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朝悲歌·石达开

天朝悲歌·石达开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章 洪秀全开创上帝会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章 洪秀全开创上帝会

那帮村去贵县县城中途有个村庄,名唤赐谷村。村中有一户客家人,姓黄名为政,祖上从广东花县迁来,勤劳垦荒,居然发了家。这时,正有两位表兄从广东来访。一位是洪秀全,原名仁坤,这一年三十三岁了;另一位名唤冯云山,比秀全小一岁,都是广东花县人。两人都曾读书应举,可惜屡试屡蹶,连个秀才也不曾取到手,只得屈充乡间塾师,各自教几个顽童糊口。偏是秀全志趣高大,鸦片战争之后,目睹国势危弱,清室昏聩,层层官员贪污腐败,惟知苛捐重税,残虐百姓。洋人则在广州横行霸道,洋烟充斥,白银大量外流,国贫民困,农村凋敝,民不聊生,便有推翻满清重振汉家衣冠的想法。

可是理想虽高,却无从着手,镇日里在家中喃喃自语孟老夫子的话以解嘲:“故天将降大任於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友人嘲笑道:“仁坤,你成天念这段孟夫子的话是什么意思?有什么大任会降给你这个穷教书的?”

秀全道:“老兄别小看人,我这个塾师与众不同,我是要干大事的。中国积弱不振,险象环生,非有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的人来担当挽救国家的大任不可,区区就有这个抱负。我若上台,一不要皇帝,因为秦朝以前没有皇帝,那时的三皇五帝是神不是人;二要杀尽贪官污吏;三是罢去一切苛捐杂税,与民更始;四则废去八股,由我来开科取士,凡是读书识字的人都算秀才,都可以应试举人,月月有米有肉供给,还发十两银子膏火钱,使他们可以赡家活口,专心读书,哈哈,大丈夫不当如是吗?”

友人听了,都说:“洪仁坤想当秀才想疯了,连皇帝都不要了,若是县衙门里知道,看不捉到官里去。”

家人都劝秀全休要胡思乱说,以免惹祸,秀全闷闷不乐,和冯云山说了,云山笑道:“你的抱负虽好,却需脚踏实地,满清二百年统治哪能就凭你一个人,说推翻就推翻了?唐太宗和明太祖起兵时,都是手中有兵有将,才能举大事。你呢?总须有志同道合的人聚少成多,蔚为一股势力,才能历尽艰难,逐步成事,切莫把事情看得太简单了。”

秀全叹口气道:“哪里去找志同道合的人?”

云山笑道:“我不就是一个吗?”

秀全苦笑道:“你我至亲,又是见解相同,可以无话不谈;别人,你还不曾说推翻满清,就说我疯了,还能谈得下去吗?”

云山沉吟道:“此事性急不得,且慢慢的等待机会吧。”

就在道光二十三年(公元一八四三年)秀全第三次去广州考试落第回家之后,无聊之余,偶然翻阅了几年前从广州基督教传教士处得到的一套九卷本《劝世良言》,这套书是把西洋《圣经》的主要内容融合中国文化而编释的。当时不曾注意,这次又重新拿出来细阅。心中忽然触动,急忙邀了冯云山来,说:“云山啊,洋人到中国来传教,居然也有不少人信了教。我想,我们何不也用基督教传教的名义,暗暗宣传反清的道理,你看可好?”

冯云山连连拍着前额,喜道:“表哥这个想法很有意思,这可是个好办法!”他大致看了一下《劝世良言》,说道:“不过基督教是洋人办的,传教要受洋人辖制,如果知道我们利用基督教反清,一定不会答应。不如利用他们的形式,另外创办一种宗教。基督教的独一真神是上帝,上帝的儿子是耶稣,我们这个教也可以有上帝有耶稣,可是我们不叫基督教,另外取个名称,他们就管不着了。”

秀全脱口而出道:“那末就叫拜上帝会吧。”

“好,就叫拜上帝会,比基督教更好懂。”

洪冯两人仔细读完了《劝世良言》,翻来复去,琢磨了又琢磨,修修改改,变成了洪冯拜上帝会的教义,云山仍觉不满意,说道:“洋人传教,信教的人不过是受一回洗礼,按时去教堂做个礼拜,还可以得到洋人施给的小恩小惠。有那邪恶小民,倚仗洋势,欺压官府良民,得到的好处多,自然入教的也就踊跃了。可是我们传教,能用什么吸引人入教呢?”

洪秀全道:“不难,天下信佛的人那么多,无非为了求菩萨保佑今生,造福来世。我们不相信轮回来生之说,可以宣传今生今世入了拜上帝会有如何如何好处,迷信鬼神的人自然就会听我们布道了。”

云山摇摇头道:“这还不够,充其量不过是个普通信徒罢了。你若号召他们去造反,去推翻清朝,赶走鞑子,那就会把他们吓跑了,很少有人会跟我们走。因为知道我们不过是一介草民,手中无兵无势,不过是白日作梦罢了。”

“那末怎么办呢?”

云山平日天文、地理、兵书、史书无所不读,不慌不忙道:“坤哥,我们现在犯难的事,千百年前的古人都已有了解决的办法了,叫做‘神道设教’。你还记得秦朝末年陈胜、吴广起兵的故事吧?陈吴二人不过是押了九百名丁壮去远方戍边的小吏,大雨误了期,必将与戍卒一同斩首,于是想到不如带领众人造反,又怕他们反对,便在鱼肚里塞了一块白布,上面用红丹写了‘陈胜王’三个字,吴广又偷偷伏在草丛中,装神弄鬼,学狐狸叫:‘大楚兴,陈胜王!’众人以为陈胜果然上应天命,便拥戴陈胜、吴广为首,起兵反秦。后来刘邦举兵反秦,也造了一段神话,说他曾经杀了一条拦路的蛇,后来一个老婆婆当道夜哭,说是她的儿子白帝子化为蛇,被赤帝子杀了,显得刘邦上应天命以鼓动人心。我们何不也学古人的样,以神道设教,使相信鬼神的教徒,心悦诚服地跟我们举大事。”

秀全大喜,两人关门闭户窃窃商议了多日,胡诌了一段神话,说是洪秀全做了一场古怪的梦,梦中成为上帝的第二个儿子,耶稣的胞弟,奉上帝之命降凡斩妖,主宰天下,为民造福。两人又去广州礼拜堂,学会了基督教的种种仪式,并且熟读了《圣经》中《旧约全书》和《新约全书》,洋为中用,将鼓吹贫者安分守己维护现存制度的基督教,改变为灌输叛逆思想唤起群众觉醒,以致力于推翻满清皇朝的拜上帝会。这两位创教的先知先党,虽然志同道合,年龄相若,可性格各异。洪秀全举止端方,面容严肃,平常正襟危坐,目不邪视,走起路来迈起八字方步,俨然是一位遵礼守法的道学先生。冯云山则精明干练,博学多才,做起事来机敏沉毅,坚忍不拔,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秀全是理想家,未免有些迂执;云山是实干家,能将理想化为现实。虽然性格不同,却相辅相成,合作得很好。

拜上帝会在洪秀全老家花县官禄佈村传教之初,隐去反清的本意,只说天下将有大劫大难,洪秀全是上帝次子的化身,来人间为救世主,劝喻众人入教,可以消灾难,登天堂。可是乡亲们都当他们疯了,一个平平凡凡从小看他长大的洪仁坤,怎么突然变成了上帝的儿子?洪秀全出师不利,有些泄气,冯云山笑着劝他:“家乡的人都认得我们,说不得假话,不如到远处别人不知底细的地方,方才会有人相信。”洪秀全想起了广西贵县赐谷村有几家表亲,便在这一年的九月,第一次来到赐谷村黄为政家。可是这里的乡邻也清楚洪冯二人是黄家的表亲,说什么也不相信秀全是上帝的儿子下凡,有的乡绅还说他们谣言惑众,意图不轨,他们只得停止了传教活动。秀全不能长住黄家,只得回广东去。云山却不死心,他要去别处另辟天地,没有洪秀全在旁,也许更能使传教带上神秘色彩,使人更易信服。

当洪秀全在道光二十七年八月重来广西——也就是本章故事开头的时候,冯云山已在桂平县紫荆山地区站住了脚。他身无分文,脱去长衫千辛万苦当雇工,做苦力。在山中农民和烧炭工中间宣传劝人为善的教义,并且竭力渲染洪秀全奉上帝之命下凡诛妖的神话,竟然在紫荆山和山南金田村一带发展了三千多名教徒。当然只有杰出的农民领袖杨秀清和萧朝贵才知道拜上帝会的最终目的是推翻满清统治。云山学识广博,风度谦和诚笃,又善于将拜上帝教与儒家经书融会贯通,赢得了桂平县大冲村地主曾玉珍的信任,聘他为塾师。云山有了教书的职业作掩护,更能周旋于地主、富户之间,向有钱人传教。

洪秀全去大冲村曾家与冯云山会了面,又同去紫荆山与众多拜上帝会会员相见,那些虔诚的信徒欢喜得几乎发狂了,纷纷匍匐在教主足下乞求降福。洪冯二人成了拜上帝会万众一心团结凝聚的力量源泉和崇拜的偶像。秀全为了进一步扩大拜上帝会的影响,带领教徒在紫荆山周围乡镇发动捣毁庙宇神像的运动,加深了教徒对上帝的崇拜和对洪冯的信赖。云山和秀全商量,欲举大事,仅靠紫荆山和金田村的教徒还不够,此时天地会起义已在广西全省展开,他们决定乘机向附近各县扩展影响,建立新的拜上帝会活动基地,于是在重阳节后首先回到了贵县赐谷村。表弟黄为政和表妹黄宣娇——就是后来的洪宣娇,热情地款待了他们,为政兴奋地说道:“你们若在贵县传教,最好先去北山那帮村找石达开,这个人虽然只有十六岁,却是个奇才,人称‘石相公’,最近刚刚做了一桩哄动本县的大事,赤手空拳竟然斗倒了北山大财主刘垂道。那胆量,那气魄,可了不起,若是说得他入会,必是个好帮手。”

秀全将信将疑道:“十六岁的少年,竟有这等能耐,倒要亲眼去看看。”

云山笑道:“自古英雄出少年。初生之犊,勇气百倍,正是成大事的时候。唐太宗李世民劝父亲李渊起兵的时候,不是也只有十八岁吗?我们明天就动身去那帮村访晤石达开吧。”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