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特工

神秘特工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章 神秘组织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章 神秘组织

好奇心驱使着莫雨跟随李诗语走了出去,两人来到了上面一层,这里警卫森严,莫雨最少看到十名荷枪实弹站岗的士兵。走到一个弯道时,莫雨突然被走在前面的李诗语伸手拦住。正当莫雨奇怪李诗语的举动时,弯道另一侧走出一个身影来,莫雨不得不佩服李诗语的警觉性。

对方见到两人后停下来,看了看莫雨,然后向李诗语问道:“13号,你是要带他去见黑桃8吗?”

李诗语轻点了下头。

莫雨看清出现在面前的是死在自己枪下的8号,虽然之前听到李诗语的话,他就猜想到8号可能没死,但是亲眼见到还是让他非常意外。“你也没死?”

“小子,你想杀我还早着呢!”8号得意地说,接着扭头来回看了看,压低声音向李诗语讲道,“你听说了没有,我们……”

李诗语打断8号的话说:“我不想谈论这件事,黑桃8还在等着呢!”

“好吧,稍后我们再见。”8号没趣地离开了。

莫雨等8号走远之后问道:“黑桃8是谁?”

“这里的最高指挥官。”李诗语说完向前走去。

拐个弯后莫雨跟着李诗语来到最顶端的房间前,两人刚刚在房门前站定,就听门侧的对讲机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辛苦了13号,你让他自己进来就行了。”

“吱!”房门在对方说完话后就打开了。

莫雨见李诗语向一旁让开,问道:“你不陪我一起进去?”

“你应该听到他说让你自己进去的。”李诗语说。

“好吧。”莫雨挺了挺胸,他有太多的问题想要问了。马上就要见到这个神秘地方的最高指挥官,多少让他有些紧张,他再次向李诗语打了个招呼后就独自走了进去。

房门在莫雨进去之后就自动关了起来,他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神秘,也就没有在意身后的房门,而是迅速打量了一下房间。房间不是很大,却也有四五十平方米,装修不算豪华,却非常舒适。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坐在对面的办公桌后面,手里拿了一些文件正低头翻动着。听到响动后,他放下手中的文件抬头看了莫雨一眼,露出笑容说:“你好。”

“你好。”莫雨礼貌地说,目光在对方身上转动着。对方拥有一张帅气的脸,穿了一身正装,看起来就像古典的绅士,却少了一丝领导者的气息。“你就是黑桃8,这里的最高指挥官?”

“看来你对我们并不是一无所知。”对方露出阳光的笑容,走到莫雨面前伸出手说,“我叫董杰,很高兴见到你。”

“莫雨。”莫雨伸手和对方握了握,盯着对方说,“这么说你不是黑桃8?”

“没错,我是他的秘书。走吧,我带你去见他。”董杰将莫雨带到办公桌右侧的档案柜前,拿起上面的文件盒在后面按动了一下。

“吱!”办公桌向后移出五米的距离,旁边的墙壁向右转动九十度,露出一个可供两人通过的入口。

“跟我来。”董杰向前走去。

莫雨一边走一边打量着前面的董杰,看来对方不止是黑桃8的秘书那么简单,同时还兼有保镖的职能,任何人想进去见到黑桃8都得经过他才行。

里面的空间比外面要大上几倍,装修却更加简单,一排排堆满书籍的书柜占据了绝大多数空间,让这里看起来更加像是个图书馆。尽头摆着一张普通的书桌,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正趴在书桌上翻阅一本词典般厚重的书。不用说,他就是黑桃8,这里的最高指挥官。

“长官,莫雨来了。”董杰上前讲道。

黑桃8将目光从书本移到莫雨身上,露出慈祥的笑容说:“你好,很高兴见到你。”

老实说,莫雨非常的失望。在和李诗语分开的时候,他脑子里面就想象过黑桃8的形象,他是一个身高在一米八以上,一脸的威严,典型的军人。见到长相如同花花公子般的董杰时,他就有些失望,见到眼前的老人后就更加失望了。董杰多少还有那么一点气质,而眼前的老人看起来就像大学校园里负责打扫卫生的清洁工。

“你是不是有很多问题想要知道答案?”黑桃8拿下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整个人的气质都发生了变化,就像由一个清洁工转变为了大学校长,所说的话给人一种不可抗拒的压力。

“是的。”莫雨在这种压力下点了点头。

“你问吧,我会在我的权限范围内回答你的任何问题。”黑桃8说。

莫雨看了看黑桃8,意外地说:“你让我来见你就是为了解答我心中的疑惑?”

“是的。”黑桃8应道。

莫雨有些怀疑这是不是对方真正的目的,他从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问题后说:“我只记得自己在大海里,我想知道是谁救了我?”

“史密斯。”黑桃8回答得非常快,他早料到莫雨第一个问题一定会问这个。

“史密斯,他是谁?”莫雨追问,史密斯只不过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常用人名,他脑海里并没有想到具体的人选。

“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特工之一。”黑桃8猜中莫雨的第二个问题。

莫雨只在电影和小说里见过特工,现实中根本没见到特工。“特工,他为什么要救我?”

黑桃8回道:“你可能没有见过他,不过他是你父母最好的朋友。获知有人要杀害你父母的消息后,他就立即赶了过去,可惜还是晚了一步,庆幸的是他救了你。”

莫雨的呼吸变得沉重起来,再次想到了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除了我还有其他人活着吗?”

“据我所知没有。”黑桃8说。

莫雨强压内心的悲痛,接着问道:“我能不能见见史密斯?”

“抱歉,他已经离开了这里。如果他觉得有必要让你见到的话,那他自然会见你的。”似乎每一个问题黑桃8都提前想到了,并为此提供了相应的答案。

“好吧。”莫雨没有追问这个问题,接着问出了另一个问题,“这里是什么地方?”

“太平洋中的一个小岛。”黑桃8说。

莫雨意识到黑桃8巧妙地避开了自己的问题,却也意识到自己位于公海之中,就算杀了自己也不会有人追究。

“你们和史密斯一样,也是特工?你们是哪个国家的特工,M国还是Y国?”

黑桃8听出莫雨为自己先前的回答感到不高兴,同时对莫雨嘴里的特工又有些不齿。“我想你可能有一点误解。我所说的特工只不过是一种称谓,并不是你所了解的007那样的人,我们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我们来自一个古老的组织。”

莫雨听到黑桃8的解释确实非常意外,黑桃8看出了莫雨心中的疑惑,接着讲道:“关于我们组织的真相日后你会知道的,今天就让我们先跳过这一段吧。”

莫雨知道自己就算追问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因此问出了下一个问题。“史密斯也是这个组织中的一员?”

“是的。”黑桃8说,“他负责处理我们不方便出面的事情。”

“比如呢?”莫雨追问。

黑桃8回道:“比如救你。我们不想让敌人知道我们和你有任何牵连,史密斯做得非常好,没有人知道你现在在这里。”

是什么让一个古老而神秘的组织都不愿意露面?莫雨意识到自己可能卷进了一个大阴谋之中,问题是藏身于黑暗之中的敌人为什么要这么做?虽然他家里有一点钱,但是和眼前的神秘组织比起来,父母只不过是普通的工程师,是谁要杀害他们全家?“把我送到这里来只是为了避开敌人的耳目?”

“可以这么说,不过还有另一个目的。”黑桃8说。

“什么目的?”莫雨追问。

黑桃8注视着莫雨,一脸正色地说:“史密斯希望我们可以训练你,把你培养成一名出色的特工,掌握足够的技巧为你父母报仇!”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莫雨突然讲道,同样一本正经地注视着黑桃8,“我父母是不是也是你们组织中的一员?”

“对不起,这个问题已经超出了我的权限。”黑桃8回道。

莫雨瞪着黑桃8,为对方的回答生气,如果父母也是这个神秘组织中的一员,那一切都说得过去了。父母知道这个组织重要的秘密,敌人为此要杀害他们,而组织知道这件事后就派史密斯前去营救,结果只把自己救了出来。“好,我留在这里接受你们的训练,我要成为最强的特工。”

“给我一个理由,你为什么要留下来?”黑桃8问。

“为了能替我父母报仇,难道这个理由还不够充分吗?”莫雨反问。

黑桃8沉着脸说:“如果你一定要留下来的话,那就要有必死的决心!”

“你知道吗?当我掉进海里那一刹那,我就已经当自己死掉了!”莫雨沉声说。

黑桃8满意地点了点头。“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告诉你。”

“什么事情?”莫雨问。

黑桃8说:“我想你已经知道了不久前我们对你进行了一次测试。”

“你是指差一点杀了我那件事吗?”莫雨问。

黑桃8面色变得更加沉重了。“事情本来不应该那样发生的。我们安排好了一切,枪里本来原是空包弹,你可能会受伤,却绝不会有生命危险。事情出现了一点偏差,有人侵入我们的电脑修改了指令,不然你绝不可能从这里走出去。”

莫雨想到之前自己根本无法打开任何房门,可最后自己把手放在掌纹识别仪上时却轻易地打开了通往外界的大门。“你的意思是说出现了内奸?”

“我怀疑敌人一早就潜伏到了这里,现在我还不知道有多少信息泄露了出去,不过我们必须把他找出来,防止他将你在这里的消息泄露出去。”黑桃8说。

“你好像非常肯定对方并没有把我出现在这里的消息送出去。”莫雨说。

“他可能见过你,却绝不会知道你的身份,更不会把消息送出去,不然也不会只是修改指令,而会亲自动手杀了你!”黑桃8说。

“如果他不知道我的身份,那为什么又要杀我?”莫雨问。

“因为你在这里非常特殊。”黑桃8说,并为此做出了解释,“我想你已经见过了这里的一些人,比如13号和8号,他们全都是孤儿,还是婴儿的时候就被送到这里来训练了,你的出现打破了这里的规律。对方知道你的特殊性,修改指令杀你只是为了以防万一。”

“你想让我做些什么?”莫雨问。

黑桃8说:“现在只能确定你不是修改指令的人,其余人都有嫌疑,这件事后他可能会潜伏起来一段时间不行动,可他终究会再次行动的,我要让你留意所有的人,把这个家伙找出来!”

“我会把他找出来的!”莫雨沉声说,“不管对方是谁,他差一点杀了我,无论如何我都会找出他的!”

“好了,你可以走了。还有问题的话可以问董杰,他会回答你的。”黑桃8说完戴上了眼镜,再次将目光投到了书本上。

董杰恭敬地行了个礼,转身示意莫雨离开,随后来到外面的房间向莫雨说道:“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我想你一定知道那个拥有死神一样眼睛的少年叫什么。”莫雨说。

“你是指4号?”董杰问。

莫雨回道:“如果4号就是那个把匕首刺进我心脏的家伙,那我说的就是他。”

“怎么,你想找他报仇?”董杰问。

“我只是想知道他的名字。”莫雨说。

“你忘了其他人都是婴儿时期就被送到了这里来,他们还没有名字,有的只是编号。”董杰说,“你所说的那个人就是4号。”

莫雨想到了李诗语,这里并不是每个人都没有名字的,只是这里的规定让他们只能拥有一个数字编号。

董杰以为莫雨对4号怀恨在心,接着讲道:“4号在所有人中可以说是最强的,以你现在的能力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因此你最好不要去惹他。重要的是,之前他并没有杀你,而是救了你。”

这个说法让莫雨感到新奇,“救了我?”

董杰点头说:“你已经知道有人篡改了指令,将你放出去就是为了借别人的手杀了你。当时你已经赶到了原始森林,那里是实战训练场地,除了原始森林的天然陷阱之外,里面还被人工设置了许多陷阱,比如地雷。如果你进入了原始森林,那就相当于踏入了地狱,就算侥幸避开了所有的陷阱,那也会被驻守在里面的佣兵射杀。”

“佣兵?”莫雨好奇地看着董杰。

董杰解释道:“为了确保这里的安全,我们雇佣了许多佣兵,他们都是战场上的杀人机器,绝大多数都隐藏于森林里面,一旦有人闯进去就会被他们清理。”

莫雨想到自己当时站在森林外面那种奇怪的感觉,如果自己真的进入了森林里面,此时可能再也不会站在这里了。“这么说我得谢谢4号才行。”

董杰笑了笑,问道:“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莫雨摇头说:“暂时没有了。”

董杰打开了房门,向还守候在那里的李诗语讲道:“带他四处逛逛,见见其他人。”

“是。”李诗语如同军人般应道。

莫雨来到了李诗语身边,就在两人转身要走的时候,董杰突然叫道:“对了,以后你在这里的身份是7号。”

“7号。”莫雨念了一遍,应道,“好的。”

“走吧。”李诗语催促道。

莫雨跟着李诗语走出一段距离后压低声音说:“喂,难道你就不想知道他们在里面跟我说了些什么吗?”

李诗语边走边说:“把我留在外面就是不想让我知道你们的谈话内容,因此你也不用跟我说。”

莫雨感觉无趣,又向前走了几步忍不住问道:“黑桃8是他的代号吧,他的真名叫什么?”

这次李诗语什么话也没有说,就像根本没听到莫雨说些什么。

接下来李诗语带着莫雨四处转了转,简单地介绍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设施,原来那个像健身房的大厅是体能训练室,而里面的小房间是重力室。重力室里的重力可以根据需要增加,这样在里面的训练就比外面更加辛苦。4号就是因为在里面训练的时间太长了,所以才会过度消耗体力倒在地上起不来。另外还有一个非常特殊的房间。

莫雨最后被带到了一个大房间里面,和体能训练室比起来,这里更显空旷,里面基本上没有摆放什么东西,近百个人盘膝坐在地上,前面站着个身穿军服的中年人。任何人见到这名中年人都会被他吓到,他左边半张脸就像被丢进油锅里面炸过了一样,右边半张脸上有一道长长的刀疤,就像一条蜈蚣从前额顺着眼睛趴到了耳朵下面。

因为距离远,李诗语低声讲道:“他是马卡斯教官,负责我们的战术指导。”

“他的脸是怎么回事?”莫雨问。

李诗语回道:“没人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除了脸之外他身上有百分之四十的皮肤都受到严重烧伤,另外还有数十处刀枪伤,可以肯定的是他之前经历过非常严酷的战斗。”

“13号!”马卡斯教官看到了莫雨两人,并对两人的突然到来而感到不高兴。

“对不起。”李诗语先道了声歉,接着向莫雨小声讲道,“先到这里吧,以后我再向你介绍其他人。”

“好的。”李诗语应道。

马卡斯教官盯着莫雨问道:“这个小子是谁,我以前怎么没见过?”

“他是7号,从今天起要和我们一起训练。”李诗语说。

“过来!”马卡斯教官叫道。

“是!”李诗语拉了莫雨一把,两人一起向前跑去。

马卡斯教官在两人距离自己还有五六米时突然叫道:“让那小子一个人过来!”

李诗语停了下来,莫雨独自来到马卡斯教官面前,还没开口就感到一股强大的压力袭来。“教官。”

马卡斯教官面无表情地绕着莫雨转了一圈,弯腰将嘴对着莫雨的耳朵沉声讲道:“我不管你是谁,最好你有些真本事。”

“是,教官!”莫雨立即融入了这里的生活。

“都给我下去坐好!”马卡斯教官吼道。

莫雨跟着李诗语坐到了最后面,这一堂课主要讲的是如何才能在战场上最有效地消灭敌人,它成为了莫雨在这里学习的第一堂课,同时也是最宝贵的一课,让他由一个生活安逸的少年转变为时刻面临生死考验的学员。

结束第一堂课之后,莫雨发现4号也在这里,便立即赶了过去。“嗨,你好。”

“让开!”4号冷冷地说。

李诗语赶了过来,她似乎非常紧张,向4号讲道:“对不起,他刚到这里不久,对这里还不太熟悉,请你原谅他。”

“让开!”4号重复着刚才的话。

“是,是。”李诗语拉着莫雨退到了一旁,直到4号离开之后才松了口气。

“刚才你为什么那么紧张?”莫雨向李诗语问道。

“你知道他是谁吗?”李诗语反问。

“4号,之前我们见过。”莫雨回道。

李诗语白了莫雨一眼说:“那你了解他吗?”

莫雨摇了摇头,刚才他只不过是想向4号说声“谢谢”而已。

李诗语一脸正色地说:“他被这里的人称为死神,不愿意和任何人打交道,因此你最好不要去惹他!”

莫雨扭头看着正推门出去的4号,问道:“听说他是这里最强的?”

“除了教官之外,我们这些人里面没有一个是他的对手,要是再过两年的话,教官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李诗语有些恐惧地说,4号在所有人里面简直就像个怪物。

“两年。”莫雨低声重复了一遍,同时心里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用两年的时间追上4号的步伐。

“你们在说什么呢?”一个粗犷的声音在两人身边响起。

莫雨扭头见是8号就打了声招呼,“你好。”

“没什么。”李诗语不愿再谈起4号。

8号盯着莫雨说:“你的身体恢复得怎么样,要不要和我去体能训练室玩玩?”

莫雨想早熟悉这里的一切,应道:“好呀。”

体能训练室里已经有一部分人在训练了,8号将莫雨带到杠铃前问道:“你能举起多重的东西?”

“不知道,以前没有试过。”莫雨说着弯腰用双手抓最前面的杠铃,他用力往上提了下,杠铃被抬起十公分的距离。

“不错,那家伙有八十斤呢。”8号夸张地叫道。

莫雨放下杠铃问道:“你呢,能举起多重的?”

“举起那个应该不是什么问题。”8号指着比莫雨之前大上一倍的杠铃说。

“它有多重?”莫雨问。

“两百斤。”8号说。

“两百斤?”莫雨惊讶地看着8号,虽然8号的体形看起来比自己大了一圈,但是怎么说也只有十二三岁,这么小的年龄能举起两百斤的东西也太夸张了吧?

8号以为莫雨不信,走过去将自己所指的杠铃用力举过头顶,嘴里叫道:“你看!”

莫雨算是服了,从8号那轻松的样子来看他还有所保留,更重的东西也能被他举起来。

“有人来了。”8号突然将杠铃扔在地上,傻呵呵地站在莫雨身边。

只见一个身高和李诗语相仿,长相可爱的女孩走了过来,“你好,我是20号。”

“你好。”8号摇晃着肥大的手傻笑着。

20号冲8号笑了下,接着向莫雨叫道:“喂,我是在和你说话呢。”

“哦,你好,我是7号。”莫雨这才意识到对方是特意过来和自己打招呼的,“请问有什么事吗?”

20号露出甜美的笑容说:“也没有其他事,只是想告诉你要是有什么麻烦的话可以来找我。”

“找你?”莫雨一时没听明白。

8号在一旁解释道:“20号是医护班成绩最好的,你要是在训练的过程中受伤的话找她准没错!”

莫雨总算是明白过来了。“好的,谢谢。”

“再见。”20号娇声说。

“再见。”8号慌忙挥了挥手,等20号走远之后用肩膀撞了撞莫雨,小声说,“怎么样,她是不是很可爱?”

“如果你喜欢她的话就直接跟她说。”莫雨看出8号对20号非常有意思。

一直没开口的李诗语突然讲道:“我们之间是不可以谈感情的。”

8号像是被泼了盆冷水,痴情相转变成了一脸的正色,沉声说:“我知道!”

不能谈感情,这个规定倒是第一次听说。为了化解8号的尴尬,莫雨指着对面休息椅上一个正在玩笔记本电脑的少年说:“他是谁?”

“9号,程序班里的天才。”8号说着不屑地哼了声,“他以为自己是最具天赋的电脑高手,实际上有一个人要比他厉害多了。”

莫雨并不是乱指的,篡改电脑指令必须懂电脑才行,因此他特别留意这个手里面捧着电脑的9号。听到8号的话之后,他问道:“谁?”

“就是她。”8号瞟了一眼13号。

“你懂电脑?”莫雨惊讶地看着李诗语,要不是8号说出来,他会以为李诗语像20号一样是医护班的。

“一点点。”李诗语的话里并没有显示出她对电脑有什么特殊兴趣,“上面会根据我们不同的情况,把我们编排进不同的班里学习特殊的技能,我只不过是恰巧被分去学习程序而已。”

莫雨知道事情绝没有李诗语所说的那么简单,如果李诗语在电脑方面没有一定的天分,那她绝不会被分去学程序。

8号指着两点钟方向一个胖子说:“你看那小子,他是15号。别看他肥胖得好像没有一点运动天赋,可实际上他是一个爆破高手。我敢保证他身上现在有不少于三个爆炸源,威力足以要了我们这里所有人的命!”

“在这里可以随便携带危险性武器的吗?”莫雨问。

8号耸了下肩,表示这里对携带危险性武器并没有什么禁止规定。

一个携带了足以炸死全屋子人爆炸源的家伙确实引人注意,只是相对来说那个被称为最具天赋的9号更吸引莫雨。他走到对方身边讲道:“嗨,我是……”

9号抬头看了莫雨一眼,说:“7号,之前她已经介绍过你了。”

莫雨注意到9号是在看李诗语,他的眼里充满了嫉妒,可以看出8号说得没错,李诗语在电脑方面要更具天分。“有一个关于电脑程序方面的问题我想要问你。”

“为什么不直接问她?”9号的目光始终没有从李诗语身上离开。

莫雨笑道:“如果你承认自己在电脑方面确实不如她的话,那我可以问她。”

9号这才将目光移回莫雨身上,问道:“你想知道什么?”

“你觉得这里的安全系统怎么样?”

“世界一流,几乎没有人可以侵入。”

“你的意思是说有人可以侵入?”

“世界上没有绝对完美的东西,这里的安全系统只是接近于完美,只要找到漏洞就可以侵入进来。”

“你可以做到吗?”

9号皱眉盯着莫雨,感觉这个问题充满了挑衅,“虽然我现在做不到,但是以后我一定……”

“那你认为谁能?”莫雨打断9号的话问道。

9号看了李诗语一眼,显然他并不清楚李诗语能不能做到。“导师伊恩,他参与了这里的程序设计,应该知道哪里存在漏洞。”

“好的,谢谢。”莫雨打算离开的时候,一个阴冷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我们又见面了。”

莫雨扭头看去,原来是那天在重力室里和4号打在一起的少年,此时他的脸就像结了一层寒霜。

“3号。”8号的声音有些哆嗦,显然他对眼前的少年有所忌讳。

“去死吧!”3号抽出一把匕首朝莫雨的心脏刺了过去。

莫雨没料到3号会突然袭击自己,由于相距过近,加上自己本就不是对手,想要躲避已经来不及。眼看锋利的匕首就要刺进莫雨的心脏了,一只大手突然从斜面伸出来一把抓住了3号的手腕,同时大声喝道:“3号,你想干什么?”

莫雨虚惊一声,暗自庆幸8号突然出手相助。

3号就像是变色龙,之前还寒着一张脸袭击莫雨,转眼之间他就露出了一张笑脸,另一只手拿过匕首收起来,说:“开个玩笑而已,用不着这么紧张。”

8号冷哼一声松开了3号的手。

3号走过去搂着莫雨的肩说:“兄弟,刚才没有吓到你吧?”

“怎么会呢。”莫雨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我知道我们两个之前可能有些误会,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以后我们就是兄弟了,有什么事你尽管找我!”3号拍着胸脯说。

“好,一定。”莫雨应道。

“再见,以后记得找我。”3号和8号、李诗语打了声招呼,很快就离开了体能训练室。

8号回头向莫雨讲道:“你不要相信那个家伙的话。”

莫雨问道:“刚才我见你好像有些忌讳他,他是不是很厉害?”

“厉害?狗屁!”8号骂了句,不屑地说,“那家伙一点能耐也没有,整个一奸诈小人,时不时地就会在背后给你一刀,我只是不想和他打交道而已。”

“8号说得对,你最好不要理他。”李诗语提醒道。

莫雨点了点头,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重力室,他走过去见到4号正在里面训练。

8号跟过去看了看重力调节器,接着又看了看里面的4号,感叹道:“这家伙简直是个怪胎,竟然已经适应两倍的重力了。”

“你能承受多大的重力?”莫雨好奇地问。

“一倍半。”8号说。

李诗语补充道:“在里面训练不只要看你能承受多大的重力,还要看你能在里面待多长时间,能不能真正地适应里面的重力。”

莫雨明白了过来,比如正在里面训练的4号,他就像负重等同于自身体重的物品在训练。当他适应里面的重力之后,一离开重力室就像脱掉了枷锁,动作和速度自然要比常人快上许多。通过8号和13号,莫雨基本上认识了所有来体能训练室的人,并知道各自的优点和缺点。接下来他又在体能训练室里待了一会儿,然后就提议回自己的房间休息。这时他得知自己之前所在的房间只不过是临时房间,以后他要和8号成为室友,因为8号还要在体能训练室里待上一会儿,所以就由李诗语送他回去。

路上李诗语没有再说话,直到将莫雨送到地点才讲道:“你已经得到了C级别授权,只要将手掌按在掌纹识别器上,就可以打开自己的房门,试试吧。”

“好的,谢谢。”莫雨上前将手掌放在了识别器上,果然打开了房门。他走进去看了看,一室一卫,卧室里分左右放了两张床铺。“虽然有些狭小,但是布置得还算不错。”

李诗语跟着走了进来,等房门关上之后问道:“你为什么要问9号那些问题?”

“什么问题?”莫雨装着不明白的样子。

“关于这里安全系统的事,你在怀疑什么?”李诗语说。

“你不是说有些问题最好不要问吗?”莫雨说。

李诗语瞪着莫雨看了片刻,轻声说:“对不起,是我错了。”说完就转身要离开这里。

“等一下。”莫雨突然叫道。老实说,之前他曾经怀疑过李诗语会不会是那个内奸,尤其是在得知李诗语在电脑方面比9号更具天赋时,这种想法更加强烈,后来他意识到这种想法是错的。李诗语是这里和自己接触最多的人,如果要杀自己的话有很多机会,况且上面有意将李诗语安排在自己身边,可见上面对李诗语的信任程度,她又怎么可能是内奸呢?“首先我要知道自己可不可以信任你。”

“你可以不告诉我的。”李诗语表示自己已经失去了兴趣。

莫雨叹了声说:“说实话,在这里除了你之外,我不知道还可以信任谁。”

李诗语看着莫雨,刚才那句话明显对她产生了触动。

“我需要你的帮助。”莫雨一脸真诚地说。

李诗语受到了感染,问道:“你想让我帮你什么?”

莫雨讲道:“你是电脑方面的天才,应该知道我没有授权是根本不可能打开这里任何一扇门的,对吧?”

李诗语点了点头。

莫雨接着讲道:“事实上之前我打开了一扇门,就是顺着楼梯走最上面那扇门。”

“那扇门需要A级授权才能打开,你确定是自己打开的那扇门?”李诗语惊讶地说。

莫雨点头说:“我可以确认,当我把手放在掌纹识别仪上时,那扇门就自己打开了。”

“什么?”李诗语开始还以为是上面故意打开那扇门放莫雨出去的,这时她也开始怀疑起什么来。

莫雨讲道:“有人篡改了电脑指令,想要杀了我。”

李诗语抬头看着莫雨,这正是她所怀疑的。

莫雨拉着李诗语的双手,动情地说:“你是我在这里见到的第一个人,同时也是我唯一可以信任的人,我希望你可以帮帮我。”

“你想让我做些什么?”李诗语问。

莫雨说:“你是这方面的天才,我想让你帮我找到篡改电脑指令的家伙。我必须找到他,不然他还会想办法杀我的。”

李诗语突然抽出自己的手,沉声说:“你是不是怀疑过我篡改了电脑指令?”

莫雨摇头说:“如果你要杀我的话有的是机会。”

李诗语有些犹豫,想了想说:“9号说得对,能侵入这里安全系统的人不多,导师伊恩算一个。”

“你怀疑他?”莫雨问。

李诗语摇了摇头,“如果是他的话就太明显了,可能是其他人。”说到这里她突然停了一下,接着讲道,“也许是上面故意那么做的,毕竟那是他们对你的测试。”

莫雨肯定地说:“不是,我可以确定这里有人要让我死。”

“你为什么那么肯定……”李诗语说着再次停了下来,一脸惊讶地看着莫雨。

“怎么了?”莫雨问。

李诗语压低声音叫道:“天呀,你当然确定!你见过黑桃8了,是他告诉你的,我们这里出现了内奸,他让你找出内奸来。”

莫雨本来想表现得好像自己怀疑似的,却没想到李诗语那么聪明,这么快就猜到了。莫雨干咳一声说:“你最好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

李诗语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她想了想沉声说:“我帮你,不过你也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参与了这件事!”

“放心,我会保密的。”莫雨应道。

李诗语起身准备离开,临走时向莫雨讲道:“我给你一个忠告,不要相信任何人。”

“谢谢。”莫雨说。

转眼之间莫雨已经在这里度过了两个月的时光,他已经完全适应了这里的生活,对于这里的人员和周围的环境也很熟知,另外他和李诗语一直在暗中调查那个内奸。如黑桃8说的那样,对方已经有所察觉,两个月来完全停止了行动,至少莫雨和李诗语一点收获也没有。

这天趁着8号去体能训练室里训练,莫雨再次找到了李诗语。这段时间他们已经进行过多次交流,因此一见面莫雨就直接问道:“怎么样,有什么进展没有?”

李诗语摇头说:“我已经调查过程序班里所有的人了,目前还没有人能达到侵入安全系统不留痕迹的水平。”

“其他人呢?”莫雨问。

李诗语回道:“你应该清楚,我们这些人在还是婴儿的时候已经到这里了。可以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人离开过这座小岛,更别说与外界接触了,所以不可能有人是内奸的。”

“伊恩导师呢?”莫雨记得9号说过负责程序班的伊恩具有侵入安全系统的能力。

“伊恩导师确实有那个能力,不过不可能是他。”李诗语说。

“为什么?”莫雨始终觉得这个伊恩的嫌疑最大。

李诗语想了想说:“我说不上来,这两个月来我一直留意着伊恩导师,至少他表现得没有一点可疑。”

“那会是谁?”莫雨低头沉思着,他相信内奸就在这里,而且自己一定见过,只是不知道他是谁而已。

“那些佣兵呢?”

“他们只是些杀人机器,根本没那个能力。”提起佣兵李诗语有些不屑。

“不要小瞧那些佣兵!”莫雨沉声说。通过了解,他得知小岛上的佣兵分别属于两个不同的佣兵团,一部分潜伏在原始森林里,另一部分就是他们可以经常见到的。那些和莫雨等人一起生活在建筑里的佣兵都是经过层层筛选的,他们不是组织里的一员,却是组织可以相信的战友,不然也不会让他们待在这里。

李诗语回道:“我调查过他们每个人,没有一个人有那个能力。”

“不要那么大意,敌人总是伪装得很好。”莫雨提醒道。

李诗语接着讲道:“那天每个人的行动都可以在天眼里看到,根本就没人有机会去侵入安全系统。”

“你怎么知道?”莫雨问。

李诗语开始有些犹豫,最后讲道:“你跟我来。”

莫雨跟着李诗语来到她的房间,和其他人不同,李诗语一个人居住,可能是因为这里的男女比例不平衡吧。进入房间之后,李诗语就打开了放在床头的笔记本电脑,接着跳上床取下一块天花板来,从里面扯出一根线和笔记本连在了一起。

“咔!”房门突然发出一声轻响。

“出什么事了?”莫雨问。

“我把房门封了起来,就算有A级授权也别想打开,这样就没人能打扰我们了。”李诗语解释道。她在键盘上飞速敲打了几下,然后把显示屏转到莫雨面前说,“你看——”

莫雨看到屏幕上显示自己正躺在床上,接着浑身是血的李诗语闯了进来,不久8号也进到了房间里。电脑屏幕就像放电影似的放出当天的画面。“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天眼拍下来的。”李诗语说。

“天眼?”莫雨是第一次听到这种东西。

李诗语解释道:“天眼是小岛上的监视系统,几乎每个位置都可以看到,尤其是建筑内部,根本没有死角,就连睡觉、上厕所都会被拍下来。不过,天眼有一个缺点,那就是没有声音系统,因此我们现在只能看到画面,却听不到声音。”

“什么?”莫雨除了惊讶外,心里感觉怪怪的,想想自己每天的每一个动作都会拍下来,就会恶心。

“为什么会这样?”

“这是上面为了更加了解我们所采取的的一个手法。”李诗语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内心却非常讨厌这种做法。

莫雨突然叫道:“那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岂不是也会被人看到?”

李诗语回道:“我已经将这里屏蔽掉了,天眼显示的是一个空房子。”

莫雨这才松了口气,接着看向显示器。

李诗语将画面分成几个小视频,同时播放不同的地方,最后讲道:“你现在看到的就是当天不同地方发生的事,根本没有人有机会去侵入这里的安全系统。”

天眼确实把每个人做的事都拍了下来,却也不是全部,比如根本没有董杰和黑桃8的视频,想来那里是个漏洞。“伊恩呢,这上面并不能看到伊恩当时在干什么。”

“天眼就是由伊恩导师负责的,因此我们才看不到他的。”李诗语说。

老实说,莫雨始终觉得伊恩的嫌疑最大,不过他平常很难接触到伊恩,而负责调查的李诗语又说伊恩没有问题,他也就没有什么办法了。“这么说内奸根本不在我们见到的人中?”

“可以这么说。”李诗语应道。

莫雨想了想说:“如果敌人是由外面侵入安全系统的呢?”

李诗语回道:“就算这里的安全系统存在着漏洞,也不可能有人长时间远程侵入而不被发现。”

“我的意思是说敌人就在这个岛上。”莫雨补充道。

李诗语皱了下眉头,问道:“你的意思是说内奸藏在外面那些佣兵之中?”

“没错。”莫雨点头说,“这解释了一切。敌人是在我被送到这里时发现我的,后来侵入这里的安全系统放我出去,等我进入原始森林后就可以轻易地杀了我。”

李诗语盯着莫雨说:“其实我一直有一个疑问,对方为什么要杀你?”

“这也是我想知道的。”莫雨回道。

李诗语边想边说:“你说的也有可能,只是那样就麻烦了,我们根本就出不去,更别说是把他找出来了。”

莫雨也沉默了下来,除非有A级授权,不然他们是没办法离开这座建筑的。

“嘀!”房门突然发出一声轻响。

“有人!”李诗语急忙收起电脑,将线塞回去后把天花板恢复原样。

“啪、啪啪!”有人在外面用力砸着房门,紧接着一个声音传来,“7号、13号,你们在里面吗?”

“是8号。”莫雨说。

李诗语打开房门向8号讲道:“有什么事吗?”

“集合了,快点!”8号催促道。

“走吧。”李诗语转身向莫雨讲道。

当莫雨和李诗语走出来时,8号盯着房门说:“真是奇怪了,刚才我怎么打不开它?”

“可能是出故障了吧。”莫雨随口说了句。

“不管它了,我们快点,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发生!”8号催促两人向前跑去。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