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朝悲歌·石达开

天朝悲歌·石达开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八章 “真主”洪秀全回紫荆,杨秀清天父附身显威风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八章 “真主”洪秀全回紫荆,杨秀清天父附身显威风

盛夏过去,中秋将临,洪秀全和冯云山终于再度来到广西,他们在春间接到石达开和表弟黄为政联名的复信,亦喜亦惊。喜的是紫荆山和贵县的拜上帝会幸而坚持下来,不曾有多大的损失,而且还有金田村的大地主韦昌辉愿意献财入会;惊的则是杨萧二人竟然假托天父天兄附身,迷惑大众,将巫术引进了拜上帝会,使纯正的上帝教变了质,成了杨萧之辈可以随心所欲玩弄的歪门邪道。对于他们这种手法,是承认还是不承认?若是承认了,杨萧二人在拜上帝会中的地位便将凌驾教主之上,将来若以天父天兄附身的形式左右会中一切大事,教主不是成了架空的傀儡?倘若指出杨萧二人所作所为全是骗人的勾当,那么拜上帝会必将威信扫地。杨秀清和萧朝贵也可以反过来揭穿他这个天父之子化身的神话也是假的,结果是与杨萧同归于尽。

洪冯两人商量了又商量,想不出两全其美的办法,云山道:“我们回到紫荆山后,如果杨秀清他们依然像过去那么驯服,当然再好没有,万一发现他们有野心,仍然用天父天兄降凡的骗术,来篡夺拜上帝会的领导大权,那末我们宁为玉碎,毋为瓦全,不如放弃紫荆山,另外开辟新的活动地盘。不过从头做起,再多花三五年时间罢了。”

秀全连连摇头道:“放弃紫荆山太可惜了,哪里再去找这么好的地方。”

云山道:“放弃紫荆山当然可惜,但是我们崇高的反清大业,若是被野心者篡夺了,那损失更是无法相比,为了革命前途着想,应该不惜割去这块毒瘤。”

秀全仍不同意,说道:“杨萧二人处在群龙无首人心涣散的日子里,不得不采用天父天兄附身的办法,以稳住军心,说来情有可原。现在还不能断定他们一定坏到哪里去,等我们回到紫荆山观察动静再说吧。”

云山道:“坤哥,回去观察一番当然可以,但在这种大是大非问题上,你不能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畏畏缩缩,养痛贻患。一旦回到紫荆山,见到了杨萧,他们必定告诉你幸蒙天父天兄降身才度过难关,那时你一张口就得表明态度。如果默认了,就无异牺牲反清事业的长远利益,来换取目前一时的苟安无事。”

秀全无话可辩,只得说道:“长远的事渺茫得很,谁也看不透会走到哪一步,目前的事,纵然杨萧他们再跋扈,也不敢否定我这个教主的身份吧?只要他们承认这一点,我就委屈一点也无妨,将来反清成功了,坐天下的总是我,而不是他们,无论他们篡夺了多少权去,终是我的臣下,那时候以上制下对付他们两人,还不容易吗?”

云山道:“坤哥,你把历史看得太简单了,把君臣两字也看成是一成不变的了。古来强臣压主甚至逼宫篡位的事情还少吗?王莽是一个,曹操、曹丕父子更是众人皆知的吧?我痛心的并非仅仅为你教主的地位将被剥夺,更痛心的是数载辛勤开辟的反清事业将要断送在他们手中,我这个心情你能理解吗?”

秀全敲敲额头道:“头痛,头痛,想不到碰到这样棘手的事。反正你的身体还不曾完全复元,须要再休养一阵子,让我们冷静,下来再仔细斟酌一条良策来对付吧。”

到了初夏时分,石达开和黄为政又写信来催他们回广西。度过炎夏,云山的身体比较强健了,于是在中秋时节搭乘西江班船回到广西,先在大黄江新墟上岸,经金田村访晤了韦昌辉,为他举行了参加拜上帝会洗礼,然后去紫荆山。一别年余,恍如隔世,到了风门坳的时候,云山感叹道:“前度刘郎今又来,但不知山中成了什么光景了!”

他们走过十几里的风门坳悬崖峡口,风吼猿啼,樵夫猎户,一切如旧。但他们心中忐忑不安,不知见到杨秀清和萧朝贵时,会是什么光景。他们熟悉山中路径和各村山民,不太费力就打听到杨秀清仍在平在山,萧朝贵则去了东乡。他们先往平在山窑场,那边山凹凹里有几座炭窑和几十户穷苦的山民,平时务农,困时烧炭,此时木柴进窑,已经升火封窑,窑前窑后不见人影。云山猜想众人必都集中到窑旁草棚下听秀清讲道了,便与秀全来到棚前,果见棚内黑压压挤满了人,却像矮了一截,原来都跪在地上。正诧异,忽听得有人说话声,似是杨秀清的声音,秀全连忙三脚两步跨进棚内,只见一个精瘦精瘦,漆黑漆黑、三十左右年纪,却已额有皱纹,蓄了八字浓须,头裹黑布,身穿黑布短褂裤的男子,坐在一株大树桩上,在众信徒面前扮演天父降身。此人便是紫荆山山民领袖之一杨秀清,他正在信口胡说,忽然一眼瞥见秀全来到。此时的秀清已非往日可比,他早已盘算过了,既然已用天父附身的降僮术骗得了众山民的信任,就是教主洪秀全来了,他这个天父角色也要继续扮演下去。表面上以洪秀全来号召信徒大众,他则以天父的身份忽神忽人,掌握会中实权。现在忽见秀全来了,一阵惊慌之后,打定主意乘此机会戏弄一下秀全,给他个下马威。于是用天父上帝的口气喝问道:“门口站着的是何人?见了吾天父上帝为何不下跪见礼?”

便有近处几个烧炭工偷偷拉扯秀全的长衫道:“真主,天父降凡了,快下跪吧!不然天父要发怒了。”

洪秀全不提防杨秀清恰在这个时候降僮,且又毫不客气地要他下跪,不禁又羞又怒,云山拉了他愤然退出草棚。秀清在里面看得清清楚楚,今天原不过吓唬一下洪冯,使他们知道自己已是天父身份,非复昔日的山民首领了。既然他们退出了草棚,就趁风落篷,不想做得过分,因为还要利用秀全的教主身份以号召大众。于是哼哼唧唧,含含糊糊地自己收场道:“原来是吾儿秀全远道而来,必定劳累非常,可以免礼了。尔等众小听了,吾派吾儿降世为尔等真主,众小尔们要一心扶主,不得大胆,他出一言是旨是天命,遵旨是顾主,逆旨便不是顾主,顾主享福在高天,不顾万载受永苦。”接着又唱了一些似通非通的“天父诗”,然后又打了一个哈欠,说声:“众小好生侍候真主,吾去也。”

云山与秀全在棚外仔细听了,秀全悄悄道:“此人还算顾全大局,既然他表面上仍然尊戴我,就不要拆穿他吧,谅来他不敢对我怎样。”

云山冷冷地说道:“此人手段厉害,又打又拉,却又不曾拉破情面,彼此心照不宣罢了,且敷衍一时再说吧。”

秀清降僮“醒”来,信徒们告诉他“真主驾到!”秀清慌忙从大树桩上站起来,说道:“二哥在哪里?二哥在哪里?”

有人指向棚外,说道:“真主和冯先生一块儿来了!”秀清迈出棚来,见刚才朝地顶礼膜拜天父降凡的“众小”们都涕泪交下跪在洪冯二人面前,哀哀泣泣又喜又悲地哭道:“久不见真主和冯先生的面,想煞弟子们了!”

秀全和云山感动极了,秀全为信徒们——摩顶祝福,说道:“天父天兄降福,保佑尔等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云山也道:“真主和我击退一切妖魔蛇怪,终于又回到紫荆山来了。天父天兄昭示我们,拜上帝教过了这一道劫数,将会一帆风顺,尔等放心吧,真主回来了,我也回来了,众小将有好日子过了!”

于是众小齐呼“天父天兄万岁!真主万岁!”

秀清见了这等光景,心中不禁一震,自从去年四月玩弄天父附身的巫术以来,一年多了,总以为众小都将洪秀全和冯云山淡忘了,不料他们见了面依然有这样强烈的感情,看来完全取而代之还不到时候,只能利用秀全这块教主的牌子逐渐提高自己的权威,扩大势力。于是喊着:“二哥,云山先生,今天总算把你们盼回来了!”大踏步向前握住两人的胳膊,泪汪汪地说道:“自从云山先生出了事,二哥又回了广东,山上人心惶惶,我和朝贵难支大局,不知如何才好,幸亏天父天兄降凡,安抚众小,才度过了难关,现在你们回来了,真是侥天之幸,我们拜上帝会合当中兴了。”

秀清这番话既有做作,也有真情。云山冷冷地注意着他,发现杨秀清的眼神中已无过去的恭顺和尊敬,只剩下了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了的得意与虚伪之情。秀全却被秀清的泪水打动了,感伤地说道:“贤弟,难为你了,紫荆山拜上帝会所以能坚持到今日,贤弟和朝贵功不可没,天父天兄会赐福于你们。”

“谢谢二哥体谅我们的一番苦心。”秀清很高兴,他本来有些心虚,不知他那装神降僮的手法,当洪秀全和冯云山到来时会不会引起一场冲突,现在秀全感激他,便承认他代天父发言是合法的了,他又转而试探云山的态度,说道:“云山先生,紫荆山的拜上帝会是你开辟的,你走后,我和朝贵勉强维持下来了,你看看我们的工作做得怎么样?”

云山道:“我们走得累了,且到你的家中歇会儿,喝杯水再谈吧。”

“是,是,我疏忽了。”秀清最忌惮云山,知道他不比秀全好使唤,必有一番争论,心中七上八下,引洪冯来到他的家中,妻子见教主和冯先生临门,急忙唤了儿女们过来叩头。山中多竹,山民房屋都是以竹编的篱墙糊上了泥,竹门、竹窗、竹床、竹凳、竹桌,无一非竹,此外一无所有。秀清出身贫苦,以种田烧炭为生,年轻时也曾与萧朝贵为巨室富户做过运送财物的保镖,去过广州,见过世面,为人颇有才干,小时候也识过些字,居然无形中成了平在山一带的山民首领,萧朝贵则是山中东乡的山民首领。秀清从水缸中舀了两碗水给洪冯二人喝了,妻子又打了一盆水给他们洗脸抹身,换了一身干爽衣服,方才坐定下来细谈。云山先细细询问了山中别后情况,秀清道:“今年春间,有一股天地会几百个弟兄,大概被官军追赶急了,从西边双髻山口进来,我和朝贵集中了拜上帝会众小防备冲突,我又亲自去拜访天地会首领,对他们说:‘拜上帝会和天地会是弟兄,本该好好招待,无奈山中太穷,拿不出东西来,连粮食都困难,一山养不活二虎,还是请贵会出了紫荆山另觅山头吧。’那伙人见这里实在也穷,又见我们有了防备,客客气气地走出风门坳去了。”

云山点头道:“这件事处理得很好,我过去讲过了,对于天地会和官军的交火,我们谁也不帮,也不要得罪天地会,客客气气,敬而远之,因为他们虽然和我们不在一条反清的道路上,可是他们东走西扰,分散了妖头们的注意,牵制了官军兵力,对我们发展拜上帝会有好处。”

“是啊。”秀清道:“我就是按照这个意思应付天地会的,后来又来了一批,也是这样把他们打发走。”

秀全道:“我们身在广东,心系广西,很惦念山中教友,不知能维系住否,今天回来看了,总算放了心了。”

秀清感慨道:“当初确实困难啊,人心都散了,几个月过去,我和朝贵束手无策,准备散伙了。”顿了一下,忽又傲然得意地说道:“幸亏天父上帝伸手拯救,于去年四月降附在小弟身上显圣,天兄耶稣又于去年九月降附在朝贵身上显灵,才把人心安定下来。”

秀全默然不语,云山严肃地盯住秀清说道:“天父天兄不轻易降凡显圣,二哥和愚兄不在,他们两位老人家才不得不来人间附身显灵,以安抚众小。现在我们都回来了,天父天兄如有什么圣谕,必将仍然经过真主二哥来传达,我想他们今后大概不会再附身到你和朝贵的身上了吧。”

云山的话是给秀清一个明白无误的警告,所谓天父天兄附身的神话,既往不究,今后不许再度发生,不容篡夺教主洪秀全代上帝的发言权。秀清静静地听了,微微一笑,他料到秀全软弱好对付,虽然心中不乐意,也只能逆来顺受,云山则严正刚烈,一定会挺身出来制止他玩弄的降僮术。秀清心中有了准备,眨了两下微微鼓出的眼睛,从容道:“先生说得有理,二哥和先生回来了,当然天父天兄也放心了,不过天父降凡时,兄弟只是个僮子,天父来无形去无踪,我毫无知觉,哈哈,一切由不得我作主啊!”

云山深沉地瞅着秀清道:“贤弟,我们拜上帝会的共同事业是推翻满清,重建中华。要实现这个伟大的理想,要求每个人都顾全大局,精诚团结,不然,毁了我们的事业,没有一个人能从中得到好处。你说是吗?”

“当然,当然。”秀清勉强笑了一笑说道:“兄弟也正是这个意思!”

用户还喜欢