房间内的两人进行着殊死搏斗,莫雨在外面根本帮不上手,加上担心那些士兵发现自己在这里,他隔着玻璃看了两眼后就转身离开了。

此时莫雨失去了手枪,身上只有那把匕首可以防身,因此他出了房门变得更加小心了。

先前追赶莫雨的士兵好像都消失不见了,走廊里面静悄悄的。莫雨往回走了一段,来到岔道口就折向另一个方向。很快他就发现一个向上的楼梯,于是顺着楼梯而上,直到他再一次被一扇大门阻挡了去路。和先前遇到的房门一样,眼前的大门也是钢铁铸成的,旁边有个掌纹识别仪。

“怎么办?”莫雨试着推了推房门,根本没有办法打开,而他是绝不会往回走的,因为下面没有出口。莫雨的目光落在了掌纹识别仪上,决定碰一碰运气,于是将手掌放在了上面。

“吱”的一声,房门竟然打开了。

莫雨惊愕地看着大门另一侧,外面是一片树林,他向前跨出一步更发现自己站在山头上。他回头看了一眼来时的路,实在是难以想象,自己先前所在的位置竟然是大山之中。是谁在大山里建造了这奇特的建筑?大山成了这建筑的最佳保护伞。

这里应该是个小岛,远眺可以看到一望无际的大海,山下是树木茂盛的原始森林,想要离开这里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不管怎么说莫雨是走出来了,他记得李诗语临死前说的话,“离开这里,不然就没机会了。”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辨明方向后他开始向山下狂奔。

“啪!”

莫雨忽然绊到了什么,身体向下栽了下去,滚出五六米远才停了下来。

“真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栽到了我们手里。”

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莫雨感觉有些耳熟,抬头看到两个荷枪实弹的士兵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扔了根树藤,就是他们设计绊倒自己的。“看来之前我并不是在做梦。”莫雨认出这两个人来,他们曾经将自己抬去某个地方,中途还将自己打晕了过去。

“我早说过这家伙只不过是运气好而已,今天我倒要看看他怎么从这里逃走。”另一个家伙端枪走了过来。

莫雨坐在地上看着走来的家伙,知道对方绝不会对自己客气。他握了握匕首,幸亏刚才摔倒的时候并没有将它扔掉,而是把它悄悄地藏在了屁股后面。“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哼,你很快就知道了!”士兵露出阴森的目光。

“不要杀我,求你不要杀我。”莫雨此时看起来就像个可怜虫,发出卑微的求饶声。

“放心,我不会让你那么快死的,我要让你好好享受死亡的恐惧。”士兵冷笑道。

“不要。求求你了,我不想死,放过我吧。”莫雨哆嗦着说。

“胆小鬼!”士兵看到莫雨脸上恐惧的表情不齿地骂了句,这更证明了他的想法,眼前的家伙只不过运气好而已。

“啪!”

莫雨被对方一脚踢倒在地上,但嘴里依然叫道:“求你了,只要你不杀我,让我做什么都行!”

“没用的家伙,起来!”士兵骂了句,伸手去拽莫雨。

莫雨一直注意着另一个士兵的动静,此时见眼前的家伙完全挡住了伙伴的视线,就趁对方弯腰拉自己的时候猛地将匕首刺入对方小腹中,同时嘴里大声叫道:“不要杀我,放过我吧!”

后面的士兵完全被莫雨的叫声迷惑了,根本没注意到自己的弟兄受伤了。

莫雨的动作非常快,将匕首刺进对方身体里后,就立即夺下对方手中的步枪,接着在地上滚了一圈后爬起来就向前跑去,同时利用身边的树木做掩护。

后面的士兵发现不对时已经晚了,莫雨跑出了二十米的距离,他慌忙开了几枪,大喊道:“站住!”

“啪、啪啪!”

子弹击打在身边的树木上,惊得莫雨低头躲避,他心里叫道:“笨蛋才会站住!”

“你没事吧?”后面的士兵跑到自己的兄弟面前问道。

“太大意了。”受伤的士兵忍着剧痛说,他看了一眼血流不止的伤口,愤怒地叫道,“替我杀了那个家伙!”

“你自己照顾自己。”士兵说完就向莫雨追了出去,他相信自己的兄弟只不过是大意了而已,只要自己小心一点一定能宰了莫雨。

对莫雨来说,一支常规性步枪显得有些庞大。他一边奔跑一边检查枪械,确定里面有子弹后跳到灌木丛里躲了起来。

士兵一耽搁发现莫雨不见了,他知道莫雨不可能跑远,于是就一边谨慎地向前搜查一边大声叫道:“我看到你了,别躲了,快出来!”

莫雨知道自己背着步枪在体力上根本不是对手,况且光逃也不是办法,因此决定先解决眼前的麻烦,而对方的叫喊正好暴露了目标,让他轻易锁定了对方的位置。

“我看到你了,出来吧!”士兵躲在一棵树后吼叫道,同时端枪瞄向前方,表现得就好像他真的看到了莫雨一样,只是他不知道莫雨正躲在完全相反的方向将枪口瞄向他。

“啪、啪啪!”莫雨扣动了扳机,三发子弹一连串地飞了出去。

“啊!”士兵发出惨叫声倒了下去。

莫雨没有过去查看目标有没有死,就算对方没有死也会受伤,不会再有精力追踪自己,于是起身继续向山下跑去。很快他就来到了山脚下,前面是原始森林,里面飘荡着危险的气息。他在这里犹豫了一下,虽然现在还是白天,但是原始森林里面一片黑暗,前面的路就像是通往地狱之途。他本能地紧了紧手里的步枪,借此为自己壮胆,接着深吸一口气,迈步向里面走去。

“哗啦!”

莫雨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响动,他本能地停止了前进的步伐,迅速转身将枪口端了起来。

一个手持利刃浑身是血的少年站在莫雨面前,他大口喘着气,毫无生气的眼睛盯着莫雨,整个人都透着股死亡的气息。

“是你!”莫雨认出对方就是之前救了自己一命的少年,心里稍微松懈,枪口也放了下来,“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原本虚弱无力看起来就像风都能吹倒的少年突然动了起来,他的动作好快,眨眼之间就到了莫雨身上,手中的匕首直刺过去。

莫雨一惊,本能地抬起枪口并扣动了扳机。

“啪、啪!”两声枪响,听起来莫雨好像抢占了先机,事实上他慢了一步。在他扣动扳机之前,对方的匕首就在他手背上重重划了一道,致使子弹偏离目标打在了地面上,步枪更因为手背上的创伤脱离到地面上。

“咝!”就像风声吹过,莫雨右臂传来一阵剧痛,对方的匕首在上面划了一道,深可见骨。

“哪里去了?”莫雨冒出冷汗,只是稍微一分神的工夫,对方就从眼前消失了。这时,他感觉有什么东西从后面刺进了自己的左大腿后侧,一个重心不稳跪在了地上。

少年再次站到了莫雨面前,像刚才那样大口喘着气,一副虚弱无力的样子。

动作好快!这是莫雨对少年的唯一感觉,对方就像来自地狱的幽灵一样,随时都会给敌人致命的一击。莫雨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对方的匕首正刺在自己心脏位置,鲜血染红了衣服,顺着匕首滴在地面上。

“滴答滴答”,莫雨听到耳边传来水滴声,就像雨水拍打在海面上的声音。

他眼前发黑,无力再挣扎,身体就像被海水淹没,坠入无尽的黑暗海底。“不能死,我不能就这么死!”他心底传来一丝呐喊,并逐渐放大,响遍整个身体。他睁开了眼睛,再次拼命地挣扎,身体向上游去,远离黑暗的海底,直到再次呼吸到难得的空气。

“啊!”莫雨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声,猛地扑向对面的少年,同时用他那只受伤的右手拔出胸口的匕首,并刺进对方的身体里面。

“嗵!”两人一起摔倒在地上,谁也没能爬起来,鲜血慢慢流到地面,染红了周围的落叶。

“在那里!”有人发现了莫雨和那名少年,很快两人就被包围了起来。“咦!他们都还活着!”

“他们到底是不是人,竟然还活着!”

“4号的手法非常准,再偏离半寸这家伙就没命了。”

“看来是4号故意救了这家伙一命,他要是跑到森林里去,一定会被那些佣兵杀掉的!”

“真是奇怪了,4号是有名的死神,为什么要救这小子?”

“谁知道呢!不过这家伙的命真是大,流了这么多的血还能活着,还给了4号一刀!”

“走吧,上面让我们把他们带回去。”

莫雨和被称为4号的少年分别被抬了起来,他们再次进入了大山内的建筑。

莫雨口内干涩,喉咙像火烧似的。就在这种感觉快将他逼疯的时候,一股干泉涌入口腔,顺着喉咙直流而下,所有不适的感觉都消失了。他睁开眼睛看到李诗语坐在自己身边,她手里面拿着个水杯,莫雨意识到是她刚喂自己喝了水。

“你发烧已经一天一夜了。”李诗语说。

“发烧?”莫雨眉头紧锁地盯着李诗语,问道,“我是不是已经死了?”

“不,你还活着。”李诗语回道。

“活着?”莫雨眉头皱得更紧了,盯着李诗语说,“这么说你也活着?”

李诗语点了点头。

莫雨摇头说:“这不可能,是我亲眼看到你死在我面前的。”

“我没有死。”李诗语肯定地说。

莫雨扭头看了看周围,自己还在以前的房间里。“我看到你死在我面前,接着我杀了8号,一些士兵开始追杀我,后来我跑到了一个类似于健身房的大厅里,在那里我见到一个眼睛看起来就像来自地狱的少年,开始我以为他死了。”

李诗语静静地看着莫雨,等着他把话说完。

“我和另外一个赶到的家伙打了起来,是之前那个少年救了我。离开那个大厅之后我进入一个楼梯通道,结果发现自己在一座大山上。我记得你说让我离开这里,于是我就向山下跑去。路上我遇到了两个士兵,摆脱他们之后我赶到了山脚下。就在我要进入森林的时候,那个救了我的少年突然出现,他将匕首刺进了我的胸口。”莫雨说到这里突然停下来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胸口,他摸到自己的心脏还在跳动,上面根本没有什么伤口,还有其他地方,本来受伤的地方都没有伤口,连细微的疤痕也没有。“怎么回事,难道我是在做梦?”

“不,你所说的都真实发生过。”李诗语淡淡地说。

“什么?”莫雨不敢相信地看着李诗语,如果真的发生过的话,那已经死去的李诗语怎么会坐在自己身边,自己完好如初的身体又怎么解释?“你说的是真的,那些真的发生过?”

“它们确实发生过。”李诗语说。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莫雨越来越迷惑了。

“我知道你现在有很多问题想要问我,简单来说我并没有死,你也活着。”李诗语说着顿了下,又问道,“你感觉怎么样,能走吗?”

莫雨起身活动了一下,感觉有些奇怪,不过不影响自己的活动。

李诗语接着讲道:“走吧,我带你去见个人,他会解答你所有的疑问。”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