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朝悲歌·石达开

天朝悲歌·石达开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五章 忍辱负重,多情女助侠义郎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五章 忍辱负重,多情女助侠义郎

冯云山下狱之后,北山里的刘垂道抖起了威风,派人到处游说拜上帝会是邪教,官府不容,办教的冯二已经捉拿归案,就等秋后处决,凡是加入拜上帝会的,若不赶紧退出,早晚也没有好下场。经他这么一煽惑,有那胆小怕事的,便不觉惶恐嘀咕起来,找人商量:“哥啊,加入拜上帝会,真是会砍头吗?”胆大的人说:“呸!狗嘴里掉不出象牙,那都是刘大斗家狗腿子放出来的谣言,是和我们穷汉作对哩,别理他,我不信,你也别信!”

终究还是有些会员不再上那帮村参加“拜会”了,还暗地里透风出去:“我退了会了。”

刘垂道一手打击拜上帝会,一手大办团练,说是:“加入拜上帝会脑袋不保,加入团练却能保家卫乡,将来捕匪有功,还有赏赐!”于是贵县拜上帝会参加拜会的人渐渐少了,参加团练的人渐渐多了。就连那帮村也有了三五十名团丁,平时操练,你操你的,他操他的,每逢拜上帝会‘拜会’之日,团丁也集中到奇石墟去耀武扬威,互相对立,互相辱骂,就差不曾动武了。失去了洪秀全和冯云山的指导,少年石达开独力支撑贵县全局,十分吃力,然而他遇事镇静不慌,遍历各个村镇,将冯云山被诬的真相告诉众多会员乡亲。到了赐谷村附近的时候,便住在黄为政家,由宣娇陪他去各村安抚会众。这个多情的姑娘始终未能忘情于达开,她指望多和他共事,显出自己的才干,也许能使达开回心转意。达开渐渐觉察了,每当和宣娇单独相处,宣娇有意表露爱慕之情时,便岔开话题。宣娇有时候恨恨地用手指戳着他的额头道:“你这个死脑筋!”达开则装痴作傻,嘻嘻地笑着道:“我的脑筋哪有妹子灵巧!”

看看已经进入第二年(道光二十八年)的三月,达开与春娥的婚期来临,冯云山仍无释放的消息。从大冲村曾家带来的消息说,云山已经写了状纸,上诉到浔州府衙门,可是仍然石沉大海,杳无下文,官官相护,历来如此,拜上帝会的前景一片阴暗。

婚期临近,达开的大姐住到那帮村来帮助兄弟料理吉日喜事,刘垂道那一伙人放出谣言说:“姓冯的快要定罪了。一旦判决下来,浔州府各县各村都要捉拿拜上帝会的人,首先就要抓石达开去下牢,与其办婚事,还不如办丧事吧。”石家兄弟听了,怒不可遏,都来找石达开求战,说道:“这口恶气咽不下去了,我们越忍让,刘大斗越逞威风,不如聚齐了上帝会哥儿们,开到奇石墟去捣毁刘家的庄院,看他还敢小觑我们。”

达开道:“使不得,使不得!官府劣绅正在找上帝会的岔子,冯先生还在狱中,吉凶未定。我们万万不可轻举妄动,闹出事来正好给他们有了藉口,告到县里,对我们不利,也给冯先生添了罪名。”

石镇吉道:“达哥平常办事有决断,怎么现在受了团练的气反而怕事了。”

达开道:“临大事要有海样的度量,我们如今要紧的是要保全拜上帝会,受些气是小事,现在忍着,将来自有出气的时候,到时候我会带领你们跟他们算总帐,大大的出一口气!”

这时黄玉昆父女也过来劝大家冷静,春娥的外甥贵生也跟了过来,忽然冒出了一句:“我刚才看见熊奶奶家降僮了,好热闹!”“降僮”即是“关亡”,是巫术的一种,降僮的人称为“僮子”,实即巫师,据说可以召请亡魂附身,与生人对答。

众人问是怎么回事,玉昆道:“去过熊家的人说,熊大爷新过世,他家请了巫师来。供上香烛糕果,巫师打了几个哈欠,手舞足蹈,便有大爷神灵附身,和家人拉家常。说他平日行善好佛,阎王让他做了阴间掌管生死簿的判官,叫家人多行好事,自有好报。又说拜上帝会是邪门歪道,阎罗爷不喜欢,凡信教的死后都得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熊奶奶是亚奎的堂婶,大概是亚奎买通了巫师叫他胡说八道,诅咒拜上帝会。”

众人又轰地勃发了怒火,纷纷揎拳捋臂,要去先揪巫师,再找甲长亚奎理论。玉昆连忙拦住道:“降僮是我们广西僮家人世世相传的风俗,巫师又是代神布道,无论在穷富人家,都是受尊敬的,得罪了巫师,就会开罪了那么多的僮族乡亲,万万不可。”

石镇仑道:“我却有个巧法儿,他们能降僮,我们就不能降僮?这降僮的遮眼法,我也会,待我们也大开门庭,供上香烛,我来装神弄鬼,把刘大斗、熊亚奎和团练们痛骂一顿消消气。”

黄玉昆道:“与其那样骂来骂去,还不如装作天父上帝降凡附身,安慰众信徒,勿信谣传,勿失志气,自有天父天兄神灵保佑。”

众人都嘻笑喝采:“黄叔好主意!说干就干,马上去取香烛来,谁来扮上帝!”。

达开喝道:“休得胡闹,上帝是可以假扮得的吗?普天之下,只有我们人神合一的教主——上帝的第二位太子洪二哥才可代天父天兄传话,谁也不能自作主张降僮,亵渎了天父天兄,侵犯了教主的尊严,谁若违反,就把他从拜上帝会中除名。”

石家兄弟们吓得耸肩缩颈,都道:“哎呀,达哥,干吗这么认真,我们是说说玩笑的啊!”

人们散去了,惟有春娥留在达开身边,两天之后他们就要作新郎新娘了,可是周围气氛那么阴郁压抑,把喜气完全冲淡了。春娥见达开昂首踞坐,犀利的目光注视堂屋外寂寞的天空,犹在默默沉思,不禁悯然坐到他的身旁,说道:“达哥,自从冯先生出了事,洪先生又走了,你仿佛换了一个人了。”达开收回视线,疑惑地凝视着未婚妻,春娥继续说道:“达哥,你变得老成了,话少了,气度也大了,轻易不动怒,像个老先生了,每日里尽是独自沉着头想呀想,你肩挑千万斤,无人为你分担,我怎不为你心疼。”

达开握住春娥的手说道:“亚春,你是我的贴心人,只有你深知我现在为了拜上帝会忍辱负重的痛苦。我们就要成亲了,可是我的前途难测,万一云山哥不能出狱,万一我有个三长两短,岂不害了你的一生,所以越是喜日近了,我越是觉得惶恐。我想,最好我们把吉日推迟,等到云山哥出狱了再办吧!那时候才能定下心来安享新婚的快乐。春妹,你答应吗?”

“不!”春娥红红的圆脸上露出了非常坚决的神色,“达哥,我早就向大姐说过,我愿将我最珍贵的一切奉献给你,直至为你而死。不要犹豫,不要忧伤,让我们快快活活成亲吧,朋友之交,尚且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何况是夫妻!”

达开宽慰地叹了口气,挽住春娥丰满的手臂说道:“去看看我们的新房吧,不知大姐为我们布置得怎么样了。”

两天之后,达开和春娥成亲了,在忧患重重的日子里,一切从简,除了达开胞姐家的亲人外,没有通知远村的其他亲友,赐谷村的黄为政兄妹也没有得到邀请,达开有意回避了宣娇,怕她不好受。宣娇知道达开在三月完婚,但不知是哪一天,心中凄酸,暗暗悲泣。等到达开婚期过后,方才有人传来消息,宣娇又是一阵伤心,却怨达开为何不邀她去观礼,也好亲眼看看新人究竟是什么天仙下凡,把年轻豪迈的石达开迷住了。

这一天终于来到了。这一年的八月底,宣娇第二次飞马来到那帮村,达开正和几十名教徒在门前场坪上耍刀弄棒,练习武艺,宣娇在马上大呼道:“达哥,云山哥出狱了!”

众教徒欣喜狂呼,达开扣住络头,扶宣娇下马,问道:“见到云山哥了吗?”

“还不曾,他才出狱,还得休养哩。”

宣娇一边说,一边往屋里走,达开跟到内堂,宣娇吩咐掩上门,悄悄说道:“达哥,云表哥被押解回原籍,已经从桂平县城搭船下广东,我们见不到面了。”

“哎呀!”达开恨恨地跺足道,“既然无罪就该释放,县官必定是顾全王作新的面子,才判了个递解回籍。”

宣娇道:“曾二先生派来报信的人说,乡绅们联名告到浔州府,云表哥也上告到府里,知府认为王乡绅小题大做,批给县里再审,恰巧知县换人,新任县官传王作新到庭对质,姓王的拿不出拜上帝会谋反的证据,怕在法堂上丢面子,躲开了。新县官当堂判决云表哥释放出狱,押回广东原籍,大概还是给姓王的留些面子。听说云表哥在狱中得了一场大病,同时被关的卢六竟已死在狱中,云表哥也需要乘此机会回家休养,但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回广西来?”

“会来的,我想他和洪二哥都会回来的,只要风头一过。怕什么?而且这里拜上帝会不能没有他们,不来,我还要专程去把他们请回来哩。”

“我哥哥说,我们这里有你达哥在,拜上帝会幸而不曾散去,不知紫荆山那边怎么样了?云表哥在那边花了不少心血,好不容易才打开了局面,如果散了伙,就是两位表哥回来,也难收拾了。”

达开也忧虑道:“只听得云山哥说紫荆山杨秀清、萧朝贵是个人才,不知能否带领信徒们度过难关,我也曾想到那边去看看,可是不认识他们,去也无用。这里贵县幸而坚持下来,也有你宣娇妹子的一份功劳。”

宣娇撇撇嘴道:“还说什么功劳哩,新婚大喜,连杯喜酒也不请人喝,瞒得文风不透,早将功臣丢在脑后了。”

达开歉然道:“妹子别多心,不是存心隐瞒,委实是环境恶劣,团练屡次向我们挑衅,都忍住了,所以不想张扬,除了胞姐家,其余一概未请。还怕喜日那天,团练来闯喜堂闹事哩,幸而平安过去了。”

宣娇嘻嘻地凑近了瞅着达开笑道:“说说老实话,也怕我心里难受吧。”

达开情不自禁握住宣娇的手,恳切地说道:“宣妹,你是个少见的好姑娘,你对我一片真心,我怎么不明白?若不是和亚春订婚在先,我早已向你求婚了。可是我不能抛去亚春,只得辜负了你的好意,心中一直非常内疚,所以不想再让你伤心。好在你一向豪爽大度,会原谅我的,凡是入了拜上帝会的都是兄弟姐妹,我们就作为志同道合的好兄妹,常来常往吧。”

达开刚欲松手,宣娇却紧紧用另一只手握住了他,含了一汪泪水凄然笑道:“我们认识了这么久了,你始终不肯碰我一下,甚至不曾表露一点心意,今天有你这些话,我死也瞑目了。你是个好男儿,大丈夫,亚春有了你,太幸福了!可惜我遇见你太迟,只能把一辈子的忧伤藏在心底了。”她松了手站起身来,忽然猛拭泪水,大声命令道,“走,带我去见新娘!”

达开兀自坐在那里愣愣地瞅着宣娇,心中翻腾着难言的惆怅,怜惜她,敬慕她,多么好的一位才貌俱全能共大事的姑娘,想爱,却不能爱她。他长叹一声,刚刚站起来,春娥一身粉红衫裙,春风满面地推门进来,笑道:“家中来了贵客,达哥也不让我见见!”

宣娇一把握住春娥的双臂,仔细打量了一番,笑殷殷地说道:“好一个年轻标致的新嫂子,恭贺你大喜了,你猜猜我是谁?”

春娥腼然笑道:“达哥没有别的女客,一定是赐谷村的宣娇姐姐!”

“嘿!嫂子好聪明,你猜对了!”宣娇跳着笑道,“可惜今天急着来报喜,不曾带得贺礼,下次补礼吧。”

达开这时才回过神来,笑着过来道:“宣妹,亚春比你小,你们两人姐妹相称吧,不要叫嫂子了,她不敢当哩。”春娥道:“是啊,我们就认作干姐妹吧,别再嫂嫂、嫂嫂!我年纪轻轻,可承受不起。”

宣娇更高兴,拍手道:“我们今天也学男人样,结拜个姐妹吧。达哥,去取香烛来,还要酒,拜天盟誓之后,应该痛饮一番!”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